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见眼前大红的轿帘掀开,烟龙贞人还未动,声已经先到,“王爷哥哥,人家太胖,卡住腿了,王爷哥哥抱人家一下嘛!”

红彤彤的盖头掀起一角,烟龙贞用一种几乎要腻死人的声音,甜甜说着话,跟着随嫁而来的丫环碧秋,立时就抽了脸,拼命忍着。

纳兰城忍不住,“噗”的一声哈哈大笑,趁势起哄道,“王爷,抱吧。新王妃要抱呢,赶紧抱吧!”

抱抱抱,抱你个头!

温哲烈铁青着脸,一见轿中那人,就气不打一处来:“不愿意下轿就滚!”

猛的甩了衣袖,扭身进府。围观众人看着,个个都惊掉了下巴。

如此跌宕起伏的好一场盛世婚礼,是他们这辈子,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眼看着婚礼要进行不下去,纳兰城使个眼色,喜娘赶紧自顾自的唱了诺,扶着新妇跨火盆,进府门,一直簇拥着一对新人到了大堂。大概意思,其实还要再细细的恭喜一番的,可王爷与烟大姑娘这对新人,却是与常人又大不同的。

为免夜长梦多,再生事端,皇帝赶紧打发着,直接拜上几拜,送入洞房拉倒。

于是等主婚人唱着诺:一拜圣上,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在这其间,烟龙贞一直是压着身子欢欢喜喜的拜,温哲烈却是梗着脖子动都不动,主婚人不敢多嘴,额头擦着冷汗,见了当没见,大周皇帝也都是跟着一路都笑眯眯看着,见了当没见。

只是最后,众人簇拥着将烟家姑娘送入洞房的时候,皇帝才问自己的皇弟一句,“怎么不见烟大人来?”

“他来干什么?要被气死吗?”

温哲烈略显烦燥的说,这一场盛世的耻辱,他不止这辈子,下辈子都会记忆犹新,永不敢忘!

“哈哈!那照这样来说,这烟家小姐,还真是顽劣得紧,烟相爷连自己女儿出嫁都不送,想必烟小姐当真很难缠?”

皇帝又乐呵呵的说,温哲烈像是在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后,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一般,哭诉着道,“皇兄,您现在可真算是说了一句公道话啊!您可是不知道,那疲婆子,她真就不是个女人。皇兄你看,臣弟脸上这道伤,就是在前几天的时候,被那个婆子给抓在脸上的!”

每每说起聚仙楼一事,温哲烈就气到恨不得将那个姓烟的臭女人给千刀万剐了!

长那么丑,还敢出来丢人现眼,你丢自己的脸不要紧,你别丢到本王的王府里来啊!

可偏偏,他就是再不愿意,也得硬着头皮接着。因为这是圣旨,皇帝亲当证婚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这里,、明王爷气得要杀人的节奏,新房中,烟龙贞做为今日新娘子,直接抬手将红盖头一换,乐呵呵拿起桌上的果子吃着。

“小姐!这是不能吃的。”

碧秋急叫了一声,劈手夺回去放好,烟龙贞抬了一张被猪啃过的脸,疑惑的道,“这难道有毒?”

“小姐……”

碧秋跺了跺脚,也真是无语了,哭笑不得的道,“这苹果的意思是寓意平安,喜乐。小姐这时候吃了,等得王爷回来怎么办?”

到时候一见自家小姐不止是个丑货,还是个吃货,这指定会一脚飞出去的。

当然了,依着自家小姐的本事,到最后这谁飞谁还不一定,可是要真的发生那样一幕,也指定会把老爷给气死。

心中权衡利弊,碧秋无语的叹一口气,压低声音道,“小姐,你如果肚子饿,我去外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给小姐您端过来些。”

明王府,到底不是自家相爷。这里下人多,眼睛多,小姐初入王府,是绝不能被任何看扁的。碧秋努力提醒着自己,可她却一时忘了,小姐现在那样一副吓死人的妆扮,大红的胭脂涂了满脸,一瞪眼,一撅嘴,就像是吃过死孩子一般的表情,温哲烈又怎么可能会忍得下这口气?

“皇兄,总之,臣妾是绝不可能与她洞房的!就算臣弟不气到杀了她,也会先杀了自己再不相见!”

手掌拍在桌面上,大周明王爷,瞪圆了眼睛愤怒至极。

依着皇兄的意思,他虽是被迫无奈的娶了她,可是依着他的意思,那也是宁折不弯的……他温哲烈为国献身一次,就已经足够了。这剩下的事情,皇兄就再也管不着了!

“你敢!你才刚刚娶来,你就想杀人?你让朕的脸面往哪里往?!”

温哲涵也怒了,“怎么你这个脑袋,就是个油盐不进的货?朕都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烟家小姐,有智有谋,武艺超群,她哪点配不上你?”

温哲烈简直就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是他听错了,“皇兄,您没说错吧?就那么一个花痴笨蛋蠢猪样的女人,她也敢称得上什么有智有谋,武艺超群?她有哪点能配得上臣弟的?”

唔!

好吧!

武艺是不错,要不然也能打遍京城无敌手,还把他脸上狠狠挠了一道口子,到现在还没有好透。

“总之,既然你已经是娶了她,就绝不许再生事端!”

温哲涵怒完这句,拂袖而去。温哲烈呆了一呆,赶紧在身后喊着,“那若是她同意的话,臣弟可不可以休了她?”

既然杀人也不行,自杀也不可,他换个方法,休妻总行了吧?

“她是不会同意的!”

头也不回的带了人回宫,皇帝走得潇洒,温哲烈挑了挑眉,瞬间也跟着笑开,嘴里冷道,“皇兄的意思,若是那女人也同意,那就没问题了?”

越想越是这个理,他甩下满堂宾客,快步进入洞房。说起来他是这王府的主子,可这新房他还真是第一次进。

琉璃宫灯照着大红喜烛,格外的喜庆,里里外外都是一团簇新,帷帐,铺设,也都满眼的大红色。这该是他的大婚之喜啊,却偏偏,竟当真是娶了那样一个既丑又蠢,还特别有一身暴力倾向的母夜叉回来?

温哲烈抽抽脸,深吸一口气,忽视心头的憋屈,他抬步进了内室,就见自己刚刚才用八抬大轿迎回来的女人,这会依然是那日河畔初见时,涂得通红的脸蛋,吃得满手的油。嘴巴还挂着两道口水,一见温哲烈进来,她立时就手背擦了嘴角口水,一脸惊喜又嘿嘿傻笑着扑过来,“王爷哥哥,王爷哥哥,抱……”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