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温水分成两份,食盐倒入一个温水盆里……”

孩子母亲一愣,按照莫问的要求,先把温水倒了一半到另外一个空盆子里,接着又把食盐倒入一个温水盆内。

‘扑通!’一声,还没等孩子母亲反应过来,孩子已经被轻轻地放进了一个已经加入食盐的温水盆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在浸泡孩子的温盐水之中,很快就变浑浊了,这盆温盐水之中不停滴冒着气泡,原本透明无色的温盐水,此刻已经变成了黑色,还有很多渣子在随着气泡在温盐水之中涌动。

这太不可思议了,这家伙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把小孩体内的排泄物都清理出来了?在所有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清理,变成了一门带有神秘色彩的艺术。

孩子安静地在莫问的双手之下,从浑浊的盐水盆到另外一个温水盆,很快,刚才孩子脸色紫绀,全身发冷汗,瞬间恢复了正常,肚子上鼓起的那个部位,也消失不见了。

然而,莫问的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一副疲累的样子,或许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孩子的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在莫问的双手之间,泛起一道淡淡的光芒,如电流一般,一闪而逝。

“什么?这样就好了?你……你到底有没有帮小孩清理干净腹腔里的排泄物?”一个医生疑惑地问道。

“已经完全清理干净了,你没看到现在孩子很安静吗?还有……”莫问指了指盆子里恶臭扑鼻的排泄物,笑道:“这些东西难道不能证明一切吗?”

“你骗谁呢?你这是玩的什么把戏?大肠破裂,你没有缝合,怎么能好?排泄物虽然排出来了,可是那破裂的伤口怎么办?万一感染了呢?小伙子,这可关系到小孩的性命,要是他有什么问题,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哼!”莫问冷哼一声,不露两手,他娘的,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睛,冷笑道:“老先生,你是不是经常下腹胀痛?而且夜尿频繁?还尿不尽?”

“你……你怎么知道?”这位老医生脸色一变,惊讶地望着莫问问道。

“还有你!”莫问用手指了指刚才对他质疑的另外一个医生,笑道:“已经有三年没有和老婆亲热了,不是你不想,而是你已经不行了……”

“你……你胡说八道,我每天都猛如豺狼,谁说我不行了?”被人当着这么多人面说自己不行,这个医生顿时感觉面子挂不住,死要面子地撑着。

“你嘛,经常腹胀、腹痛,进食量愈大,疼痛时间就愈长,而且疼痛亦较重,还恶心,呕吐,一般都在饭后时发作,尤其进食过多时更容易出现,没说错吧?”

“哇塞,这也太神了,没把脉、没做检查,这样都能看出我的病情,这……这个……太神奇了,小伙子,你不会是神医转世吧?”

“你呢,看到爱吃的东西,是不是难以克制和抵抗自己的食欲,每次吃的都非常多?”莫问不屑地笑着,继续指着其他人说的头头是道。

“小伙子,我……我也在为这个烦恼,这个可以治好吗?”

“还有你……经常腹泻,轻则三五次,重则十余次,药物还对你的腹泻毫无用处,对吧?”莫问没有理会任何人,继续说着。

“对对对……有办法治好吗?”老者紧张地问道。

“这还算是轻微的,一旦病情恶化,会危及你的生命!记住了,我叫莫问,莫非的莫,问题的问!是一个普通不能在普通的医生……我在四号车厢,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所有人都震惊了,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医生居然这么厉害,不用把脉,不做任何检查就能看出他们的病情,这也太神奇了吧!比掐指一算的算命先生还厉害,对小孩的健康问题,大家都不在有所怀疑了。

装了一回13,莫问看到那几个刚才还牛皮哄哄的医生,心里别提多得意了,转过身,笑看着抱孩子的母亲,说道:“这位大姐,待会给孩子喝点盐开水,在孩子没有排出尿液之前,不能给孩子吃任何东西,记住,排过尿液后才能吃东西!”

“谢谢……谢谢您医生……太感谢您了!”孩子的母亲一个劲地对着莫问鞠躬,也顾不上擦拭孩子身上的水珠,紧紧揽在自己的怀里,一边哭泣一边亲吻着她的孩子。

“大姐不用这么客气,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无论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不会袖手旁观的,呵呵,而且刚才只是举手之劳,没有什么……”

“擦擦吧!”孩子的母亲递上纸巾,感激地望着莫问。

“谢谢!”莫问淡淡一笑,拿起纸巾擦拭了一下,一股香味扑鼻,微微一愣下,他对这位漂亮的大姐说道:“我就先告辞了,有什么情况你可以到四号车厢找我,不过……我相信只要没人故意找茬,孩子是不会有任何危险情况发生的,下了车以后,如果不放心,可以送医院去检查一下。”

大姐看着莫问准备要走,她赶忙笑着伸出手,对莫问自我介绍道:“莫医生!刚才真是太感谢您了,我叫陈怡。”

莫问听到陈怡的自我介绍,两只眼睛牢牢地盯着她看着,白皙的肌肤,精致的锁骨,加上陈怡穿着一套暗色的衬衫与一条紧身牛仔裤,将她的身材完美的体现出来,衬托出修长的腿,既潇洒又富有美感。

“呵呵,很高兴认识你!”莫问伸出手,握住了陈怡那柔软的小手,闻着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馨香,早就把那恶臭扑鼻的排泄物抛之脑后了。

“你好,我叫李天,是医疗室的医生,刚才非常抱歉,请莫医生原谅!”

“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莫问看了一眼李天仇,刚才就是他不让莫问进医务室的。

“哈哈!莫医生大人大量,看来是我李天小家子气了……”李天哈哈笑道。

“走了!在这里呆久了,我估计中午饭都吃不下了……”莫问用手捂住鼻子,看了一眼挤在门口的众人,摇摇头,喊道:“请让让……这不是耍猴,有这么好看么?”

挤出医疗室,头也不回地朝四号车厢走去,一边走,莫问一边在想着爷爷曾经临走时说过的话:“圣火初动,眼开,丹田坚撑内劲,展内经于勾魂手;龙象成就,顺耳,挪移三魂七魄,手握众生之命;唯我独尊,嗅之天下,一身之劲,练气于无形,十诀内劲,连移之分身,分清虚实,发劲于勾魂手,逍遥乾坤,劲起丹田,变换于无形,吸劲神魔,横空挪移,乾坤归一,主宰三魂七魄,无极医魂。谨记医魂心法,务必勤加练习,不可偷懒,蚊子,记住,医魂传承者有三不医:奸诈之人不医、恶人贪官不医、倭奴不医……”

爷爷阴测测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魔力,直透人灵魂深处,飘渺重复的话语牵动莫问所有的思绪,那三不医在莫问的脑海里反复重复着,一大堆爷爷相伴的记忆瞬间占据了他的脑海,莫问只感觉心里一阵发酸,眼睛迷上了一层水雾。

看了一眼手指上带着的‘医魂戒’,这是爷爷留给他的医魂术法宝,看起来并不起眼,反而有些怪异,除了怪异的样子和那奇怪的色彩之外,并没有特别之处,面具造型十分奇特,戒指的外部,还刻着两条细小的黑龙,龙纹旁边,一朵朵火焰图案,围绕着这两条小龙,正中央就是那颗黑色闪亮的石头,整个图案和温暖的感觉。

窗外的草草木木,还有熟悉的家乡方言让他感觉到格外的亲切,时间过的可真快,一眨眼就二十年过去了,想到把自己拉扯长大并教会了自己医魂术的爷爷,莫问的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随着火车的前行,距离富州越来越近了,莫问也将再一次回到让他悲愤的地方,想到这,莫问浑身上下似乎憋着一股劲,仿佛要马上揭开当年的真相一般。

“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冷不丁,在旁边传来一个绵柔甜美而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孩子的母亲——陈怡。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