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有吃的,这些人脸色绽放出一种兴奋的光泽,特别是有肉,他们都是很久没有吃过肉的了。

凌若涵有条不紊的安排众人动了起来。

章逸轩趁着一个空档,拉过凌若涵问道:“你是怎么认识她们的?”凌若涵给他带来太多的好奇了,他暗中打算应该让暗霜去查探一下,他想知道自己错过的凌若涵这七年渡过的每一天了。

“你记得我告诉你,我生下阿枫后被她们关在柴房,后来我不是走了吗,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带过小孩,特别还是这种刚生下来一两天的奶娃娃……”

刚开始她连怎么换尿布都不会。

在她的前世,还有尿不湿这种高级货,可是这里只有小布条……

而后来她出了凌将军府后,她很悲催的迷路了,误打误撞来到了城南。全靠这里的大娘帮忙,才让她不那么手忙脚乱。

就因为这样,她才和这里的大娘们认识,而她建立了黑市,手里有了钱后,每年她也都派了手下给她们送来一些银两,接济她们。

就这样,她们对凌若涵可是当做菩萨来看的。

章逸轩没想到还有这么一番曲折。他可以想象,当初凌若涵会有多难。

“对不起。”他在她耳边轻语,宽大的手紧紧包裹着她的柔荑。

“你干嘛要道歉,又不是你的错。”她完全不在意章逸轩的温存,好吧她一直认为这全都是凌思妍搞的鬼!

等她把事情弄清楚后,她一定十倍百倍的奉还!她的信仰条例其中一条是有仇不报是人渣!

为了避免自己当人渣,凌思妍你们还是等着受吧!

其实这两天,淳于昊的日子可是非常的不好过的,章逸轩暗中已经折腾得他快要精神崩溃了,可是他并没有打算让凌若涵知道,而且,他也料到了,凌若涵伤好后更希望的是自己亲自来动手,所以,他虽然尽情的折腾,但还是留着淳于昊的一条小命。

凌若涵无意中中她发现这些人的日子其实并不怎么好过,每年她都让人来送钱了的,按说她们的日子过的应该不会这样拮据的。

经过了解,凌若涵才知道,从城南这片地方开始竟然是淳于昊的地盘之一。

还真是冤家路窄了。

沐王府每月来收取房租几乎要让他们所有的银钱,幸好凌若涵每年都还能补贴他们一些,这才让他们不至于困顿无比,但是日子也的确不太好过。

特别是她们几乎全是老弱妇孺,壮年的男子都被强行征兵了,而剩下的一些也被沐王府强行拉去为沐王府做苦力了。

每个王府都有良田商铺,另外他们暗中也经营一些矿厂,更加需要大批的劳动力去挖矿。

“原来是这样。”凌若涵看着她从沐王府搜刮出来的东西,心里暗道:这还真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呢。

凌若涵扫了章逸轩一眼,眼中有挑衅的意味。

章逸轩眼皮一跳,他感觉到这个女人又要在算计什么坏事了。

凑到她身边,他低声询问:“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你说,这些事情,陛下不可能不知道吧。他为什么不管管自己的儿子,就这样放任他鱼肉百姓?”

“你是不会明白了,这些人贫民。”

“连你也这么看?”凌若涵眉头一皱,话语中有着不满。“大家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你不认为应该人人平等吗?”

她不过是抱怨一句,可是在章逸轩心里去掀起了滔天的巨浪。她真的是很大的胆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放在其他人看来,这就是大逆不道了!可是要杀头的!更要抄家灭族!不过严格说起来,真要灭了凌若涵的九族,那么皇帝陛下似乎也逃不了其中一族吧……

章逸轩有些不敢相信,凌若涵再怎么胡闹,或者再怎么有奇遇,她始终也是神月大陆的人,是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的。

难道这是她的另一面?他不知道的她的另一面?

或许仔细想想也对了,只有能说出这话的她,能做成这样事的她,才是一个有趣有意思的,能够让他心动的她。

这边正在热火朝天的弄着香喷喷的晚饭,在帝都的另外一边,有人却在愁着如何才能升起炊烟。

下午,当凌若涵去沐王府砸场子时,淳于昊还在皇宫里,最近,自从听说章逸轩颁下江湖绝杀令后,淳于昊接连遇到了好几次暗杀,幸好他身边的暗卫拼死相救,他才留的一条小命来,所以,这些日子,但凡有时间,他基本上都是在皇宫待在的,躲在玉贵妃的寝宫里。

表面上是说尽孝,实则是为了躲避暗杀。这些杀手在厉害总不能潜入皇宫进行刺杀吧。

天天这样都待在皇宫里,连玉贵妃都诧异了,儿子近来很是反常。而凌思妍却没有陪同,她和心腹暗中猜测,这小两口是不是吵架了在怄气,所以淳于昊天天都在皇宫里。

她还劝说过淳于昊,“夫妻间就是如此的,床头吵架床尾和。”留他用过晚膳后,亲自派人把他送了回府。

凌思妍没有在皇宫,也没有在王府,更奇怪的是谁都不知道她去了那里。

翠云在凌若涵走后,悄悄去找了凌思妍,那时,她正在淳于风的别院里。这些日子的刺杀让她不胜其烦,但好在现在凌思妍的修为不弱,一般的杀手也是轻易伤不了她了。

而同时,她已经和柳氏商量了另一个出计谋,所以,她现在还有心情和淳于风私会。

两人刚刚除去衣衫,在帐幔里颠龙倒凤之际。翠云就在外面敲了敲门,凌思妍很是不满,但她知道翠云没有要紧的事是不会轻易来这里找自己了,她任由情欲未尽的淳于风在自己高耸的胸脯上狠狠捏了一把。

这才匆匆忙忙的披上衣衫出门相见。

当她听到翠云的话,赶紧跟着翠云赶回沐王府。

她一进门就看到惨烈得不能在惨烈的沐王府时,她恨得牙根痒痒!

凌若涵可是真的能够搜刮的,就差没有挖地三尺了!

“凌若涵,你这个小贱人,你给我等着看,过不了多久,你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凌思妍猛地跺脚,转身回了凌将军府。

淳于昊没过多久,也回来了。

“章逸轩,你欺人太甚!”

他看到自己的沐王府竟然是今日萧条的模样,气急攻心顿时就晕了过去。被仆人手忙脚乱的救醒后,他气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出来。

半响才说道:“传令下去,今日之事,谁敢传出去半个字,老子定取了他的狗命!”堂堂沐王府现在穷的叮当响,说出去谁也不相信啊。

凌思妍到凌将军府,柳氏也刚刚从外面回来。

“母亲,怎么样了?”

沐王府成了个空壳子,虽然气愤,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她不会太放在心上的,而同时她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柳氏点点头,“我和她说好了,明日就把钱给她送过去,另外你要我找的人,我也派人去找了,他们应该也就在明天可以到帝都了。”

“好!明日,我和你一起去。”

“女儿,这种事,你一个年轻姑娘家出面不会太好吧。“柳氏还是为了女儿的颜面作想,实则她不希望女儿知道今天,她竟然和老鸨为了一千两银子争执过,虽然最后达成了一致,但是如果思妍知道定少不了要数落她。

“有什么不好?”比起能够要了凌若涵的命,她在所不惜。

凌思妍看着窗外的圆月,今晚的月亮还真圆呢。十五的月亮自然是最圆的。凌若涵,你以为你还能看到下一个圆月吗?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的!

凌思妍在暗中的筹谋着什么时候,凌若涵还在城南。

第二天一早,凌将军府上有一辆马车在天还没有大亮的时候就驶出将军府了,直奔城门而去。

出了城,往西而行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在一个叫做白马镇的小镇门口停了下来,马车进了镇子,在镇子里的一处客栈外停下。

车帘子被挑开,从里面出来两个贵妇人,这两人均穿着斗篷,帽檐遮住面容。进入了客栈,翠云连忙过去和掌柜的交涉,“昨晚我们定下的房间。”她说着还特意给了掌柜一锭银子,“把房间弄干净些,别让人来打搅了。”

得了银子,掌柜自然高兴,连声答应。不一会儿就让伙计把房间拾掇出来了。

凌思妍和柳氏进去了,翠云在楼下守着,没过一会儿,又有一辆马车停靠在这家客栈前,从马车里面下来一个妇人,这个妇人粗衣木簪的,看上去是出自普通人家的。

可是她脸上却涂着厚厚的胭脂,脸上的风尘味和她极为朴素的穿衣打扮很不相称。

她一下马车,翠云立刻迎了上去。并带着她上了楼。

听到敲门声,柳氏道了一声她到了。

凌思妍看了柳氏一眼,低声说道:“一会儿,你什么也别多说,听我安排。”

柳氏只有答应。

进门而来的的确是七年前青楼的老鸨,她走进房间时,腰肢还是扭得比较销魂的。她从身侧扯下一条丝巾,习惯性的甩了甩,说道:“凌夫人,您还真的很准时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