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脚踢在莫问的身上,好像没有一点效果。

不仅如此,女孩踢出去的脚,紧紧地被莫问抓着,让其动弹不得,而莫问也借此机会,轻轻地抓着女孩的小脚丫,还别说,这女孩的肌肤很柔软,滑滑的,嫩嫩的。

女孩愣了一下,看到莫问的动作,羞怒道:“喂,你个混蛋……臭流氓……你还不放手?信不信我剁掉你的两只手!”

说话的同时,女孩用力地抽着被莫问抓着的小脚,先不说女孩的力气有多大,就算是一个年轻力壮的男子,恐怕也比不过莫问奇特的身体素质。

“咕嘟!”莫问感觉喉咙快冒烟了,对人体的构造虽然熟悉无比,但是在感受女人身体的奇妙感觉上,这还是第一次。

“我全身都被你看光了,你穿着衣服,鬼叫什么?”

“喂,我是女孩子耶,你还是不是男人?”女孩听到莫问的话,更生气了。

“唉!”莫问放开了女孩,轻叹一口气,摇着头,委屈地抱怨道:“为什么男人被女人看了,叫意外,女人被男人看了,就得叫耍流氓呢?男人可真苦呀,下辈子我也做女人算了!”

“喂,我们女人本来就是弱势群体,难道不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吗?”女孩大喊一声,本能用手按住了胸前与裙子。

“我可没感觉你是弱势群体的人,刚才那一脚,恐怕哪个男人也受不了吧?不被你踢废了,也得躺几个月!”莫问也在这时候,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孩。

不得不说,这又是一个超级野蛮的美女大小姐,虽然‘资本’雄厚,但是这野蛮的性格,与柳馨一样,就如同冬眠的大蟒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咬你一口,而且是致命的。

“少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女孩白了莫问一眼,忽然娇羞地骂道:“谁让你眼睛色迷迷地往我身上看来着?这是你自找的。”

“那你看了我呢?我可是一个黄花大小伙子,如果按你这么说的话,你是不是得为刚才的事负责?”莫问一边调侃着女孩,一边不自觉回味起刚才那有点销魂的一幕。

“滚!”女孩骂了一声,好奇地问道:“你是什么人?胆子太大了,连我的床都敢躺?”

“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我是柳老爷子请来的医生。”莫问摇摇头说道。

“你觉得我信吗?哼……”女孩刚说完,就听见身后有人斥道:“小柔,别胡闹!”

叫做小柔的女孩转过身,一看,柳馨从楼下走了上来。

当她看到柳馨的时候,怒意就更浓了,用手指着莫问,发出沙哑的声音:“馨儿,这臭流氓是谁呀?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柳馨走到小柔的身边,淡淡笑了笑,解释道:“对不起小柔,莫医生的确是我请来为爸爸看病的医生,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房间就这么几个,所以我把你的房间给了莫医生!”

“喂,那我呢?难道你准备让我跟他这个臭流氓一起睡么?”

“扑哧!”一声,柳馨笑了,笑看着小柔,道:“傻丫头,这怎么可能呢?你当然是跟我睡咯!嘻嘻……”

“馨儿,求你了,让他去外面住嘛,附近不是有很多招待所嘛!”小柔立即双手合十,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哀求着柳馨。

“小柔,这不是为了我爸爸的病嘛,莫医生住在咱们家,也是为了方便给我爸爸治病嘛!你就委屈一下嘛,好不好?”柳馨好像在小姐妹的面前,看不到一点刁蛮任性的样子。

莫问总算松了口气,要是与这个刁蛮的小柔闹起来,恐怕他是占不到半点便宜。

几分钟后,柳馨将今天的事大致介绍了一遍,这可把莫问给纠结坏了,他在心里暗暗嘀咕,把自己看光的女孩叫倪小柔,是柳馨的闺蜜,从小这二人就在一起,目前是富州大学大三的学生,虽然不是一家人,但是二人的关系,亲如姐妹,和一家人没啥区别。

如果这两个小魔女凑到一起,恐怕莫问得吃大亏了。

有了救治柳天宁的恩情,倪小柔对莫问的态度也转变了不少,只不过她还觉得柳馨说的不可思议,满脸惊讶的问道:“馨儿,这家伙真的是医生?我怎么感觉他和街上的臭流氓没什么区别呢?该不会是招摇撞骗的骗子吧?”

“小柔,别胡说,别看莫医生的年纪轻,他的医术可是很高的,如果今天不是他的话,我爸爸还不知道要忍受多久这种痛苦的折磨呢!”柳馨下意识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不说话的莫问,用一种感恩的语气说道。

莫问笑了笑,心想:这还差不多,总算你说了句人话。

“切,反正我觉得这家伙不是什么好鸟……”倪小柔不屑道,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流氓给柳馨吃了什么迷魂药,柳馨会这么替他说话,不就是一个医生嘛,给他两钱,让他滚蛋就是了,用得着这么恭维吗?这可不像她认识的柳馨呀。

想到这里,倪小柔突然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再看看莫问那色迷迷的表情,脑海里瞬间就浮现出了莫问那让其着迷的身体,小脸蛋唰的一下就红了。

柳馨见状,怪异的看了倪小柔,心里不住的打着鼓,这妮子和这流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个人下了楼,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莫问给柳馨开了一张药方与食谱。

中药一天四次,饭前服用,对柳天宁的身体,为了控制蛊毒,达到彻底清除的作用,莫问给柳馨开出的食谱,都是一些带有剧毒的东西。

正所谓万物相生相克,任何一种动物、植物,都有相生相克的天敌,但凡有生命的皆是如此。

吃完饭,柳天宁醒了,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许多,除了不能走路外,直嗷嗷着要吃东西。

看着状况,多年来,这可是头一回,当然柳天宁的恢复状态,可乐坏了柳家的人了。

让莫问好奇的是,这柳天宁的妻子呢?

难道柳馨也是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

从小没有父母疼爱的莫问,似乎对于这个问题,他特别的敏感。

吃完饭,在确定柳天宁没有异常情况后,莫问走出了柳家大院,在这个干休所里漫步着。

“那个……流氓呢?”倪小柔走进客厅,没有看到那个讨厌的家伙后,小脸就开心地笑起来:“他是不是走了?”

“没有,可能出去散步了吧!”在客厅里看着电视的柳馨含糊地回了一句,好像是很专注的样子。

“馨儿,你不知道,今天我推开房门的时候,差点没把我吓死!要是那个流氓走了,我这仇找谁报去?来,咱们商量商量,怎么整死这王八蛋、臭流氓……”倪小柔跑过去拉着柳馨,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

“嗯?”柳馨听到倪小柔的话后,顿时来了兴趣,关了电视,问道:“喂,小妮子,你们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还没得及问你呢,是不是这家伙欺负你了?你快说呀……”

倪小柔一想起当时的情景,就娇羞地满脸绯红,所以听到柳馨的问话,摇着头,带着娇羞的笑容,回了一句:“没什么……就是我看到他躺在我的床上……我气不打一处来,而且……这家伙一件衣服都不穿……”

柳馨听到后,微微一愣,好似在想象这种羞人的场面,咯咯笑着问道:“小妮子,哈哈,你很坏哦,怎么样?他的身体是不是很好看?我看哪,你这小妮子早就已经春心荡漾了……”

“喂!”倪小柔被姐妹这么调侃,脸上只感觉一阵火辣,嗔怒道:“你这臭丫头,说谁呢?你才春心荡漾呢,就他这种臭流氓,我还看不上呢……”

“人家无缘无故被你看了个遍,好像是你占了人家的便宜,你有什么好抱怨的?好像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哦……”柳馨与倪小柔从小一起长大,对于倪小柔的心思,她一看一个准,如果真的就仅仅是这样,倪小柔怎么会表现的好像自己被人家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好啦,我告诉你就是了……”倪小柔把事情的经过,大致地介绍了一遍,特别是说到莫问看着她的眼神,倪小柔就咬牙切齿,好似不把莫问整死,就不解恨似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