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嫣忍不住在想,自己这句躯体的主人真的是这样善良的女人吗?

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总会想这样的女人是不是在后宫争夺战的时候死的最快,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变成这样的女人。

“母后,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既然是皇上的妃子,就应该心里记挂着皇上,什么事情都以皇上为先。是我没用才让皇上把我打入了冷宫,再也无法伺候在皇上的身边。”

“傻丫头,总有一天能出去的。”太后伸出苍老的手摸了摸于嫣的头发。“哀家还想立为哀家生几个皇孙。”

不知道为什么,于嫣的双眼顿时被泪光染湿了。

没想到太后对她的期盼这么大,难道太后早就想好要让她的儿子做太子吗?

“母后,谢谢你这么疼爱我。”

太后笑了笑便站了起来,虽然自己是是太后,但是也不方便在这里呆太久。

“好了,哀家也该走了。在冷宫好好照顾好自己,千万别再出什么纰漏了。”

于嫣点点头,目送太后离开了这里。

紫凝跟着太后离开了冷宫,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小桃见到太后娘娘离开之后匆匆忙忙的走进了娘娘的房间。

“娘娘,刚才太后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今天的事情那些妃子到太后那里告状了?太后过来问罪了?”

于嫣摇头,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还有可能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吗?“不是!太后因为太高兴了所以过来看我的。”

“太高兴了?”小桃不明白娘娘说的话,难道太后娘娘希望娘娘这么做吗?“娘娘,太后娘娘她老人家……”

“母后这次并没有怪罪我,这次过来告诉我对我今天的举动非常的满意。让我不要气馁,迟早可以离开这里的。”

小桃惊讶的看着娘娘,太后娘娘真的这么说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太后娘娘一定会想办法娘娘弄出去的。

“娘娘,那我们一定要做好准备等着太后娘娘把我们带走。”

“不管母后回不回来弄我们出去,我也一定要出去。”于嫣对着小桃发誓的说道。“我不会让她们再有机会来挑衅,所以我们必须要出去。”

她们?

娘娘说的人应该是后宫的嫔妃吧!

这样的事情其实在后宫见怪不怪了,见高就拜见低就踩,谁让娘娘现在落难了呢?

“虽然是这样,但是我们想要离开这里谈何容易,娘娘是不是有了办法可以离开冷宫?”

听到小桃的话于嫣颓丧的坐在了凳子上,如果自己有办公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了不是吗?

“娘娘,你也没有办法!那我们还是等着太后娘娘的消息吧!”小桃相信以太后对娘娘的喜爱程度看来,不会让娘娘等待太久。

于嫣不喜欢等待的感觉,什么都要自己去做过才知道是不是可行,现在就差一个机会而已。

“小桃,你相信我,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

小桃当然相信娘娘,娘娘一直把自己当成亲妹妹来看待,自己不相信娘娘还能相信谁呢?

……

御书房内,皇上听着侍卫的并禀告眉心皱了起来,母后怎么能这么糊涂,怎么还去看于嫣那个女人。

她的父亲背叛国家,自己没有赐她死罪已经是恩情大雨天了,母后还去看她,难道还想把她弄出来吗?

“你说的都是真的?”

“现在已经在宫里面传开了。”侍卫如实禀告。

皇帝轩辕澈立刻放下了奏折离开御书房,看来是时候要找母后谈谈了。自己不能让母后再乱来了!

没多久,他带着贴身的太监来到翠宁宫,太后正在亭子里面悠闲的品茶。

太监带着轩辕澈来到了太后的面前,轩辕澈抬起手臂不准任何人打扰。

所有人都退了下去,轩辕澈坐在了母后的面前说道。“母后,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说呢?”太后的脸上仍然挂着慈祥的笑容。

轩辕澈的脸色暗沉,她看着母后真的不明白幕后为什么一直要护着良妃。“母后,良妃已经被朕打入了冷宫,难道要朕出尔反尔,将她给接出来吗?”

“皇帝,你觉得后宫还有像于嫣这么善良的嫔妃吗?”突然,太后放下了茶杯问道。

善良?也许这些善良都是装出来的,就像她的父亲一样,表面上忠君爱国,私底下却和番邦合作,试图吞并国土。

“母后,不管怎么样现在她是罪臣之女,朕是不可能让她离开冷宫。”

“你会的。”太后看着轩辕澈肯定的说道。“我了解我自己的儿子,皇帝你是深爱着于嫣的,不可能看着语嫣在冷宫中受苦而置之不理。”

听到母后的话,轩辕澈的眉心顿时皱了起来,母后为什么这么肯定?自己对于嫣的感觉自己也搞不清楚,母后怎么会知道?

“母后,你一定看错了。我怎么会深爱于嫣?”

“皇帝,哀家是过来人,什么事儿没见过。深爱一个人是怎么样的,哀家比你更加清楚。”说完了之后,太后站了起来。“哀家今儿个还没有礼佛,皇帝你自便吧!”

看着母后离开亭子,轩辕澈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黑沉,越来越复杂。

难道真的像母后说的那样吗?自己深爱着于嫣。

不会的!

她是叛臣之女,自己怎么会对这个女人恋恋不忘呢?

……

“娘娘,您再养身子就不要出来乱走了。”

于嫣看了一眼正在院子里扫地的小桃,自己如果还呆在房间里面一定会发疯的。

本来已经不能离开冷宫了,现在还要为了养病躲在房间里,自己不发疯才怪.“小桃,你不要拦着我了,我只是想出来走走而已。”

“娘娘,要不要小桃陪着你。”

看到小桃紧张的样子,于嫣忍不住的摇起了头来,“我现在是在冷宫,你还不放心吗?我现在只是想出来走走罢了!”

就算不放心,但是娘娘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怎么样呢?

说完,她便朝着院子的另一个方向而去。

小桃看着主子离开的背影继续打扫。

而于嫣在院子里漫无目的的走着,她真的发现这里很大很大,大到尽管走在这里也可能会迷路。

果然皇帝是这个时代最有钱的人,如果不是这么有钱哪里能建设这么大的皇宫内院。

突然,她撞到了一堵肉墙上。

于嫣啊了一声差点摔在地上,就在这个时候被面前的男人扶住。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轩辕澈!

于嫣看着面前的男人,完全没有被他的气势吓到,而是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还不肯放开自己的男人。

他是不想活了吗?竟然现在还抱着自己!

要知道自己可是皇上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能动自己,这个男人还这么大胆的抱着自己这么久。

“喂,你到底抱够了没有?你摘掉我是什么人吗?你就不怕这么一直抱着我被皇上处死吗?”

“处死?”轩辕澈盯着于嫣,怎么没有人告诉自己于嫣连自己都忘记了!

于嫣站稳了之后一把推开了面前的男人,“是啊!我可是皇上的嫔妃,你是哪儿的人,竟然敢这么抱着我,也不怕皇上怪罪你。你的胆子也够大的啊!”

“你不知道我是谁?”

“笑话,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难不成你还要比皇上更大吗?”

该死!

于嫣你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在大病一场之后就忘记朕?

脸色沉了下来之后,轩辕澈愤怒的转身离开。

于嫣纳闷的看着离开冷宫的男人,真是搞笑,他到底什么人啊?

心情完全被这个莫名其妙的人给打乱,于嫣转过身折了回去。

入夜之后,小桃本来去准备晚膳去了。但是还没走出冷宫就听到宫女们在议论什么事情,上前大厅才得知今天皇上来过。

小桃立刻跑回了娘娘的房间想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娘娘!”

“小桃,你怎么回来了?你给我准备好吃的吗?”这么一会儿就准备好了?这也太快俗了吧!

小桃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呼吸变得沉稳。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娘娘,皇上是不是来过?”

“皇上?”她说的是这具身体的老公吗?自己怎么知道,自己有没有见过那个皇上。“我不知道啊,他来过吗?”

“有人说看到今天皇上和娘娘你在一起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跟自己在一起了?自己怎么不知道?

突然,她想起了今天那个男人,难道那个男人就是皇上吗?

糟糕!

今天自己竟然对皇上说了那种话,皇上应该很生气所以才离开的吧!

“小桃。”

“娘娘,你今天见过皇上是不是?”小桃看娘娘的表情就知道了。

于嫣点头,并且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如果我说了的最皇上的话会怎么样?”

“娘娘,你说了得罪皇上的话?”娘娘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平平出毛病啊!如果真的说了的最皇上的话,还能好好的生活下去吗?

应该时段是吧!

他离开的时候已经很生气了,难道不是因为自己说了得罪他的话吗?

“你也知道这次大病之后我很多人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可是他出现在我面前,我当然会不记得了,然后他就走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