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丝把张云带到了一个小房间。莉莉丝就住在隔壁。莉莉丝告诉张云教授一直就住在实验室里,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教授几乎都不从那里出来。这房间空空荡荡的,当真就如部队里的宿舍一样。不过张云也无所谓,这跟他自己的房间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了。充满忐忑的休息了一夜之后张云很早就起了床。

教授已经在实验室等他了,但是莉莉丝并没有在那里,教授做实验的时候是不会有旁观者的。

实验室分为两个空间,第一个空间是张云初次到的那里。在房间里还有另一扇门。这扇门是金属构造的,上面有锁,不过锁却是用点子密码来控制的。教授输了几个数,在一阵响声过后,金属门打开了。

实验室给张云的第一感觉就是是冰冷。四处的墙壁也都是金属构造的,有金属的光泽。整个实验室如同冷藏库一样。

在实验室的正中央有一台仪器。就像医院用来检查身体内部构造的仪器一样。而在旁边摆放着有一台类似于电脑的仪器,大概是用来呈相和观察张云的。

教授道:“现在你可以躺上去,就如同在医院里那样。”

教授又道:“对了,最好能把衣服脱掉,脱光。”

念及此处,张云心想岂不是莉莉丝也是这样,莫名的心里有些难受。虽然他知道这是科学研究不可避免的环节,仍然心里有些奇怪的情绪。

张云一边想着一边脱完自己的衣服。赤身裸体的躺在那仪器上面。

那仪器在张云躺上去之后闪出一阵阵的光亮,如同繁星一样。之后又将他“吞”了进去。张云心里想到莉莉丝不是说过会麻醉而昏迷过去吗?可是教授并没有像吴玄那样为他服用那些麻醉剂。

然后,张云现在的整个身子都在仪器的内部了,只有双脚还露在外面。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两眼一黑,他眼前的光亮都消失了。张云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而教授则在仪器外面的键盘上敲得噼里啪啦,不知道在干什么。

没过多久,张云脑袋一紧,两眼处的黑暗更加的深了。之后张云便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但是在清醒的时候张云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疼痛的感觉。教授大概说的都是真的吧,他不过是进行着常规的科学实验。

张云清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上方雪白的天花板,旁边有微黄的灯光照过来。那天花板让他非常不舒服,空荡,让张云感觉有些不真实。

张云动了一下身子,然后猛然的坐起来。

床单脱落,露出他赤裸的身体。他现在躺在一张床上,这屋子里没有任何的东西,只有一张床,也没有窗户。房间里唯一的门紧闭着。张云感觉身体不舒服,不是因为实验之后带来的代价,而是这种环境让他不舒服。

在床的旁边摆放着一套黑色的衣服,是第七部队的制服。他下了床利索的穿好衣服,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依然是通过长得出奇的走廊,寻着微弱的声音终于找到了教授的实验室。

他刚打开门便看到教授回头看向他,然后教授又转过头去面对着电脑屏幕上的一大串数字和英文。口中道:“你醒了?身体如何?没什么特殊情况吧,我就说嘛,只是普通的观察而已,至于研究,都是通过数据来进行的,想来你现在应该相信了。”

张云道:“是,可是为什么会昏迷过去呢?”虽然知道莉莉丝也是这样,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下。

教授沉默了一会道:“这个啊,如果不昏迷的话,里面进行的实验可能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反应。”

张云道:“这样啊,这些事情我也不知道。”

教授点点头道:“反正你现在也是第七部队的人了,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张云道:“暂时还没有。一切先听从你的安排吧。”

教授点点头。

而在另外一边,张云的好友叶南天和调皮鬼现在正紧张的看着一个穿着道袍的老头子。调皮鬼本来一直居住在张云的房子里,但是过了好几天张云还没有回到家里来,它就索性在夜里偷偷摸摸跑到了叶南天的房子里。

殊不知刚一到就看到叶南天正在和一个穿着道袍的老头子对视。调皮鬼心想,这老头大概就是教叶南天开天眼的那个老道士吧。于是慌忙的朝着叶南天背后跑去,想要寻求庇护,毕竟这道士也算是个驱魔师,虽说他是叶南天的师父,但是调皮鬼依然放不下。

那老道士把目光投降了调皮鬼。

调皮鬼虽说是妖魔,但是其实与人类长相也大差不差,只不过耳朵比较尖,眼睛比较大。还有的就是调皮鬼通常都是只穿着一条裤衩。这样的小孩看起来就感觉会很诡异。所以老道士多看了两眼道:“这里居然还有座辅童子。”

叶南天道:“师父,调皮鬼是我朋友,你千万冷静一下,它对人无害的。”

老道士笑道:“这种事情难道还要你跟老夫说,我当然也是知道的,还有,我要说过多少次,我不是驱魔师,我是个道士,我杀的不是妖魔,而是心存险恶之辈,你到如今还不了解为师么?”

叶南天道:“师父,我知道啦。”

那老道士一屁股坐到叶南天的床上,调皮鬼又方才放心下来,不过仍然紧紧握住叶南天的手,双眼一刻也不曾离开老道士。

老道士笑着看了看调皮鬼,调皮鬼触碰到目光又朝着叶南天身后躲。

老道士道:“南天,你天眼已开,是已可直视事物本质,但是武力却是不行。结界术也学了个半吊子。老夫这一身修为要谁来继承?”

叶南天道:“师父,你别为难我了,你知道我也很想学得和你一样厉害,那样也不至于每天饭都吃不饱,可是徒儿资质有限,不然也不会练习开天眼练了七年才有所小程。连后面莫名其妙开始修习灵蕴的那小子都比我厉害了。”

老道士道:“那小子,你说的你经常提起的那个叫张云的小青年么?”

叶南天道:“是啊,莫名其妙就会使用灵蕴了。大概也就一年前的事情,现在比我可厉害多了,不跟他组队驱魔,徒儿这点假把式,饭都吃不起。”

老道士道:“突然就会使用灵蕴?不是军方的人来收徒的么?”

叶南天摇摇头道:“没有,那小子消失了几天后,就突然会使用灵蕴了。现在他好像跟着一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去了什么地方,我不知道,我猜测是去了军方。但是他之前也和我说过,他与军方之前是没有什么联系的,也就是说他不是军方在外发展的民间驱魔师。”

老道士道:“我倒是在几天前也遇到个小子,因为感兴趣就查了一下,这一查,嘿嘿,那可不得了。南天,你知道那个叫杀人犯浩二的少年么?”

叶南天道:“知道,听说一直在逃。而且之前因为调皮鬼的事情和他的手下有过一些过节。”

老道士道:“就是他了,这个少年歹毒无比,行事不择手段,而且我发现他跟军方的一个人有染。他所能拥有灵蕴,也是在几天的时间,后来甚至突飞猛进,只怕与军方那些驱魔师也不相上下了。”

叶南天道:“几天?”

老道士道:“就几天的时间,我详细调查过,绝对没有错。所以我觉得这个叫浩二的少年和张云说不定有所联系。”

调皮鬼学着猫喵了一声,似乎在表示惊讶;

而叶南天也道:“不可能,张云是我认识多年的同伴,我太了解他了,这家伙虽然有点懒,但品性绝对不坏,不可能做出浩二那些事情,而且之前我们因为调皮鬼的事情杀死浩二手下的时候,张云也是在场的。他。。。。。。”

老道士道:“你不是说他跟一个奇怪的女孩走了么,那女孩你用天眼看绝对是一团虚无,对不对。非人也非妖。”

叶南天哑口无言,不一会儿他又道:“是。师父你如何知道?”

老道士哈哈大笑道:“你以为为师云游四海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调查妖鬼横行于世界的根源。这一次收获可真大,我查到了对抗妖魔的K组织,他们旗下有九只部队,已经叛变两支,其中第三部队的红眼杀神吴玄说不定和张云和浩二有关系,而第九部队的血神了无音讯,不过他的手下一直在行动,并且不停的攻击K组织,原因倒不明。而在九支部队中的第七部队,有一个金色头发的女孩,来历却有些奇怪。她是在五年前的一场K组织的内乱中出现的。而且疑点是,五年前世上还没有妖鬼,可是K组织就已经存在了,我不知道,也想不到K组织存在的目的是什么,而且为什么会在妖鬼出现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研发出灵蕴武器,而且造就大批的驱魔师,这太奇怪了。”

老道士又道:“特别是那女孩,不管我怎么查,都只能查到那K组织内乱之后她出现过。太奇怪了,天眼所见居然非人非妖。”

叶南天听得云里雾里。只好无奈的看着老道士。

老道士道:“唉,这些事就先不说了。我这次回来是准备带着你一起去查一些事情,肯恩会有动手,这几日你就好好跟着我学习。说起来我这许多年也没尽到师父的职责,总是把那些口诀和修炼方法告诉你便自己去了,现在我也得好好带带你,怎么也不能让我的徒弟成为个三流货色。毕竟我们青门自古以来就是驱魔的领头人。说起来前几百年间妖魔除了那也是我们青门的功劳。这次的第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找到青门的秘典,有好多我都不知道的事情。通过秘典可以知道,只不过要得到他还有些麻烦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