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谁栽赃陷害?

现在证据确凿,就算是莫问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那三点一式的女郎,半透明睡衣,最让莫问难堪的还有一枚套子。

倪小柔脸色通红地指着莫问破口大骂:“你这个臭流氓怎么这么恶心呀,你……你怎么能拿我的睡衣……做这种事情呢?”

莫问赶紧挥手解释着:“不是……那个啥……这不知道是谁放在这里的,绝对不是我……”

“喂,你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你是个敢做不敢承认的小人……这个房间只有你、我、馨儿来过,你的意思是我和馨儿好这一口么?”

“不是……你听我解释,这些东西绝对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床上……”莫问满头大汗地解释着,可是他的解释,在此刻是那么的无力,这种言语,恐怕谁也不会相信了吧。

“你这个臭流氓,没想到你会这么龌龊,枉费我这么尊敬你,你太恶心了,哼……”倪小柔越说越生气。

“好了好了,我怎么说你也不会相信了,就算是我吧,这样行了吧?”莫问长喘一口气,既然解释不了,那只有委屈接受了。

“什么叫就算是你呀?就是你好不好?”倪小柔红着脸,狠狠地瞪了莫问一眼,用一种很不友善的语气说道:“以后别靠近我的房间,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

“好吧,我想在这里的时间不会太长,也不会有什么机会了!你这下可以放心了吧?”莫问无奈的很。

“哼!”倪小柔冷哼一声,在房间里左右仔细转了一圈,担心地问:“你……你有没有翻过我的其他东西?”

“没有!”莫问摇头道。

“那好,收拾你的东西,滚出我的房间!”倪小柔大声地吼道。

“……”莫问无所谓地耸耸肩,拎起他的那个简单背包,对着倪小柔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然后出了房间,下了楼,在门口,他碰到了柳馨,似乎柳馨望着倪小柔的眼神,有些怪异。

莫问一走,倪小柔朝柳馨眨着眼睛,咯咯地娇笑着。

柳馨看了一眼下了楼的莫问,然后走进房间,撅起嘴,问道:“小柔,你有点过分了哈……”

倪小柔一脸得意的样子,似乎对柳馨的话并不在意:“过分?哼……他欺负我的时候怎么不说过分啊,这还算是轻的了,要不是看在柳叔叔的份上,我一定让他好看……”

“唉……真是被你打败了,怎么会想出这种龌龊的办法来呢?”

“这怎么龌龊了?我这是我的地盘我做主,哼……这么一闹,他以后再也不敢打我房间的注意了!嘻嘻……”

“刚才他说的很明白了,他就在这里住三天,三天后……你想整他也没机会了!”

…………

当莫问进驻客厅后,回头想想,才回过味来。

自己就这样白白被这小丫头给耍了一回,唉,自己也真够笨的,刚才怎么没反应过来呢?

柳馨与倪小柔两人将房间重新整理好,下楼来看见苦着脸的莫问,柳馨当即说道:“莫医生,今天辛苦你了,为了谢谢你救了我父亲,我请你去吃夜宵怎么样?”

“吃什么?”莫问顿时来了精神。

“这附近只有一个大排档,你不介意吧?”柳馨问道。

“随便……我对这些不讲究的。”莫问从来就不是一个挑剔的人,再说了,他从来没有去过大酒楼吃过东西,大排档加上这两个美女,也是别有一番风味了,不过,柳馨与倪小柔两人一看就知道是属于娇生惯养的公主,会喜欢在大排档吃东西,这倒是让莫问挺好奇的,这一点,不禁让莫问再次警惕起来:难道这是个陷阱?

稍作准备,柳馨亲自开车,带着倪小柔与莫问去了大排档。

几分钟的车程,车子就在一家冒着油烟的大排档门口停了下来。

大排档的东西大多数都是大众熟悉的食物,价格便宜,家常小菜,来这里的人,几乎都是为了喝点小酒来的。

靠着江边,吹着江风,喝着小酒,聊着家常,这的确是一个夜晚乘凉消遣的好去处。

柳馨与倪小柔好像对这个地方非常的熟悉,一下车,就与老板熟悉地打着招呼,两个人的眼神里,都透着几分开心劲。

反正有人买单,莫问也不客气,一口气点了二十几碗菜,把大排档上好菜都点了个遍,另外还点了一些大闸蟹,这可是莫问的最爱,加上一些啤酒,那简直就是人生中的一大享受啊,最后要不是倪小柔制止,恐怕莫问还没有要罢手的意思。

不一会,那些点的菜就被一一端上了简易的桌面,这些菜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香味浓郁,一闻起来,就勾出了莫问的食欲,现在也已经九点多了,肚子也差不多空了,莫问拿起筷子,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两女看着也是目瞪口呆的,这家伙是饿死鬼投胎吗?而且在两个大美人面前如此失态,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斯文么?

倪小柔撅起小嘴,给了莫问一个白眼,相比之下,柳馨就客气的多了,看到莫问如此吃相,掩嘴笑道:“莫医生,你是富州人,在富州还有什么亲戚吗?”

莫问微微一愣,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咽下后就放下了筷子,面色凝重的说道:“没了……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爷爷和婶子之外,就不知道还有没有亲人还活着……”

“嗯?”倪小柔略带惊诧地看着莫问,然后好奇地问道:“这么说……你是孤儿?”

“可以这么说吧!”莫问看了看倪小柔,最后什么都没说,继续低头吃东西。

大闸蟹被端上了桌面,莫问抓起一只就开始拨壳,他的吃法与一般人不同,很多人都是剥掉后往嘴里送,然后用嘴将肉吸出来,可莫问不是这样吃的,他是剥掉壳后,用筷子将肉拨出,然后放在碗里,一只、两只、三只……那鲜美的嫩肉整整一大碗,大口大口地被莫问消灭掉。

看到这样的吃法,倪小柔心动了,手里抓着一只大闸蟹,向莫问询问道:“喂,你……你能不能帮我们也把肉剥出来呀?我看你吃的挺过瘾的,嘻嘻……”

莫问一笑,然后抓起一只大闸蟹就开始剥弄起来,时不时将筷子含在嘴里,然后轻松简单地将大闸蟹的肉给剥弄了出来,因为是沿海长大的,所以莫问对吃这大闸蟹那是很有一手的。

反观这两个女孩,与莫问比起来,就显得比较笨拙了,虽然她天天吃这些东西,却一点比不上莫问,如果按照常人的吃法,吃一只大闸蟹,得使出吃奶的劲,可莫问却很轻松,不用牙齿费力,就直接享受到了鲜美的大闸蟹。

收到了莫问的恩惠,倪小柔脸上没有了敌意,满脸堆着笑容,对莫问的态度也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甜甜的笑道:“问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快……教教我们好不好?这种吃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虽然刚才被整了一把,但是面对女孩,莫问并没有那么小气,所以他也没有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微微一愣下,就答应了。

莫问一边做着慢动作,一边为两个女孩做着解说,然后顺利地用筷子将大闸蟹的肉剥出,手法非常熟练,可倪小柔与柳馨,就是学不会,特别是倪小柔,不知道是不是她太笨呢,还是那些大闸蟹故意与她作对,即使按照莫问教的方法去做,可就是没有吃到鲜美的肉,反看莫问吃过的大闸蟹,每一只的壳上,都那么的干净,可她却依旧做不到。

“你也真够笨的,筷子是我们华夏人吃东西的法宝,你这都不会用,就不能用力点么?没见过你这么笨的……”莫问一边说着,一边为倪小柔剥出了鲜美的肉送到她的嘴里。

委屈之下,倪小柔这回倒是成功了,当下就更加兴奋了,连忙向莫问讨好,让他继续帮忙,莫问当然也没拒绝,弄出蟹肉后,筷子就放在嘴里含一下,然后看着这小丫头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他开心的不得了,刚才让你整我,现在就让你吃自己的口水,哈哈,吃口水也能吃这么开心,这小魔女一定没想到吧,太好玩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