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妖道:“雇主?你说那个男人,哼,我不久爱学猫狗叫两声么?还请驱魔师来。还有,你们可也真够不行。”

张云苦笑道:“小祖宗,你跑这么快,我们追不上啊。”

叶南天颤颤巍巍说到:“张云,你们俩,能不能先不聊天。”然后又对那小妖说道:“我说小祖宗,你能不能下来,被你舔着我都快吐了。”

刚说完那小妖便从叶南天头上跃下来,轻巧的身子蹲在台灯上面,像一只猴子一样。

张云道:“你最好快些走,就算我们请不走你,以后来了高手,说不定你得死在这里。”

那小妖问:“你不想我死?”

张云道:“至少你不坏,不然叶南天早就被你咬死了吧。你牙齿那么尖锐。”

小妖又说道:“我没地方去。要不,你们帮我找个地方?这样你们也算完成任务了。”

张云和叶南天相视一眼。两人内心都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就算叶南天觉得这小妖之前骑在他头上舔他让他觉得恶心得不得了,可是这小妖的确没有攻击性,如果真有歹毒心肠,叶南天和张云这两个三脚猫功夫的说不定已经死了一万次了。

还有张云和叶南天那几日经济非常拮据,如果这次出的驱魔任务没完成,两人又得有好几天吃不上饱饭了。这样想来,小妖提出的意见确实是对双方来说都非常有利的。

而且这小妖其实还挺可爱的,只不过爱调皮捣蛋,就跟人类的孩子一样。

由于这种小妖见不得光,后来张云和叶南天在晚上把小妖带到了一所老宅子里。那所老宅子是出了名的鬼屋。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屋子里的厉鬼被叶南天的师父,那个道士清理了。现在那屋子不过是没人居住的空屋。

因为就算现在没有闹鬼,但是人们依然对这种老宅子敬而远之。把调皮鬼安放在那里倒是个不错的地方。调皮鬼自己也非常满意那个地方,因为那里有许多野猫野狗,调皮鬼倒是最喜欢和这群猫狗腻在一起。

已经好几个月没见到调皮鬼了。

偶尔有空的时候,张云和叶南天会去老房子找调皮鬼玩一会儿。按照调皮鬼的说法,两人怎么也得对他负责。当然这个责任不过是来陪他玩一会儿游戏。但是张云和叶南天不会幼稚到和调皮鬼玩游戏,顶多来这里闲逛一下。

这天,叶南天准备把张云带到老房子。走在路上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将调皮鬼所称的麻烦猜测了千万次。

也许不过是调皮鬼好久没见到我们,耍个计谋骗我们去罢了。张云是这样想的。

但是叶南天却摇摇头。

调皮鬼是让那只野猫来送信的。

原来调皮鬼不但能与人沟通,还能与动物沟通,尤其是和猫和狗沟通。平时他也会让猫狗来送信,但是那不过是让张云和叶南天过去玩罢了。这次叶南天说,来的时候,那只野猫遍体鳞伤,嘴里却仍然叼着那张写着让我们去找他的信息。由于调皮鬼对于人类的文字并不是十分的精通,所以表达有限。或许有更多的情况不能向我们说了。所以这次必须见到调皮鬼才能知道倒地是什么事情。

因为那只遍体鳞伤的野猫,张云和叶南天都一致认为不要直接就到老房子去。在去之前必须对老房子周围的环境勘察一下,说不定有什么意外发现,这样有了风险也能更快的抑制。那只受伤的野猫很有可能表明老房子被人控制了。

老房子所在的地方离张云家不远,同样是属于水泥地。不过不一样的是这所曾经闹鬼的老房子并不是水泥构成,而是好多年前的土木结构的老房子。所在地在靠近A城东面那座山的地方,沿着山脚修剪,它的附近只有一条很少有车辆和行人的公路。初次之外便是荒芜的草地和小树林。

张云和叶南天悄悄来到附近。

在离老房子不远的一颗大树下,两人停在这里观察着老房子禁闭的房门。

这时候张云和叶南天听到了有人对话的声音。但是由于距离还是遥远,两人并听不真切。但是可以确定的是,那两人是在讨论关于调皮鬼的事情。因为他听到那两人对话中不断出现“那小鬼”这三个字。

这样看来,调皮鬼的确是遇到麻烦了。似乎是什么知道了调皮鬼的存在,并且想要做出对调皮鬼不利的事情。那两人所在地是老房子的正门。老房子只有这样一个门。其余的门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被那两人封锁住了。不然调皮鬼一定会趁着夜晚偷偷溜出来才对。

据叶南天说,那只受伤的野猫是昨晚上到叶南天家的。但是今早叶南天才发现。而调皮鬼还没有逃出来,一定是这两人在房子周围布下了结界。一般的驱魔师不会学习这种结界,这种术法一般是为了将妖怪收服为己用的先行手段。而作为驱魔人,能直接杀死妖怪就是最好,不需要布下结界。

难道说,他们是想要捉拿调皮鬼?

张云将自己的这一想法告诉了叶南天。

叶南天思索一阵,道:“还真有可能,我们再靠近一点听听那两人在说什么。”

于是张云和叶南天又猫着身子,绕着周围的树木和各种掩体,来到距离那对话那两人稍微近的一棵树下。由于是在暗处,而那两人在明处。所以能大胆的观察那两人。

现在正值正午。

夏天的猛烈的阳光从天空中砸下来。这种天气在A城近一个月来都不多见。今天倒是出奇的大太阳。这可以说调皮鬼的运气实在是太差,这种阴气太盛的妖怪,太阳越大的时候,要是没人帮助。想要逃离结界就更是困难了。

张云从一颗灌木树叶缝隙中窥视着坐在老房子屋檐下的两人。那两人坐在屋檐下的阴凉处躲避太阳。而张云还看到,老房子的四周都有一层若有若无,似乎在不停抖动的银白色波光。这种波光只有修习灵蕴的人方才能看见,这便是驱魔师所谓的结界了。要是调皮鬼碰到这层结界会立马被制服。但是调皮鬼这么古灵精怪怎么可能大大咧咧的就冲出来。但是尽管如此,调皮鬼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被困在这里。

它现在大概还在等着张云和叶南天来救他吧。那只野猫因为经常和它在一起相处导致身上有妖气沾染,所以从结界中奔逃出来的时候,也被伤得体无完肤。也许那只猫就再也没回来过,就算回来,经过这层结界也会死掉的。

“不知道那小鬼现在怎么样呢?”张云喃喃道。

虽然说调皮鬼也是个妖怪,但是张云和叶南天经过长期的相处,一致认为调皮鬼不过真的只是个调皮鬼罢了。而且它甚至比许多的人类还要善良,关于这一点,两人都持相同的看法。而且许久的相处,两人一妖之间也有深厚的感情了。张云和叶南天是把调皮鬼是当作朋友来相处的。

“唉,先听听那两人说什么吧,一定把这小鬼救出来就是了。”叶南天道。

这时屋檐下那两人其中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年轻人道:“大哥怎么还不来?”

另外一个人相对戴着棒球帽的人来说就显得十分的肥胖了,说话都要抖动着自己身体上的肥肉,放佛波浪一般,层层叠叠。这胖子打呼一口气,额头上不停有汗珠掉落到地上。他道:“不知道,本来想等老大来之前就把这小鬼收拾了,不过这也太难抓了,它怎么能这么快。而且还会隐身,真是难搞。”

那戴着棒球帽的说道:“哼,大胖,等大哥来了,它还不是得乖乖束手就擒。”

那胖子道:“那是自然,喂,特鲁,这次我们能分到多少钱?”

那带着棒球帽的似乎叫做特鲁。而胖子就被叫做是大胖。

特鲁满脸神秘的张开五个手指头说道:“这个数。”

大胖吃惊道:“五千,这么多?”

特鲁摘下自己头上的棒球帽,啪的一声扣到大胖肥大的头颅上,满脸不屑道:“出息,这次是五万。”

大胖惊到:“五万?这,这么多?这小鬼值这么多钱?”

特鲁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种小妖在日本被称为座敷童子,这妖怪可怪了,我们平常所见的妖都是恶魔,这家伙却对人有害无益,嘿嘿,现在有家有钱人要捉这只妖回去,听说啊,家里有这只妖,家族都会变得繁荣。”

大胖道:“还有这种人,花钱养妖?”

特鲁道:“哼,没见识。”

清楚听到大胖和特鲁的话之后,张云和叶南天大概对目前的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叫做大胖和特鲁的人大概是某个驱魔人的手下。他们收到的任务不是除妖,而是将调皮鬼捉拿,然后卖给那家所谓的有钱人。

叶南天道:“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在他们老大来之前干掉他们,不然等会很难搞。”

张云道:“干掉?要杀人么?”

叶南天道:“打晕就是了。这两人似乎灵蕴修为不高,应该不是你我的对手。别小看我,我现在不但开了天眼,其他术法上也有所进步。待会让你见识见识。”

张云道:“我还是老样子呢?不过,也只有这样了,先把调皮鬼救出来,不然等会来人了,我们二打三不一定是对手。”

张云想了一会,凑到叶南天耳边说了些什么。

叶南天笑道:“好,就这样。”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