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马车里,敖风霖头也不回的便立马就转身离开,双儿陪在墨琳珂的身旁,看着眼前的墨琳珂,这墨琳珂居然会这么的对待凤云娇,凤云娇是出了名的毒女,浑身上下有不少的毒药,不过没有想到墨琳珂还有胆量打凤云娇,这实在是让人觉得很惊讶!

“夫人,你没事吧?那个女人的毒药,你能够解吗?”

墨琳珂宛然一笑,将手伸出来递到了双儿的跟前,那一团黑云团早已经消失不见了!“你看看我的手就知道了!她的毒药一点都不厉害,难道真的以为那么容易就能够让我中毒吗?”

“夫人你好厉害!”双儿佩服的看着墨琳珂,她没有想到墨琳珂居然会没有中毒,这实在是太好了,凤云娇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女人,她很了解的,可是不能够不说墨琳珂的胆子还真的是挺大的!“夫人,你的胆子还真的是很大,居然还敢对付凤云娇,凤云娇的身上那么多的毒药,你居然都不害怕!”

“我自然是不害怕,你放心吧,这个凤云娇的毒药是很厉害,不过你也知道墨家的人才是毒药的宗师,她的毒药想要对付我,实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墨琳珂宛然一笑的看着双儿,墨家的人那么的厉害,凤云娇再怎么的聪明,也比不上墨家的那么多的人,要知道墨家也是世世代代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早已经研究出来了不少的毒药,那个凤云娇看上去也不过才二十出头,又能够知道多少的毒药呢?

连续了几天一夜,总算是回到了山庄里面,墨琳珂回到之前住的地方,一走进去,整个房间里面都是空荡荡的,之前放在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消失了。打开衣柜,看着衣柜里面的东西,顿时微微一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衣柜,衣柜里面原本有的一副,也全部都消失不见了,她的衣服呢?

顿时房间门口被打开,琴儿走到墨琳珂的跟前!“夫人,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这是我的房间,我不来这里去哪里啊?不过我的东西怎么不见了啊?我的衣服呢?我还有那么多的东西,怎么全部都不见了呢?”墨琳珂略皱眉头,那可是要钱买回来的,现在怎么都不见了?

“夫人,这不是你的房间,你是住在尊主的房间,所以你的所有东西全部都在尊主的房间里面,尊主也让我重新给夫人买了很多的衣裳回来,还有很多的胭脂水粉!”

在墨琳珂没有回来之前,琴儿早就已经接到了敖风霖的消息,便立马安排墨琳珂的事情了,只不过没有想到墨琳珂一回来就到这里来了,不过还好她已经将墨琳珂的所有东西都搬到了敖风霖的房间里!

墨琳珂微微一愣的看着眼前的琴儿,自己不会是听错了吧?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敖风霖的房间里面去了?“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干嘛要把我的东西搬到他房间里面去啊?”

“夫人,你和尊主成亲了,自然是应该住在一起了!”琴儿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墨琳珂,这墨琳珂都和敖风霖成亲了,自然是应该住在一起了,不然怎么算是夫妻呢?

狠狠的瞪了一眼琴儿,墨琳珂想死的心都有了,干嘛非要把她的东西搬到那个家伙的房间里面去?她又不想要和那个家伙住在一起!“你帮我把我的东西都给我拿回来吧!”

“拿回来?夫人,这个你还是问一下尊主吧,是尊主让我们把你的东西全部都给搬过去的!”琴儿有些为难的看着眼前的墨琳珂,整个幽魔宫,她们也就只是听从敖风霖一个人的,就算是现在墨琳珂是夫人,可是也不代表可以违背敖风霖的命令!

听到琴儿这么说,墨琳珂简直就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去找敖风霖说理说的通吗?再说了,现在她确实是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的幽魔宫的夫人,夫妻自当共处一室,不过他们两个人这一点都不是自愿的,她才不要和那个男人住在一起!仔细的一想,这个时候敖风霖刚刚回来,应该在处理山庄的事情,这个时候她若是悄悄的去把东西给拿回来,敖风霖也不会知道!

想着墨琳珂便立马冲出了房间,敖风霖的房间在山庄最僻静的地方,墨琳珂悄悄的到了敖风霖的房间,这里没有敖风霖的允许,谁都不能够进来,不过她现在怎么说也是夫人了,要进来自然是没有人会拦着!

不过在这地方出去之后,就会有人站在那里,墨琳珂要是拿着大包小包的行礼出去的话,肯定会被人发现的,到时候被问起来她还不知道如何解释!

将所有她的东西全部都给翻了出来,墨琳珂略微有些吃力的看着自己的这些东西,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这简直就是一个大行李,这怕是要好几个人才能够搬走,否则的话,就仅仅只是凭着她一人,要想将这些东西就给搬走的话,实在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气死我了,怎么这么多的东西?这让我怎么搬走啊?”

“一把火烧了,就不用搬了!”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

墨琳珂一惊四处张望,却没有看见任何人,只不过这个声音墨琳珂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这分明就是敖风霖的声音,抬起头来一个人儿正好坐在房梁之上,墨琳珂微微一愣,这个家伙不是不在这里吗?怎么会突然之间出现?“你什么时候来的?”

“从你进来开始!”敖风霖淡淡的回答道,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墨琳珂,这个墨琳珂胆子还挺大的,居然还问都不问他,就到这里来收拾东西!

“那你干嘛不下来,一直坐在上面?”

“看看你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墨琳珂尴尬的看着敖风霖,如果不是敖风霖自作主张的话,她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做?“那你干嘛非要让我和你住在一起?你知道我们两个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夫妻!”

“这里不仅仅只有这么一个房间,这里也不会有谁进来,除了我的房间,这里的房间你都可以自己选!”

墨琳珂一愣,疑惑的看着敖风霖,意思是说他们不必住在一起?可是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又为什么要这么的麻烦,直接让她住在以前的地方不就好了吗?“我住在以前的地方不也一样吗?干嘛非要住在这里?”

“如果你想要让别人知道你不是我的夫人,你也可以出去,看看到时候那些闲言碎语是不是你能够承受的,或者传到江湖中去,你出去谁会把你看作幽魔宫的夫人!”

看了看敖风霖,墨琳珂恍然大悟,这还真的是没有说错,若是让别人知道了的话,就怕那些人绝对不可能会把她当作是幽魔宫的夫人,而对她有些畏惧!而且那些人一定会说很多的闲言碎语,这些闲言碎语,她若是没有听到还好,若是听到了的话,那也是很气人的事情,要知道有人说得好,闲言碎语也会害死人的!

“那好吧,我去选我的房间,不过我要把我的衣服都搬过去,不然我每次还来你这里拿东西,多麻烦!”

“随便你!”

在敖风霖房间的周围,确实是有不少的房间,只不过墨琳珂越看越是觉得奇怪,这里是敖风霖的地方,也不会有谁能够进来,可是为什么这里却这么多的房间?难道敖风霖今天住这里,明天住那里吗?

只不过看了看周围的房间,墨琳珂实在是有些无奈,这周围的房间都有不少的灰尘,不过有个房间却很干净,看样子是打扫了不久,难道是敖风霖让人准备的?不过能够到这里来的,除了琴儿和双儿之外,应该也没有人了吧!

入夜,整个山庄都极为安静,墨琳珂坐在凉亭里,看着周边的花花草草,这敖风霖住着的地方其实还是挺美的,在这里住着也确实是很让人舒适,更重要的是比较安静!

翻看手中的书,还好墨琳珂的爷爷喜欢写繁体字,她也能够看得懂古代的字,不然的话这些东西她根本也就看不明白,只不过上面记载的都是药材,若是以前的话,打死她都不会看的,可是现在她除了学会毒药之外,已经找不到其他的什么能够保护自己了!

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墨琳珂,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担心,虽然敖风霖有把那些武功秘籍给墨琳珂,可是墨琳珂的资质根本就没有办法学会那些武功秘籍,想要学会这些,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墨琳珂对毒药很清楚,可是对武功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墨琳珂顿时一愣,浑身打了个寒颤,寒风吹拂而来,顿时墨琳珂有些发抖,这周围有水,这一阵风吹来,实在是让她觉得有些寒冷!正站起来,一个披风就到了墨琳珂的背上,一个男子的身影出现在墨琳珂的身旁,墨琳珂微微一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实在是有些惊讶,敖风霖怎么来了?“你怎么来了?”

“这么大的风,你还要呆在这里?”

“我看书嘛,而且屋子里面的光线不是很好,我就到这里来了!”墨琳珂无奈的看了看敖风霖,她虽然来到这里很久了,可是她真的不喜欢用这些烛光,这么的微弱实在是让人觉得特别的头疼!

敖风霖无奈的看了一眼墨琳珂!“我让人给你在房间里,多点一些拉住,最好不要常常呆在这里,这里常常会吹风,到时候你会感染风寒的知道吗?”

“我知道了,这个还用不着你来提醒,我们先走了!”墨琳珂无奈的看了一眼敖风霖,便迅速的朝着一旁走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