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哧!”一声。

柳馨听完倪小柔的诉说后,掩嘴而笑,发出‘咯咯’的笑声,这是从父亲得病以来,从未像现在这样开心地笑过。

倪小柔见状,满脸通红,莫问抓着她小脚丫的那种感觉,突然在她脑子里闪现,特别是莫问看着她的那种眼神,这种眼神是一个男人痴迷一个女人身体的眼神,作为一个女孩,倪小柔当然知道在一个陌生男人的眼神非礼之下意味着什么,此时很是娇羞与紧张,她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这种羞涩,用手轻轻地推着柳馨,嘟着小嘴,娇嚷道:“喂,我被人欺负了,你不帮我就算了,怎么还取笑我呀……还算什么好姐妹?哼……”

柳馨努力克制想笑的冲动,轻轻地点点头,脸带笑意地对倪小柔说道:“好好好,我不笑了,不过……你想整这个家伙我不反对,可是……现在不合适!”

“为什么?我被这流氓欺负了,难道就这么算了?”倪小柔的脸上,布满了不甘心的表情,从小到大,没人敢这么欺负她,莫问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我不是这个意思……”柳馨解释道。

“那你什么意思?哼……我看你是喜欢上这个家伙了,人家也就是来帮你父亲治病而已嘛,用得着你以身相许么?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的就是一只发了春的小猫……巴不得那家伙把你给收了呢!”倪小柔哼了一声,用讥讽的口气调侃起自己的好姐妹柳馨。

柳馨听到倪小柔的话,脸色突然泛起一阵菲红,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害羞了:“喂,死妮子,你说什么呢,我的意思是……要整他机会多的是,你可别闹过火了,等我父亲的病好了以后再说嘛,要是你现在把他整的半身不遂,我父亲的病谁看呀?”

倪小柔微微一愣,想想也对,点点头,应道:“那……好吧,就暂时放过他吧……我这是为了柳叔哦,嘻嘻……你有什么想法也阻止不了我的报复行动……”

…………

就在两个女孩在客厅里嬉笑打闹的时候,莫问回来了。

“两位美女,我回来了。”莫问走进客厅就大喊一声。

“哼……回来就回来了,鬼叫什么?我们又不是瞎子……臭流氓……”倪小柔瞪了莫问一眼,似乎对莫问有很大的意见。

莫问却是有种要撞墙的冲动,凭什么被人看了光溜溜的身体变成了臭流氓?这明显是自己吃了亏,唉,男女不平等啊。

刘老听到动静,也从柳天宁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望着莫问笑道:“莫医生,你回来了?老爷刚才醒了,让我好好谢谢你呢。”

柳馨道:“是啊,莫医生,你就在这里住下来,我保证你会喜欢这里的。”

几个人有说有笑在客厅里坐了下来,柳馨亲自为莫问倒了杯茶,坐下来。

同时,莫问脑袋中也开始对今后的生活YY起来,想想接下来的生活,那就是和两个大美女住在一起,虽然这两个女孩都不是什么善茬,只能看不能吃,但是能看就已经很不错了啊!

“喂,你这样看着我干嘛?”莫问看见倪小柔坐下来之后,就一脸尴尬的看着自己,让莫问有些奇怪。

“哼……”倪小柔这时候却是挺起胸膛,说道:“臭流氓,跟你商量个事。”

莫问微微一愣,心想不会是这丫头要报仇吧?下意识问道:“什么事?”

倪小柔她天真无邪的笑容,说道:“我和馨儿两个人住一个房间,有点不方便,所以,能不能请你在楼下客厅睡?”

“什么?”莫问‘噔’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这小妞也太过分了吧?自己对现在住的房间可是很满意的,这房间的装饰大小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这个房间就在柳馨房间隔壁,而且进进出出都能看到一点意外的‘景色’,这小妞居然要自己在客厅里睡!太过分了。

倪小柔是什么人呀,她可是出了名的小魔头,一肚子的坏主意,此时见莫问有些不愿意,她故意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莫医生,你别这么激动嘛,以后我不叫你臭流氓了,这样还不行嘛?人家怎么说也是女孩子嘛,你是个男人……难道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么?”

“小柔,别太过分了,莫医生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这样……”

“你给我闭嘴!”倪小柔见柳馨心疼了,没等她把后面的话说完,就直接打断了,给了柳馨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即又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对着莫问撒娇道:“莫医生,你不会不答应我吧?”

说着,这丫头还伸出手,抓着莫问的手臂摇晃着,活生生一个小女人在向自己心爱的男人撒娇。

莫问哪里遇到过这样的喷血礼遇,在倪小柔这样的撒娇下,他还真有点招架不住。

眼看着自己不能看美女了,在倪小柔的撒娇下,他最后不得不咬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但是我也有条件。”

“什么条件?”

“第一,我在这里就住三天,三天后,你得帮我在富州租套房子!房租交一年……”

“租房子不成问题,可是……柳叔叔他的病……”倪小柔也不是那么没良心。

“你们放心,我没有把握治好他,是不会离开的,三天后,你们只要按照我的方法治疗,他的病是不会在复发的!我在不在这里,都无关紧要了……”

“那……好吧!我答应你……”

“第二,在我住在这里的三天时间里,晚上九点以后,你们不准出现在客厅,任何人不准打扰我休息!不准找任何理由出现在客厅……这一点能不能做到?”

“可以……”

“第三……”

“喂,你还有完没完?难道还想让我请几个佣人伺候你不成?”

“不答应就算了!”莫问无所谓地摆摆手,你不耐烦正好中了我的计,谁不想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觉呢?

“别……我只是……只是觉得条件太多了!再说了,你刚才也说了,你在这里就住三天,你是男人嘛,住在客厅里,三天很快就过去了!干嘛故意为难我呀?而且……我们又不是不给你钱……看病给钱,你别把自己真的当成大爷……恩情归恩情,那房间本来就是我的嘛……你凭什么霸占我的房间?”倪小柔见莫问生气了,又拿出了看家本事,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嘟着小嘴,很是怜人。

“莫医生,租房子和房租老朽可以帮你搞定,你救了老爷,我们应当如此,只是……让你住在客厅里,是不是不太合适了?”刘老毕竟是外人,怎么安排莫问,他不好多嘴,在说话的时候,故意朝柳馨眨了眨眼睛,示意柳馨来打圆场,闹的太僵了,万一柳天宁的病有什么不测,到时候需要莫问不太好说话。

柳馨在刘老的眼神下,她立即明白了刘老的意思,尴尬地拉了拉倪小柔的衣角,笑着说道:“是啊,莫医生,让您住在客厅,这多不合适呀……要不你住我的房间吧?”

莫问摇摇头,不屑地说道:“不需要,这位美女说的没错,我是拿了钱的,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住在哪都无所谓了!”

刘老一听,暗叫坏了,这家伙一定是生气了,他赶忙从身上掏出一张支票,屁颠屁颠地送到莫问的面前,恭敬地说着:“莫医生,别生气,小柔没有别的意思,只是……”

莫问也一点不客气,接过支票,瞟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哇靠,五十万,出手够大方的,有了钱,莫问睡哪就无所谓了,他也明白刘老与柳馨之所以这么紧张,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好,是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担心柳天宁的蛊毒会不会复发,如果今天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恐怕就不会有这种待遇了吧?

对于人与人之间的这点丑陋利益关系,莫问似乎一个经历许多沧桑的老者,不屑地笑了笑,说道:“刘老,柳小姐,我不是那种拿了钱不做事的人,你们完全不用担心……”

说完,莫问就上了楼,进了房间,倪小柔紧随其后,去夺回属于自己的房间。

只留下柳馨与刘老二人,用那担忧的目光,注视着莫问的身影。

倪小柔开心的不得了,扭着小美股前前后后地在莫问面前晃了一圈,然后进了卧室,然而在她进入卧室的那一刻,面色大变,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

一声惊叫,倪小柔像是看见发了狂似的冲到莫问的身边,咬着牙,跺着脚:“莫问,你这个混蛋……臭流氓……你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了?怎么了?”莫问听到一声惊叫,差点没被吓出心脏病,大声问着,但是很快他就说不出话来了,不但说不出话,还满脸的羞愧,因为在床上,倪小柔的一件半透明的睡衣就在床上,旁边还放着一本黄色杂志。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