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相信我?”浩二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因为他生怕听到了让他绝望的答案。

“是,我觉得你不会。伤害她。张天。”张云看了看浩二。完全想不到当时在别人眼里疯狂邪恶的杀人魔,现在却突然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同。这也许就是他压抑了好多年的情感,这中间,这几年倒地发生过什么些事情呢?恐怕除了浩二,无人知道。

张云站起来,正对着浩二道:“我是相信你,没错,你不用怀疑,可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要这么躲躲藏藏?就算受到诬陷,为什么不来找我?”

浩二沉默了一阵,似乎在压抑身体上伤口传来的剧烈痛感。他道:“那个时候全社会都以为我杀害了张天,我只有躲躲藏藏,你不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成为你们口中的杀人犯,那也不过是为了活下来为张天报仇。我不来找你,那是因为我怕你,怕你也这么认为我。如果张天的哥哥,张云哥哥也怀疑我的话,我会很绝望的。”

浩二说话的时候似乎记忆起了往昔的痛苦,难以自拔。

张云道:“为张天报仇?可是,不是你杀害张天的话,你知道是谁杀害的?”

浩二喃喃道:“我亲眼看到的,那些事情还历历在目。”

浩二深呼吸了好久,然后慢慢的讲述起来:

“五年前的那一次郊游,现在想起来,本来是快乐的时候,却莫名其妙成了噩梦的开端。在那天下午,我和张天去那片小树林的时候,我们就一直在里面玩,那个时候日头有点大了,我和张天都有些累。然后我们去找水喝,可是那森林里怎么找水。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一个洞口,让我和张天都大为吃惊的是,那黑黝黝的洞口里面爬出来,还有的飞出来好多的白色的东西,那些东西像死人的魂灵一样。我和张天大叫了出来,但是那些上百个幽灵却似乎没看到我和张天一样,只顾着整齐排列着从洞口中出来。”

听到这里,张云心里几乎已经有了答案了。

浩二又接着说道:“那时候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鬼魂,心里好害怕,张天和我的手捏在一起。我们躲在那灌木丛下面,瑟瑟发抖。尤其是张天,眼神恐惧,脸色苍白,身体不住的抽搐着。那时候她才多小,哪里看见过这些东西。于是她一把放开我就开始跑起来。”

浩二的眼神也越来越痛苦,后面发生的事情让他难以一下子讲述出来。

浩二颤颤巍巍的说道:“这个时候,从那洞口中突然冲出来一个黑色制服的人,手中拿着一把枪。那枪射出来的却是一道银色的光线,银色的光线瞬间击中了失控而奔逃的张天。我现在都还,记得当时的样子,我,没有杀张天。后来我一直潜伏着,调查寻找,一边努力的生存着。直到碰到了吴玄,我才知道,杀死张天的,是K组织的人。”

虽然已经隐隐约约的猜到了是什么事情,但是当张云听到浩二完完整整清清楚楚的讲述出来的时候,内心依然受到强烈的震撼。

但是又有几点张云十分不明白,他不是怀疑浩二,他相信浩二的痛苦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

张云道:“浩二,我必须问你几个问题,记住,这不代表我不信任你。我只是想更了解真相而已,知道嘛?”

浩二点点头,点燃一根烟,静静的坐着。张云看着他抽烟熟练的动作,内心也有不忍。浩二才是多么年轻的人,就已经像歌垂垂老去的人一样了。

张云道:“你现在肯定知道,没有修炼灵蕴者,是不可能看到鬼魂的。那么,当初你和张天是怎么看到鬼魂的?”

张云话一说完浩二眼中就充满了恐惧。冷汗直流。

浩二喃喃道:“是啊,我怎么知道,我和张天是怎么看到的?当初,当初我还不知道灵蕴是什么啊。我完全没有想到当初为什么能看到鬼魂,难道不过是一场梦。”

张云漠然。他生怕浩二走火入魔了。

浩二苦笑道:“没想到我和她连这一点都相同。呵。”

张云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浩二狠狠抽了一口烟,一边吐着烟雾一边道:“在学校的时候,我和张天,总是有许多不谋而合的地方,不管是去哪里,吃什么东西,喜欢哪个人,喜欢哪个老师。都一样。更重要的是,她手腕的地方有一颗红色的痔,而我也有。”浩二说完,便将手腕给张云看。

张云叹了一口气,却并没有看浩二的手腕。

浩二道:“你不相信我?”

张云道:“我自然比你更了解张天,她手上的确有一颗红色的痔。不只是她,连我也有。”

张云坐下来接着道:“这样就可以解释很多事情了。第一就是你和张天当时能看到鬼魂。第二就是为什么吴玄要来找上你,而且在找上你之前也找过我。这样说,你应该明白了吧、”

浩二吃惊的说道:“一切都是因为这红色的痔?”

张云道:“这只是我的猜测,但是却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世界上的事不可能那么凑巧。大概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和我们手腕上红色痔有关。我知道你的修炼速度很快,我的修炼速度也比常人快了不少。现在看来,是因为我们都拥有这颗红色的痔。”

浩二点点头又道:“你之前说要问我两件事,还有一件呢?”

张云闻言严肃的看着浩二道:“你怎么确定杀死张天的是K组织,而不是以前的第九部队或者第三部队,也就是你现在所在的L组织?”

浩二闻言又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然后对张云道:“你认为吴玄和四方,他们为什么要叛逃K组织?”

张云道:“我当然不知道。不过不是为了权利就是为了利益。”

浩二摇摇头道:“因为他们曾经无意间得到了K组织的高层机密。所以,K组织以他们家人为威胁,要他们交出那机密文件。但是吴玄和四方都不同意,最后他们的家人都死了。他们,不过也是复仇者而已。”

张云道:“那机密文件是什么?”

浩二摇摇头道:“不知道,很有可能是关于灵蕴研究的。因为放在一个不知名的金属盒子里,不管用什么方式都打不开。但是K组织这么重视,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吴玄和四方也是察觉到K组织的不对劲才开始叛逃的。在他们叛逃之前,吴玄曾当面质问过K组织一些问题,但是我都不知道,现在我还不够资格了解。我不过是一个执行任务的人而已。”

张云道:“K组织是属于国家,他们两支部队能反抗?”

浩二道:“不一样,因为是在境内,而且是在发达的地区,难以用强制性手段剿灭,而且现在许多组织也开始投靠L组织,相当于是无冕之王。但是L组织却又并不真正为非作歹,你何曾听说过L组织祸乱一方的事情?他们的目标也仅仅是K组织而已。”

张云道:“所以上面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浩二道:“那倒不是,主要是L组织也同时在执行驱魔任务。听起来真奇怪是不是。”

张云道:“的确很奇怪,现在越来越复杂了。”

浩二道:“你一定还想问我妖魔组织化的事情吧。”

张云道:“是,你有什么消息么?”

浩二摇摇头,然后道:“我从来不涉足这一块,我的目标是颠覆K组织,我的任务是吴玄安排。我相信这个男人。”

张云道:“我觉得最好还是调查清楚。我想知道所有的真相。”

张云扔掉了手中的烟道:“包括这红色朱痔。”

浩二突然道:“这个,张云哥哥,说不定,那个老道士知道。你怎么不问问他。”

张云突然想起来,恍然大悟道:“对啊。”

老道士所使用的法术是非常古老的,青门也言传至今几千年。这种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问这种老道士说不定会得到答案。之前他一直没有提起过。

张云想到后,马上就带着浩二去叶南天的房子里,现在那老道士应该还在和叶南天修行青门《灵经》上的法术。

现在夜才刚刚降临,但是在叶南天的房子里却发出阵阵的光,这光比昨天的光更要明亮一些。张云和浩二并没有进门,而是静静的站在房子外面等着,因为怕打扰到叶南天和老道士的修行。

没过多久,房子里的光线才暗淡下来。

张云推开门走进去。

老道士和叶南天额头上都冒着细碎的汗珠。老道士道:“你们聊完了,如何?”

调皮鬼和叶南天显然还是对浩二有所顾忌。毕竟现在站在张云身后的是江湖人称杀人犯的浩二。叶南天还是略微有些紧张。

张云笑了一下,示意不要如此担心。

然后张云又道:“前辈,我是有些事情要问你,关于我修炼速度的事情。”

老道士道:“这个我以前就调查过你和和浩二,但是的确没发现你们有什么不同。教授说的是血液的问题,不知道真假,但是我的确不知道、”

张云道:“现在知道一部分原因了,你看。”说着张云把自己的手腕伸出去,手腕上有一点朱红的痔。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

张云又道:“这种朱红的痔,我和浩二都有,而且我已经死去的妹妹张天手腕上也有。更重要的是,在五年前,张天和浩二还没有修习灵蕴的时候就可以看到鬼魂了,想来也是因为这痔的原因。”张云顺便也把之前浩二告诉过他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老道士,希望这样能让老道士更加清楚。浩二在一旁沉默不语。

老道士看了张云手中的痔后,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想了很久才道:“这种朱红痔我没见过,但是我却听说过。而且已经是很久远的历史了。”

张云欣喜道:“愿闻其详,前辈快快将来。”

老道士没有如往常一样笑起来,而是严肃的想着,没买胡子都快凑到一起去了。他缓缓说道:“这痔在我很小的时候听青门的前辈们说过。”

“听他们说,这种痔不是单纯的痔,而是一个门派的标志。”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