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君临的脸色更难看了,自己什么时候给别人抹过防晒油了,这女人竟然还不领情?

“你不抹?”罗君临威胁的看着苏晓瑞。

“额,谁要抹那么娘炮儿的东西?”苏晓瑞话一说出口,两人都沉默了。

“好啊,虽然你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大家闺秀,我却不知道你竟然不是娘儿炮?”罗君临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就算是说那三个字,也是有些异样的。

“那个,你不知道的我还多着呢,反正我就是不抹。”苏晓瑞想了想,“你要是逼我,以后我就不准你用婴儿沐浴乳了,我还要给大家说,你这个大男人。”苏晓瑞的声音拔高了几度,却突然噤了声。

倒不是因为看见什么可怕的东西了,而是嘴唇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堵住了。

那也是一个柔软的物什,所以,以柔克刚,竟然撬开了的贝齿,进入了某个私人的领域开始攻城略地,卷起自己的舌尖,在空间里面不断的打转,交缠,最后,似乎融入了自己的身体。

“你,你,你这个色狼!”苏晓瑞捂着自己的嘴巴大声的说道,这可是自己的初吻,连苏逸风都没有得到过的初吻!

“我怎么了,我只是在亲吻我的新婚妻子而已。”罗君临看着刚才还飞扬跋扈的苏晓瑞此刻就像拔了毛的野鸡一样,心情竟然诡异的好了起来。“你以后可要小心自己的说话啊,不然,太过于可爱的话,我这个丈夫可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欢喜的。”

“乖乖的躺着,不然。”罗君临没有把话说完,苏晓瑞就已经乖乖的躺好了。

罗君临的手掌略微有些粗糙,可是一点儿也不惹人讨厌,这是一双常年签字开车的手,掌心略微有些薄茧,涂上了防晒油,缓缓的扶上了苏晓瑞的背脊。

苏晓瑞的身材有点偏瘦,不过骨架很美,修长曼妙的身材曲线从颈后一直蔓延到了臀部,知道自己背后的那双手是属于一个男人的,苏晓瑞的内心不由得有几分紧张,身子也变得紧绷了起来,好在罗君临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给自己涂抹就是了。

手掌与背部的皮肤完美的契合,滑腻的触感,年轻的娇躯,背脊的凹陷,臀部的隆起,罗君临觉得喉咙有些微微发干。

“罗君临你可不要想一些奇怪的事情。”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虽然苏晓瑞没有看见罗君临的脸,但是也听出来了罗君临语气里面的促狭。

“你这个色魔。”

“呵呵,喜欢女人是每个男人的天责。”罗君临轻轻的俯下身,在苏晓瑞的身边吹了一口气,那么近的距离,让苏晓瑞觉得罗君临似乎是要咬住自己的耳朵了,不由得脸上发烧起来了。

“混蛋。”苏晓瑞准备转过身来,却被罗君临的手掌压在了躺椅之上。

“看来你以后还要学会慢慢的服从我才行呢。”浅浅的在苏晓瑞的右侧脸颊上面啄了一口,罗君临放开了对苏晓瑞的控制。

等到苏晓瑞发神回来的时候,哪里还看的到罗君临的影子?

在海滩上面晒太阳一直到了下午,苏晓瑞起身准备回酒店,酒店不远,其实只要在海滩上面一看就能看见,但是苏晓瑞却走了很久。

罗君临和苏晓瑞的房间是海滨洋房,临着海滩,却还有碧蓝色的淡水游泳池,池子边上还有几棵高大的椰子树,苏晓瑞进房间的时候,正好看见罗君临穿了一身浴袍站在水池边上打电话。

不得不说,罗君临的身材很好,十几米开外,那完全就是一个模范成功富二代,就算是背对着,也能让人产生一种这是美男子的直觉。

“哼,有钱人难道就不能去公共海滩了么,非要回到房间里面泡游泳池。”苏晓瑞不屑的嘀咕道,走到了沙发前面斜躺了下来,顺便就翘起了二郎腿。

罗君临看着苏晓瑞这一副爷儿们的样子,眉头皱的厉害,苏晓瑞想,如果这个时候戳中了罗君临的脸庞,可能能掉下半斤冰渣下来吧。

“你就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么?”罗君临不悦的说道。

“哦。”苏晓瑞讪讪的放下了自己的二郎腿。一想起来却又觉得不对,“你不是说喜欢女人是男人的天责么,那这样的你喜欢么?”

罗君临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苏晓瑞会那这句话来堵他。

可是,罗君临就是罗君临,无论什么时候也不会让自己处在下风,“是啊,反正不管事什么样子的女人,床上的样子总该是一样的吧?对么?”

苏晓瑞规矩的放下了翘起的二郎腿。

“那个,刚才你在和谁打电话啊?”苏晓瑞连忙转移话题说道。

罗君临挑眉看了看苏晓瑞,“你这是在窥测我的行踪么?”

“额,我可是你的妻子,知道这个是理所应当的吧。”

“是我的秘术打过来的,她叫陈雨恩,你还要问么?”罗君临笑了笑,转身就去冰箱里面拿东西,“都是一些公司里面的事情,不过我现在还在蜜月的假期里面,不是么?”

接过罗君临递过来的东西,苏晓瑞上下左右的看了,竟然是一杯冰冻的牛奶。

“牛奶?”苏晓瑞以为度蜜月应该都喝红酒什么的吧。

“牛奶很健康的。”罗君临仰起头,杯子里面的红唇浅薄性感,乳白色的液体微微的粘在了嘴角,倒是显得十分的,额,淫靡。

看着苏晓瑞看着自己,罗君临好笑的说道,“难不成你喜欢喝酒。”说完就放下了被子,好看的食指还不停的在杯口打着转。

“额,不是。”苏晓瑞连忙别过脸去,不去看罗君临的嘴角上面的痕迹。

“哦,先告诉你,我的胃不好,所以,以后家里的饮食都是很清淡的,要是你觉得厌烦了就出去吃。”

原来是这样啊,苏晓瑞想了想,顺手从桌子上面扯了一张纸巾递给罗君临,“你的嘴角上面有东西。”

罗君临一边擦嘴角一边说,“你也应该告诉我你的事情吧,以后就要生活在一起了,有什么要注意的事情最好先给我说清楚。”

“嗯,我呢,刚大学毕业,工作不稳定,这不,就被你包养了,爱好么,小说,动漫,还有。”苏晓瑞神色怪异,接着说道,“嗯,我一个人生活惯了,也不知道需要注意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那你朋友呢?”

“朋友么,都是一群疯子,应该不会到家里来的,嗯,我有一个一起长大的好闺蜜,名字叫苏佳乐,以后介绍给你认识。”

“那好吧。”罗君临撇了撇嘴角,“我也没有什么要到家里面来的朋友,不过亲戚的话,以后还是会过来的,他们过来的时候你提前准备一下就没事了,家里有程姨,你凡事都听着她的话就行了。”

“程姨?”

“程姨一直带着我长大的,也是我的家人,你回去就知道了。”罗君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今天晚上有篝火晚会,你要去么?”

“去啊。”苏晓瑞的眼睛睁的大大的。

“那你去准备一下吧,我们待会儿出去吃晚餐。”

看着罗君临的背影,苏晓瑞撇了撇嘴,有钱人就是有钱人,晚饭就晚饭吧,非要说是晚餐。

可是在真到了晚餐的时候,苏晓瑞又在心底默默的鄙视了一下这生长在社会主义的红旗下面的根正苗红的有为青年一把,竟然做了资本主义的走狗,可耻,可耻,真可耻。

可是苏晓瑞可能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就是这可耻的资本主义的走狗的老婆了。

透过玻璃窗,外面的夜空中开始出现零零星星的烟火,海滩上面的人群又开始新一轮的闹腾,虽然面前摆着的是难得吃到一次的珍馐美味,不过却也是以后的家常便饭了,所以苏晓瑞的心思全部都被外面的人声鼎沸所吸引了过去。

走到海滩上面,人潮涌动,几乎就是人挤人的了,罗君临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站在外圈就不动了,苏晓瑞一心就像钻进人群中,拉着罗君临就开始挤。

“人好多,我们还是走吧。”

“这哪里算人多啊,你是没有去买过本子啊,那个,简直不能相提并论啊。”

“本子?”罗君临正想问什么是本子,就被人群的惊呼声吸引了目光。

原来已经到了人群的中心,罗君临对于苏晓瑞的这项技能表示十分的感兴趣。

“来的人是谁啊你就跟狗见了骨头一样?”

“哇哦,是阿才!”苏晓瑞似乎是没有听到罗君临的问话一样,罗君临看到苏晓瑞的脸上都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晕。

“阿才,阿才!”苏晓瑞对着简单的站台上面的男人喊道。

罗君临抬起头来,站台上面站着的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穿着小短裤,头发短短的,看起来十分的年轻有朝气,不过却看不出来有哪里特别的,这举办方为什么会请他来呢?

“free万岁!”台下面又有女生的尖叫,穿破耳膜,让人头都大了。

“free?自由?”

正在罗君临脑袋里面还在把这个长相俊俏的少年和自由联想到一起的时候,苏晓瑞却不知道去了哪里,私下搜寻,苏晓瑞却已经是站到了台前,原来,这个少年还要给台下面的粉丝们签名留念。

看着快要把人眼闪瞎的的快门,罗君临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

苏晓瑞比罗君临小五岁,可是,一个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个已经是商场的老手了,只是,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在爱情面前,似乎都是平等的呢,平等的被甩。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