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龙贞点点头,“嗯。这样夸一下自己有什么不好?我就喜欢这样自夸,然后自夸之后,心情就超极的美丽。要不,你自己也试试看?”

手里甩了一把水珠,她又将双脚放到这河水里,一边拿手搓了河沙,再度仔细的清洗着,又头也不抬的道,“其实你长得也不赖的,就是那一双跟狐狸眼似的样,总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你要是以后再变得稳重一些,想必这满大周的世家贵女,都会趋之若鹜。”

纳兰城:……

抽了抽脸,无语的道,“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

其实他很想说,就他这样的狐狸相,这是天生的好不好?这再怎么想要稳重,还要把眼睛戳瞎了不成?

烟龙贞笑呵呵的道,“我还以为你要说,这满大周的世家贵女,其实也都真的挺稀罕你的。”

“那本来就是的事实。”

纳兰城摸了摸下巴,照着河水里看了看,越看越纳闷,“我这样子,真的像只狐狸吗?”

还狐狸眼,他怎么看着不像了。

这明明就漂亮的一双眼睛。

当然了,男人说漂亮是不太好的,可他也不在意,漂亮就是漂亮,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反正是觉得不太靠谱,很狡猾的样子。嗯,你今天来是做什么?没事你是不会来的。别告诉我,你纯来的目的,就只是为了看戏?”

她手里的水珠甩了甩,终于把自己抹了黑墨的脚丫子洗了个差不多,然后又看看身上的衣服,眉眼一乐,与纳兰城道,“你背过身去,我下水洗个澡。”

呃?

纳兰城愣了,又猛的脸红,好半天,也回不过神来,只是下意识的,结结巴巴的验证着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你要下水……洗澡?”

“嗯,就是下水洗澡啊!”

烟龙贞点点头,又促狭的哈哈大笑,“穿着衣服下水。”

纳兰城:……

无语的黑着脸,“烟小姐, 你还能再调皮一些么?”

抹一把额上冷汗,他差点要给她吓死。

就说嘛,就算是这烟大姑娘再豪放,也不能大天白日的就当着他一个基本还算是陌生男人的面,就下水洗澡吧?

心里嘘了一口气,他很快调整了心情,“好,我去给你放风。”

果然就转了身往外围行去,烟龙贞“扑哧”一声笑,扬声道,“你还真当我下河洗澡?我只是说着玩玩而已……”

纳兰城停住脚步,有些头疼了,“大小姐啊,咱不带这么玩的。”

烟龙贞哈哈大笑。甩干了刚洗的脚,上了岸,穿了鞋,旧事重提,“说说,你今天跑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呃,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他咳了一声,有些难以启齿的道,“其实这事吧。我已经是跟烟相爷说过了……”

“你跟我爹说过了?什么时候?”

头发散了开来,精致豪爽的女子,又重新用头绳绑了。利索而简单的马尾绑在脑后,看起来更加的青春,靓丽。

纳兰城心里猛跳着,他猛的别过头,不敢看她。

这是皇上赐婚王爷的女人,他该是起这番心思的。

可越是这样拼命的压抑自己,越是忍不住这心里的痒痒。

“有话就直说,你跟我爹说了什么,跟我也同样说什么就是了。”

头发束起来,她整个人越发显得身体高挑,而又身段极好。

因着常年练武的关系,她的身上自然而然的也带着一种武者的侠义之气,像是一团发光体,不自觉的就引着人靠近。

豁出去了啊!

“纳兰之前去过府上,烟小姐刚好不在。是王爷想要给小姐传一句话,王爷的意思是,这门婚事他是不同意的,如果烟小姐愿意的话,只管开个价,这门婚事,他自会向皇上去提,然后王爷再倒贴黄金万两,就算是对小姐的补偿了。”

小心翼翼说完这话,纳兰城是真怕这烟大姑娘一个盛怒之下,就会把他一脚给飞出去。然后他这里已经是做好了早早逃命的准备,却见这清新出尘的烟大姑娘,竟是一脸诧异的瞪着他道,“你说什么?温哲烈他自愿主动退婚,然后再补偿我黄金万两?”

“是……是啊!”

摸不准这脾气到底是气是怒,纳兰城依然戒备着,心里已然是哈哈狂笑着。

烟姑娘,生气吧,发怒吧。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然后这场好戏,才会更加好看。

果不其然,烟龙贞一听黄金万两,顿时就冷笑一声:“黄金万两?他也是真敢啊!”

纳兰城心里一突,完了完了,这是真要暴怒了么?

脚底抹溜,下意识往后退,就听这烟大姑娘继续道,“区区万两黄金就想打发老娘退婚,这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回去告诉他温哲烈,万两太少,十万两,本姑娘考虑考虑。”

纳兰城:……

额头一片黑线落下来,他无语的道,“你跟你爹,绝对是亲生的父女关系,无用任何怀疑。”

一个是问那黄金万两什么时候送过来。

另一个直接嫌钱少,直奔十万两去了。

纳兰城忽然就觉得,这明王爷未来的日子,是真的不好过了。

离开这处河畔,烟龙贞直接回府,一路兴高采烈的那高兴劲,就甭提了。

一边能够顺利的退了婚,一边还能黄金万两的进帐,她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而另一边,温哲烈见鬼一般惊悚的拼命逃离了那吓死人丑女人,然后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平复了一下狂跳的心情,纳兰城也来了。

两人经常去的老地方,就是聚仙酒楼,楼上固定的包厢里,温哲烈见面就吐艹,筷子在桌上的猪蹄猛戳着道,“退婚退婚退婚!这婚,老子是必须退!你可不知道,那烟龙贞长相是多么的寒渗人。你就从来想不到这天底下还有那么奇葩的女人,她竟然说,要将小娃娃从脚底板塞进去,还说她等不及了,要马上成亲……卧艹!纳兰城,这样的事情,你能想像吗?啊!你能想像吗?!”

狠狠一筷子猪蹄夹到嘴里,又“呸”的一口,怒极的吐出,“小二!不是说清蒸猪蹄,这怎么是红烧的?还放这么多辣的,不知道本王吃不得这辣吗?”

这是在烟龙贞那里被惊吓过度,以至于,连平日的饭菜,都失了可口的味道。

纳兰城哈哈就笑,一直就笑得停不下来了。

这一对……极品的未婚夫妻啊,他倒是要看看,他们两人之间,还能闹出多少的笑料来。

只是,心里却莫名的又存了些说不出的惆怅

这份惆怅,又隐隐的夹杂着想要看好戏的心情之中,格外就变得不是滋味。

一杯酒倒了满,迎着王爷道,“来!提前预祝,王爷退婚之路,可以畅通无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