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现在身体里的骨骼就像全部碎掉了一般,像有无数条猛兽在撕咬着他的身体。这种疼痛感让他的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尽管他还是挣扎着站立起来,但是双脚却依然站不稳,一阵风吹来都能将张云吹倒。但是这样倒下去的话,就什么都完了。

那样的话,不能救下调皮鬼,连他自己和叶南天都不一定能活着出去。

而那个西装男似乎是杀人的老手一样,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深重的戾气。这种人,大概杀人不过是切豆腐一样的吧。这是张云这一辈子第一次遇见这种人。要说不恐惧那是假的,光是看着叶南天那充满杀气但却又明明是有笑意的双眼,他就感觉到一阵寒意朝着自己袭击过来。

尽管如此,他还是要去战斗。别无选择了吧。

张云放开撑着房屋柱子的手,勉强的站起来。然后微微闭上眼,很快又睁开眼睛。这个时候,灵蕴又再一次布满他的四肢。

虽然张云接触灵蕴以及修习灵蕴都比平常人快,但是却一直处于这样一个水平。他至今都不明白灵蕴是什么原理,以及提高自己灵蕴修为的方法。自从那个叫做吴玄的红眼死神走了之后,他就一直处于这样一个初学者的水平。

因此他的灵蕴和那个西装男双脚上流动的灵蕴有很大的不同,从色泽上看来,张云的灵蕴就不及西装男的灵蕴那般明亮,运转速度自然也比不上西装男。

西装男将叼在嘴上的烟扔在地上,脚下仍然死死的踩着叶南天。并且不时用锃亮的皮鞋摩擦着叶南天的胸膛,丝毫不顾叶南天痛苦的神情。他又点上一根烟,用嘴叼着,双手依然插进西裤的口袋里。

西装男瞥着张云,无所谓的笑道:“你还想跟我打么?”

张云没有说话,而是飞快的朝着西装男冲了过去。灵蕴流动的右拳猛然挥向了西装男那令人痛恨的脸颊。

“砰。”

一道碰撞的声音响起。

西装男依然力在原地,脸颊上也没有留下被张云攻击过的痕迹。因为张云那一招根本就没有打上西装男。

那道肉体碰撞的声音是西装男的脚踢到张云胸口所发出的响声。

这一次的重击比上一次西装男踢过来那一脚还要猛烈。但是所受的伤却没有上一次严重。因为灵蕴已经完全强化了身体的缘故。可是尽管如此,倒下的依然是张云。而且西装男的力量和速度比张云想象的还要恐怖。

西装男说道:“哎呀,何必呢,如果你现在把那小鬼交给我,说不定我会放过你哦。”

张云道:“假的吧。”

西装难道:“什么假的?”

张云道:“假话,我给你,你也会杀了我和叶南天吧。”

西装男:“那对我没什么好处。”

张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西装男将插在口袋里的手取出来,弹了一下烟灰,烟灰落在叶南天的脸上。那张脸充满了怒意,但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如果能说话的话,凭借叶南天的性格,就算死他也一定会大喊大叫的,死之前也要将西装男的祖宗十八代问候几百次。但是由于西装男的脚一直紧紧的踩着叶南天的胸膛上面。叶南天感觉到万斤之力压制着自己一样,快有些喘不过气了。脸憋得通红,眼睛似乎都快要被西装男的脚力踩出来一样。

西装男道:“这么说,你觉得自己很了解我了?”

张云道:“哼,说到底,你如果只是想带走调皮鬼的话,早就已经带走他了。你是想玩是吗?就像猫玩老鼠。”

西装男仰头哈哈大笑起来,咧开嘴露出肮脏的牙齿。他道:“不错不错,你倒不笨,我好久没动手了,今天的确是想玩玩。”

张云道:“我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陪你玩玩了。”

说完,张云便把装着调皮鬼的袋子放在屋檐下。调皮鬼在里面吱吱唔唔的叫着,但是由于袋子的缘故,张云只听到嗡嗡的声音,并不知道调皮鬼在说什么。大概是叫着张云不要去和西装男打吧。

其实张云又何尝想和西装男打,只不过形势所逼,没有办法。别说现在他受到重创的身体无法和西装男势均力敌,就说身体完好强壮的时候也不是西装男的对手。

“那就拼尽全力吧。这次不用担心杀人了。”张云自嘲的说道。

西装男没说话,眯着眼睛看着张云。然后一脚将叶南天踢开。双手十指捏在一起,啪啪作响。他道:“那就好好运动一下。”说完还歪歪脑袋,全身的骨节都开始发出啪啪的响声。如同鞭子声一样清脆。

叶南天滚到一边去之后,用手捏着自己的喉咙在地上挣扎着。不过大概也没什么大事吧。张云给了叶南天一个眼神。也许别的人不会懂,不过叶南天一定会懂他是什么意思。张云是暗示叶南天趁机溜走。

不过叶南天也没给回应。

这个时候张云已经没有思考的余地了。因为西装男已经冲了过来,首先向张云发动攻击。

有了两次被击倒的经验,张云知道,这个西装男最强大的在于他的腿。那双腿灵蕴之力极其强大,而且本身西装男腿就长,这样使得全力一踢爆发的力量更加恐怖。要想和西装男战斗,必须要躲开他的腿。不然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一直被动的挨打。

虽然张云的身材也算是高,但是比起西装男来说却还是差远了。特别是双腿比起西装男更是有很大的差距。就算用把灵蕴集中在双脚去对抗西装男也是不可能的。

说时迟那时快,西装男那双带着灵蕴波动的腿已经朝着张云踢过来了。西装男高高的跃起在空中,单脚踢出,直逼张云的面门。如果这一招不闪开的话,张云很可能会因为面部受到重击而死亡。

西装男踢过来的那一脚由于速度之快,已经只能看到一道幻影了。

还未踢到张云面前,张云面部便已经感受到一阵剧烈的风朝他吹过来,他的头发朝着背后飞扬起来。

不行。必须躲开。

张云双脚撤离,整个身子完全朝着后方倒下去。这样以来张云自己摔倒在地上,但是西装男的攻击却也落空了。

张云倒下去的时候并不是什么都不做,必须要找准机会反击,不然迟早会死的。

所以在身体朝着后方即将要落地的那一瞬间,张云双手朝着地面撑去。灵蕴汇聚双手猛然发力,整个身子在张云撑力之下翻转过来,然后双手上的灵蕴又立马流转到双脚之上。

张云的双脚如同炮弹一般弹射出去。

而此时的西装男没料到自己这一次攻击居然会落空,在之前他还在想张云实在太弱了,所以撤回了一些力度。如果轻易杀死张云,那么就不好玩了。现在的情况却显然不是这样,他没料想到张云的反应速度这么快。

这个时候西装男的整个身子都已经临空,不可能再做出任何的动作了。

当张云如炮弹般弹射出去的双脚即将踢向西装男腹部的时候,西装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眼里的小猎物的反击,无可奈何。他唯一做的就是将灵蕴集中到腹部。但是时间却也不够了。

“砰。”

这次发出的巨响终于是张云的反击成功了。

西装男腹部受到张云双脚的重击,飞到空中的身子顿时往回飞去,只不过比起将才他跃过来的动作,此时的动作显得狼狈不堪。

西装男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在地面上弹动了两三下才停下来。

张云心里却知道这一次不过是侥幸。而且他并不确定自己的力量是否足够将西装男击败。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西装男很快站立起来。吐了一口,骂道:“妈的,小杂种。”他脸上不在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而是充满着愤怒。他黑色的西装在空气中幻化城一道道黑影。

他朝着张云冲过来。

张云束手无策,叶南天看着这一幕心头放佛遭到重击。

“这样的话,死定了吧。”

张云悲哀的想着。

太快了。马上就要死了。

张云的眼前已经是一片黑暗了,不知道是自己闭上了眼的缘故还是因为西装男的黑色西装已经冲击到他面前了。

但是,那种将要死去的恐惧感之后呢?疼痛的感觉呢?怎么不在?还是说自己已经被你瞬间爆发的力量杀死了么?

张云不知道。

但是叶南天却看得清清楚楚。

在张云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种类似于结界的东西,那些东西是由灵蕴组成的。但是却比张云本身的灵蕴要强大了很多。

那道类似于结印的东西在张云面前形成了屏障。而西装男冲击过来的攻击居然完全被那屏障挡住了。屏障是半透明的,上面灵蕴疯狂的流转。西装男的力量打在上面之后,那些灵蕴却依然照常的流转着,似乎丝毫没受到影响。

张云也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觉得不可思议。他内心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叶南天救了他的命。张云大概以为这是叶南天的术法吧。

西装男也被这莫名其妙出现的东西搞得措说不及。

正当他郁闷的时候,张云面前的结界却突然消失了。毫无征兆的消失了。

西装男哈哈大笑起来,一边朝着张云挥出拳头,一边笑道:“去死吧。”

这种一波三折的剧情让张云心脏都快破开了。

这个时候,在树林中,一道银光飞速的射击过来。这银光在空气中留下划痕,带着撕破空气的力度,呼啸而来。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

那道银光是一枚大概有七厘米长的灵蕴子弹,直直的射进了正在挥拳的西装男的后脑勺。但是子弹没有从西装男的前额飞出来。

西装男脸上带着惊愕的表情,颓然倒地。已然是一具尸体了。

张云看着树林的深处。

“难道是她?”刚刚得救的张云叹了一口气说道。

“她?是谁?”叶南天跑过来,脸上充满了关切。但其实叶南天自己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全身都沾满了泥土。脸上还有血痕。

“莉莉丝。”

这时叶南天也看向了刚才银光射过来的方向。那里的树林中缓缓走出一个单薄的人影。背后似乎背着什么巨大的箱子。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