赤鱬要杀蛮蛮?

怎么回事?

夫诸拄着手杖,眼中充满愤怒的盯着湖泊中央:“赤鱬!你到底因为什么被关在了这里?我知道的你可是不会对一个孩子下毒手的!”

小船悠悠的靠近岸边。船上的男子悠悠的抬起头来看着夫诸:“呵呵呵呵……那是以前的我吗?哦……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杀了几只瑶池的丹顶鹤后,白帝就把我关在了这里。你可知道那丹顶鹤的血是有多么的美味啊!啊……”赤鱬在船上一脸的陶醉。

“丹顶鹤?你竟然为了吃去杀丹顶鹤?你可知道一滴纯洁的丹顶鹤的血可以治愈一个受伤的灵魂,而滥杀一只丹顶鹤,他的灵魂就将被诅咒!你竟然杀了三只?”

赤鱬疯狂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是啊!你知道那味道有多美吗?嗯……”赤鱬闭上了眼睛陶醉的嗅着周围的空气,可是他突然暴躁起来,用拳头狠狠地砸在船上,“为什么?为什么当我知道这一美味之后我却要被束缚在这里!束缚在这块朽烂的木板之上!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夺取我进食的能力?你知道嘴唇干渴,身旁都是水,你却碰不到一滴水的感受吗?你知道每天我都能钓上好几百条鱼上船,看着他们我却只能扔进这湖水之中。你能理解那份痛苦吗?我不想这样。我想离开这里,可是我离不开。或者,能让我进食也好。可是无论我怎样去触碰这水,它都会从我手上滑走。”赤鱬试着从湖中捞起一手掌的水,可是那水和赤鱬的手就跟两块相同的磁铁一般,怎么也碰不到一起。

“我是受诅咒的人啊!能救我的就只有能够解除诅咒的圣器!”赤鱬死死地盯着绿岸上云轩怀里瑟瑟发抖的蛮蛮,“刚才这个孩子碰到我的鱼竿的时候我发现这个孩子的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特别的有趣,我看着有点像是能给人重生的玄珠吧。呵呵呵呵……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嘛!既然你们千辛万苦的来到这里把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我,我也就收下了!呵呵呵呵……”

就见赤鱬抄起了渔船上的那只鱼竿,在空中一甩,鱼线画出一道漂亮的曲线,那鱼钩闪着光芒直奔蛮蛮而来。

云轩咬碎钢牙,抱着蛮蛮纵身一跃,跳出几丈开外,只见他满脸怒气,拧着剑眉,瞪着虎目说道:“休想!”

赤鱬呵呵冷笑,收起了鱼线,但是一挥手中的鱼竿,那绿色的湖泊翻涌起来,条条的水草如同柄柄软剑朝着众人刺来。

夫诸挡在九尾姑娘身前,贺千帆默默地抽出那把黑色匕首,准备迎接着汹涌而来的水草。

“都趴下!”三人身后突然传来云轩的一声高喊。

回头看去,云轩摘下了那把五行宝剑,剑已出鞘,剑身上五颗珠子放出了五彩的霞光,云轩正在怒目凝视着那扑面而来的水草。

夫诸等人看到云轩这个样子,不敢怠慢,赶紧趴在了地上。

“呀!”云轩一声高喊,五行宝剑在他面前已经扫过一片区域,剑身划过的地方,一道金黄的剑气“倏”地荡漾开来,那些水草无论是近处的还是湖泊里面的,全部拦腰斩作了两截,空中呼啦掉下一片绿色,噼里啪啦的落在了岸上和水里。

赤鱬大胖脑袋上戴着的大斗笠也被削去了尖顶,一圈残帽下露出赤鱬难以相信的眼睛。

还没等赤鱬反应过来,云轩抱起蛮蛮纵身一跃跳到了赤鱬的船上,赤鱬刚想还手,云轩动作迅速,一挥剑比在了赤鱬的肥肉堆积的脖子旁边。云轩威胁着说道:“蛮蛮现在就在这里,你敢动他一根手指试试!”

赤鱬恐惧的哆嗦着手,不停地摇着:“不敢,不敢……五行宝剑……公子莫非是女娲尊者的……”

“废话少说,现在就带我们离开这里!只要我看到你敢耍一下花招,我就切下你的这颗头颅!听见没有!”云轩往前推了一把剑身。

“明白!明白!我带!我带!我带……”赤鱬颤抖着大胖脑袋赶紧答应。

夫诸等人舒了口气。大家都登上了这条小船,准备前往下一座宫殿。

船身飘动,缓缓驶向了绿色湖泊中央。

突然,船猛地下沉,夫诸一挥手杖,船外冒出一道寒气,那湖水在把大家被淹没之际被冻成了一个防护罩,那彻骨的湖水顿时不得侵犯。赤鱬贪婪的看着跟前的蛮蛮,想在这个关头劫走蛮蛮,不想旁边的云轩强咬着牙把手里的剑使劲一推,赤鱬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赤鱬再不敢耍什么花招,乖乖把大家带到湖底。

经过湖底船又往上走了一段距离,突然船身急速上升,等到夫诸的寒冰防护罩褪去之后,头顶露出一片开阔的区域,这里竟然是一个小水潭,是连通着外面湖泊的一个小水潭。水潭周围是一圈峭壁,船身所指的地方就有一道门。

“几位,前面就是那道门,在这之前先把钥匙拿出来吧。”赤鱬看着云轩说道。

“你还想干什么?又想耍什么手段!”云轩又推了一把剑身。

“哎呀,公子啊,小心这把剑啊,你要一失手老朽这颗脑袋就掉下来了啊!”赤鱬连连摆手,“面对您我还敢耍什么聪明啊……我只是提醒您该拿钥匙了……”

“我们知道,不用你管!”九尾姑娘拿过瓶子看了看,可是那瓶口太小了,手根本伸不进去。

“姑娘,你如果只是想这么拿的话恐怕……呃……你试着倒一倒水瓶里的水看看。”

九尾姑娘拿起水瓶倾斜了过来,水瓶里那满满的水竟然一滴都没有洒出来!而那瓶口又太小,钥匙又好像粘在了瓶底一般怎么倒都倒不出来。

“怎么回事?”云轩问。

“这个水瓶叫做‘梦萦瓶’,被这个瓶子装进去的东西他是不会放手的,柔水就好像一场情思,装下了怎么会轻易倒掉呢。”赤鱬似乎很深情的说着这些,但是九尾姑娘很嫌弃。但赤鱬不管,接着说:“所以这里面的水是倒不出来的,只能有一个她爱的人愿意亲吻她,她才会向别人吐露情思……”

“说人话……”云轩挪了一下宝剑。

“呃……就是说……得有人把水喝掉,才能……”赤鱬支支吾吾的说着比划着。

“这……”众人面面相觑。

“对,我说过,这水极寒,喝下去十有八九会被那彻骨的寒水夺去性命……”赤鱬用手在胸口比划着。

“那……你喝!”云轩挪一下五行宝剑对着赤鱬说道。

赤鱬摆摆手:“公子啊,我要是能喝下这水我就是死我也值了!可是,我是一个无情无义灵魂受到诅咒的人啊!这瓶子不会理睬我的。”

此时,依偎在云轩腿上的蛮蛮缓缓抬起头来,微弱的说道:“我来吧……”

“不行!”云轩断然拒绝。

“哥哥,这点寒冷算不了什么。我们家住的地方比这冷多了……呼……”可是蛮蛮还在忍不住哆嗦。

“不要说了!这一次我说什么也不能答应!”云轩狠狠地握紧了拳头,全身不住的颤抖起来。赤鱬一闭眼,惊慌失措的指着脖子边上的宝剑,嘴里哆哆嗦嗦的叫唤着:“小心,小心,我的脖子,剑……”

“那我来吧,”夫诸接过话头,“我的元神就是一头冰鹿,应该还没有什么寒冷能够让我屈服的。”

云轩略带怀疑:“这湖水不是一般的寒啊!”

“呵呵呵呵呵……没事……当年老爷子训练我的时候把我放在过万年寒冰窖里七七四十九天我都没事,这点寒气应该不会比那万年寒冰还寒吧……放心,只有我能。”

说完,夫诸接过那瓶子,一个底朝天想喝掉里面的水。

可是,那水竟然半滴未洒!

“怎么回事?”夫诸疑惑地把瓶子翻了个个,抖了抖,也没有水。九尾姑娘接过瓶子来看了看,也没什么变化啊?

“我猜……这瓶子已经心有所属了……”赤鱬在一旁嘀嘀咕咕道。

“什么意思?”云轩问。

“我猜,这瓶子现在只钟情于那个把它拿出来的人吧……”赤鱬猜测道。

“这么说……只有蛮蛮……”九尾姑娘拿着瓶子看着蛮蛮。

“不!你走开!”云轩哽咽着一把把蛮蛮搂在胸前,留下九尾姑娘委屈的拿着瓶子。

“哥哥,不用担心我。我只要能帮到大家,帮到哥哥,我就感觉非常开心了。你就让我来吧。”

云轩哽咽着,摇着头,但并没有阻止。蛮蛮挣扎着从云轩僵硬的手臂里缓缓挣脱出来,从九尾姑娘手中接过水瓶,郑重地看着这有他一半高的瓶子,一翻个举了起来,嘴唇贴在了瓶子嘴上。

蛮蛮嘴唇刚一碰到瓶子,水便顺着他的嘴唇滑了下去。同时,蛮蛮痛苦的矮下了身躯,就感觉一把利刃划开了自己的胸膛。云轩伸了一下手,眼一闭,哭着背过脸去。蛮蛮并没有松开手,眼睛紧紧地闭上,一颗一颗的眼泪从紧闭的眼角滚落下来。赤鱬在旁边看着,眼中满是饥渴与陶醉,嘴唇抿着,喉结跟着蛮蛮的吞咽有节奏的蠕动着,就好像自己也在跟着一块喝水一样。眼看着最后一滴水沿着蛮蛮的嘴唇落了下去,蛮蛮终于撑不住了,痛苦的蜷缩在船板上。

云轩一把抱起,亲吻着蛮蛮的额头。

“哥哥……我很勇敢吧……”蛮蛮哆哆嗦嗦的说着。

“嗯!嗯!”云轩咬着嘴唇,泪水滴在蛮蛮的发间。

夫诸从瓶子里捏出了那一把钥匙,朝着门锁孔一捅,门开了。

看看周围,似乎没有什么陷阱,夫诸冲着众人说道:“走吧!”

夫诸先走了过去,之后,九尾姑娘将蛮蛮抱起来递了过去,贺千帆也走出了那道门,云轩最后起身。正当他将腿准备迈过这道门的时候,赤鱬一把抓住了云轩的手。

云轩一反手,剑又比在了赤鱬脖子上。可是赤鱬并没有害怕,只是低低的跟云轩说道:“我的判断力很好,只是毅力不太好而已,我看得出你们队伍当中可是有图谋不轨之人,小心啊,王子殿下,呵呵呵呵呵……”

云轩还想问什么,可是,赤鱬那船已经沉入水中,不见了踪迹。云轩只好悻悻的走过门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