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们都是什么人?

于嫣虚弱的看着站在房间里面的这些人,都穿着奇装异服,完全不像是自己认识的人。

“娘娘,您醒了。”良妃娘娘,您终于选定过来了。

良妃?

于嫣不由得瞪大了双眼,到底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穿着古代的衣服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说恶整人的话呢?

“你们……”于嫣刚刚想要坐起来,可是整个人的体力不支,差点倒了下去。

站在最前面的女人立刻冲了上来扶住了于嫣,于嫣看着这个女人眼中的泪花顿时起了疑惑。

她是在为自己哭泣吗?为什么?自己跟她并不熟悉,为什么为了自己流眼泪呢?

“你是谁?”

“娘娘,我是小桃啊!娘娘真的不认识小桃了吗?”眼泪突然从小桃的眼睛里流淌了下来,她没想到娘娘大病一场之后会变成这样。

难道是将军满门抄斩的消息对娘娘的打击太大了,才会让小姐变成这样?

而于嫣更是觉得奇怪了,小桃?小桃?小桃是什么人?自己应该和小桃没有任何关系才对,不是吗?

“你是小桃?他们呢?”

看着娘娘指着自己身后的宫女太监,小桃的眼泪流淌的更加凶猛,好像无法遏制住一样。

“娘娘,您真的吓坏了小桃,别这样了可以吗?”

于嫣却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明明是现代人,什么娘娘的,这不是在逗着自己好玩吗?

“我吓唬你干什么?我是真的不认识你,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为什么你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玩笑?”小桃摇头,完全听不懂娘娘的话。

于嫣苍白着脸色冷笑了起来,“难道不是开玩笑吗?我只是一名小小的秘书,你这样对我没用的,我告诉你如果你要玩什么花样去找总裁。就算你们对我用尽了心思也做不了什么。”

于嫣以为他们是敌人的公司派来搞的计量,是要对副总裁吧!

小桃摇头,天啊!娘娘怎么胡言乱语起来了。

太医,必须马上请太医过来才行啊!

“马上去叫太医,只有太医才能救得聊娘娘。”

“小桃姐,难道你忘记了现在娘娘的身份吗?”一个小模样的宫女走上前来提醒小桃。“现在娘娘已经不是皇上得宠的妃子了,娘娘被人陷害住在这里来,后来将军又被指控通番卖国全家抄斩,现在娘娘也被牵连成为了千古罪人,如果上次不是太后看娘娘可怜,派太医过来,娘娘哪里能活到现在。”

小桃这才想起来娘娘所遭遇的事情,是自己刚才太着急了,连这些事情都已经忘记了。

她转过身看着娘娘,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待娘娘,要把娘娘折磨成这样?

难道不能让娘娘好好的活下去吗?

小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疼不已。

于嫣却在这个时候拉住了小桃的衣袖,刚才自己一句话都没有听懂,什么皇上的宠德妃子,什么通番卖国满门抄斩?

“小桃,你们在说什么?能不能说得清楚一点,我一句话都听不懂。”

小桃立刻在床边坐了下来握住了娘娘的小手,“娘娘,你不要这样,小桃真的会担心的!”

“我都说了我不是什么娘娘了,我叫于嫣,我叫于嫣,良妃是谁?跟我长得很像吗?还是你们只是鬼遮眼认错人了?”

“娘娘!”小桃突然对着她大吼了一声,“你别再这样了,随时都可能没命的。”

站在房间里面的宫女太监全都在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小桃和于嫣。

于嫣本来苍白的脸色更加的苍白,就好像毫无血色的白纸一样。

“没命?什么意思?”她好不容易才能颤抖的发出声音,小桃是在开玩笑嘛?现在早就过了暴君的年代好不好?怎么可能随时没命呢?

小桃马上擦掉了脸上的泪水看着娘娘说道,“娘娘,既然你不记得了,那就由我来提醒娘娘,娘娘你不是一般人,你是大将军之女于嫣。在十七岁那一年就已经进宫陪着皇上,只是因为皇宫的这些妃子眼红你得到了皇上的恩宠,陷害你才让你沦落到现在的地步。前不久将军又被诬陷通番卖国,娘娘你更加没有可能离开冷宫了,所一直被关在这里。可是怎么都没想到娘娘你竟然感染了风寒,就这样一病不起。”

听到小桃说的话于嫣真的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为什么会有这样离奇的故事,自己记得自己晚上被莫名其妙的推倒了马路上,然后被车子撞飞。

怎么可能又来到了冷宫?自己的命运不可能这么凄惨,而且这样的事情只有电视剧里面才会出现的啊,跟自己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小桃,别这样了,我看你也是个老实人,为什么要说这样的瞎话来蒙我呢?”

“娘娘,您还不相信吗?”下一秒,小桃就先开了被子,扶着娘娘站了起来走出房间。

当于嫣走出房间的时候顿时冰冷如汉的感觉侵入肌肤,“这里好冷啊!”

“这里长期没人住,只有一些被打入冷宫的妃子。人气不足,一到天气不好的时候就会变得特别的寒冷。”

于嫣忍不住的皱起了苍白的小脸,看着院子里萧条的景象,真的好想那么一回事儿。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不是惨了吗?

在总裁身边办事情虽然很不舒服,但是还是自由的,可以自由行动日,现在自己竟然被这样管束了起来,跟被囚禁起来有什么差别呢?

“娘娘,您怎么了?是不是现在终于肯相信我所说的话了。”

于嫣看到院子里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还能不相信吗?

就算现在小桃说的是鬼话自己也必须相信啊!

于嫣转过身看着小桃,突然想到什么的问道。“小桃,我门怎么样才可以离开这里?”

小桃脸色大变,马上捂住了娘娘的嘴。

皇宫重地是何等森严的地方,怎么可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彷如无人之地呢?

“娘娘,你以前很谨慎的,为什们现在说话这么没有章法!”

章法?什么章法?现在自己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她不知道待在这种鬼地方非常让人难受吗?难道让自己一辈子呆在这里,不和外面的人接触?

况且母亲还在家里等着自己,自己没有回家她一定非常着急。

现在怕是已经报警了!

不行的,自己必须想办法马上离开。只有这样也许才能找到可以回去的办法,电视里面不是也演过吗?

穿越可能因为一些天时地利的原因,找到了原因应该就可以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家了。

于嫣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扶着自己的小桃转过身走进了房间。

走进房间的时候于嫣看到了梳妆台,她的小脸顿时皱了起来,自己也很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女人会让他们误会。

当她走到梳妆台前的时候才发现铜镜里的女人竟然和自己长得又摸一样,这就怪不得他们会误会。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和这个良妃有一样的脸型,难道是因为这个良妃和自己有同样的脸型,自己才被带到了这个世界。

于嫣的眼神顿时沉了下来,一定是这么回事儿,自己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可能性。

“娘娘,你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小桃看到主子在发呆,马上走了上来焦虑的问道。

于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对着小桃虚弱地笑了笑。

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这里,别的事情自己不想再过问了。

“没事!刚才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对了小桃我有点饿了。快去给我准备饭菜吧!”

小桃这才想起来娘娘刚刚醒过来应该吃一点东西,可是刚刚醒过来应该只能吃一些可以下咽的东西吧!

想到这里之后小桃立刻走出了娘娘的房间去准备食物,于嫣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不知道现在母亲在做什么?会不会找自己都找疯了?

她忍不住捏住了胸口,真的觉得自己好不孝,竟然让母亲承受这些痛苦。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小桃端着饭菜回到了房间。

于嫣看着面前的饭菜竟然完全吃不下去,虽然自己不要求山珍海味,但是也不要这种猪食啊!

不是说皇宫里的娘娘都吃得挺好的吗?为什么吃的东西会像猪食呢?

难道是因为自己被关入冷宫的缘故吗?

“小桃,这就是你给我准备的饭菜?”

“娘娘,奴婢考虑到娘娘现在的身体状况才给娘娘准备这些菜饭的。”小桃连忙将碗筷送到了娘娘的手中,“娘娘,你刚刚才醒过来,身体非常的虚弱不能吃那些油腻的东西,先讲究着吃两天吧!过些日子就可以吃好点的食物了。”

过两天?自己会不会早就饿死了?

小桃还真是会为自己着想?

可是现在的情况如果自己不吃的话很可能会饿死,自己还不想这么早巳。

死了之后就没办法回去了。

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她只能拿起了碗筷吃东西了,不过这些清汤寡水的东西真的很难吃,才刚刚开始吃已经有种想吐的冲动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