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当中,颇不宁静,隐隐之间有哭声传来,而且还有二人不断对着话。也不知道二人说了多久,反正天早就黑了。“程庄主来了吗?”,忽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打断了二人的谈话。程立峰扭头一看,只见几名弟子从外面走来,这不看还好,一看才发现,原来天色已经黑了。

程立峰站了起来,道:“我就是”。

一听程立峰说完,那几名弟子就跑过来,跪在程立峰面前,哭道:“程庄主,您来了就好,您得为我们主持公道呀”。

程立峰扶起前面得弟子,叫道:“你们放心,一切有我呢”。郝大通也站了起来,看了看程立峰。其实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他们也只是按照计划做事,可惜程立峰一点怀疑的感觉都没有。

也许是郝大通布置的太好了,也许是程立峰没有在意,或者是程立峰太过于相信郝大通,总之他没有发现什么。程立峰扶起前面的弟子,然后道:“大家都辛苦了”。

“庄主这是哪里话,林家庄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这点算什么,那些死去的兄弟才是真的英雄,他们为了山庄,宁愿丢了性命”。这话说的真对,其实他们都是小人,是为了自己能活命,不惜一切代价的人。至于那些死去的人,才是真正的男子汉,他们还真配得上是一个英雄。

说到这里,汉子似乎觉得有点不对,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这是计划,不能让自己而把计划打乱。程立峰点了点头,道:“他们确实是英雄,不过你们也不错,为了山庄,这些天让大家都累了”。一听这话,那些林家庄的弟子就哭了出来,而且还很伤心。

“庄上,以后就有劳你们了。你们要看好山庄,等夫人回来”,程立峰并没有安慰,而是对他们说了这样一些话。这时候,程立峰没必要去安慰,因为他害怕越安慰反而越伤心。

几名弟子点了点头,道:“庄主放心,我们一定会看好山庄,不让敌人有机可乘。我们一定要等到夫人回来,要他主持大局,为庄主报仇”。

程立峰道:“报仇一事,你们都不要轻举妄动,如果有什么发现就告诉我”。

几名弟子点了点头,眼中的泪水却不断的流了出来。本来不想劝,可是看到那些弟子越哭越上进,程立峰还是忍不住劝道:“大家都不要太伤心了,现在我们要把这股悲痛记在心里,这笔账,我们迟早要讨回来的”。几名弟子点了点头,也就擦了擦泪水,可是这眼泪哪里擦得完。

眼看天色不早了,程立峰道:“我也该回去了,明天我再过来”。

郝大通忙道:“庄主这就要走吗?”。

程立峰点了点头,忽然又想起什么,赶紧道:“不知庄主葬在什么地方?”。

当然程立峰说的“庄主”并非郝大通等人说的。程立峰指的是林仁进,而他们这时候似乎已经把程立峰当成主心骨,所以把程立峰也称为庄主。

郝大通道“庄主明天过来,我带您一块去,我也想去看看我们庄主了”。

程立峰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们明天再说”。

郝大通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程立峰道:“好,那我就走了”。这时候几名风雪山庄的弟子还跪在地上,后面的一些林家庄弟子也没起来。

程立峰道:“好了,大家都起来吧”。程立峰这么一说,他们都纷纷站了起来,而一个个都是很难过的样子。

等他们都站起来之后,程立峰又道:“我们走”,说着就走了出去。郝大通紧跟着出去,也许是送送程立峰吧,但同样也是监视程立峰。风雪山庄的弟子跟在郝大通后面,紧跟着他们的是林家庄的弟子。

来到门口,程立峰道:“郝总管不必送了”。

“好,庄主慢走”,郝大通应道。

程立峰点了点头,就走了去,当然,后面跟着的是风雪山庄的那十名弟子。而郝大通,则是带着林家庄的弟子在一旁看着。看到程立峰离开,他们算是松了一下。看到他们都吐了一口气,郝大通没有说话,而是一个眼神从他们一一扫过。

看到郝大通严厉的眼神,他们又开始紧张起来,不过这时候的紧张比起刚才那是轻松多了。程立峰在一旁,他们得小心应付,只怕出什么纰漏,程立峰走了,他们只需小心一些,至于其他的,那就没必要在乎那么多了。

走到客栈里,郝大通吩咐小二上几个小菜,他们多久没吃饭,就连他们也都不知道,因为赶路,他们似乎都没怎么吃,即便是吃,那也是偶尔吃一点。小二将菜做好了之后,就送到程立峰的房间,饭菜都很多,程立峰就叫上所有的弟子到他房间里吃饭。

虽然没有什么胃口,但他们也都饿了,还是将就着吃了一些。程立峰一直在想今天的事情,想他去林家庄的事情,似乎要想通每一个细节一样。程立峰觉得郝大通肯定是没什么,那些弟子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但是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对,要说哪里不对,这就连他也说不上来。

“庄主,赶紧吃吧”,这时候一名站着的弟子看到程立峰似乎想着什么,想得入了神,所以就叫道。程立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就跟着吃了一些。房间本来还不算小,至少一个人住已经足够了。不过这么多人一起呆在房间里,那房间也就挤了,而且吃饭都有好几名弟子是站着的,他们偶尔过去夹夹菜,也就这样吃了起来。

被弟子一叫,程立峰才回过神,所以就忙着吃了一下。也是,别人都站着吃饭,自己一个人却在那里坐着发呆,这是什么意思嘛。吃了几口,程立峰又想起来,弟子们看到程立峰不吃饭,也不知道是难过还是想什么事情。一名弟子以为程立峰是在难过,毕竟死的是他妻子的姐姐的丈夫,而且和他也是最要好的朋友,那肯定是难过,于是劝道:“庄主,你也不要太伤心了,要注意保护身子”。

程立峰没有回答,还是愣愣的坐着,时不时吃上一口。弟子们也都没办法,眼看劝不住,他们也就不劝了,毕竟是谁碰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很难过。

“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程立峰忽然这么问了一句。

一听程立峰的话,众人都是一愣,然后都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什么地方值得怀疑。坐在程立峰旁边的一名弟子不解的问道:“庄主,难道你发现有什么不对吗?”。

这话问的程立峰一愣,其实他也没有发现什么,路上很正常,在林家庄里就更不用说了,“没有,但我总觉得有哪些不对劲的,至于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程立峰说道。

“庄主打算怎么办?”,那弟子又问道。

思考了一会,程立峰才道:“吃完饭,你们就赶紧休息,我出去看看,也许能找到一些发现”。

“庄主,还是我们去吧,你都累了这么多天了”,一名弟子诚恳的道。

程立峰也知道,这些弟子都很关心自己,可是没办法,这事情只能自己去,这样才不容易被发现,“你们去容易被发现,还是我去看看吧”。

听程立峰这么说,他们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这意思已经很明显,那就是你们的武功不好,去了可能会坏事,不过这话可就说的好听一些而已。

吃过饭之后,十人都对程立峰道:“庄主要注意安全呀”。

程立峰点了点头,道:“你们放心吧”。等十名弟子都离开之后,程立峰就要小二过来把碗筷收拾一下。小二把桌子整理了一番,之后就走了出去。程立峰利用这段时间,又把事情想了一遍,可是他还是想不通是哪里有问题。

小二出去之后,程立峰就跟着走了出去。来到街上,这里人还是很多,虽然是晚上,但是街上灯火通明,晚上也像白天一样。对于这样的大城市,晚上虽然没有人在街上摆摊,可是各各店子都没有关门,而且都点着灯,所以街道也就变得亮了起来。

当然,晚上的人要比白天少一些,可是还是很多。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程立峰四处看着,看起来他像是在看风景,但其实他是在找着什么。“这位客官,请问是要住店吗?”,程立峰来到一个客栈外面,小二看到了,就忙着招呼走出来。

程立峰摇了摇头,道:“小二,我想问你个事”。

这小二也是一个好脾气,而且看起来也算是一个好人,见程立峰一说,就道:“客官请问吧”。

当然,一般的人如果见你不是来住店的,而是来问什么事情的,那还别说等你问了,不给你脸色就不错了。程立峰道:“小二哥,你知道林家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小二一听,身子跟着哆嗦了一下,显然是被程立峰的问题给吓住了,忙道:“我不知道,客官您要是住店,我们这有上好的房间,如果您要问什么事情,能说的我肯定和您说。但是您要问林家庄的事情,我不知道。当然,我劝客官一句,不要去打听这事,知道了,对您没好处”,说完小二也不理程立峰,就直接走了进去。

没办法,看到小二的样子,程立峰知道,小二是不可能说的。见小二不愿说,程立峰就走了开去,他又问了好些人,可是那些人一听程立峰的话,要么就是赶紧走开,要么就是一阵白眼。有一个稍微好一点的人,可是也没告诉他什么,只是说一些让程立峰不要打听了,打听也没人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之类的话。

很无奈,连问这么多人,居然没一个人知道,或者说有人知道,但是都不敢说。没办法,别人不说,程立峰也不能去逼别人说,所以就不问了。他走在街上,四面看了看,像是在欣赏着这里的美景一般。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