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龙贞翻个白眼,无语了,“不是爹要急着喝么?所以女儿才去拿了冰碗来,呐,把这个冰块放进去,很快就凉了,然后,再稍稍的加些上好的野蜂蜜来,爹爹想想,那又是什么味道?”

唔!

想想,那到底是什么味道呢?

烟老头的心思,立刻就被凉凉爽爽,又酸酸甜甜的好喝饮品带走了,不由得嘴里分泌着口水,忍不住的吸溜一下道,“那,肯定很美妙。”

“对啊,那指定是很爽的。所以,就麻烦我亲爱的老爹,你就不要再冤枉你家闺女好不好?这汤是给你的,可不是我要偷喝喔。”

勺里舀了冰块,利利索索放到了小半碗的酸梅汤中,烟老头眼巴巴看着,又跟着一句话道,“贞儿,爹是认真的,如果你不想嫁,咱们就不嫁。”

他眼睛看着酸梅汤,心里还是想着闺女的事情,烟龙贞抿抿唇,一脸笑意看着自家老爹,直到烟老头觉得真是够了,差不多要咆哮怒发的时候,烟龙贞这才慢条斯理的笑眯眯道,“爹,这事闺女我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不用爹爹去抗旨退婚,你这宝贝闺女,也必定会让好个纨绔败家子,知难而退!”

指间了勺,轻轻的搅动着碗里加过冰的鲜红汤汁,感觉着温度差不多了,便双手捧起,递给老爹,“呐。爹你的脾胃一直不太好,也不能喝太凉了,尝尝这口就行。”

“就你事多。”

烟老头抽抽鼻子瞪她一眼,虽然有些不太满意,可还是心里乐滋滋的美,谁说生了闺女是人家的,是赔钱货?

他的宝贝闺女,那就是他一辈子的好宝贝。

接过碗,拿过勺,迫不及待的先尝了一口,立时就美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温度不凉不热刚刚好,喝在肚子里也暖暖的很舒服,明明大夏的天气,可一点也不觉得脑门出汗。

舒爽塞过神仙呢。

“闺女啊,你看这天气这么热,以后就不要总是跑出去惹事了啊。”

三口两口将好喝的甜品喝完,烟老头嘿嘿笑着与自家闺女下套。

烟龙贞没好气白他一眼,鄙视的道,“爹,你真是够了。不就是想天天吃好喝好么?你直说不就行了, 还非得要打着亲闺女的名义,这么偷偷摸摸的求吃喝?”

什么求吃喝?

烟老头瞪她,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新鲜词。不过也早习惯了,自家闺女从小到大总是时不时的都会有惊人之语迸出来,他也习以为常了,顿时便也不理这一嘴,瞬时就鼻子里一哼,不高兴的板了脸道,“跟爹说话,不许这么没规矩!”

烟龙贞:……

无语的一拍额头,“爹,是你先为老不尊的……”

啥?

烟老头顿时就怒了,“你个臭丫头,反了你了是不是?!把酸梅汤拿来,没你的份!”

眼看她要自己盛了碗冰的,刚要喝,烟老头劈手夺过去,三口两口又喝个精光,烟龙贞惊呆了,好半天,才哭笑不得道,“爹,早说了你脾胃不了的。”

“你爹不怕!”烟老头骄傲的抬着下巴,气冲山河道,“反正是好喝……”话未说完,肚子里“咕噜”一声响,烟老头脸色大变,立时就弯了腰,抱着肚子跑茅房,一边跑还一边喊着道,“不许都喝完,给我留下。”

烟龙贞:……

走出去大街上的时候,偶尔见到这么一个逗比老头,这指定不是她爹。

转眼看门子外头,有碧秋偷偷的巴着门框看,她摆摆手,“进来吧,还给你留着一碗。”

最后剩的一点点酸梅汤,直接就赏了碧秋喝。倒是她自己那一碗,被为老不尊的烟老头给抢了。想着,又忍不住抚额,这到底是她爹么?这到底还是不是大周朝唯一的大周左相烟相爷?

这分明就是一个贪吃不忌嘴,又为老不尊的老顽童!

无语再度佩服,她有这么一个爹,真是福气啊!

眨眼间,碧秋美滋滋的将酸梅汤喝完,再度眼巴巴的看着自家小姐,那模样,就跟一只还没有吃饱的小狗狗,还要再求施舍似的,烟龙贞脸一黑,“没了!我都还没喝到,都先给你了。”

抬手在碧秋脑门上拍一记,碧秋缩了缩脖子,嘿嘿一乐,“那,我去给小姐做点心?”

嗷嗷嗷!

小姐虽然厨艺好,可奈何不动手啊。她身为人家的小丫环,刚刚吃了喝了,是要适量再回报一下下的。

“好,你去吧。我去看看我爹。”

到底是父女连心,烟龙贞吩咐了碧秋,便直向着茅房的方向而去。才刚刚到近前,便听茅房里面有人说话。

她顿时起了心,将脚步放到最轻,小心的摸了过去。里面两个人的声音,一个是她爹,另一个很陌生,她听了片刻,听不出是谁。只听了个大概说,那个陌生人好像是从头至尾都在让烟老头办什么事,可烟老头死都不答应。

她眸光眯起来,这到底是什么人?

“小姐,老爷好了吗?要不要请大夫?”

碧秋的声音远远的喊了起来,烟龙贞顿时就黑了脸,这死丫头,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当下也顾不得别的,她顿足飞步而入,刚刚冲进茅房,就见迎面一人向着她踉跄的扑了过来,电闪火石间,她看清了那是她爹,立时也顾不得追人,忙着伸手将烟老头一把抱住。

趁此机会,茅房后墙被那人一脚踢开,眨眨眼,便跑得不见了踪影。

“碧秋!守着我爹!”

厉声怒喝,烟龙贞利索的将怀里的烟老头扶起来,打算再追,烟老头一把拉住了她,脸色苍白的道,“别追了。”

烟龙贞一怔,“爹?你?”

“别声张,先扶我回房去。”

烟令秋就算是大周第一清官,这府里也是占地面积比较大,使唤下人虽是不如别的达官贵勋家处处都是丫环婆子的,可也是有着不少人。

如果今天的事被人看到,再说出去,于他清名有碍且不说,那他将要出嫁的闺女,又该怎么办?

思前想后,他白着脸,先行蹒跚的回了房,等得一关门,他整个人就往地上扑倒,烟龙贞大惊,“爹!”急忙抬手将他扶起,双手扶在他腰间,指间沾沾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爹。”

她眼里猛然带了泪水,声音哽咽的一把将爹爹扶起,烟令秋苦笑着道,“闺女啊,你要是再晚来片刻你可就真见不着爹了。”

谁能想到,他只不过是去个茅房而已,也能差点丢了这条老命。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