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思绪之下,莫问跟着柳馨上了二楼。

在二楼的楼梯口处,柳馨打开了一个房间的门,对莫问说道:“莫医生,您先休息一下吧,在我父亲还没有完全康复的这段时间,就委屈你在这里住下了!”

莫问表情淡然,仔细地打量着这个房间,回到富州后,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既然柳馨安排在这里住下,他也没有客气,可是,这个房间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

卡通图案的窗帘,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洋娃娃,不仅如此,房间里还有一股淡淡的女人香味。

莫问看着屋内一尘不染的家具,闻着这种女人特有的香味,一步一步慢慢地走着,在靠窗的沙发上,放着一些关于女人时尚服饰、美容、饮食、娱乐等方面的杂志,还有一个卡通的水杯,更重要的是,沙发上还有一件透明的女性情趣睡衣。

看到那件透明的情趣睡衣,莫问‘咕嘟’一声咽下口水,开什么玩笑,就一件衣服就能勾引我男性最原始的冲动?

我勒个去,到底是谁住在这里?半夜不会有人来非礼我吧?

“啊……对不起……”或许是柳馨发现沙发上的情趣睡衣,让她有些尴尬,在莫问不经意间,她飞快地冲了过去,将沙发上的东西收拾起来,同时红着脸解释着:“前几天我的一个好姐妹住在这里……所以……所以……”

“现在开始,这里是我的房间?”莫问笑看着娇羞一片的柳馨问道。

“是啊,我们家就剩下这一间空房了,你就委屈一下吧!”说到这里,柳馨顿了顿,然后指了指房间里的那些女性用品,说道:“我一会让人来收拾一下,给你换一套新的被褥!”

“不用了!”莫问连忙摆手,开玩笑,这东西多漂亮啊,女人睡过的房间,这感觉挺好的。

“你……你不介意?”柳馨仔细地观察着莫问的表情。

“为什么要介意?呵呵!”莫问笑着说道。

“那好吧,只要你不介意就好,对了,出了门往左是卫生间,也是洗澡的地方,你可以先洗个澡,休息一下,我已经吩咐下人准备吃的东西了,做好我会叫你起来吃饭的!”柳馨对莫问交代了一番后离开了。

说实话,莫问身上臭汗味很浓,而且浑身黏黏的,正有洗澡的意思。

在柳馨离开后,他就从背包里取出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去了卫生间。

十几分钟后,莫问躺在了浴缸里,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刘老为柳天宁缝合好伤口,按照莫问的要求,给柳天宁喂下了糖水。

做完这一切后,刘老找来了柳馨,拉着她在客厅的角落里,低声细语着。

“馨儿,他……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现在家里没空房,我就把小柔的房间给他了,小柔要是回来,就和我一起住!”

“我的意思是,你要想办法留住他,你爸爸的病,要确定完全好了才行!万一……我担心……”

“刘老,你可别吓我……”

“馨儿小姐,我可不是吓你,从刚才莫医生给你爸爸做手术的情况看,他说的一点没错,你爸爸中的的确是一种蛊毒,我听说蛊术非常歹毒,只有两个办法方可真正根除这种蛊毒!”

“什么办法?那家伙不是已经为爸爸解了蛊毒了么?”

“第一,施蛊者解毒,第二,将施蛊者杀死,这是我了解到的唯一解蛊的方法!除了这二者,别无他法!”

“刘老,不会吧,我看到那些虫子都爬出来了,我爸爸应该不会再发作了吧?难道他身体里还有虫子?”

“唉……最好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我也不确定,所以我才让你想办法把他留下,万一有个什么突发情况,你父亲那,也有个照应!”刘老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柳馨当下就点点头,答应了。

说实话,莫问如果想走,柳馨还不让呢。

这可是关系到父亲性命的大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柳馨也不会让他离开的,来的时候,柳馨曾经说过,要是治不好她父亲的病,她会让莫问后悔来到这里的。

莫问躺在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着澡,脑子里也在胡思乱想起来了。

从山里出来,像陈怡、柳馨这样的绝色美女都让他看到了不该看的部位,如果把两个女孩都拿下的话,那不是左拥右抱了嘛。

想想都开心,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陈怡要他治病,柳馨也需要他治病,这不是天赐良机嘛。

柳馨这丫头,脾气挺大,跟陈怡相比之下,莫问心里对陈怡的好感更强烈一些。

想到陈怡那绝美的脸庞与如玉般的肌肤,莫问不由坏笑了起来。

洗完澡,莫问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全身无一物地躺在了那张带着女人香味的大床上。

突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啊……”还没等莫问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吓得他差点没魂飞魄散。

“你……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还有……你怎么不穿衣服啊?”一个女孩的声音里夹带着几分羞涩,当她看到莫问浑身光溜溜地躺在自己的床上时,脸色瞬间就红了。

在这样尖锐的尖叫声下,莫问才反应过来自己没穿衣服,赶忙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紧张地解释道:“不是……小姐,我是柳老爷子请来看病的医生,你别误会……我……”

“你说谁是小姐呢?”女孩怒瞪着眼睛,好像要吃人。

“那个啥……这不是对你尊贵的称呼嘛!”莫问很尴尬,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如此尴尬的局面。

“你会说人话吗?快点给我穿上衣服,滚出我的房间!”面对着一个没有穿衣服的成年男子,女孩可没有心思在这里和他斗嘴下去,转过身准备关门的同时,女孩的两只眼睛还是偷偷地瞄了莫问那壮硕的身体一眼,不得不说莫问的身材很魁梧,浑身上下结实的肌肉散发着男性独有的阳刚气息,还有他的那个‘东西’,怎么那么大?

呸呸呸,胡思乱想什么呢?

他是流氓,我怎么对这种流氓有这样的念头呢?女孩连忙转身退出了房间。

虽然莫问脸皮厚,但是他面对这个陌生女孩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悸动,他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然后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走出房间,来到站在门口的女孩身边。

莫问的脑子里有些混乱了,他没时间去思考眼前的这个女孩是谁,就看到女孩回过头来,刹那间,两个人的眼神撞在了一起。

刚才的那一幕,对于女孩子来说,无疑是羞耻的。

纵然女孩再任性刁蛮,也尴尬不已,所以她选择了移开自己的视线。

这也恰好给莫问一个仔细欣赏女孩容貌的机会,女孩长得娇小灵珑,二十岁左右的年纪,焕发着动人的色彩,任何男人走近她,都不由的会多看两眼,雪白凝脂的肌肤,在那可爱的卡通T恤下,悄然泄露,只是可惜,没有人可以欣赏到这份春色,眸子如雾缠,每一次凝望的光彩,足以融化世上最坚固的心房,还有那淡淡红晕的小脸,很迷人、很可爱。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对傲人的雪峰,与柳馨相比之下,有过而无不及,没想到这丫头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资本’,不知道哪个男人能有这‘福利’了。

“啊……流氓,你还看……”女孩突然叫了起来,一边捂住胸口,一边飞起一脚,踹向了莫问的裆部,这一招撩阴腿出腿速度极快,按理说,莫问面对这个女孩的撩阴脚,应该可以躲开的,可邪门的是,莫问愣是站着没动。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注意到女孩的脚,他的视线,牢牢定格在女孩踢腿的瞬间,两眼发直。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