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一直将三人带到了A城一片山脉附近,黑黝黝的山脉就算在上空月色的照耀下依然如墨般漆黑,没有半点的光。而且山林寂静,没有任何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浩二道:“吴玄和四方带着L部队已经潜入里面了,而且他们知道你们要来,所以我才能找你们。”

张云看着那片山,疑惑道:“他们真的进去了,为什么L部队七千人进去,山林里什么动静也没有。”

叶南天也表示赞同,而调皮鬼正四处张望着。

浩二道:“L部队都是原军队的士兵,因为这次的任务是潜伏进入,没有发现目标之前是不会闹出太大动静的。而且吴玄查找首领的下落好多年了,因为今晚他发动幽灵军团攻势吴玄才通过搜索其中一大部分幽灵才找到了老巢,而且途中吴玄似乎发现了第七部队两个指挥官的踪迹。这样才断定L组织藏身在这山脉。”

张云道:“第七部队的两个指挥官,一定是韦恩和科恩了?看来教授的确是叛逃了K组织,而且是不同于L组织的叛逃。”

浩二道:“你们都已经知道了么?其实吴玄和四方的叛逃都是有苦衷的,因为他们当年无意得到了首领的研究情报,而那研究正是认为制造鬼魂幽灵来充当武器。虽然这件事的风波让首领下台,但是却没有确凿的证据指向首领。而且事后首领依旧在制造幽灵和鬼魂,吴玄和四方不得已只好叛逃,以寻求机会歼灭首领。所以才有了他们叛逃一说。这一切的开端,都是因为首领的野心。”

叶南天突然道:“他倒地是怎么样一个人,连吴玄和四方都觉得他神秘?在地下搞恐怖活动这么多年被吴玄和四方察觉了居然还没有证据,太奇怪了。”

张云道:“不管他是怎么样一个人。我都要杀了他。”

浩二过来拍了拍他肩膀,张云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似乎还很急促。张云正欲转身向后看,调皮鬼已经大叫了起来。

众人这才回头看见一大群幽灵向他们袭击过来,这群幽灵张牙舞爪,有一只甚至一欲到空中,脸上布满阴森的表情,在空中跳动时风声呜呜伴随着他口中那诡异的叫声,让众人都大吃了一惊。

那幽灵落地后众人才发觉这群幽灵并不是冲着他们来的。在这群幽灵追赶的前方,还有两个人正在奔跑。其中一个人一边奔跑一边将弓箭向后一搭,手指往虚空中一捏一拿便出现一只闪耀着银色光线的灵蕴箭矢,那人清呵一声,弓弦被拉紧,她手一松,长剑上灵蕴纵生,在箭矢上燃烧起来,并且带着无可匹敌的势朝着那个冲在最前方,也是速度最快的幽灵猛然射去。

砰的一声。

灵蕴箭矢瞬间破碎,而那只咆哮着的幽灵也被这只箭矢整个洞穿。化为星星点点的银色碎片,然后慢慢的暗淡下去。

张云仔细看这人才发现她居然还是个女人,虽然是在夜色中,但是在被她灵蕴照亮的那一刻,张云依然看见她面目清秀,身材也是姣好,一张俏脸上尽是细碎的汗珠。看来她已经战斗了许久,不然依她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万万不至于如此的狼狈。说时迟那时快,这时候另外一只幽灵已经俯身急冲,虚幻但是却让人觉得锋利无比的爪子即将要袭上这个女子的背部。女子大惊。

她身旁的一个男人见势不好,手中长枪陡然现身,然后唰的一声。一道银色光线如刀锋般切破空气。

那只幽灵伸出的魔爪还没触及女子的背部就被男人的长枪断开。男人并没到此就罢休,而是将长枪微微一收,再猛然放出,长枪呼啸着刺破幽灵。又是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响起。

这时那男子将气喘吁吁的女子一扶,焦急的问道:“东方,你没事吧?”

原来这女子就是东方,而那男子自然是司马没有错了。两人本来之前一直在小树林里自由猎杀,但是却不知道那里是幽灵围城的必经之路,因此两人越战斗越发现幽灵数量越多,根本也杀不完,想逃亡城里是不可能了,那里两军交战已经白热化了,于是两人拼死冲到这里来。这时让他们觉得恐怖的是,不论往哪个方向跑,必须都要面对数量极多的幽灵。比如他们身后跟着来追杀他们的一群幽灵就是在路上“偶遇”的。

现在东方一章俏脸上已经红得不成样子了,甚至还有被路上荆棘或者鬼魂划出的伤口。男子却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两人虽然遍体凌伤,不过都是皮外伤。

两人因为这两只速度极快的幽灵停顿了一下,身后的幽灵立马如潮水般涌动上来。两人大惊,再跑下去也不是办法。

司马道:“只有死战了吗?”

东方哼道:“我可不会输给你。”

她清脆的话语刚一出口,弓箭又被她一双玉手举了起来。她右手向虚空中一抚,霎时五只箭矢已然在手。无只箭矢瞬间发出。射向最前面的那一排幽灵。五只幽灵倒下,但是很快被后面的幽灵填上空缺。可以说是完全对幽灵没有影响。

这时候在他们身后突然传出来两个声音。

“让开。”

那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说话的。东方和司马回头一看,只见两个青年人正相视一笑,然后朝他们急急冲过来。

冲过来那两人正是叶南天和张云。

张云一边跑动,身上的灵蕴也逐渐的燃烧起来了,灵蕴火焰如同要吞噬他一般,越来越汹涌,到了张云跑到两人近前的时候,张云俨然已经成为一个火人了一般。

而叶南天则跑到半途突然双手开始结印。而且那速度之快,又是在夜色中,几乎没人看清楚,只看到他胸部前方一道道细长的光亮被他舞动。然后叶南天跑到东方和司马身前,俯身大喝一声道:“灵经,地封。”

话语刚落。

他缠绕着青绿色光芒的双手猛然击向地面,然后东方和司马便看到一个巨大的符阵以叶南天的双手为起点,在地面上,迅速的朝着冲击过来的幽灵席卷过去。这符阵上刻画着奇怪的几何的图形,又像是古怪的字符,并且不断闪耀着青绿色的光芒。

那本来一直跑动着的幽灵在符阵穿过他们脚下的时候,突然停下了步伐。似乎被什么力量固定住了。

叶南天吼道:“张云。”

“知道了。”张云一脚踏在东方和司马的身前,身上灵蕴再度暴涨,并且在手中,一把尽是光耀的长剑显性。

张云一咬牙,又冷哼一声。整个身子便消失了,只在原地留下一道幻影。当张云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幽灵的阵中了。但是幽灵们此刻动也不能动。

于是张云连人带剑直接冲过幽灵的军阵,如同一道比东方箭矢更加巨大的箭矢穿透了一群幽灵,然后张云一个回头,再从另一个方向冲击过去。这两次冲杀已经有尽半数的幽灵破碎于张云的灵蕴长剑之下。

司马和东方此时早已经目瞪口呆,只觉得面前这人如同天神下凡。司马和四方不过是灵蕴的第二阶段初期。而张云此刻所展示的实力无疑是第三阶段。不,很有可能比第三阶段还要恐怖,反正这是司马和东方从来也不曾见过的武力。

东方道:“难道他就是那个孩子?”

司马已经木讷了,他呆呆点头,半晌才回道:“可能吧。”

这个时候张云在幽灵的阵群中来去自如,那速度之快,众人只看到一道道幻影在不同的方位出现,而且一道幻影未灭,另一道幻影又出现。如此疯狂的速度还能持续这么久。张云灵蕴长剑呼啸声将空气都要切割成碎片,而那些幻影们也在灵蕴长剑下发出惨烈而诡异的痛苦之音。

每一道狭长的灵蕴银白的剑光在幽灵的阵群中炸起,都有一片水晶破碎之音,点点银白色如同繁星般在幽灵头上升起。

这些幽灵可悲在就算看着张云屠杀他们他们也无可奈何。因为叶南天的地封,他们难以动一分一寸,只能用爪子在空中舞动,但是却也对如天神般杀戮着他们的张云没有半分的影响。

叶南天其实也很强大,不过被张云的剑之乱舞压下了风头。他以折寿和损伤自己身体为代价,加速了学习灵经上法术的过程。现在的叶南天比老道士的阵法之术实力还要强大。然而第一次使用如此强悍的地封阵法,叶南天依然是很累。在一旁看着叶南天背影的老道士眼中神色很复杂,不知道是怜惜还是欣慰。如果他可以决定,他一定不会让叶南天以付出自己身体健康为代价去换取力量的。

这时候张云完全沉浸在斩杀这些幽灵恶魔的节奏中。在不久前失去莉莉丝的痛苦和仇恨全部发泄在这些幽灵的身上。所以每一剑他都很用力,每一次冲击不用长剑都可以将那些幽灵群鬼震得破碎。

他现在已经双目血红,透过包裹缠绕着他的银白色灵蕴,看起来更加恐怖。他越杀越快,完全是将手中长剑当作砍刀来用。

最后一击,他凝气猛然跃动起来,一道白光直冲天际。然后在空中大喝一声,双手握住灵蕴长剑猛然劈砍向下方剩下的二十多只妖鬼。

那时,自灵蕴长剑剑端处划出一道巨大的能量。一道银色的半月形巨大弧线在空中炸开,然后以毁灭人间之势朝着下方的妖鬼击出去。

瞬时间,众人只觉得天地间银光飞扬,如同闪光弹一样让众人失去视觉。不过这段时间很短暂。当众人在看清的时候。正是张云持着长剑向下落地的时候。

而在他的下方,之前的那群妖鬼已经尽数消失,看来是早就被毁灭在那阵白光之下。张云身上的灵蕴火焰依然翻腾着,持着剑停在地面,然后朝着司马和东方走去。在走动中,他的灵蕴也如同熄灭一般慢慢的暗淡下去,直到复原了张云原本的面目。

这个时候叶南天也叹了口气,将地封符阵结束。心中也是暗自高兴,这一次,他终于没有让自己成为张云的负担。他也算是追赶上了张云,只不过张云走得比他更远而已。不过,只要他不是没用的,叶南天就很知足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