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文正忐忑的心已经失去了方寸,光明辉是超越聚灵三境的强者,这等强者,兰德国也没有几个。

兰德国不过只有十七个高级城市,超越聚灵三境强者只有寥寥十四人。现在光明辉竟然也是那等强者,恐怕,阳高远的修为也超越了聚灵三境。

不行,我一定要将此事告知吾皇。冷文正看似冷静的离开了武场,他的步伐却已经乱了。

光明辉已经盯上了他。

冷文正紧张地朝着家门走去,他是兰德国培养出来的,被兰德国所控制,他的心中只有兰德国的利益。

冷文正很快就回到了家,他什么话都没说,径直走向了闭关的密室。

冷文正看着密室的大门,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忽然他转身就要离去。

“都到了,怎么不进来?”一道话语传入了冷文正的耳中,冷文正自知走不了,把心一横,进入了密室。

马上的,从迷失中走出来了一人——阳高远。

再说莫道,已经测试完了,莫天玄又不让他回去。他现在很迷茫,地之大,可往何方?

“乐儿,我们走吧。”莫道拉着莫乐,说道。

“嗯。”

离开战神殿,莫道又看见了战神神像,他朝着战神一拜,和莫乐出了战神殿。

“乐儿,我们现在该去哪儿?”莫道问道。

“去哪儿?不会铁木山吗?”莫乐疑惑地说。

“不回去了,不成为强者,我们是不能回去的。”莫道神色平静,“只有成为强者,我们才能回去,那样爷爷会为我们自豪的。”

“哦。”莫乐小脑一摇,他对强者这个词还没有什么概念。

莫道的眼中战火燃烧,野心磅礴,强者就该不受任何的天地束缚,以后便能让宇宙噤若寒蝉。

“兰德国在整个大陆的西边贫瘠的地方,爷爷教我们识字的时候说过,越往大陆的中央越是繁华,我们朝着东方去吧。”莫乐说。

“好,我们一路向东,就前往中部地区。”莫道立即说,这正和他的心意。

东门,人来人往,莫道和莫乐快步出了东门。东门之外,一条大路直通往远处,隐入一片森林,周边杂草丛生。

这路恐怕不会太平静!

“走咯!”莫乐开心的一叫,笑的很灿烂,她不懂人世阴险,莫道也不过是从莫天玄口中得知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罢了,两个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还是那么浅显。

莫道只是默默地紧紧地跟在莫乐后面,进入这段森林。森林中一颗颗高大的树木生长着,与铁木相比还有些差距,但中间还有着许多无名的小花,莫乐看见了这些花,自然更加开心了。

“哟!这不是铁木山那界纹契合度为零的可怜的家伙吗?这是要去哪儿啊?”

“典立诚,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莫道冷声说道。

“你没想到的还多着呢,我在这里可等候你多时了!”典立诚阴邪一笑,脸上挂着几分毒辣。“八纹武者,好高的天赋啊!只可惜你还不过只是个界纹契合度为零的家伙,你能不能突破武师还难说。”

“你说谎!你害怕了,你怕少爷突破武师,更怕他突破武王。”莫乐突然嚷嚷了两句,莫乐虽然稚嫩但是不傻,“你觉得少爷对你的态度不好,你觉得他成长起来会危害到你的性命。”

“哼!那又如何,你们是不可能走出这片森林了。”典立诚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莫乐身上扫射,“我会让你乖乖的听我的话,让你的天赋都变成我的!”

典立诚真正埋伏莫道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莫乐,典立诚还是觊觎莫乐的天赋,而他家有着某种能够将他人天赋转嫁到自身的邪法。典星雨最初也不过是个界纹契合度为17的人,现在确实史阳城的巨头之一,凭借的就是那邪法将自身的天赋提升上去了。

“你连我的对手都不是,还打我的主意!”莫乐一听心中愤愤然,就要冲上去揍典星雨。

“还有谁,都出来吧!”莫道把戒指中的铁木斧拿出来,冷然说道,已经准备战斗了。“乐儿,他们还有人呢!”

莫乐一听,马上就一蹦,手指着典立诚大骂道:“你个混蛋,自己打不过竟然还找帮手,你就是一懦夫,阴险小人。”

莫乐不停地骂着典立诚,典立诚也没有露出暴怒的样子,只是阴寒的看着莫乐。四个老者就出现在了四周,包围着莫道和莫乐。

“乐儿,典立诚就交给你了。”莫道淡淡地说道,神色略显凝重,他已经感受到了来人的实力,是四个武王!两个二纹武王,两个三纹武王。

“小子大言不惭!”其中一老者厉声说道。

“哈哈!老狗,你不试试怎么能说我大言不惭呢!”莫道大笑起来,笑声爽朗。若它的修为还只是六纹武者,他还有点忐忑,但现在他是八纹武者,武纹的能量强度与他们相差无几。

“既然你们对我出手,那就别怪我不尊老了!”莫道抡起手中铁木斧,威势大起,一斧便朝着对莫乐出手一位老者砍去,一力破万法,风声呼啸而起。

铁木斧精准的砍在了老者的剑上,老者立马退却。然后四人一齐朝着莫道出手。

莫道轻蔑一笑,他要的便是这种效果,只有给这四人压力,他们才会对莫道出手,不管莫乐,以为自家少主典立诚能够挡住莫乐。

莫道双手再次挥起手中巨斧,双腿发力,身体弹起,斧刃上露出淡淡的白色罡气,对着迎面而来的四人横劈过去。

一斧四剑碰撞在了一起。四个为老不尊的家伙的身体直退,剑身震荡,手臂发麻。

再看莫道,他的身形刚落地,一柄巨斧骤然挥出,似乎刚才那一下碰撞对他没有半分的影响。

突破八纹,莫道的身体素质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他为了不损根基崩碎一道武纹,令得他的根基无比牢固,虽然只是八纹武者,力量远超这几个二三纹的武王。

“来,继续!”莫道一声喝到,战意磅礴,犹如飓风办,四周无沙,落叶却被吹荡而起,威势不凡,如同魔王!

莫道步子看似笨拙的踏出,速度却极快。

“小心!快带少主走!”其中一名老者执剑逼向莫道。

“这家伙就是在扮猪吃老虎,哪有这么强的武者!”另一人骇然道,转身就朝着典立诚那边跑去。

“就凭你也想拦住我?!”莫道恶声到,战意与怒意瞬间笼罩着那位老者。四条武纹光芒大放,铁木斧斧刃之上的罡气更加锋利凝实。狠狠地劈在老者的剑锋上。

“咔——”这柄伴随老者多年的宝剑断为两节。老者想死的心都有了。心中早已把典立诚骂了个千八百遍,若不是他,他们便不会有这等性命之忧。

莫道斧身一转,斧柄撞开老者的手,斧背就去迎接老者的头了。

没有任何悬念,老者的头颅就像西瓜一样被砸碎,“汁液”遍地!

“老三!”另外三名老者看见老三死去,齐声痛呼,来的时候信心满满,现在兔死狐悲。

“马上你们就会再见面了!”莫道说道,没有一点仁慈,手中的巨斧可是破坏力极其强大的。

典立诚与莫乐的修为差距巨大,典立诚再有经验也打不过莫乐,被莫乐死死的压制着。莫乐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柄青红色的长剑。

剑柄古铜色,雕刻着神圣的大天使,剑身都是神秘的符文。莫乐使用这柄剑,典立诚只有防守、败退。

打得典立诚节节败退,莫乐一阵开心,脸上满是戏谑的神色,似乎在那典立诚当做玩物一般。

典立诚的脸色已经变为了猪肝色。他后悔、不甘,可那又能如何,现在都无法挽回了。

莫道一直都关注着莫乐那边的战斗,见莫乐的状态良好,心中大定,三个老者顿时压力倍增。

“呵呵!不和你们浪费时间了。”莫道的身法一阵变动,“鬼斧,一斧惊澜变!”

莫道的铁木斧忽然变得很快,气势磅礴,战斗的天平更加倾斜。

“啊——”

“老二!”

三纹武王的老二的左臂被莫道的铁木斧从皮肉之上切下,森然白骨露出,然后就被鲜血覆盖,情景恐怖。

“莫道!我和你拼了!”老二把心一横,就要抱向莫道——同归于尽!

“你没机会了。”莫道很平淡的说道,斧身一转,一个十字光影之下,老二变为四块。

“鬼斧——斩岳!”莫道嘴唇蠕动,声音却不小,老大正要闪躲,却已经来不及,莫道的斧刃已经近身。

老大单手剑身护体,挡在斧刃前,心中只有那一丝的侥幸,希望能救到自己一命。

莫道的铁木斧乃是莫天玄亲自打造的,前一会儿就已经斩断了老三的剑,老大的剑又怎么能够避免。

所以,老大的剑也断了,顺带着,老大的前胸也被割破,却没能要了他的命。

趁你病要你命,莫道一个转身,铁木斧急转而下,从老大的肩上砍下。看的过快,斧刃之上没有血迹,只有腥风。

“你也该死了。”莫道冷漠的看向老四,就像是在宣读生死簿一般。

下一瞬,没有意外,老四也已经死去。

“乐儿,别玩了,解决他!”莫道说道,不带一丝的感情色彩。死神收取灵魂也不过如此吧。

“哦。”莫乐应了一声,剑就变得更加凌厉,只是三剑,典立诚手中的剑就被挑开,莫乐的剑就架在了典立诚的脖子上。

莫道看着莫乐,正想说什么,却忽然转身看向另一边,说:“九洪熙,你也想杀我?”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