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整个客栈都挂满了红灯笼,四处都是张灯结彩,墨翔和墨子枫也前来参加,只不过墨子枫怎么都没有想到敖风霖居然会和墨琳珂两人成亲,这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走到了房里,敲了敲房门,走到了墨琳珂的跟前,看着眼前的墨琳珂,一身红衣,看上去整个人都是神采奕奕,只不过墨琳珂的样子,看上去却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都成亲了还不高兴?”

“我不喜欢他!”墨琳珂淡淡的回答道,她根本也就不喜欢那个敖风霖,她根本也就对敖风霖不熟悉,和敖风霖认识不超过四个月的时间,这个敖风霖突然要娶她,也只不过是想要保守她的名节罢了!

“那你为什么要嫁给他?”

“如果不是他让我和他成亲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和他成亲?还有你昨天帮我避毒,你居然用银针,你不知道应其他办法吗?”墨琳珂愤怒的瞪了一眼跟前的墨子枫,如果不是墨子枫非要选择那样的办法的话,她也就不会这个样子了,这一切都是墨子枫的错,害的她现在还要和这个敖风霖成亲!

墨子枫微微一愣的看着眼前的墨琳珂,他也是没有办法!“我也没有办法,当时我的身上能够救你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不然我还能够有什么办法?难道你让我不救你吗?”

“可是你干嘛不让双儿给我施针?双儿毕竟是女子嘛!”

“双儿不是学医的,对施针更是一窍不通,若是我让她是施针的话,到时候怕只会让你的毒液乱窜,那后果就更是严重,所以我必须要亲自给你施针,不过那也是迫不得已!”在墨子枫的眼里,在大夫和病人之间,是绝对不会介意这些的,因为这也是为了救人,若是不亲自给墨琳珂施针的话,他也没有把握别人施针就能够对墨琳珂起到作用!

墨琳珂无奈的瞪了一眼墨子枫,她知道墨子枫也是为了救她,只不过敖风霖就不应该,敖风霖又不是要给她治病的人,自然是不该那么做!“谢谢你昨天愿意救我!”

“你既然都成为了我的妹妹,我自然是会好好的保护你!洛冷尹我们已经下令追杀他,到时候我们一旦找到了他,就一定会给你报仇,你放心!”

一提起那个墨琳珂,墨琳珂的心里就觉得特别的愤怒,她肯定是在进过那个男人身边的时候,被那个男人给下毒的,该死的洛冷尹居然敢对她下毒,若是被她抓到了,她绝对不是放过这个家伙的!“如果让我再遇到这个家伙,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我要让他死的很难看!”

“好了,今天是你大婚之日,你就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了!”

“哦!”墨琳珂淡淡的回答道,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成亲,而是被逼无奈而成亲!“你先出去吧!”

客栈之中,顿时围满了人,除了墨家的人之外,还有不少江湖人士,虽然平日里敖风霖很少和江湖中的人士打交道,但是昨晚只要接到了消息的人,都连夜到了客栈来,顿时之间整个客栈都极为热闹!

一条长长的红地毯铺在地上,墨琳珂由双儿搀扶着,缓缓的走到敖风霖的跟前,敖风霖伸手拉住了墨琳珂的手,两人缓缓的朝着里面走去,走到了大堂中央之时!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坐在高堂之上的是墨家的人,墨家的人看着眼前的墨琳珂,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刚刚才认墨琳珂成为了干孙女,现在又看见自己的干孙女成亲了,不过嫁给的人居然还是敖风霖,这也确实是让他们意想不到!

安静的站在敖风霖的身旁,墨琳珂实在是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难道真的是要嫁给这个敖风霖吗?她和敖风霖认识的时间不超过四个月,现在居然还在这里成亲,当着这么多的武林人士的面前,她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敖风霖转身看着跟前的这些人!“今日是我敖风霖的成亲之日,墨琳珂从此以后便是我敖风霖的女人!”

墨琳珂微微一愣,这个男人的声音是如此的霸气!敖风霖伸手拉住了墨琳珂的手!“谁若是敢欺负她,那么就是和整个幽魔宫的人作对,幽魔宫的人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人!”

“另外老夫也说一句,墨琳珂也是老夫的孙女,谁若是伤害我的孙女和孙女婿的话,那也就是和我们墨家作对,我们墨家的人也绝对不是好欺负的!”墨翔看着眼前的这些人,这也是给所有人的一个警告,那个洛冷尹对付了墨琳珂,现在也已经被他们墨家的人追杀了,谁以后还敢对付墨琳珂啊?

一个女人不仅仅是幽魔宫的人,还是墨家的人,这天下谁还敢来对付她?而站在那里的墨琳珂只是安静的站着,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有了两个靠山确实是不错,至少以后她也就不怕被人欺负,可是干嘛非要是敖风霖的妻子?

一场婚宴结束,墨琳珂独自一人坐在房里,听着外面渐渐的安静下来,她还上了衣裳,收拾好了包袱,缓缓的伸出头,看了看外面已经空无一人。墨琳珂便迅速的跑出了房间,快步的跑出了客栈,到了大街上,墨琳珂总算是放心了下来!她知道敖风霖还在和双儿商讨幽魔宫的事情,所以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会发现她的,而且她是反方向而行,朝着来北苏城的路往回走,等出了这个城她就可以去她想要去的地方了!

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墨琳珂环视四周,并没有看见任何的一个熟人,墨琳珂也总算是放心了,这一下子她就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加上今天成亲,不少的人送上了贺礼,还有不少的金银珠宝,她也顺便带了一些,出去过一辈子应该不成问题!

走出了城门,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小心翼翼的走在路上,墨琳珂到这里来还是第一次走夜路,走在夜里实在是有些担心,这夜里居然这么的可怕,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办才好?不过还好她会用毒药,遇到了坏人,那么受伤的人不是她,反而是那些人,只不过万一遇到了鬼就不好了!

小心翼翼的走在路上,一个桃子顿时掉落到墨琳珂的头上,墨琳珂吃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头,顿时一愣看着掉在地上的那个桃子,微微一愣蹲下身来将桃子给捡起来,惊讶的看着这个桃子,实在是有些不太明白,这怎么会有桃子呢?

抬起头来,一身白衣的男子坐在树梢上,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可是双眸却极为冷漠!墨琳珂顿时后退了几步,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敖风霖,这个男人怎么会在这个树上?这实在是太吓人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做了我的女人,你觉得你能够那么容易就逃出我的手掌心吗?”敖风霖没有想到这个丫头居然会趁着他们不注意,就逃走了!不过这个丫头的速度并不快,他的轻功早就已经追上了墨琳珂!

墨琳珂狠狠的瞪了一眼敖风霖,这个敖风霖实在是太过分了!“你干嘛来追我啊?我就只是要出去玩一玩而已,你有必要这么的拦着我吗?”

“你想逃走,你以为我会不知道?”敖风霖纵身一跃便到了墨琳珂的跟前,冷笑了一声的看着眼前的墨琳珂,这个墨琳珂实在是让他觉得很可笑,今天刚刚成亲就逃走了!

“我我我是要要逃走,谁让你一直让双儿监视着我,让我根本就没有逃走的机会,现在我才有机会能够逃走,不然的话我早就已经走了,我才不想要做你的什么妻子呢!”墨琳珂不屑的瞪了一眼敖风霖,实在是倍感愤怒,她一点都不喜欢敖风霖,干嘛非要和敖风霖成亲?

敖风霖微微一愣的看着眼前的墨琳珂,这如果不是墨琳珂要死要活的话,他也不可能会和这个女人成亲!“你已经和我拜堂了,你注定是我的人!”

“你要不要这么的过分啊?我们两个人才认识多久啊?你居然还要让我和你在一起,再说了,我们两个人一点感情都没有,你怎么能够这么对我啊?”墨琳珂冷眼看着眼前的敖风霖,实在是觉得特别的愤怒!

冷笑了一声,敖风霖对跟前的这个女人也还是一样没有一点的在乎,只不过这个女人现在已经和他成亲了,这个女人就注定要跟在他的身边!“我绝对不会允许你离开,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你必须呆在我的身边,如果你还要走的话,那我就废掉你的双腿!”

墨琳珂一愣,要不要这么狠啊?废掉了双腿她可怎么办?“如果废掉了双腿,我不就成为了废人了吗?我说你又不喜欢我,你干嘛非要把我留在你的身边啊?”

“你已经和我拜堂,你就只能够呆在我的身边!”说着便立马伸手点住了墨琳珂的穴道,墨琳珂根本就无法动弹,敖风霖随手一拉,就将墨琳珂给拉到了背上!

“敖风霖,你要干什么?小心我大叫非礼了!”墨琳珂大叫起来的看着跟前的敖风霖,实在是觉得有些愤怒!

敖风霖冷笑了一声!“你是我的妻子,你觉得会有谁能够相信?”

“你放开我!”墨琳珂狠狠的咬咬牙,这个敖风霖实在是太过分了,她不会武功,若是对敖风霖用毒的话,敖风霖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到时候她也就更是逃不了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