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亲眼所见了,左辰风还是不敢相信!

他看着老爵头,老爵头见姑娘自己出来了,他叹了一气说道:“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人发现,现在却被一个小孩给识破了。”

他的脸上有几分遗憾,还有几分不甘,却有一份释然。

他怜爱疼惜的看着小女孩说道:“这就是我们蛇园的主人,佘明湖姑娘。”

左辰风嘴角抽搐几下,看看佘明湖,又看看阿枫,忽然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在心里升腾,熊孩子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我的杀手可是都被你爹给杀了,这笔钱你是不是也要赔给我?”佘明湖不甘示弱说道,所幸都揭穿了,她也不用这么多的伪装了,用软糯而好听的声音,还带着丝丝的童音,却和阿枫讨论着如此血腥的话题。

那一幕的画面异常的诡异!

阿枫据理力争:“是你们先来动手的,错在你们,所以,你们必须赔偿。至于你说的杀手死了,你又是如何肯定是我们杀的,他们不会自己逃走吗?都是彼岸的高手强者,我们一下能杀得完吗?”

“他们根本就没有回来过!”

……

两个小小的孩子,却都是一样财迷!

老爵头默然低头了,左辰风转头望着窗外。忽然他想到一个可能,会不会章逸轩一早就知道蛇园主人是这么个小女孩,才让自己带着阿枫来的?一想到之前和这蛇园主人还见过俩次,他都没有发觉出来,真是丢人啊!

老爵头见两个小孩吵起架来,皆是寸步不让的架势,他好心的邀请左辰风去喝酒。

左辰风一口答应。

刚才还是剑拔弩张,转眼间就坐着一起喝酒聊天。

和老爵头的对话,左辰风知道,蛇园主人去世三年了,眼看着蛇园就要一盘散沙了,所以小主人佘明湖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来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而这一次,他们答应凌思妍也是因为沐王府出手大方!

他们本就是杀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一场生意而已。

而且蛇园的规矩是不问缘由的。

所以今日说来是收账,目的应该是阿枫揭穿佘明湖吧。到了这时,左辰风更加佩服章逸轩。蛇园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买卖,同时更加能隐藏身份!这才是他隐藏最深的目的。

至于阿枫和佘明湖,第一次的,阿枫遇上了对手!两个小孩寸步不让。

“我知道,这件事早晚被晋国公看穿,可是,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老爵头说着饮下一杯酒,“其实姑娘不应该过这样的日子。所以,我希望晋国公接手后,能好好把蛇园发扬光大!”

把杀手组织发扬光大?左辰风很是佩服老爵头敢想敢做的魄力。

两人正喝着,突然佘明湖的声音徐徐传来。

“我是绝对不会把蛇园交给章逸轩的。”

“姑娘……”老爵头很意外的看着两个小孩走了过来。蛇园在无意间得罪了晋国公,以晋国公的能耐,要灭蛇园不是难事。

所以要保住蛇园,保住小姑娘的命,只有把蛇园交给晋国公。之前他们所做的一起都是试探,看看章逸轩的打算,直到他们听到阿枫报出的那些天文数字,瞬间明白了,晋国公真的有心要收拾蛇园。

其实章逸轩在这件事上还真是有些冤枉。

他让左辰风带阿枫来纯粹是为了增长见闻而已。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多,那么深远……

现在听到佘明湖的表态,老爵头有些不解。

佘明湖淡淡扫了左辰风一眼,又狠狠瞪了阿枫一眼,她说道:“我把蛇园交给他!从此以后他就是蛇园的主人了!”

她说着这话时,手是指着阿枫的!

阿枫就是蛇园的新主人!左辰风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哦。

刚才还抄的不可开交的两个人,转眼就达成了协议?

阿枫得意的伸出手,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得意洋洋的说道:“三局两胜!愿赌服输。这里的金子和珠宝都是我的了。还有整个蛇园也都是我的了!哈哈……”

小孩解决问题的办法原比大人来要得简单直接的多!

石头剪子布!三局两胜!

佘明湖点头认同,同时她还从怀里取出一叠东西,“蛇园都是你的,你可以把柱子上的金子给扣下了,连同这些也都是你的。”

阿枫接过一看,发现他原本以为是银票的东西竟然全是欠条!拖欠蛇园诸位工资的欠条。其中还包括老爵头的一千两白银的半年工资!

佘明湖赶紧又补充一句:“对了,主人,其实柱子上的金子确实是真的,不过里面是空的。”

阿枫看了左辰风一眼,差点晕了过去。

敢情有人敢来忽悠他!

阿枫气急败坏,左辰风已经笑了足足有一个时辰了!

在回到到竹林的这一路,阿枫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见到凌若涵时,他委屈得只掉眼泪。

凌若涵自然是心疼儿子的,可在问明缘由后,她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没关系,儿子,你要相信妈咪有变废为宝的能力。”

阿枫刚刚点了点头,一眼却撇到一旁在章逸轩,他怎么在这里?怎么在妈咪的房间?新仇旧恨全都交集在了一起。

阿枫回到家里没想到看到凌若涵和章逸轩似乎感情很好的模样,他的心里有些吃醋,她是最爱他的妈咪的,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另一个个能够替代自己的,虽然他为将来的父亲列举了三大条件,章逸轩也都很符合这个条件的,可是在他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他看着章逸轩投来的眼神,明明是关切和溺爱的,但是一和妈咪相比,他就不高兴了。

脑袋瓜转动着,他在想能有什么办法可以试探章逸轩对妈咪是不是真心的。

刚才凌若涵说能有办法把蛇园化亏本为盈利。“妈咪有什么办法?”在对付章逸轩之前,他还是比较关心他的蛇园,怎么说,现在蛇园可是他的产业。

凌若涵虽说答应帮助阿枫的,可是具体的操作,她还是要好好的想一想。

“儿子,你让妈咪好好想一想啊。时间不早就你先睡觉好不好?”

“好啊!妈咪,你慢慢想,阿枫今晚和妈咪你睡。”他说着还不怀好意的瞪了章逸轩一眼。

他要是今晚在这里睡了,那么章逸轩睡哪儿?好不容易和凌若涵能有今夜独处的机会,而且异常的和谐,感觉两人间的感觉也能有进一步的发展了,他可不想让小阿枫给破坏了。

就在这时,章逸轩瞟了一眼阿枫手里的欠条,他向左辰风问道:“蛇园的主人是个小女孩?”

左辰风点头答应。

“阿枫,现在既然你是蛇园的主人了,那么那些人自然也就是你的属下了,欠了的这些钱你全付给他们也是值得的。毕竟……”章逸轩凉悠悠的说道:“蛇园地盘还是很大,生意也还是不错的……”据我所知,蛇园可是实业派的!

阿枫何其聪明,瞬间就明白了!

想忽悠我?嘿嘿,我可是有军师的。他一拍脑袋,顿时笑了起来,“章叔叔,好样的。”他对他比了个大拇指,夸个赞。

“左叔叔,陪我走一趟吧。”

“去哪?”

他们父子两一唱一和的,左辰风不明白,连凌若涵都有些不确定。

阿枫却和章逸轩对视一笑,“咱们这就去蛇园,清算一下资产,看看能不能把蛇园的生意在扩充一下。”

“有趣!有趣!”左辰风笑了起来,“你们放心把阿枫交给我吧,我保证少不了他一更头发的。”左辰风一直就觉得阿枫是个小魔童,跟着他,他可以看到章逸轩小时的模样,至少能自我幻想一下,而且他也觉得,自从有了阿枫后,章逸轩改变了很多的,此刻的章逸轩似乎更有人情味了。

有左辰风自愿跟着阿枫,充当他的免费保镖,章逸轩和凌若涵自然是再放心不过了的,有他跟着阿枫绝对不会吃亏的。

“现在就去?”刚回来又去?

阿枫用力点头,“现在就去,想玩我,看看谁玩谁!”

左辰风一把把阿枫扛到肩头坐上,“好的!你说去哪儿,咱们就去哪!”

章逸轩眼角含笑,拥着凌若涵送他们到门外,还挥手告别。

“你真放心阿枫啊?”不怕他打着晋国公的旗号到处瞎折腾?

“放心好了,不是还有左辰风跟着吗?”他搂着凌若涵的腰,“走吧,咱们先回去,春宵苦短。”

你还来?都还没有八抬大轿把我娶回家,还想再占我便宜?“章逸轩,你的手又不规矩了……”

“虽让你一直在我身边呢……”

呃,敢情还是她凌若涵的不是?

“阿枫也找到事情做了,我的伤也养得差不多了,明日应该出去了。”

“你想去哪儿?”章逸轩听到凌若涵的话微微一愣,真是个闲不住的主!他感觉这才刚入佳境,她又要折腾了。

“你是堂堂大秦晋国公,什么都不做,也有饭吃,我可是要干活才有钱的。”她故意这么说,原本不过是瞎扯的。

谁料章逸轩却突然接口道:“我的不就是你的?以后但凡我名下的所有一切,都给你好不好?”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