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知道了莉莉丝很有可能只是个人造人之后张云有些难受,那难受是几乎可以将他心脏毁灭的难受。知道了自己所珍惜的人不过是一个机器人之后,张云不管怎么说都会有些难受。但是他很快又明白过来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在他的心目中,莉莉丝是真实的,真实到谁也无法代替。张天不能代替莉莉丝,莉莉丝也不能代替张天。在张云的心目中,这两个都是他心爱的妹妹,都是要决心保护的人。但是决心要保护的人却总是为了保护张云而死去。张云难过的是这个。

以前和莉莉丝在一起的那些美好的时光慢慢的越来越远了,张云试图抓住,他看到莉莉丝第一次吃到冰淇淋时候开心的笑容,也记起莉莉丝拿着重型POD06时候那坚定的眼神,他记得自己抚摸她金色长发时候的柔软,也还记得陪莉莉丝一起去游乐场的疯玩以及莉莉丝穿上不是蓝色连衣裙以外的衣服时候单纯可爱的模样。这些画面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张云的脑海中,张云也越来越难受。

张云的世界突然失去了声音,只看到老道士的嘴唇慢慢动着。他没有猜错,老道士说的是没有可能了。

老道士道:“如果是人类,青门的秘术可以治疗。但是她却是一台机器而已。她流出的血液那么多,因为那并不是血液,而是仿造的血液,可以维持极其运转的一种液体。不过你应该感到高兴的是,莉莉丝虽然是一个人造人,但是她却拥有了自主的意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完成的。所以她也算是一个真正的人,在精神的层面上来说。但是她的本体毕竟只是机器,我无能为力、”

张云道:“那么,教授总是可以让她复活的吧。”

老道士摇摇头道:“不。现在如果有设备的话教授可能。但是教授不在,也不一定会救她。不然你们两个也不会受到追击。更重的是,就算教授用其他方式将莉莉丝唤醒,那被唤醒的莉莉丝也是空白的,除了身体和相貌,其他都不是你所认识的莉莉丝。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

张云不住的摇摇头,似乎不敢接受老道士的这一番话。

是啊,莉莉丝是有自主意识的。不管她是什么,在张云的心中她依然是那个无精打采,只能用PX兴奋剂来提神的莉莉丝。是那个呆萌却有实力超群的小丫头。不管张云再不想接受这些事实,却也无法抗拒。

他蹲下来,双臂抱着莉莉丝坐在地上。把头埋在她金色的长发中,轻轻的啜泣着。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张云像掉进了一个冰窟窿,只有双臂中抱紧的莉莉丝是温暖的,这只不过是他的幻觉。莉莉丝会冷吗?在这样的血泊中。

张云闭上眼静静的感受着莉莉丝。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上从内部开始又燃烧起银白色的火焰。这火焰与之前和第七部队战斗时候那汹涌澎湃的火焰不同,那些火舌不是疯狂的颤抖,而是如同被清风吹拂一样,慢慢的荡着。银色而温暖的火焰将张云和莉莉丝万去哪的笼罩。

在一旁边的老道士也目瞪口呆,这时候叶南天也睁开了双眼,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只觉得心里难受得不行。

老道士似乎在对叶南天说,他道:“他终于还是解开了朱门的封印,就像你解开了青门的封印一样、”

叶南天道:“可能他和我的想法一样吧。我们都想要保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不管多痛苦也愿意承受。”

老道士一时无语,枯萎的双眼中居然出现了点点的泪光。多少年没有流出过的眼泪,此时在看着张云身上燃烧着的火焰慢慢的垂落,在苍老的脸上扭曲的流动。

张云将莉莉丝抱着越来越紧,因为张云居然发现莉莉丝体内的红色血液慢慢的即将流失完了。她的肤色也更加的苍白,身体甚至比冰雪还要寒冷,充满了要死亡的气息。张云浑身的银色火焰慢慢的也将莉莉丝缠绕着,似乎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留住莉莉丝。

但是事实上莉莉丝的身体却慢慢的在融化,在张云的银色火焰的包裹中依然停止不住的融化,消散城一缕缕蓝色青烟从银色火焰中慢慢的升腾,然后依依不舍的消失在夜空中。

莉莉丝现在已经慢慢变成气体了,张云连看也不敢看,只觉得她金黄色长发的柔软触感都已经消失了。张云紧紧的闭着眼睛,越想抱紧莉莉丝就却越用不上力。直到最后,在叶南天和老道士的眼里,张云不过紧紧的抱着他自己,而在他坐着的地面,之前莉莉丝所溜出来的血液也开始慢慢的蒸发升腾,散成红色的烟雾消失在夜色中。

张云颓丧的坐着。莉莉丝居然完全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他很努力的去拥抱,却还是留不住。

这个时候张云睁开眼睛,发现周身除了自己燃烧着的银色灵蕴火焰之外还有一小团青蓝色的火焰悬停在他的胸前。

那青蓝色的火焰慢慢的朝着张云银色火焰中涌动去,然后附在张云的右手手腕上,那里本来是朱门封印——那颗朱红痔所在的地方。青绿色火焰从那里进入了张云的身体。张云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中似乎进入了什么东西一样。

他用内视去查看,再进入内视的那一霎那,张云突然感觉双眼一黑。

当他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满是泡沫的世界,那里的跑木铺天盖地,他自己也站在泡沫上。只不过那些泡沫有大有小,颜色各不相同。然后突然莉莉丝出现在一个巨大的泡沫中,呆呆的站立着。脸上带着微笑,双眼中却还有泪光。

张云伸手去抓,叫道:“莉莉丝。”

莉莉丝又笑了,她道:“云哥哥,我不会走的,我一直在这里。”

张云道:“这是哪里?”

莉莉丝道:“记得之前的青蓝色火焰吗?我在你的世界里,我在你的灵蕴里哦,云哥哥。”

张云道:“莉莉丝,我。。。”

莉莉丝突然出现在张云的身前,用那双依然柔软洁白的小手按住张云的嘴巴,她笑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我自己愿意的。云哥哥,我现在已经知道我是怎么来的了,这一直困扰我的问题,在我死后终于知道了。但是我很幸运,云哥哥,因为我作为一个人造人能拥有自己的感情,而且在死后还能进入云哥哥的世界。莉莉丝很开心哦。”

张云道:“莉莉丝,我对不起你。我。。。”

莉莉丝突然笑道:“可是我感觉现在才好轻松呢,以前我就知道,云哥哥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对我好的人,现在莉莉丝可以和云哥哥一直在一起哦,云哥哥,不用伤心哦。”

张云不知不觉眼泪居然已垂下来了。

莉莉丝突然道:“云哥哥,这次不能和你说那么多了呢。我现在还很虚弱哦。不过你放心,云哥哥,我一直和你在一起。莉莉丝不会离开你了哦。很云哥哥在一起,大概是我最好的归宿了吧。”

莉莉丝说话的声音在张云的听觉里变得越来越小,然后几乎听不到了。张云视线也越模糊,成千上万的泡沫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开始爆炸开来,每一个泡沫爆炸都会让张云的视线更加的模糊,最终他慢慢的看不清这个世界了。

当他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整张脸已经被泪水完全打湿了。浑身燃烧着的银色火焰已经慢慢的消失了。只是在他的右手的手腕上还有一点青蓝色的痔。

叶南天走过去问道:“张云你没事吧。”

张云这才从梦中清醒过来,苦笑道:“没事。”

老道士则转过头不去看他们,而是将视线放到A城的边缘,那里爆发出的灵蕴子弹所来的白光越来越热烈。

老道士道:“等调皮鬼回来,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张云也站起身来看着A城边缘的战线。他握紧双拳。抬头看向被白光染城白昼的夜空,胸中不知名的仇恨蠢蠢欲动,几乎将他吞噬。

而现在,距离天明却还很早。

等了不多时,调皮鬼又出现在天台上。来的时候调皮鬼气喘吁吁。虽然调皮鬼的速度是张云见过的速度最快的生物,但是整个夜晚它都在不停的奔波跑动传递信息。不管怎么说都还是很劳累的。

调皮鬼头上稀疏的毛发不断有汗水涌出来。它对着张云三人道:“浩二已经在城外等我们了,让我们速度过去。他得到了很多情报。”

老道士道:“好,现在这场战争才真正开始。”

老道士看着张云,心中也叹道,朱门和青门,这么多年又要联合起来了。老道想起比他更老的那些前辈们口中代代相传的故事心中也是热血翻腾。那些让后人唏嘘不已的和妖魔战斗的历史如同幻觉一般一幕幕重现在老道士的脑海中。那些遥远的记忆让老道士年迈之躯似乎拥有了无尽的力量。

降妖除魔卫道,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愿意做的事情。

而张云现在胸中却全是报仇的怨恨,仇恨燃烧着他,驱赶着他。

三人随着调皮鬼下了天台,在夜色中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穿梭着,张云抱着调皮鬼,双脚生出银色的灵蕴火焰,如同暴风一般席卷过城市。而老道士和叶南天也画符加速。三道银线穿过城市,不多时就来到了城市外面。

在城墙边上的一棵树上,一个少年正在望着远方的战场。转过头就发现三道银线直奔他而来。他一向冷漠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他轻轻跃下树。那个时候三个银色身影已经站立在他面前了。

浩二道:“跟我走吧。L组织已经先行搜查了,好像查到了一些线索。”

张云和老道士叶南天三人相视点头。对于浩二,他们三人都已经足够的放心。

他们并没有询问关于L组织的事,事情大致他们大概也猜出来了。

浩二道:“路上我在告诉你们,现在抓紧时间。”

说完已经运转灵蕴朝着A城附近的山脉方向冲击了过去。而那里,正是当年浩二看着张天死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地方。

张云的神色也微微动了动。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