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牛奶!”罗君临进了门,看见苏晓瑞还在看电视,直接就坐到了床上。

“额,没有热的,你的胃不好,不要喝冷的。”今天下了雨,气温也有些低,恐怕要吃坏肚子的。

“我不管。”罗君临斜靠着开始换台。

苏晓瑞拿他没有办法,只好关了门,找了暖水壶来烧水热牛奶,罗君临就一直百无聊奈的换台,也许是终于换累了,他安静的看着苏晓瑞给自己热牛奶,苏晓瑞的睡衣是浅浅的粉色,长发披散在剪头,背对着罗君临,将牛奶倒进了杯子里,再把杯子放进了开水里,一边做着这些一边开始打哈欠。

“好了,快喝吧,喝了就去睡觉了。”苏晓瑞将热牛奶递过来,她身上还有淡淡的沐浴乳的味道,因为罗君临喜欢用强生的,苏晓瑞也习惯了这个味道。

苏晓瑞低头的样子还是蛮好看的,罗君临如此想到,接过了牛奶,躺在苏晓瑞的床上看电视,模样十分的认真。

顺着罗君临的目光看过去,明明是广告!苏晓瑞看了一眼罗君临的样子,难道这厮是想在这里睡?!

“你,还不回去么?”苏晓瑞试探的问道。

“我睡不着。”

“这个我也帮不了你,你可以数羊。”苏效瑞淡定的说道。

“试过了,没用。”罗君临回头看了看苏晓瑞,“你是我的生活助理,这在你的职责之中。”

“那我要怎么办?”苏晓瑞苦着脸。

“陪我看会儿电视就好了。”罗君临指了指电视,正好似乎节目的时间到了,开始响起一阵悠扬悦耳的轻音乐。

“哦。”苏晓瑞在罗君临身边躺下。

两人开始看电视,只是,这晚间十二点的节目,还真是对得起这个时间点呢,这电视里面脱光了的男女是怎么回事?!男人将女人压在身下,女人热烈的逢迎是怎么回事?

“你要我看这个?”苏晓瑞不确定的问道。

罗君临也有些尴尬,连忙换了台,谁知道这酒店里面还购买了这种节目啊。

“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苏晓瑞若有所思,想起了那天在家里擦枪走火的事情来。

“算了,不看了。”罗君临关掉了电视,直接就躺了下来。

“你要在这里睡?”苏晓瑞大惊,那自己不是与狼共寝么?关键是这狼睡觉之前还受了刺激,自己不是被非吃不可了么?

“恩。”罗君临闭着眼睛说道,“去把灯关了,太亮了睡不着。”

“哦,那我去你的房间睡好了。”苏晓瑞说着就要溜下床,却一把被罗君临给抓住了。

“不许。”罗君临淡淡命令道,“我要两个人一起睡。”

“知道了。”苏晓瑞觉得自己要泪流满面了。

关了灯,屋子里面有些黑,苏晓瑞躺在罗君临的身边,罗君临觉得倦意一下子就击中了自己,他微微的翻了身,将苏晓瑞的头发压到自己的身下,这才满意的睡着了。

可怜的苏晓瑞啊,一翻身就会被扯住头发,疼的龇牙咧嘴,睡意全无,早知道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的。

或许是苏晓瑞的怨念太强烈,罗君临竟然醒了过来,“你在动什么?”

“你压着我头发了。”苏晓瑞咬牙说道。

“哦。”罗君临微微起身,苏晓瑞调整姿势,喂,不对啊,怎么调整到罗君临的怀里来了?苏晓瑞突然想起刚才看的电视,低声问道,“喂,罗君临,你该不会是想吃了我吧?”

“吃了你?”罗君临不解。

“就是,那个,做刚才电视里面的那个事。”苏晓瑞的声音低的像蚊子哼哼一样。

罗君临大囧,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苏晓瑞会这么想也是很正常的。

“我只是习惯了我们一起睡了,一个人睡不着。”罗君临顿了顿又说道,“难不成,你想?”

“怎么可能?”苏晓瑞坚定的说道。

“你不想?!”罗君临语气听起来有些冷,啊,糟糕,忘记自己和罗君临的关系了,罗君临会不会一生气就把自己就地正法了?

“额,那个,随便你吧。”苏晓瑞选了一个稳妥的答案。

“那好,那我们试试。”罗君临不慌不忙的说道。

哎,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只是来的太突然了,苏晓瑞觉得很错愕,想自己,都二十几岁的人了,初牵给了颜逸风,剩下的都还在,还一一都要给罗君临了,想想,竟然还有些小激动呢。

呸呸呸,苏晓瑞借着夜色看了看罗君临,寝室里面的小伙伴们早就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以前周末的时候都会去会个情郎什么的,还是很让人羡慕的。

只不过,和罗君临做这样的事情,自己不会吃亏吧?左想想右想想都还是罗君临比较吃亏,于是苏晓瑞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现实。

罗君临其实也只是说说的,可是看苏晓瑞竟然也不反对,自己就骑虎难下了,他低头去寻找苏晓瑞的嘴唇,可是无奈黑夜太甚,只能摸索着前进。苏晓瑞觉得那并冰凉的嘴唇一贴上自己的身体,自己浑身就有些发麻。

本来只打算说说而已的罗君临,竟然开始有些气粗,呼吸深重,苏晓瑞知道,这次自己恐怕是节操不保了啊。

罗君临的手掌伸进了苏晓瑞的衣服下摆,顺着肌肤纹路,顺着腰线滑了进去,苏晓瑞吞了一口唾沫,脸红到不行,幸好在黑暗中罗君临也看不见。

那只手掌滑到了苏晓瑞的背上,在内衣扣子上面扯了几下无果,罗君临似乎有些恼怒,苏晓瑞想起以前室友和自己说的,男人做这件事情越熟练,说明他有过越多的女人,没有想到罗君临虽然有钱,却也不乱来嘛。苏晓瑞嘴角扬了扬,她可不能让罗君临给自己的衣服都抓坏了,于是自己伸手解开了扣子。

罗君临有些吃惊,苏晓瑞笑笑,“你看起来不太会。”

仿佛男性尊严受到了挑战,罗君临有些气急,这东西的构造自己不是没有见过,只是,怎么解起来这么难。罗君临没说话,伸手揽住苏晓瑞的腰,脱下了里面那个让自己不快的东西。

此时苏晓瑞也有些把持不住了,罗君临的手在自己的身上逡巡,到了哪里就点燃哪里的火花,苏晓瑞的喉咙可真渴。

“哐哐哐。”这个时候竟然响起了敲门声,罗君临的手顿了一下,苏晓瑞平复了一下气息问道,“是谁在外面?”

“晓瑞,是我。”陈雨恩的声音。

苏晓瑞大惊,“雨恩姐有什么事情么?”

“我白天过来的时候似乎把钱包落在你这儿了,刚才和他们打牌来着,输了钱,能麻烦你开一下么?”

苏晓瑞立马打开了灯,对着罗君临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罗君临的脸颊也有些微微泛红,不过显然被打扰这件事情让他很不开心。

果然,苏晓瑞看到自己的沙发上面有个棕色的钱夹,白天的时候陈雨恩是来过,什么也没想,苏晓瑞开始到处找自己的内衣,刚才也不知道被罗君临丢到哪里去了,自己总不能穿个光秃秃的睡衣就去开门吧。

罗君临看苏晓瑞手忙脚乱的样子,心里有些忿忿,自己又不是在偷情,为什么搞得好像见不得人一样,他起了身,在苏晓瑞诧异的目光前淡定的拿了钱夹去开门。

陈雨恩肯定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是罗君临来开的门,罗君临面带愤怒,陈雨恩愣住了。

“我一直不觉得你是个丢三落四的人。”罗君临阴阳怪气的说道,顺便就把门关上了。

陈雨恩看了看表,凌晨1点,孤男寡女,傻瓜都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什么?!陈雨恩震惊了,罗君临,是在潜规则苏晓瑞么?可是,苏晓瑞不是老板娘的眼线么?难道,全吃?!

这个世界,真是太混乱了!

罗君临看见苏晓瑞捂着自己的头,只留出一只手来,指着天花板上的吊灯说道,“关灯,睡觉。”

被陈雨恩这么一打扰,苏晓瑞已经羞涩死了,找到了自己的衣服穿好,罗君临来抱自己的时候也不给,罗君临触摸到那硬质的隔阂的时候,心情都不好了,这个陈雨恩,应该扣她工资!

苏晓瑞搂着罗君临的脖子说道,“回去再试好么?外面怪不方便的。”

“哦。”罗君临无奈。“下次记得关机。”罗君临补充了一句。

“知道了。”苏晓瑞笑笑,亲了亲罗君临的鼻尖,“睡吧。”

“睡不着。”

“数羊。”

“晚安。”罗君临将下巴放在苏晓瑞的头顶上。

罗君临又在外面奔波了一二日,苏晓瑞听同行的员工说这趟差也快要差不多了,因为罗总裁的办事效率总是极高的,大家都很欢喜,因为提前完成了任务,所以大家能在G市多玩两天。

苏晓瑞接过罗君临的外套,陈雨恩早就闪的远远的了,因为那天自己撞破罗君临的好事,导致这几天罗君临看她都很不爽。

“后天要去参加飞鸿集团的晚宴,明天我们出去买点东西吧。”罗君临对着正在忙的苏晓瑞说道。

“哦。”苏晓瑞经过罗君临的同意,已经把自己就是罗君临的正牌老婆的事情告诉了陈雨恩了,可是看着陈雨恩疏远自己的样子,苏晓瑞还是觉得无可奈何。

这两天晚上罗君临干脆堂而皇之的和苏晓瑞住在了一起,连苏晓瑞的房间都退了,不过好在这几天晚上都还是相安无事的。只不过苏晓瑞会特意早些睡,免得罗君临又看到什么怪异的节目兽性大发。

回了房间,苏晓瑞忍不住说道,“你怎么对雨恩姐这么冷淡啊?”

罗君临不回答,径直去洗澡去了,刚从外面回来,罗君临都必然是要洗澡的,而换洗下来的东西,自然都是苏晓瑞在打理。

起初苏晓瑞还是不是很适应,特别是对于罗君临的贴身衣物,总是觉得看到都有些囧,不过也慢慢的习惯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