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眼角扫了一眼,看到旁边坐着的凌若涵,说道:“哟,二小姐也在呢,瞧我这记性,应该是沐王妃,王妃有礼了。”

她随意的福了福,却自个儿捡了个凳子坐下。

她故意咳嗽一声,“夫人,王妃,今日见我可是有什么事么?”她这是在明知故问。反正现在是对方有求于她,就算她坐地涨价也是有本钱的。

凌思妍冷冷扫了她一眼,她们都是这种人,所以对她的所思所想她在清楚不过了,所以,凌思妍开门见山的说道:“你对我们找你有什么事,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

柳氏也跟着说道:“你直接说吧,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孩子真的是章逸轩的?”

“证据?”老鸨说着,贪婪的笑了起来。

“为了这件事,我可是连老本行也做不下去的。这夫人和王妃也是知道的。当初要是一早知道那姑娘就是大小姐,我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后来我的楼被凌将军给关了,这也是我的报应,可是,现在我也这么个岁数了,养老很是艰难,所以,夫人和王妃只需要给我一些养老钱,这件事,我真的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过是要钱,这容易。”凌思妍扫了柳氏一眼,柳氏在袖子里的手使劲的捏了捏袖子里的荷包。

她的积蓄啊!

收到女儿的眼神,她还是拿了出来。

“给!”

翠云结果荷包,把里面的银票递给了老鸨妈。

老鸨脸上瞬间绽放出笑容来,她数了数,确定数目对上后,她赶紧的把银票揣进怀里。

“钱你已经收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老鸨这才把七年前那一晚,有一大群杀手在青楼里四处搜查过的消息告诉给凌思妍和柳氏知晓。

这件事,如果她今日不说,还真没有多少人知道。

而凌思妍也陷入了沉思。不会真的那么巧吧。

“事情是真的,当晚虽然他们没有搜查到,可是后来我在房间里确实找到一条披风,这条披风不是我们楼里的,那就说明那一晚,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出现过。”

“那条披风呢?”凌思妍截口道。

“不知道。”老鸨耸了耸肩,“本来我是收起来了的,可是后来,自己就不见了,估计是被他的主人给拿回去了吧。”

凌思妍看着她,没有放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她在分析她是不是说的实话。

“你怎么可以肯定那个人一定是章逸轩?“

“王妃您想啊,如果不是自己的,他晋国公何等人物何必非要给自己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呢。”

“这件事还有别人知道吗?”

“没有了,我吩咐过不让人说出去,但是披风的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们且放心吧。”事情该说的,她已经说了,所以,领了钱,她自然要走。

可是,凌思妍能轻易放她走吗?

她使了个眼神给翠云,翠云亲自送的老鸨出去。

柳氏急道:“女儿啊,如果真如她所言,那孩子真有可能是章逸轩的。这次你真的闯了大祸了!”

凌思妍什么也不说,只是安静的坐着,脑子里不停的在想着。

她越不说话,柳氏就越急。“哎呀,你倒是说句话,想想办法啊!”

过了,好一会儿,翠云才回来,而她回来的时候还带回了柳氏的荷包。

一见自己的荷包,柳氏非常的震惊,老鸨怎么可能把银票还给自己呢?她接过一看,荷包上竟然还有斑斑血迹,她啊的一声惊叫,荷包掉在地上,她脸色苍白的坐在椅子上。

翠云从地上捡起荷包,取出银票亲手塞进柳氏手里后,把荷包丢在火盆里给烧尽。

“清理干净了吗?”凌思妍问。

“都弄好,没有后患。”

“女儿,你杀了她?”

“母亲,她只是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凌思妍说道:“看着个时辰,您的那个亲戚应该到帝都了吧,咱们也该回去了。”

凌将军府上,柳氏和凌思妍刚进府,有管家就来禀报,“夫人,有个男人说是您的亲戚。”

“他现在在哪里?”凌思妍抢先而问。

“在偏厅。”

“带他去我书房!”

一个干瘦的男子被带了过来,他面有菜色,身上衣衫有些褴褛,看样子他的日子估计也过得不好,而当他走进房间时,凌思妍闻到一股呛人的烟味。

柳氏知道这个味道:“你又在抽大烟?”

那男人说道:“表姐,反正就我一个人,不享受怎么行呢。”他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黄牙,让人恶心。

凌思妍忍住要吐的冲动,她给母亲使了个眼色,让母亲来问。

柳氏只好问道:“七年前,我让你办的那件事,你究竟办得怎样?你必须说实话,若有一句假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表姐,你也别这么说,只要你给我大烟,你想要什么话,我都告诉你。”

柳氏胸口起伏不停看来有些生气,她从袖子里抽出几张银票丢给那个男人,“拿去!”

银票砸在脸上掉在地上,那男人毫不介意,笑着捡了起来。看来今晚大烟的钱有着落了。早知道他一早就自己来找表姐了。

“其实那晚,我真的有去,可是我到的时候,刚一进门就晕了,借着后来的事我其实也不知道,我被人弄醒的时候,身上没有穿衣服,应该是成了事的吧。”

他怕她们不相信,连忙说道:“是真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怕表姐把钱收回去,我就很肯定的说是的,但是你若问我实话,我真不清楚。”

凌思妍脸色变了!

她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本来她是要凌若涵死的,可是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却让章逸轩给破坏了。

破坏也就算了,可是这孩子如果真的是章逸轩的,那么她们的日子可真的是不好过了。

所以,她绝对不允许,这件事是真的!

凌思妍忍住恶心看着那个男人,说道:“七年前,那件事是你做的!所以,你不知道,你有一个儿子,今年六岁了。”

她如是说着,不理会柳氏和那个男人一脸的震惊。

“女儿,你要做什么?”柳氏看样子吓得不轻。“你在玩火啊!我们给章逸轩道个歉不就好了么,到现在他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我相信,要是你父亲答应亲自把凌若涵许他为妻,这事或许能揭过去的。”

自从确定阿枫真是章逸轩的儿子后,柳氏就陷入了无尽的恐慌。她觉得女儿的筹划简直是疯狂的!

“母亲,你别天真了!这件事不可能再回头了。现在的凌若涵已经不是当初我们认识的凌若涵了!只有把她和章逸轩之间的关系彻底的断开,我们才会有一线机会!”你以为章逸轩没有动静吗?那么那个江湖绝杀令又是谁下的呢!

现在淳于昊也只敢躲在皇宫里不敢出来!

“可是,你这么做真的能够成功吗?”

“母亲你记住一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一定要凌若涵死无葬身之地!想到凌若涵可能会出现的结果,凌思妍就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看着女儿如同疯魔一般的表情,柳氏不由皱紧眉头,“我的女儿,你怎么变得这么可怕?”之前当着她的面安排丫鬟杀了人,现在又是这副模样。连柳氏也看得胆寒。

“可怕?”凌思妍笑意更甚了。“我这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母亲别忘了,凌若涵那小贱人的母亲是怎么死的?真的只是死于难产?”她一句话戳中了柳氏的心窝。

“你是怎么知道的?”她浑身颤抖。

“别忘了,如果有一天凌若涵知道她母亲也是死在你的手里,她会放过我们吗?到时候她有了章逸轩撑腰,我们绝对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所以,我们一定要在她之前,解决她,以绝后患!”

本来还抱着犹豫态度的柳氏,现在已经彻底的答应下来。

柳氏也想通了,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与其缩手缩脚的倒不如放手一搏了。这关系到自己的生死,她只有如此了!

“女儿,你打算怎么做?”

帝都依旧如故,百姓们也是过着安逸咸淡的日子,似乎皇宫里的波诡云谲和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仅仅是他们茶余饭后的消遣而已。

这些日子大家都在谈论着一个话题,就是大秦晋国公章逸轩的儿子被人绑架的事情。本来晋国公有个儿子这件事已经足够引起轰动了,可是现在这个儿子却被人绑架了。

每年都会有很多小孩被人绑架,可是唯独身份特殊如他却惊动了陛下!

淳于鸿颁令下去,让凌将军带领了一万士兵前去营救。

这件事让众人格外震惊,就好像,一石激起千层浪!

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到现在为止凌将军依旧带着这一万士兵在外打着剿灭绑匪为名四处游荡着。

既然是剿匪,总得有匪徒吧。可是匪徒一说,不过是杜撰出来混淆视听,让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不要把目光集结在凌思妍和凌若涵的身上。

短短数日,每日都处在焦虑状态,他头发都白了很多。他为了能契合事实,只有暗中让手下佯装匪徒,然后又让人去剿匪,纯粹的自说自话。

情况不容乐观,如今人们感兴趣的是章逸轩和阿枫背后隐藏的身份,有人谣传说章逸轩是陛下的私生子。这个风声成为了帝都最大的八卦,和大秦开国以来,最著名的疑案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