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城市上空阴云密布,乌云将天空覆盖完,但是城市里依然是一片繁华和明亮。这样的晚上已经持续了一周了,天气似乎不见好转,但是也不会更加恶劣。

张云看着上方层层乌云如军队移动,口中喃喃道:“好像也不会下雨。”

“最讨厌下雨了。”张云叹了一口气,随手将烟头从八十层高楼楼顶扔下。

火亮的烟头消失在高楼下方的漆黑夜色里。

这里是城市里最高的地方。张云最喜欢来到这里,点一根烟。他最近有很多烦心事,最大的烦心事就是生意不好。已经好久没街道任务了,连抽的烟都是抽的最次的,劣质的烟草像极了那被燃烧的纸张。

“多久才能接到任务呢?最近是怎么回事。”张云无语道。

张云并不是一个做生意的人,说是接任务,但是他也不算一杀手。他接的任务是平常人接不了的,那就是驱魔。

张云以前也想不到自己以一名驱魔师的身份而活着。他在高中的时候还很烦恼自己要干什么,但是因为高中毕业的一次奇怪的经历,张云拥有了平常人不能拥有的异能。一扇大门在张云的面前打开,全新的世界出现在张云的面前,他从此踏上了驱魔师的道路。并唉且在这个城市的一批驱魔师中算是略有小成,虽然算不得顶尖,不过也算能让雇主放心的驱魔师。

但是另张云恼火的是,最近居然没有任务,他有点奇怪是怎么回事。

因为张云的一个在驱魔时认识的朋友叶南天最近因接驱魔任务而忙得不可开交,其他认识的驱魔师也是各自有各自的任务,唯独张云似乎被驱魔道上的人遗忘了一般。如果再这样下去,可能明天能不能吃饭都是个问题了。

“怎么办呢?难不成又得跑去找工作?”张云一脸无语。

这个时候在城市上空的阴云密布之下突然出现了一道闪电。不,不可能是闪电,因为张云并没听到雷声。如果是有闪电的话,张云一定可以听到轰隆隆的声音的。更重要的是那道闪电,并不“闪”。一般的闪电出现一秒之内马上消失无形,但是城市上空出现的那道闪电却并不是这样子,它如同静止了一般,从天空中歪歪拐拐的落下来,落下来的地方是在城市北方的郊区。

“最近奇怪的事情可真多呢?”

张云准备过去看看。反正无聊,而且,张云是出了名的爱管闲事,。这么奇怪的事情如果张云不去看一眼,那就不是张云了。

这里到那一道银色的闪电落下来的地方看似很近,但其实要穿越整个城市才能到达那里。

不过这点路途对张云来说并不算什么,若是以前的他,可能跑过去都要天亮了。但自从当了驱魔师,张云的身体也比以前更加强壮和健康,并且,他如果调动体内的“灵蕴”的话,身体会得到强化,也可以很快的到达那里的。

张云下了楼,确认四周没有闲杂人的时候。

凝目静思,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看到自己的腿上缠绕着一道道无形的灵蕴,这些灵蕴几乎可以让人类的身体达到几乎巅峰的状态。

张云弯下腰,猛然一脚瞪出,身体如同箭矢一般射向城市北方闪电落下来的那个方向。

他速度之快,犹如一道黑色的射线,从这个城市中插过。由于驱魔师毕竟是许多人还不知道的存在,就算是驱魔的时候,雇主也不会见到驱魔师们的异能,所以为了怕引起恐慌,张云选择从人少的地方穿越过去。他一直是个很谨慎的人,毕竟他依然生活在这个城市,就算是作为一名驱魔师,张云也是在体质之下存在的,如果因驱魔师的异能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那就头疼了。

灵蕴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张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经过那次那个人的指点之后,身体里他就能感觉到,并且能够利用那无形的灵蕴来为自己的身体强化。并且除了灵蕴,驱魔师还有很多可以练习的术法,但是这些张云目前还没有接触过。如果有了那些驱魔术法也许工作的时候就能更容易了吧。

不像那次,追着一个座敷童子捉迷藏似的。真是头疼,把人家的家里弄得一片混乱,驱魔的报酬还不够赔钱的。

现在,张云身上的无形的灵蕴越来越暗淡了,这是因为使用过久的缘故。灵蕴如同驱魔师的动力,当然是不可能一直利用的,如果利用太多,灵蕴的颜色会越来暗淡,这样就不能更好的发挥出实力的。

好在现在张云已经到达目的地了,他将灵蕴一收。静静的看着那道静止的银白色闪电。

那到闪电从九千多里的高空落下,曲曲折折的,通体银白色,并且似乎在那闪电的线上有能量的波动。一层一层的自下而上的推动。

让张云感到十分惊奇的是,在这一道闪电的下方,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小女孩正用手接着那道闪电,而她的另一只手拿着一个木盒子。

张云看到那道闪电下渡的能量被小女孩的手吸收,然后又被无形的力量输入另外一只手上的盒子里面。这么奇怪的场景,张云是从来也没见到过。

“喂喂喂,你这是干什么?”张云大声问道。

蓝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并没有转过身来看张云,依然在进行着将闪电导入那个木盒子里的事情。奇怪的是那木盒子似乎对这闪电能量的容量非常的大,至沙从闪电开始到现在几乎有半个小时了,那木盒子依然吸收着小女孩引导过来的能量,似乎怎么也装不满。

那盒子不会是吸电的吧,如果是电的话,小女孩为什么手握住电也没事。

不对不对,张云突然想起,这哪里是闪电。闪电怎么可能静止下来,这根本就不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就算是驱魔师利用法术也不一定能够做到吧。可是这明明跟闪电长得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呢。张云怎么也想不通。

而且眼前这个小女孩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看起来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老实说,张云还觉得这小女孩挺可爱的呢。张云不是别人口中的怪叔叔,但是对长得漂亮的萝莉也是非常喜欢的。

这个小女孩一头金色的头发,穿着蓝色的连衣裙。张云大胆走近去看看,发现这小女孩一直闭着眼睛,虽然不知道眼睛大还是小,漂不漂亮,但是其他的五官还是非常精致的。那道握住闪电的小手也十分的稚嫩可爱。

“你在干什么?”张云吸了一口气,大声的说。

没有回音。好像除了张云以外这里放佛都静止了。时间被定格了一般。

但是张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为什么呢?这道闪电在城市中如此显眼,并且静止一般的垂下这么久,都没有和一样爱凑热闹的人来看看这里呢?

这个时候张云猛然想到一件事。他能看到,也许和他是驱魔师有关系的。

那么驱魔师能看到,而其他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无非两样。一是一种隐形的妖怪,另外一种就是灵蕴了。

这闪电显然不可能是妖怪,也就是说这闪电是灵蕴?反正在张云目前的认知里来看,他只能想到这一点。

许久之后,张云看到那道闪电越来越暗淡,也越来越纤细,最后终于从上到下,由长变短,由粗变细,最终慢慢消失在夜色里。

小女孩终于睁开了双眼。张云几乎被小女孩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美呆了,那深蓝色眸子如同湖水一般寂静,但是张云看着这小女孩的双眼,却发现这女孩似乎无精打采一样,也许刚才进行的事情非常伤神吧。

小女孩把盒子关上,张云看到那盒子里堆积着满满的银色的灵蕴。果然如此,那道闪电,就是灵蕴么?

张云还没有问,小女孩就先问了。

小女孩半眯着眼,一副要睡着的样子。她喃喃问道:“你是谁?”

张云道:“奇怪的应该说你是谁吧,刚才你。。。”

张云话还没有说完,小女孩就打断他道:“我在问你是谁?”

张云道:“我叫张云。你那闪电是怎么回事,是灵蕴吧。。。”

小女孩又用萌萌的声音回道:“我问你是谁不是问你的名字,我问你的身份。”

张云看着小女孩,觉得这女孩虽然声音和相貌都很可爱,但是所说的话却一点也不可爱,甚至有些冷漠机械。他叹口气。能使用灵蕴的张云所知的便就是驱魔人了,也难怪,这么小年纪就踏入驱魔师的道路,心里或许多少会扭曲一些吧,在见到那么多恐怖的事情还必须要去战斗之后。张云看着小女孩回道:“我跟你是同一类人哦。”

小女孩眉头一皱,从裙子下面的大腿处的枪袋里掏出了一把漆黑的手枪。

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张云,她道:“你知道我是谁?你倒地是什么人。”

张云吓得不轻,他哪里想得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会随时带着一把枪,而且看她拿枪的动作非常的娴熟,也许这个小女孩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张云举起双手嬉笑道:“小妹妹,你冷静一点,我知道,你也是驱魔师,我也是驱魔师。所以我们是同一类人哦。”

小女孩依然没把手枪放下,她道:“名字。”

张云道:“啊?”

小女孩扳动保险,手枪上膛。她可爱的声音重复道:“你的名字哦?”

张云道:“我是张云,一名驱魔师,小姑娘冷静一点。”

张云忙作投降的样子挥舞着自己的双手,一脸无奈。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