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的张云仍然处于悲伤和难受的情绪中,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变化,那个时候被老道士称为朱门标志的朱红色痔已经完全的消失了。但是张云身体却多了很多东西出来。这些变化现实从张云身体内部开始的。

根据老道士的话,可以证明张云是朱门后裔。而朱门标志的那个朱红色痔是为了控制朱门后裔灵蕴不受控制而暴涨设立的,一旦那颗红色痔消失了的话,朱门后裔身体一直被潜伏镇压的灵蕴就会汹涌,这是朱门后裔的魔咒。

果然在朱红痔小时候,以那颗痔而形成的遍布全身的结印瞬间在张云的身体上显现了一下。一道道银白色的网覆盖着张云,然后只是一瞬间,便全部瓦解。在下一个瞬间,张云身体中的灵蕴以那颗痔原来所在地方为中心,不管的向四周扩散着汹涌澎湃的灵蕴。身体内部猛烈的触动惊醒了张云。

他松开莉莉丝,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内部银白色的灵蕴如同快速穿梭的银白色蛇一样。在他的血管内部疯狂的运动。然后以那颗朱红痔为中心,数不清的银白色灵蕴从那里涌动到张云的身体外部。一直蔓延到张云的全身。

现在的张云如同是一个被银色火焰包裹的人一样,在他身上燃烧的银色火焰火舌不断的颤抖着,连空气都被烧得有些扭曲。

张云一个箭步跃出车外。感受着自己身体内部来的汹涌的能量。那些灵蕴不但汹涌,而且能被张云尽数的感知,他的操控灵蕴的意志力也越来越强大。随手一动都有无数的灵蕴朝着哪个方向涌动过去。现在他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般,只不过因为火焰是银色的而平添许多神圣的感觉。

车内的莉莉丝微微睁开眼睛看着车外的张云浑身燃烧着银色的灵蕴,眼神中有隐隐的担忧。她的视线又开始模糊起来,她伸出手想去抓住张云的幻影,但是却感觉自己身体正在往一个无尽深渊似的黑洞中坠落而去,她也离张云越来越远,不管再用力都抗拒不了下降的那一股巨大的牵扯力。而在她视线中所有的黑暗,也如同暗黑的物质一样朝她压来,她的视线越来越黑暗,仿佛正在被黑色的泥土活埋以i杨,张云的幻影也越来越虚幻,最终她还是沉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再也没有任何的知觉。

现在张云耳边尽是灵蕴呼啸的声音,如龙吟一般。而他看着下车的那些拿着灵蕴武器的士兵们,内心的愤怒也越来越大,他越愤怒他身体上燃烧着的灵蕴也就越汹涌,几乎将他整个覆盖。在那些士兵们的眼中他俨然已经是一块燃烧着的火焰。只不过是人的形状而已。

那些士兵不是没有见过灵蕴强大者,甚至连灵蕴的器化都见过,但是却没有见过灵蕴如此强悍居然可以如同火焰一般燃烧的人。

有几个已经望而却步,身体瑟瑟的发抖。但是其中另外一个似乎是军官的男人,扔掉自己手中灵蕴武器,手在空中一挥,一把巨大的斩刀出现在他的手中。那战刀上也汹涌着灵蕴而且不停的流动。

他也是一个灵蕴器化第二阶段的高手。

那人舞动战刀,空气中有猎猎响动。他看着那些瑟瑟发抖因为恐惧而想逃跑的人朗声道:“都给我上,不服从命令者,死。”

他的语气充满了杀意,而且有着任谁也阻挡不了的坚定。其实他的内心又何尝没有颤抖。在他的印象中,张云虽然是修炼速度极快的人,但是也仅仅是快,怎么也不可能在几天的时间就达到灵蕴器化的第二阶段。他可是花了四年的时间才有今天这把灵蕴战刀拿在手中。

如果张云也不过是灵蕴器化的第二阶段倒也还好,可是张云现在的状况却是他从来也没见过的。就算是韦恩是灵蕴器化的第二阶段巅峰也不曾见到韦恩有如此强大的灵蕴。而且更加恐怖的是张云的灵蕴根本就无法被归类。因为那并不是器化的阶段问题,而是张云拥有普如此澎湃的力量。

张云看着那些追杀他们的士兵又重新拿好武器,内心冷笑了一声,现在就算那些士兵想逃跑张云也是不会给他们机会的。伤害了莉莉丝的人,只有死路一条。张云说好的要好好保护莉莉丝,就一定要做到。而且他现在自信他也有那般力量。

张云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能拥有灵蕴器化的力量了。虽然他还没有试过,不过他自己却无比的相信。好像这些灵蕴天生就是他的,而他自己之前不过是失忆了而已。现在他已经完完全全的记忆起来了。这些大概都是朱红痔封印的缘故,一担解开便拥有本身潜在被压制的力量。

张云随意将手一挥动,手中顿时出现一把剑。那剑有四尺长,剑身到剑柄全是纯白色的灵蕴涌动,奕奕发光。那光辉在黑夜中显得如此刺眼,对面那些士兵甚至不能直视这光线。张云仔细端详了这把剑。

剑他是第一次用,这么长,比平时的剑长那么多的剑他更是见也没见过。但是张云拿在手中却感觉熟悉得不得了。因为不管是什么武器都是灵蕴汇聚而来的。而灵蕴又是属于自己身体内部的。与其说是在用剑,不如说是在用灵蕴。张云现在对灵蕴的控制又极其的强悍,因此那把剑在他手中丝毫没有生硬的感觉,稍稍一舞动都有灵蕴汹涌翻腾,充满阵阵杀意。银色光辉在灵蕴燃烧中不断闪现,连这大山上空那皎白的月亮也黯然失色。张云剑上灵蕴的寒光比月色还要美丽。

但是通常美丽的都代表着危险。

张云持剑向前踏了一步,只是一小步。

而对面的那些持着枪的士兵们却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一共七个士兵,其中七个经受不住恐惧手指已经扳动了灵蕴枪械的扳机。而那个手持战刀的人却依然动也没动,只是默许了那些士兵们的举动。他自然是不会首先向张云发起攻击,他要看看现在的张云战力又是如何。

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几乎让在场所有的第七部队的人感到绝望。

随着砰砰数声枪械的响动,响彻山林。七道银光乍现,朝着一身银白光辉的张云击杀而去。

但是张云却动也没动,他没有闪避,也没有用长剑防御。而只是拖着剑往前又走了一步,这一步让灵蕴子弹完完全全的击打入他的身体。

不,准确的说不是射入他的身体,而是射入他身体上汹涌着的灵蕴上。

那持着战刀的男人本来以为七发灵蕴子弹已经足以让张云丧命了。就算是在第七部队里最强大韦恩也绝对受不了七颗子弹完全射入身体。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他大喜,心想,果然还是太嫩了。

但是下一秒却让他快要疯了。

张云依然向前走了一步。

那七颗灵蕴子弹射入他的灵蕴火焰中后,似乎泥牛入海,再没有半点的反应。似乎不过是七道光照耀了张云一样。

张云抬起眼,银白色的火焰覆盖身躯,但是双眼却尽是血红之色。那血红双眼中似乎还翻腾着和身上银色光辉截然不同的红色火焰。那是来自地狱的双眼。

那些士兵们的攻击对张云没有丝毫的影响。张云只是慢慢的继续朝着那些士兵们走着。手中灵蕴长剑拖在地上,却没有丝毫的声音发出,只是浓烈的灵越如锋利的刀锋一样划破地面。而在他身体四周的空气都因为灵蕴的汹涌燃烧而变得炽热而扭曲。

放佛走过来的不是张云,而是一尊恶魔。放佛他不是从对面走过来,而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穿过扭曲的空气而来到这个世界上。而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为了毁灭。

这是那些灵蕴士兵们所认为的。

但是张云不是这样想的。张云想他要保护莉莉丝,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她,不论要伤害她的人是谁,就算是教授也不行。

张云大喝一声,本来拖着长剑缓慢移动的身体加快了步伐。

一步两步。剑锋上灵蕴翻腾,更快了。

三步四不。剑已经斜拿在手上。

走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了。一共只有十几米的距离。在张云相隔那些士兵们还有五米的时候却突然硬生生的在那些士兵们的眼中消失了。

“消失了?”

“怎么,怎么可能?”

连持刀男人也感觉到全身冷汗迭出,汗毛倒竖。“怎么可能。”他睁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扑。”

锋利的武器刺破身体的声音突然响动起来。在那些士兵们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白色影子。然后有人看到了一把银色的剑,呼啸着斩杀过来。

那士兵万万没想到本来消失的张云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而且出现的时候剑已经出手了。横着腰斩过来。

那士兵还来不及开枪。整个身子从腰腹处开始断裂开来。燥热的鲜血在半空中涌起,然后在长剑砍杀过来,又落到地面上。

其余士兵反应过来正要开枪却发现张云已经消失了。

然后在他们错愕不堪的同时,一道银光又乍现与他们的眼前。如同一道幻影,幻影刚现,张云已经连人带刀从他们面前冲过去。

张云刚一落地到另外一个方位之后,张云冲过他们旁边的那两个人齐齐倒地,鲜血涌动出来,空气中如同下起一阵阵血雨。

张云不过瞬息之间就连连斩杀三人。三人都是不明所一便到底而亡。

但是张云却没准备住手,又是接连几个冲刺,连人带剑,银色火焰汹涌于众人周围。一阵阵的幻影闪过,一道幻影未灭,另外一道幻影又现。

当张云带着灵蕴长剑立在那持刀男人的眼前的时候。在那持刀男人身后,另外那四个士兵突然倒地,身体一分为二,倒在一片血泊里。此时的持刀男人不敢向后看,他知道他们已经死了。他不看的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面前站着一个他从来也没遇到的如此恐怖的敌人。

第二是,他不敢是他不敢看那一片血泊中七七八八的尸体,如同人间炼狱。

尽管如此,他还是闻到了,腥臭的血液味道在空气中散发出来。他已经有好多年没闻到过血液的味道,这几乎让他五脏六腑都要扭曲,胃液翻腾。恐惧让他的恶心感更加剧烈。他开始颤抖了,所以更用力的捏紧手中的灵蕴战刀。

这可以给他些安慰。他只有一战了,而张云也没打算让他活下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