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眼泪突然流了下来,苏晓瑞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对于苏逸风的执念已经如此的深了,深到一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就全部还是他的影子。

面前穿着礼服的男子笔直的站着,胸前还佩戴着一朵别致的小花,嘴唇十分的单薄,看着苏晓瑞突然而至的眼泪竟然笑了,“你竟然在想别的男人么?”

浑浑噩噩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苏晓瑞差点就忘了,今天是自己和面前这个男人的婚礼,忘记了结婚的理由,亦或是没有结婚的理由。

“也罢了,你竟然是我的妻子了,那么,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男人一把拉下了自己的领带,男人长得十分的俊朗,家里是h市有名的富豪,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一股浑然天成的潇洒。

“嗯。”苏晓瑞点了点头,站起了身来就去洗澡,踏进浴室的时候回头来看男人,男人闭着眼睛躺在大床上,今天的婚礼确实是把他累的够呛了。

浴室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水声,苏晓瑞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这是一副二十三岁的身体,光洁饱满,却从来没有被男人抚摸过,不过,现在却是属于一个陌生的男人了。

苏晓瑞的脑海里面像放电影一样的闪过了很多的画面,自己从光怪陆离的霓虹灯下逃窜,逃不开分手的厄运,被迎面而来的一辆KoenigseggCCR给撞上了,苏晓瑞一直听说这是世界排名第六的名车,所以这车也不辜负这好名声,在紧急的刹车中竟然保住了苏晓瑞这贱命一条。

这就是苏晓瑞和罗君临命运的交点,虽然是苏晓瑞突然从小巷里面冲了出来,但是,罗君临当时确实也醉驾加超速了,在医院里面醒过来的时候,罗君临对苏晓瑞说道,“既然我们都失恋了,想必这就是命运吧。”

于是罗君临就这样和苏晓瑞结婚了,不顾家里的反对,据说,罗君临从小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成绩优异,长相俊朗,这也是他长这么大第三次这么任性,于是家里的长辈们也就勉强同意了。

罗君临曾经笑着说道,“我第一次任性的时候,是要求爸妈不离婚,可是他们却离了,第二次是要求哥哥不要死,可是哥哥还是自杀了。所以没关系,这一次他们会答应我的。”

苏晓瑞的心重重的坠下,没有丝毫预兆的想到,也许,只有这样一个满是伤痕的男人,可以和自己相濡以沫到老吧。

苏晓瑞只给罗君临留了一盏床头的灯,昏暗的灯光下罗君临的脸庞变得模糊不清,他的话一直都很少,也不说话,就在苏晓瑞的身边躺了下来。

罗君临身上还有很好闻的沐浴露的味道,可是可笑的是,这样一个大男人,对着婴儿沐浴露却有着很强烈的执念,非春娟不可。

“这半个月我们就好好了解一下对方吧。”罗君临淡淡的说道,脸色却没有一丝的表情,似乎这句话本来就是刚结婚的新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一样。

苏晓瑞在罗君临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她做不到,接受这个陌生的男人,同样知道,罗君临也还没有来的及适应有自己的生活。

一觉睡到大天亮,海边咸湿的风已经穿越过了太平洋进入了这空旷的房间,罗君临醒来的时候,苏晓瑞正看着他,突然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说道。

“早安,君临。”

“早安,苏晓瑞。”

早安这个世界,原来没有那个人的地球,仍然在转动,美景依旧,温暖如常,朝阳升起的落地窗,还是会滤下来安静斑驳的光影,时光静好,岁月从容。

罗君临穿了一条沙滩裤,苏晓瑞觉得这个世界的笑点果然很诡异,看着罗君临那一身为了西装而存在的流线型身板,在这沙滩裤的承托下竟然产生了几分买西瓜的错觉,顿时就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罗君临的脸色有点难看,默默的就准备将裤子脱下,苏晓瑞却已经拉起了罗君临的手,“走吧,今天的阳光真好。”

这是公共的海滩,凭借罗君临的家世,就是弄几个这样的海滩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苏晓瑞是平民,两人既然打算要在一起了,那么,自然也是要慢慢的融入对方的生活了,对于平民来说,度蜜月,公共海滩就已经足够了。

虽然是早上,但是海滩上面的人还是很多,熙熙攘攘的,差点就赶上菜市场了,不过,菜市场哪里能看见,穿着各色比基尼的美女在阳光下的沙滩上面尽情的展示自己的身材呢。

出了门才发觉,罗君临虽然是买西瓜的,可是毕竟也是标标准准以帅哥,可是苏晓瑞呢,在美女如云的海滩上面,就是就是一大堆西瓜里面的黄瓜,罗君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苏晓瑞那不算丰腴的身材,眼神很有深意。

知道那是鄙夷,苏晓瑞索性就不看他,拉着他就去了海边,因为是早晨,海滩边上一个脚印也没有,苏晓瑞和罗君临就去踩了个第一次。

“你不冷么?”罗君临淡淡的问道。

“冷啊。”

“那你还不过来。”看着被海水打湿了的苏晓瑞的脚背,罗君临有些不解,“到中午再过来玩水吧,那个时候水温高一些。”

苏晓瑞不说话,看了看远方,天边有一轮红日刚浮出水面,橘色的光晕下苏晓瑞的眼中有点点的晨露。

“你想和他做这些事情么?”罗君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晓瑞的食指封住了嘴唇。

“嘘,不是说好了不许说这些的么?”

“那好吧。”罗君临难得的扯出了浅浅的笑意,跟着苏晓瑞的背后和她一起走起来,还略微有点冰冷的海水拂过脚背,一种奇异的感觉瞬间就蔓延到了全身上下,四肢百骸。

“是不是有一种新生的感觉呢?”苏晓瑞回过头来。

一瞬间拉近的距离,近在咫尺的脸颊,连呼吸之间都缠绵着暧昧的气息,罗君临皱了皱眉头,微微往后面退了一些,却也没有放开苏晓瑞的手掌。

“hello~”迎面过来一对中年的外国的夫妻,也是牵着手,脸上洋溢幸福的笑容,对着苏晓瑞打招呼的声音也是暖暖的。

“Areyoutourist?”太太问道。

“yes,aboutyou?”罗君临微笑着的说。

“sure,Bestwishesformanyyearsofhappinessforthetwoofyou.”

简短的打了招呼,夫妻两人就离开了罗君临和苏晓瑞,外国人不愧是外国人,说母语就是快,让苏晓瑞这个饱受中国大学教育并且在此环境中勉强过了四级的同学竟然一时之间没有听明白。

这个时候,海龟不愧是海龟,到底也是从大洋彼岸过来的,罗君临好笑的看着苏晓瑞说道,“他们是在祝福我们幸福一生。”

“哦。”苏晓瑞微微有些脸红。

慢慢的日光就从温和变作了暴戾,沙滩上面的温度陡然升高起来,那些爱美的女人们纷纷开始跳进了水里,翻腾的海浪下面的娇躯若隐若现,惹得海滩上面的男人们频频吹起了口哨。

“喂,你的眼珠子掉到地上了。”苏晓瑞不高兴的说道。

罗君临没有回头,他带了一副墨镜,安逸的躺在阳光伞下的躺椅上面,一动也不动,自从半个小时前他就是这样一个状态了,虽然苏晓瑞知道自己的身材确实不够热火,可是也不至于被忽视成这个样子吧。

见罗君临不理会自己,苏晓瑞就伸手摘下了罗君临脸上的墨镜,罗君临竟然是睡着了!

“怎么了?”罗君临眼皮也不太一下的看着苏晓瑞。

“额,那个,你怎么在睡觉?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么?”

“当然,我是纵欲过度了。”罗君临拿回墨镜,重新带了起来。

苏晓瑞的脸憋得通红,以为罗君临是准备继续睡觉了,结果却听到了罗君临淡淡的笑声,“我突然觉得我有些吃亏啊。”罗君临伸手一指,“你看,那么大的一片森林我竟然活生生的放弃了,还竟然砍了一棵你这样的。”罗君临的目光透过了墨镜看向苏晓瑞,缓缓的吐出几个字来。“歪脖子树。”

苏晓瑞确信自己没有听错,瞬间心里的愤怒值爆棚,气的转过身去就走了。

俗话说,挖一个坑梦想埋了,来年就能收获许多的梦想了,虽然不知道这样不科学的话究竟是哪位网络哲人说过的,不过,苏晓瑞还是打算信一信,将自己埋进沙子里面,闭上眼睛,假想自己就能长成许多个坚强的苏晓瑞了。

“你在干什么?”罗君临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哼,耍酷谁不会啊,苏晓瑞也不睁开眼睛,只是淡淡的说道,“抱歉,你挡着我的阳光了。”

“还阳光呢,我就怕你成了叫花鸡。”说着不由分说的将苏晓瑞从沙子里面拉了出来。

“你干什么呢,人家好不容易挖的坑。”

“躺着。”罗君临命令道。

大概有些人天生就是有这样的一种气质,让人无法反抗他的命令,罗君临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人。

“难怪不得叫罗君临,原来是君临天下啊。”苏晓瑞小声的嘟囔着。

“对,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罗君临硬生生的将苏晓瑞扯到了太阳伞下面,不由分说的就将苏晓瑞推到了躺椅上面。

“你做什么?”苏晓瑞面带恐慌,双手护胸。

“你身上没有哪里不舒服么?”

苏晓瑞上下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却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怎么了?”

眼前这个女人真的算是女人么?罗君临嘴角有些抽搐,“你看不到你被晒伤了么?”

“额,好像还真是。”

“好像?”罗君临才不要以后自己的女人穿着礼服出席酒宴的时候被人看到背上全是晒伤的痕迹呢,伸手也不知道从哪里就拿出来了一个小瓶子,往掌心里面倒了一些防晒油出来就朝着苏晓瑞抹了过来。

“不要,好油。”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