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他而言,她就是个小妖精,无须煽风点火,就能让他喷薄燃烧起来。有时候他也疑惑,当初他对她没有半点动心了,可是七年后再见,一切都好像不一样了。是自己变了,还是她变了?

七年间,他有没有错过什么呢?现在她就在怀里,那么温暖那么实在的,他希望时间就在这一刻停顿。

凌若涵顿时羞红了脸。

“还来?已经第三次了……”

剩下的话被章逸轩的吻给吞下,变成了暧昧得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那边厢,阿枫正和左辰风在马车里。

“左叔叔,我们要去哪儿?”

“小阿枫有没有兴趣和叔叔一块去收账?”

“有没有钱?”阿枫最关心的还是这个。

左辰风自然是知道的,对于这一点他可是深有体会,从他只要和阿枫在一起的时候所穿的衣服就能看出来。只要阿枫不在,他就会取出自己的镶嵌着宝石的腰带,只要阿枫一在,他的身上绝对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比如今天,他一袭宝蓝色的锦衣华服,衣料非常的名贵,可是却没有任何饰品。

“是这样的,你记得上次你母亲不是受了伤吗,今天,我们就去找金主先收取一些利息,你说如何?”

左辰风的话没有得到阿枫的回应,他扭头一看,却发现阿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个金算盘,真的是存进打造的小算盘。而阿枫正拿着这个算盘噼噼啪啪的打了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

“误工费,医药费,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后续医疗费……”

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东西,左辰风不明白是什么,但是看到算盘上不断加法上去的算盘珠子,他知道这数目绝对不会太少!

果然!

阿枫把手一扬,他算出了结果。

“加起来,一共是三千七百八十九万辆白银!”阿枫豪气干云一拍算盘说道。

左辰风嘴角一抽,见过贪钱的,没见过这么贪钱的,他真的章逸轩的儿子?没有弄错?同时,他开始为某些人担忧起来。

马车停下来了。

阿枫率先跳下马车,都不问去的是什么地方,要见的是什么人,反正只要有钱收,他啥都不怕,况且不是还有个比较靠谱的左辰风嘛。

阿枫下车后见到自己来到的是一座庄园!

这个庄园非常的大,豪华而奢侈。

在庄园外面还挂着一面旗帜,旗帜上面刺绣着一条黑色的响尾蛇。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隐藏的很是隐秘,要到达这里还得要穿过重重的山谷。没想到在这里还有这么气派的庄园。

虽然很宏伟壮阔,可在月夜之下看上去有一丝阴冷,显得有些诡异非凡。

“我们要进去吗?”区区一个庄园的门口看上去都是这般奢华,里面的一切可想而知了。

“这是蛇园。”

“什么是蛇园?”

“一个庄子,很有趣,也很有钱的庄子。”左辰风眼中有一丝玩味,他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一听到有钱,阿枫兴趣盎然!

他小手一挥,豪气干云,“走!”

庄园门口处本来没人,可是,当阿枫在一脚跨进去的时候,突然之间从暗处闪出来两个黑影人,黑影人跳出来时吓了阿枫一跳。

“你们干嘛?要抢劫吗?我没钱!”阿枫连忙表态。

左辰风在后面轻咳一声。

那两个黑影人在看到左辰风时先是一愣,在看到左辰风把手里的一块牌子随意一扬,随后想到什么,又不可思议的看着左辰风和阿枫两人。

而左辰风非常的配合,看着阿枫说道:“这是我家小公子。”他对阿枫恭敬的态度让那些人脸色更加精彩了。

其中一人抱拳说道:“贵客大驾光临,让鄙庄蓬荜生辉,可是,我家主子似乎并没有邀请两位。”

“我们这是不请自来。”左辰风说道,“去回你家主子的话,见还是不见,他决定。”

这话语间的态度可是异常的嚣张,而他的确有嚣张的本钱。

末了,在那人打算进庄回禀时,阿枫却加了一句,“对了,别忘了告诉你家主子,我们是来收账的!”

在等待通报的时候,阿枫转过身来拉了拉左辰风的衣角,低声说道:“左叔叔,你怎么知道是他们弄伤我妈咪的?”不应该是凌思妍她们吗?他可是还记得周管家可是沐王府的管家啊!

那和这个什么蛇园的有什么联系?

左辰风看着阿枫佯装神秘的对他解释:“区区沐王府怎么请得动那么多彼岸级别的高手,那些人都是沐王府雇来的杀手。”一瞬间阿枫明白了。

所谓的蛇园,其实是一个杀手组织。阿枫看了看自己,他很小,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记,必要时他要采取示弱手段,而他又看了看左辰风,初步估计左辰风修为和武功应该是不错的,毕竟是跟着章逸轩混的,太差了,也丢章逸轩的脸。

还有一个车夫,算了吧!

呃,不会吧,就他们两个人去人家的杀手组织的老巢里?有把握吗?

“你确定?我们进去收的到钱嘛?”

“应该可以的,我看好你。”

不一会儿,那个进去通报的侍卫又回来了,同时与他一同而来的还有一个老头,老头年逾古稀,看上去却显得精神矍铄。他很瘦,背可是挺得笔直的,手里拿着一个拐棍,他走路这么有精神头的,干嘛要用拐杖。

老头见到左辰风幽幽一笑,“小侯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恕老朽有失远迎了。”

左辰风也是笑着拱手还礼,“客气客气。老爵头,近来生意可好?”

“尚可尚可,都是亲朋好友帮衬。”明明是个杀手组织,却弄得什么正经买卖似的。

老头一眼就看到阿枫,一双闪烁着精光的双眼早就暗中把阿枫打量了好几遍。“这位小公子可是传闻中的小公子?”

左辰风刚要说,阿枫也学着他们的模样,拱手施礼,“好说好说。”

一番话说得老爵头哈哈大笑起来。

三人又客气一番,老爵头亲自引入,带着左辰风和阿枫进入蛇园。

现在阿枫总算明白这里为什么叫蛇园了,不是因为蛇多,而是因为人多!

这条路很奇怪,中间是一条路,可是在路的两侧却围着很多铁丝网做成的墙。

在里面有很多树,也有很多人。这些人均是衣衫褴褛的。

一路上阿枫看到好多这样的人堆集在一起,却在抢着一条蛇,那蛇可是极品响尾蛇,有剧毒!可是这些人却拼命的争抢着。

打斗武功修为什么都用上,抢到蛇后,一把穿透蛇的身体,取出蛇胆,大口吞下。

这一幕异常的血腥!

阿枫看得好想吐!

这些应该也是蛇园的秘辛,轻易不让外人看到的,可是老爵头却偏偏带着他们绕过这条路来走。

左辰风看到眼睛微微眯起。他倒还好,比这血腥的他都见识过,可是他担心阿枫,阿枫才那么小的年纪,他能够承受得住吗?

带阿枫来蛇园绝对不是他的主意,而是章逸轩吩咐的,但是他提出的严厉的反对,却被驳回了。

“他终究是我的儿子,将来要面对的更多更恐怖的事情。带他去见识见识也好。放心,他不会吃亏的。”

左辰风还记得章逸轩在说最后一句话时,格外的自信!真不知道他那自信是从何而来的。

他暗中捏了阿枫的手一把,阿枫脸色有些苍白,可是他还是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来,他感觉恶心极了,但还是在心里告诉自己,那些是空气,他看不到!

因为今天的事比较特殊,而且这到了春天,曲凝似乎也越发的懒散了,所以此刻曲凝还留在马车上睡大觉。

老爵头余光扫了阿枫一眼,心中也是暗暗钦佩的,不过才六七岁大的孩子见到这样的景象却没有哭闹,反而如此镇定,果然是那个人的儿子!

这一段路所幸也没有多远。

穿过这条路,迎面的是一片花园,再穿过花园,有两排抄手走廊,果然这里雕梁画栋的,一看就知道是大户的有钱人!

阿枫眼见,他可是注意到了柱子上缠绕着的雕刻的响尾蛇的尾巴那一截可是用纯金铸造的。

阿枫心里在算计,刚才在来的路上,他计算的数字应该有必要番一番了吧。比较对方可是财大气粗的主,不多要一点,也对不住人家的身份吧。

老爵头带着他们穿过走廊,在走廊尽头处有一所很大的别院,那别院的大小规格和奢华程度完全不输给皇宫!

敢情老爵头还不是终极大boss啊!

推门而入,在大厅里坐着一个人,这个人前面垂下了很多珠帘,只能看到珠帘外的剪影,约摸是个女人,个头小小的女人。

老爵头很恭敬的对着个女人施礼,“姑娘,贵客到了。”

那个女人的剪影出显现出,她挥了挥手,老爵头领命让左辰风和阿枫落座,并让人奉上顶好的茶。

从始至终那个女人一直躲在珠帘后,那里暗暗的光线,除了看到她的剪影外,什么也看不到。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