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现在觉得自己的力量强大到可以随时击杀面前的这个手拿长刀的人,但是他却只是冰冷的凝视着他,并不急于动手。这样他也不担心那个持刀的男人率先动手,因为他的速度绝对不可能有张云的速度更快。这一点两人都非常明白。场面一时安静下来,空气中只有张云身体上灵蕴烈烈响动的声音。

那边个持刀的男子全身都在颤抖着,冷汗迭出。他真想张云快点动手,但是张云却偏偏这样看着他。这样的恐怖比死亡来得还要让人难受。简直是生不如死。

这时候张云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他问那持着战刀的男子道:“这真的是教授的命令?”

如果在以前的情况下,这个男子或许会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但是现在的他却不知不觉的想开口了,但是他心里同时也明白回答与不回答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他正要说话。

张云道:“不用提要求,我只是问问,你说还是不说,说真话还是假话,你都只有死。因为”张云的声音从来没有这么冷漠过。

那持刀男子受阻红的灵蕴战刀突然就熄灭了,然后灵蕴所汇聚而成的轨迹慢慢的消散,最终能消失于虚空。那男子身上再没有半点的灵蕴气息,连生的气息也没有,就如同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一样,双眼没有任何的色彩,只是呆呆的看着张云,目光又空洞又遥远,似乎没有看张云,只是当张云不存在一样,双眼中是无穷尽的虚空。

这是绝望,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过的绝望。绝望原来是这个样子,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用说。

但是他却还是说了。

“我不知道,但是听说是教授的命令。”那男子战刀已灭,只是呆呆的说着。然后他就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处有一阵阵的凉意传来,那凉意是血液。以前他以为血液是燥热的,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原来血液是冰冷的。冰冷的血液沿着他脖子上一条细得几乎肉眼看不见的缝里慢慢的流动出来,然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将他整个身子都笼罩在血液中。那个时候他的视觉才慢慢的模糊,然后又慢慢的变黑。他从头到尾连手都没有动过,但是就这样死了,这是生为一个军人的耻辱,可是刺客的他却已经想不到这些事情了。他只觉得很累,想要睡觉。然后他就觉得自己的视觉开始震动,猛然视线摔到地上。他还能看到张云满身银色火焰手持长剑站在那里,如同来自地狱的死神。反正不管怎么说,张云就是他的死神。

现在的他已经死了。

张云长叹一口气,身上的银色火焰慢慢的熄灭,如同千万只银色的龙慢慢回到龙巢里一样慢慢的朝着自己的身体内部涌动而去,最终消失于平静,连在自己的身体里都没有了踪迹。张云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发现那颗朱红色的痔依然没有出现。看来消失后的朱红色的痔是不可能再次出现了。

关于朱红色痔的记忆又再一次出现在张云的记忆中。之前他一直处于悲愤的状态而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虽然意识到并且利用了那一股朱红色痔消退而带来的力量,但是他却没有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常。好像那些东西不过是本来就属于他的。他再次从记忆中拿出来使用而已。但是当那股情绪从自己的身体里退却之后,他就再也唤醒不了那股力量了。刚才那满身银色火焰的模样现在张云自己想起来也有些可怕,更别说其他的人了。可惜的是张云再次使用,却不过是简单的灵蕴器化,而且是最初级的灵蕴硬质化阶段,不再如刚才满身银色火焰翻腾,更别说那一把银色的长剑了。

真是奇怪。张云实在想不通,于是把这事情甩到另外一边。才这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在被第七部队追杀,而现在还处在第七部队的势力范围,如果不早点逃跑的话可能被后续部队追上。毕竟之前那些人和第七部队一直有联系,之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灵蕴现象说不定现在已经传到第七部队的韦恩和教授等人的手里了。

“得快点走。”张云自言自语朝着那车飞快的跑去。一边跑一边叫着莉莉丝,但是车厢里的莉莉丝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他现在是真正担心莉莉丝出现什么状况,那之前的努力就完完全全的白费了。

张云想起莉莉丝。气喘吁吁。闯进车厢里,眼前的场景让张云差点昏厥过去。

莉莉丝躺在汽车的后座上,后座已经被莉莉丝手臂上和另外一处伤口流出来的血液染红了,莉莉丝就躺在那一片血污中,蓝色的连衣裙此时已经被染红了一大半。不只如此,在莉莉丝的赤裸的肩膀和小腿上,也沾满了血液,脸上也沾满了红色的血液。怀里双手却还紧紧的抱着那把重型狙击枪POD06,POD06上也沾满了血液。莉莉丝现在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一样,画面看起来让张云感到无比的恐惧。

他的恐惧不是来自于这惨烈,而是来自于对莉莉丝的担心,他冲进去使劲的摇着莉莉丝。生怕莉莉丝出了什么意外。

但是事情好像总是事与愿违,任凭张云如何喊叫莉莉丝也叫不醒她。张云又用手去探莉莉丝的鼻息,发现莉莉丝还有微弱的呼吸,于是把莉莉丝的狙击枪放到一边,把她抱到干燥的前座。

而张云则小心翼翼的驾驶这骑车朝着A城奔去。骑车在夜晚的路上行驶着,张云开车开得极慢,现在是不可能进城了,只好先到城市边缘去。张云现在心情坏到想杀人。因为莉莉丝如果得不到医治的化迟早会死的。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张云懊恼的驾驶着车,在路上歪歪乖乖的开着。他如同木偶一样,没有一分的表情,内心却已经是痛苦万分。

这个时候在车灯的前方出现了一个矮小的人影,那人影双手张开挡住了去路。

张云正要破开大骂,却发现那人影熟悉得很,再仔细一看,居然是调皮鬼。

调皮鬼见车停下来,一个箭步跃到车前来,然后再是一跃就已经上了车。它看了看莉莉丝问道:“你们被追杀了么?”

张云沮丧的点点头道:“她快不行了。”

调皮鬼道:“老道士叫我来找你,叶南天也在找你。而且老道士应该会救人的吧。”

张云欣喜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调皮鬼道:“现在在A城,虽然是边缘,不过也在城市。”

张云的神色又暗淡下来,他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莉莉丝,已经失血过多了。他心痛的把刘莉莉丝抱在怀里。用脸埋在她金色的头发里。那个一直沉默着可爱的小女孩这一次真的要沉默了么?

张云喃喃道:“现在A城边缘全都是幽灵军团和部队的人,我们怎么过去,从幽灵军团中冲进城市?”

调皮鬼道:“如果够快,说不定赶得上。我来的时候也避开了他们,那一条路鬼魂比较少。而且我如果开路的话,比较安全,毕竟我和它们是同类。”

张云温柔的将莉莉丝放开,欣喜道:“调皮鬼你快指路,快点。”

调皮鬼应了。

于是两人一妖驾着车就朝着A城边缘地带行去。穿过一条河和一个漫长的黑森林之后终于能看到A城的边缘了。

一直在路上,张云就能看到A城边缘闪动起那些白色的光线,而且有时候还能听到那些鬼魂的呼啸和惨叫。越到近处就听得越清楚。让人几乎都要恶心呕吐的感觉。因为那种声音不但听起来恐怖,而且非常的刺耳。

张云强忍着自己身体的不适,将车停到了调皮鬼所指的方向。那里是一条护城河。但是在那里有一条肮脏的何时从A城里流动出来经过护城河。

调皮鬼道:“就是那里。只不过那河里过去的时候也能遇到一些幽灵鬼魂。我走在前面,有信息就告诉你,现在你的实力应该没问题了吧。”

调皮鬼不知道张云究竟修习灵蕴到什么阶段了。不过从他能从第七部队逃生出来就应该能想到不是偶然,因为连莉莉丝都受伤了,肯定两人经历过一场血战,那么现在的张云的实力自然是不同以往,若还是那灵蕴第一阶段的话,可能早就死在路上了。

调皮鬼的心思一直很细。这些细节不需要开口问或者张云自己说他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这也是调皮鬼作为一只妖能和人类共处并且活得那么久的原因。他甚至比许多的人类还会察言观色。但是却不巧言令色。这种技能大概也只有人类才会使用。

张云将浑身是血的莉莉丝抱在怀里,鲜血不停的侵染着张云的衣裳,将张云的胸膛都染得血红。而且现在的莉莉丝身体如同冰块一样,没有半点的温度。在莉莉丝金色头发掩盖着的脸上,浮现着苍白的神色,双眼也紧紧闭着,一动不动。只有微弱得不可察觉的呼吸还能证明莉莉丝暂时还不是一具尸体。

张云心痛的看着莉莉丝,因为莉莉丝变成这样全都是因为他。莉莉丝为了保护他叛逃了教授还伤害了自己。张云心中突然一动。他想莉莉丝难道真的不相信是教授么。张云念及此处,两滴灼热的眼泪便跌落带莉莉丝冰冷的面颊上。莉莉丝长长的睫毛动了一下,但是很微弱,张云并没有察觉。

这时调皮鬼见着张云已经准备好,将小手一挥,整个人欲进了夜色里。张云则紧跟其后。

张云跟着调皮鬼跃下河。河水很浅,不一会儿就到了岸边。然后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巨大的黑洞。里面散发着恶臭。肮脏的河水不断的从里面流动出来,还有许多老鼠尖叫的声音。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