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鲁和大胖依然在古旧的屋檐下坐着等着他们的老大。凭他们的能力是不可能将调皮鬼从屋子里活捉出来的。别说活捉了,他们根本就不能砰到调皮鬼。调皮鬼的身体太灵活了,速度又快,这一点张云和叶南天倒是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要不是调皮鬼本是个心地善良的人,这种妖也一定会让驱魔师们头痛。但正是因为调皮鬼不具备攻击性,也使得调皮鬼自己陷入即将被人活捉的窘境。

可见邪恶的有时候不是妖,反而是人类。只不过许多人累不具备使用邪恶的力量。一担有了超乎常人的力量,他们甚至比妖魔还要可怕。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现在张云直直的朝着屋檐下坐着的两人走去。特鲁和大胖则看着走过来的张云,一脸的狐疑。

“喂喂,那小子,停住。一边去,到这里来干什么?”

张云还没有走近,那个叫特鲁的瘦瘦高高的青年就朝着他大吼大叫。

那个叫大胖的胖子也站立起来,充满警戒的盯着张云。这毕竟是一次大任务,如果被人搅黄了可就不好玩了。视财如命的大胖现在比谁都担心,张云的到来让他心里难安。

可是张云就好像没有听到他们的吼叫一样,依然朝着那两人所在的屋檐下走去。让特鲁和大胖觉得奇怪的是,张云的脸上充满了惊恐,而且用手一边指着另外一个方向的树林一边吱吱唔唔着。

张云假装着跑得很累的样子跑到这两人的面前。面色有微微的潮红,额头上还有细碎的汗珠。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吱吱唔唔了半天,才终于说道:“那边,那边有鬼。”

特鲁皱眉惊奇道:“大白天能有什么鬼?”

大胖也道:“就是,按理说来白天不可能有鬼的,小子,你看清楚了?你可知道鬼是不能在阳光下活动的?”

张云道:“你们难道是驱魔人?太好啦,快,快随我来。真的有鬼。”

特鲁道:“等等,你说的鬼什么样子?要是厉鬼我们俩就算是驱魔人可也没有办法。能在阳光下出现的妖鬼实力一定也很强。”

张云又道:“是个小妖,赤这脚。我走在树林里的时候,被它跳上脖子来,险些被它咬死,还好我及时跑开了,你们快去解决他罢。”

张云一边说,脸上一边做出惊恐交加的表情。他现在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演技。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的。要是换做是叶南天,恐怕早就已经笑场了也说不定。

特鲁和大胖一听张云说的那赤脚的小鬼,心里猛然跳动了几下。

大胖道:“难不成那小鬼跑出来了?”

特鲁急忙转身,道:“先去屋子里看看。”

张云在后面一边挥手一边大叫道,喂,你们去哪里。一边跟着两人去到了房子里面。

大胖和特鲁在老房子里找了许久,可是也没有见到小鬼的踪影。张云也在找着调皮鬼的身影,也依然没有找到。

特鲁大叫道:“不好,果真让这小鬼跑了。”说完盯着张云道:“小子,你在哪里见到那小鬼的,快点带我们过去。我们要收服这小妖,不能让它在外面为非作歹。”

张云心里暗笑。嘴里说着:“太好了,你们跟我来吧,就在不远处的树林。”

特鲁和大胖点点头,跟着张云走出了老房子,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的树林中走去。张云心里暗爽奸计得逞,但是调皮鬼那家伙藏在哪里呢。连张云也没有发现。张云担心调皮鬼会不会真的不在了。不过现在的担心也是没用的,只有快点解决这两个人才能去救出调皮鬼,尽管那座老房子现在没人看守,不过四周的结界却仍然存在着,调皮鬼想要逃出来是不可能的。这么想来,这个特鲁和大胖果然是有够笨。

走到小树林深处的时候,里面光线比较暗淡。

张云突然不走了,指着前方说,小鬼刚才就在那里,你们去看看,我不敢去了。

特鲁和大胖不屑的笑着。他们是真的不怕调皮鬼,虽然他们捉不到调皮鬼,但是调皮鬼想要伤害到他们也是很难的。

但是他们没注意到,张云现在右手上已经聚集了一大股银白光辉的灵蕴。

特鲁和大胖缓缓朝着那树林深处进发的时候,张云朝着那个大胖子冲了上去,手中灵蕴朝着大胖肥肉满满的后脑勺冲击过去。

于此同时,在特鲁和大胖所在的附近一丛灌木丛里,突然冒出来一个身影,手中拿着一个棒子。

棒子击中特鲁后脑勺的时候,张云灵蕴强化的手掌也击打到那大胖的后脑勺。

“砰”“砰”两声。

特鲁和大胖都倒在地上,不过只不过是昏死了过去,没有生命危险。

“没想到这么容易,这两个蠢货,或者说,我们的计谋太厉害了?”叶南天将手中的木棍一扔,拍着手笑着。

张云双手恢复常态,因为上一次的杀人,他现在对灵蕴的使用都很小心翼翼。上一次杀的人都是身份神秘的人,不可能会查到平凡的张云身上。但是如果杀害了这些驱魔师,说不定会受到追查。

张云对叶南天说道:“大概这两个人也是笨得可以,不过,我们还是快点去把调皮鬼救出来吧。”

叶南天道:“对,不然等他们的老大来了,说不定还得打一架。所以最好是不战驱人之兵”

说完张云就和叶南天朝着老房子里地方走去。

两人走近了屋子就大吼着调皮鬼快出来。吼了许久调皮鬼也没有回应。难道说调皮鬼真的是逃了出去?它怎么可能越过结界呢?而且外面还有这么强烈的阳光。这样一定会死的。

张云却觉得调皮鬼一定就还在屋子里面,于是在各个角落里不停的找着。可最后还是一无所获,那些野狗和野猫都还在老房子里,却唯独不见平日里和它们嬉戏玩耍的调皮鬼。

“会在哪里呢?”张云转头问叶南天。

这一转头,张云脸上就突然冒出来奇怪的笑容。那笑容像极了恐怖电影里那邪魅的笑容。

叶南天摆手道:“张云你别闹了,在这老房子里出你这样的表情,我慎得慌。”

张云却依然邪魅的笑着,嘴角微微上翘,他道:“我知道调皮鬼在哪里了。”

叶南天道:“知道就快找出来啊,不然等会人来了,我们能不能走掉都是个问题。”

张云道:“你真的不知道它在哪里?”张云问着叶南天。

叶南天道:“我不知道,你聪明好了吧。快点说啊,我怎么会知道。”

张云又道:“难道你真的觉得你头上戴的是帽子?”

叶南天疑惑不已,伸手去摸自己的脑袋,滑溜溜的。

“咦,这是什么?”叶南天将那滑溜溜的东西从脑袋上扯下一看,这一看差点没吓个半死。调皮鬼正朝着叶南天坐着恐怖的鬼脸。它的双手吊在叶南天的手指上,叶南天一惊之下一把将调皮鬼甩了出去。

调皮鬼在空中翻了几个转,然后飘然落在地上。

“你们果然来了。”调皮鬼收起鬼脸,一脸笑容的说道。尽管它的肤色很苍白,不过笑起来依然可爱。毕竟是个小鬼啊。

叶南天说:“快吓死我了,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折腾。”

调皮鬼,伸舌头笑道:“呐,胆小鬼。”

张云觉得这调皮鬼真的是比人还精。当时张云跟着特鲁和胖子一起进来的时候,调皮鬼怎么也不现身。那是因为它当时看到了张云。它知道只要自己一出现说不定张云的计划也会付诸东流。

现在它觉得没什么危险了,才又从角落里钻出来。

叶南天伸手要去捉调皮鬼。但是调皮鬼身材矮小,还没有一米高。直接就从叶南天胯下钻了过去。想要捉到调皮鬼,基本是不可能,但是叶南天似乎不准备放弃。和调皮鬼在屋子里嬉戏起来。

张云却突然道:“你们俩消停一下,快点离开这里。”

调皮鬼道:“对。这次你们要把我送哪里去。”

叶南天和张云同时无语道:“还真麻烦。”

张云突然道:“这段时间我可能不在家里,你不介意就去我家住吧。”

叶南天道:“有道理,反正我是不会和你这小鬼住在一起的,不然的话,我不得被你吓死。”

“那就这样定了吧。我们先离开这里,夜长梦多。”

于是张云便把调皮鬼装在准备好的袋子里。这袋子几乎密不透光,所以把调皮鬼装在袋子里带走的话,就算外面是艳阳天也对调皮鬼造不成什么伤害。

叶南天这时突然说道:“等等,差点忘了一件事。”

张云道:“什么?”

叶南天道:“结界啊,结界还没有破开。”

张云道:“结界什么的我不太懂,不过你应该有办法吧。你跟那个道士不是学习过结界么,那应该也会破解才对。”

叶南天道:“那倒是没问题。不过得快点了。”

说完叶南天就朝着老房子外面走去。因为结界主要是针对妖怪的,所以对人来说没什么伤害,结界内外的区域人都可以自由出入。

至于破解之法,张云去是从来也没见到过。

叶南天的师父是一个云游道士,不过每年他都会来到这座城市看叶南天一眼。叶南天和这个道士什么关系张云完全不知道。叶南天也从来不提起。不过张云根据叶南天说过的一些细节大致推断出,那个道士并不是军方的人,而且那道士的驱魔之术对灵蕴的使用也和大多数的驱魔师不一样。

但是可信度应该是有的。毕竟叶南天还是将驱魔作为自己的职业来做。虽然到目前为止,和叶南天的合作,叶南天基本都是打酱油。这次终于能看到叶南天的驱魔术真正发挥作用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