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鲜美的蟹肉诱惑下,倪小柔可是吃的满心欢喜,可是柳馨坐在一旁,却显得很尴尬,用手轻轻地碰了碰倪小柔。

倪小柔吃的开心,发现柳馨的异样,当下一边咀嚼着嘴里的蟹肉,好奇地问道:“馨儿,你怎么不吃呀?这大闸蟹还能这么吃,嘻嘻,太好吃了,好嫩好鲜美哦,你要是不吃的话,我和问哥可就全部吃掉了哈!”

柳馨尴尬地看了看莫问,说道:“小柔,莫医生的筷子上有他的口水,我……我才不吃呢!我要吃自己会剥!”

“啊……”一声惊叫,倪小柔这丫头算是神经大条的人,听到柳馨这么说,当下就将嘴里的蟹肉吐了出去。

“扑!”一声,倪小柔嘴里的蟹肉,喷洒在莫问的脸上。

“喂,你……你往哪喷呢?”莫问现在可谓是狼藉不堪,满脸都是倪小柔嘴里喷出来的蟹肉,好像一个刚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拾荒人。

“扑哧!”一声,柳馨见状,忍不住掩嘴笑了。

然而倪小柔此刻娇羞不已,她的脸上瞬间涨红了,就像一个红扑扑的红苹果一样。

她看看莫问,看到他的狼藉样子,既羞涩又恶心,吃了他的口水还觉得好吃,一想到这,倪小柔觉得恶心不已,于是就对着莫问吼道:“喂,你……你恶心到我了,怎么还好意思怪我呀……气死我了……”

都是柳馨这小妞惹的祸,人家吃的好好的,你干嘛提醒她呀?

莫问看了一眼自己狼藉的样子,心里暗叹一声,甩甩头,用纸巾擦拭着脸,说道:“是你让我帮你剥的,现在又嫌我脏,我可告诉你,男性的唾液,对你们女孩子的发育可是大有帮助的,你们可不要以为我这是胡说八道,事实上对你们女生的事情,我了解的还有很多呢,比如你们女人的胸脯怎么样才能生长发育的更全面,女人的身材怎么样才能保持不胖等等,我可都是有所研究的。”

“……”本来倪小柔是对莫问很恼火的,可是听到莫问这一番话后,对莫问这个人很是好奇,不过在这样的一番话面前,两个女孩都觉得羞涩了,哪有男人对女人那些那么有研究的?简直就是流氓。

可莫问却是得意洋洋地说道:“想不想知道这些?如果你们对我好点,我会考虑告诉你们这些窍门的,嘿嘿,不要忘了,我可是一名医生,这可不是胡扯的。”

“……”

两个女孩一阵汗颜,倪小柔忍不住白了莫问一眼,道:“没事你研究女人这些做什么?我看你就是一名流氓医生,对,流氓医生这个外号,比较适合你……”

“……”

虽然莫问的行为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是这个家伙接触久了,似乎也并不是那么讨厌,柳馨对于这种感觉特别的强烈,之前对莫问的种种猜忌与厌恶,似乎此刻一点都不存在了,反而对眼前的这个年轻医生,多了一种好感。

“喂,跟你商量个事呗!”倪小柔突然语气变的很柔,笑嘻嘻地望着莫问,这让他有些警惕起来,毕竟上过这小妞的当,面对倪小柔如此面目,莫问还是挺小心的!

“啥事?你不会是又想霸占客厅吧?”莫问微微一愣问道。

“扑哧!”一声,柳馨被这两个人逗笑了。

“喂,你想什么呢?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么?”倪小柔问道。

“像……”莫问想也没想就点头应道。

“你……”倪小柔被气的不轻,猛地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跺着脚,恼羞成怒地喊道:“臭流氓,你……你……你说……我哪像了?”

“之前你不就是这么做的么?难道我说错了?”莫问望着倪小柔生气的样子说道。

“那本来就是我的房间好不好?是你霸占了我的房间,我要回来有错么?”倪小柔气急之下,要不是这么多人,她真的会抡起椅子去狠揍莫问,这小妞可是有着‘小魔女’的‘光荣称号’。

“不是……你要跟我商量啥事呀?瞧把你急成那样?女孩子嘛,矜持一点,别动不动就急,这样下去,女人容易变老的,懂么?”莫问说道。

“哼……还不是因为你……”倪小柔冷哼一声,下意识看了一眼四周,又重新坐了下来,猛喝了几口啤酒,长叹一口气,说道:“我和馨儿还是学生,要不是柳叔叔的病,我们很少回来住的,我们出来吃宵夜的时候,刘老跟我们说……他在富州大学附近有套房子一直空着,他让我跟你商量一下,让我和馨儿也住在那,一来嘛……你是男人可以照顾我们,二来我们上学也方便,说说吧,你同不同意吧……”

“不同意!”莫问毫不犹豫地从嘴里蹦出三个字。

“为什么?”

“我可是黄花大小伙子,你们两个女孩主动和我住在一起,我看没安什么好心,我还是离你们远一点,免得又遭祸害!”

“扑哧!”一声,柳馨与倪小柔一起笑了。

“喂,只听说过女孩怕色狼的,从来没听说过一个大男人怕被人祸害的!”柳馨笑着说道。

“臭流氓,别找借口,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这又不是你的房子,现在我是尊重你,征求你的意见,别把自己真当大爷了哈!”倪小柔收起笑容,对莫问用了一种很强硬的语气。

“也就是说……我没有第二种选择了?”莫问问道。

“是,怎么?不服气?”倪小柔得意地笑着。

“好吧,既然没得选择,那我就接受吧,有人说过,生活就像强J,如果没有办法改变,就试着去享受它吧!”其实莫问并没有真的要拒绝的意思,在身边多两个女孩相伴,生活也不会枯燥,或许还会发生点什么,莫问怎么会拒绝呢。

“……”两个女孩顿时无语。

“砰!”

就在这个时候,一根胳膊粗的木棍,将大排档的燥炉打烂了,调味品、厨具散落了一地,然后一群人走了进来,人数约七八个人,看这些人的打扮就知道是道上的小混混了,有染发,有戴耳环,有戴鼻环,甚至还有光着头,在头上纹着几个英文字母的。这些人唯一相同的,是他们手上都拿着棍子。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