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若涵猝然一怔,有人说,男人心里真的有你的话,就会交出他所有的一切,不在于他能挣多少钱,在于他能给你多少钱。

凌若涵虽然体内的灵魂是现代的,可是,章逸轩的话还是让她心中一暖。

她转过身来抱着他,这般的主动。

她的手环住他的脖颈,主动在他唇边留下一吻,“我给你一个追求我的机会吧。”

追求?章逸轩有些不明白。没关系,听着好像也是一个不错的建议吧。

“好啊!你想我怎么追你?”

“至少要浪漫吧。其他的要求,那可要看你的表现。”

“好!”他说着,拦腰一把把凌若涵抱在怀里,两人重新回到竹屋。

章逸轩看着凌若涵忙碌的手势东西,看样子真的打算要走呢。“这里不好吗?”你不打算多住一段日子?“还是你想着要报仇?”现在从阿枫那里章逸轩好像也更了解了凌若涵了一些。

“那是自然!”我和叶子的血可不能白流吧。

“这件事,你不用担心了,现在你父亲正带着一万士兵四处寻找阿枫呢?”

“怎么回事?”这些事情凌若涵不知道。

章逸轩简单说了,凌若涵冷笑了起来:“剿匪?亏得凌思妍想的出来!既然她把父亲支出去了,那么我就去她府上拜会拜会。”

“需要我陪你?”

“不用,你看好戏好了。”

虽然身体接受了章逸轩,可是,有些事情,凌若涵却并不打算让他插手。

第二日,一早,一辆马车驶出了竹林,离开这个仙境般的地方,要重新淌入红尘之中。

而正当阿枫找到佘明湖时,佘明湖和老爵头正在蛇园内,他们还忙着收拾东西,外面堆了很多马车,马车上面放满了箱子,有溜之大吉之势。

“老爵头,别忘了还有我的翠蓝琉璃瓶,那可是古董呢,别便宜了那小子。”

“放心吧,姑娘,都装上了,咱们这就走吧,那小子鬼精鬼精的。”

“嗯!”佘明湖答应着,从屋子里跳了出来,被老爵头抱上马车。

驾!

长长的车队慢慢驶出了蛇园。

佘明湖正兀自笑着,想着那个傻小子明白过来时,她一早就溜之大吉了。她笑得非常的开心,端着茶几上的茶刚要喝,谁想到马车突然停住,佘明湖一个措手不及把茶水全洒在了身上,身上漂亮的金丝蓝花裙上水渍斑斑。

她脸色一变,气哼哼的撩开帘子,刚要问怎么了,就看到原来是马车前面有另一辆马车,截断她的去路,被人拦下了。

“干……”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到那辆马车帘子被撩开了,上面正坐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一般大的孩子,正似醒非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不是阿枫是谁?

呃……

佘明湖一下语塞,没想到那小子这么快就来了。她正想着什么说辞时,阿枫清了清嗓子说道:“你们打算带着本属于我的财产去哪儿啊?”

不要脸!佘明湖心里咒骂一句,脸上却堆着笑容,“这不过年了吗,现在杀手生意也不太好做,蛇园都折本赔给你了,我们打算卷包袱回老家啊。”

“是吗?”阿枫明知道她是瞎掰的,却没有反驳,“既然这样,我还打算把欠条上的钱给你们清一清呢。”

他这是要玩什么把戏?清帐?他可不是傻子。

佘明湖脑子里揣测着阿枫的任何主要,心里也开始思索着用什么办法相对。

却见阿枫一挥手,后面一辆小马车上,被人抬下来好几个大箱子,打开箱子盖子,里面堆满了金灿灿的金条子!

看样子足足有一千两金子!

这些金子当然不会是阿枫的,金子的主人就在阿枫旁边。左辰风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金子,心里暗道:这笔钱一定要算在章逸轩身上!还有利息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阿枫觑到左辰风的脸色,他撅着嘴小声嘟囔一句,“左叔叔,好歹你还是个小侯爷,别这么小气好不好。”

“小侯爷也是会缺钱的好不好。”左辰风低声回了一句。

阿枫跟着跳下马车,走到佘明湖面前,“昨晚你说过了,蛇园既然是我的了,那么从昨天晚上开始,蛇园里的一切都是我的了,包括一草一木,还包括你……”他说着,手里摇着一把折扇,扇指着佘明湖。那模样活像一个缩小版的章逸轩,风度翩翩,玉树临风。

这么冷的天气扇扇子,当心感冒!

老爵头脸色都不好看了,这小子真的就是一个难缠鬼!

“你好好看看协议,上面可没这么一条!”佘明湖赶紧分辨。

阿枫跟着凌若涵一早就把这些东西参透了的,他把手里的契约一抖,指着契约说道:“上面可是写得清清楚楚的,蛇园归我章枫所有,虽然没有写你也是我的,可是,昨晚你都交过我主人了,那就说明了连你对这件事也是默认的,既然如此,我们还是按照契约履行的好!”

昨晚,佘明湖这么说不过是为了呛他的,没想到就这样也让他拿住把柄?

佘明湖小脸憋得通红起来,她所有反驳好像在阿枫看来都是站不住脚的。章逸轩他们蛇园可是无法得罪的,因为他们可是知道章逸轩的身份里面好像并不是只有大秦晋国公这一种身份!

左辰风也在适当的时机说道:“确实如此,除非你们今后改行好了!但是蛇园的一切也都归我们所有。可要想好,从此之后,你们是不是都不用在行走于黑夜之中了。”

老爵头和佘明湖脸色也是一变。

阿枫没有听明白左辰风的这句话,可是,他们两人却听懂了。黑夜帝国!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得罪了章逸轩真的不是好事!

佘明湖在痛定思痛之后,她凝重的看了老爵头一眼,“蛇园看来是毁在我手里了。”

“姑娘……”老爵头眼中有不舍,可是他还是说道:“其实这样也好,至少今后你不用再活在阴影背后了。”能有个简单快乐的童年,也不错的。

“你答应我,替我看好蛇园。”佘明湖在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松口了。她真的把蛇园交出来了。

阿枫赞许的点点头,让人把金子抬出去,让蛇园的人均分了去。妈咪说过,收买人心这是第一步,也是很重要的一步。恩威并重,恩是排在前面的。

事情仿佛告一段落了,蛇园迎来了新主人。阿枫看着下面约有三百多人的队伍,这些杀手以前对他来说是威胁,现在却成为了他的人!

风水轮流转,今天好像转动得特别快了!

既然他也有了自己的后台了,要不要试一试身手呢?他还惦记着凌思妍那边呢。

交接仪式完成后。

左辰风却说道:“佘姑娘和我家公子年纪相仿,不如和我家公子做个伴吧。老爵头,你意下如何啊?”

章府的小公子,那身份自然是没话说的,这样安排间接的可以为佘明湖洗白背景。老爵头自然是欣然同意的,但是他也提出了一个要求。

“只要能让老朽守着我家姑娘。”

“这是自然。”

这其实是章逸轩的授意。他为阿枫的安全做了无数的后备的考虑,他再也不希望出现上一次阿枫被人绑架的事情的。蛇园主掌了一部分杀手,单反有任何动静,他们也会收到风声,而老爵头可是杀手中的顶尖,易容术更是一绝,任何人想要再易容带走阿枫,可先得过来他们易容一族的老祖宗那一关!

对阿枫的关心,章逸轩从不说出来,可是在背后却尽到他最大的努力来保护!这般的苦心还真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做到的。

阿枫眼珠子骨碌一转,看着左辰风:“是不是有什么事,我不知道呢?”

“是啊,有很多事,你确实不知道呢。”左辰风长眉一挑,“想让我告诉你的话,我的金子还有我利息,先给我……”

有没有搞错,小孩的钱,他也不放过!阿枫愤恨瞪他一眼。

别瞪我,你那里像是一个小孩啊,简直就是一魔童!

借着章逸轩的背景,阿枫狐假虎威的还是把蛇园给弄到手了。这边他正忙着点算属于自己的财产有多少,那边,凌若涵却开始了热身运动。

她让车夫驾驶着马车直入帝都!

进了帝都,车夫低声询问:“夫人,现在去哪儿?”

章逸轩也不表态,他悠然自得的坐在一旁,喝着小酒,打算欣赏即将开锣的大戏!

凌若涵嘴角含笑,她说道:“今天天气还不错,咱们去沐王府逛逛?”

车夫也笑了起来,看来今天换他当班,跟着两位主人,他真有幸能够亲眼目睹这场好戏了。

马车长驱直入,停在了沐王府门口。

“驭!”勒马而停。

凌若涵从马车上跳下来,径直就要进去。却被沐王府的守卫给拦住了,“站住,什么人胆敢擅闯沐王府,活得不耐烦了……啊!”

话音刚落,就听得一声惨叫!

凌若涵也没有怎么动作,只是脚这么一踹,不偏不倚正踹到那人的下巴,只把下巴给他踹得掉下来。

“聒噪!”凌若涵摇摇头,拍了拍手上的灰。

眼看她一脚收拾了一个人,另外一个侍卫,眼见不好,赶紧的就要冲回府里,同时高喊着:“凌若涵来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