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刘老的这一席话,女孩的眼中闪过一丝虑色,皱眉道:“刘老,你看看他的样子……你怎么连这种江湖把戏也信呀?他最多就是懂点医理的江湖骗子,到处招摇撞骗的人,请他去治病,这不是拿我爸爸的生命开玩笑么?”

莫问本来一脸不悦的表情,忽然笑了:“小姐,你身上有五毒的气息,说的通俗点吧,就是毒虫的味道,如果我看的没错,这种味道,来自于你的父亲!”

这一番话,传进女孩的耳朵里,如一口巨钟被敲响一般,“轰!”一声在女孩的脑袋里炸开了。

瞬间,女孩的表情僵硬,全身像是触电一般,僵直而立,望着莫问的眼神也变得震惊无比。

莫问笑了笑,对刘老说道:“刘老,你的毛病,我只要几次诊疗,配合几个疗程的药物,便可治愈,如果你需要的话,我马上可以为你诊治,不过……这费用嘛……”

“费用不是问题,我一定让莫医生满意!”刘老现在在意的不是自己,而是女孩的父亲,赶忙上前,伸出手,与莫问握了握手:“莫医生,请你务必辛苦一趟,我的老哥哥得了一种怪病,请了无数名医,什么方法都用过了,都不见好!”

莫问好像想起了什么,恢复厌恶的样子:“想让我出手也不是不可以,这样吧,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陪你们去一趟!”

女孩还停留在刚才的震撼感觉之下,下意识地问道:“你说,什么条件!”

莫问淡淡一笑,说了一句让女孩放不下面子的话:“向我道歉!”

女孩柳眉一竖,不悦道:“道歉?这和你治病有关系么?”

莫问嘿嘿咧嘴笑道:“我从来不医治讨厌的人。”

女孩脸色阴沉下来,暗暗发怒,可不敢再激怒莫问,这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居然凭气味就判断出病情,何况她的身上有经过香水处理过,这样也能闻出来,难怪刘老会这么佩服他了。

女孩在心里暗暗嘀咕:“好,道歉就道歉,要是你治不好我爸爸,到时候一定让你付出代价!哼!”

打定主意,女孩望着莫问这副邋遢的形象,微微躬身,致歉道:“对不起,莫医生,我年轻不懂事,有眼无珠,刚才在言语上冲撞了你,侮辱了你是一名医生的名誉,请你原谅!”

年轻不懂事?哈哈,她的年纪貌似和自己差不多吧?

莫问想笑却不敢笑,心里很是得意,也很不客气地摆了摆手,道:“算了,看在你道歉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嘛,免得有人说我小气……”

女孩差点没气的发飙,她的脸色不太好看,可一想父亲还病危在床,也懒得与莫问在这里斗嘴了,丢下一句话便上了停在路旁的黑色奔驰房车:“你可以跟我们走了吧。”

打开车门的女孩突然回过头,瞪了一眼莫问,似乎在警告他,等事情完了以后再跟你算账!

“莫医生,我们上车吧。”刘老生怕女孩因为面子问题与莫问发生冲突,暗暗庆幸,若不是事关她父亲的性命,依她大小姐的脾气,说不准真的会与莫问发生激烈的争吵。

莫问没有再说什么,看到女孩生气的样子,他别提多高兴了,也算是报了刚才她出言不逊的仇了。

一路上,莫问都在好奇的打量着窗外的景色,倒是没空去惹女孩,富州的变化太大了,莫问脑子里的记忆只停留在儿时,儿时的少许记忆,对富州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

女孩看到莫问安静地坐在车里,像是乡巴佬第一次进城,女孩的眼神下,闪烁着对莫问的厌恶与不满。

车子缓缓地驶离火车站没多远,刘老就侧着脑袋注意着莫问,见莫问一直看着车窗外景色很专注的样子,笑道:“莫医生,你是哪里人?”

“富州!”莫问头也不回,继续看着窗外的景色。

“你也是富州人?哈哈,我还以为你是外地人呢,没想到你也是富州人!”刘老笑着与莫问闲聊着:“对了,莫医生,您的名字有点怪……莫问,不要多问的意思,这名字是谁给您取的?”

“我父母,我出生的时候,父母取名的用意是让我长大后,多做事少说话!”

“您的医术也是父母传授的?”

“不是,是我爷爷……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被爷爷带进山,今天是我二十年来,第一次回到富州!”

“不会吧?”对于莫问的离奇成长故事,女孩一脸的惊诧。

“是不是觉得我这土鳖很可笑?”莫问自嘲地笑了一下。

“不不不……你不要误会!”女孩发现眼前的这个家伙的眼神里多了一种怨恨。

莫问淡淡一笑,这样近距离和一个魅力四射的美女坐在一起,不仔细欣赏,那还真对不起自己的那双眼睛,这个时候,女孩脱掉了眼镜,可以看到整个女孩脸蛋的美丽样子,两瓣薄唇丰满润泽,唇膏是水晶色的,润泽诱人,让人看着就忍不住多逡巡几眼,想来那性感的红唇用来接吻感觉一定不错,不过,当莫问的目光下移时,却骇然地发现女孩的衣领敞开,两个雪峰好像要跳出来一样,这样的情景看的莫问一阵晕眩。

‘咕嘟’一声,莫问咽下口水,开什么玩笑,陈怡脱掉衣服都能忍得住,这算什么。

她就是长得漂亮一点,身材好了点嘛,怎么就能让我胡思乱想呢?

“喂,你眼睛往哪看呢?”女孩看到莫问盯着自己两眼发直的目光,当下就恼羞成怒,脸色微红地瞪了莫问一眼,怒道:“再乱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流氓……”

莫问心中暗道,这女孩长得是很漂亮,在富州这个地方,也绝对是一个绝色级别的大美人,可这大小姐脾气伤不起啊,笑道:“那个……我是无意的!”

“流氓……”女孩恶狠狠地瞪着他,似乎想要把莫问生吞了一样:“别看了……转过去……”

“没有,我觉得你不说话的时候比刚才发火的样子更漂亮!”莫问微微笑道。

“笑,还笑,老实交代,是不是你在想刚才的事情?”女孩问道。

“刚才有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莫问故意装傻道。

“哼!”女孩杏眼一瞪,冷哼一声,带着怒气说道:“少在我面前装蒜,你刚才偷看……偷看我……说,你是不是在想我……胸部……到底有多大?”

“呃!怎么会呢?就算想……也要等晚上没人的时候想啊!”

“不准想,马上把这件事忘记了,不然的话,哼哼……我让你好看……”

“我本来就很好看,你不觉得吗?”

“恶心,自恋狂……”女孩彻底被莫问打败了,她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会无耻到这个程度,脸皮厚的恐怕连子弹也打不透,不过,她也没有这样轻易认输,气嘟嘟地骂道:“你给我等着,有你好瞧的。”

“行,那我等着。”莫问笑着回了一句,气的她脸色通红,在车里狠狠地跺了几下脚。

车里除了漂着一种淡淡的清香,还多了一丝女子的冷艳怒意,就这点小事,让车里的这对年轻男女充满了敌意,不过,莫问就不这样想了,鼻腔闻着这股清香,心中暗道,这香味,挺好闻的,要是能亲她一口,那就更好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