嬷嬷眼见这种情况,连忙询问:“大小姐,你那里不舒服?”

“好难受!”凌若涵吐得脱力了,靠在喘息着。

嬷嬷们对视一眼,凭着她们多年的经验,她们知道问题大条了!

有嬷嬷连忙就要去禀报,现在柳氏成为了凌将军府的女主人了,听到嬷嬷们的会话,她先是愣了一愣,随即大笑起来。

连忙找了自己的心腹去请了个靠得住的大夫来为凌若涵号脉,这一号果然号出了小阿枫来。

柳氏立刻就想把这件事告诉凌天泽,却被凌思妍给拦住了。

她不解,“你之前不是说留着她的命看着心烦吗,现在好了,她腹中有了孽种,我告诉老爷,他必然不会让凌若涵的孽种活下去的,到时候我在药里面做个手脚,她一定死得不明不白的。”

“不,母亲,我有更好的主意!”凌思妍邪魅一笑,比起要了凌若涵的命,她更希望她处在求死不得,求生不能,被全世界唾骂的地步。

俗语说,青出于蓝胜于蓝,凌思妍低声在柳氏耳边如是这般的说道。只听得柳氏频频点头。

随后,柳氏赶紧让所有人都住嘴了,她先让嬷嬷告诉凌若涵,说她腹中长有痞块。而后却让大夫给凌若涵暗中开了保胎药!

凌思妍要让凌若涵成功生下孽种!凌天泽担心家丑外扬,可是,她却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凌若涵干过的丑事!

就这样,瞒着凌天泽,她们为凌若涵保胎,一直到凌若涵腹部日渐隆起了。

而这时的凌若涵才明白自己被人给暗害了!

她又气又急,却毫无办法,四个嬷嬷已经全都被柳氏收买了,整日的看守着她,一旦发现她有要寻短见的念头和行动时立刻阻止,她竟然真的连死都不能,最后终日郁郁。

就在胎儿即将足月时,一晚,凌若涵躺在床上,悄悄用枕头把自己给捂死了。

嬷嬷们察觉到了不对劲,赶紧跑过来,用手去查探凌若涵的鼻息,她们惊悚的发现,凌若涵真的死了。

这些嬷嬷吓得不行,大喊大叫的,让整个凌将军府沸腾起来。

而这时凌天泽才知道女儿怀孕了,都快要生了!

柳氏听嬷嬷们回禀说凌若涵已经死了时,凌思妍砰的一下推门而入,“她不能死的!”她还没有让她身败名裂,她还没有达到她想要的一切,她凭什么要死?

她冲到凌若涵的身边,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打她的尸体,而就在这时,一个晴天霹雳,把整个大地惊动了!天空中骤然出现了异常,无数的鸟腾空飞起,在空中乱窜乱蹦!

天有异象!

随后,连大地都开始颤抖起来。无数的东西从高处被摔落在地,尘土簌簌落下。

这突然的异变,吓得凌思妍赶紧跑了出去。

就在她跑出去后,凌若涵的尸体猝然一动,下一个瞬间,她的眼睛睁开了!眸子里有夺目的光彩闪过。

紧随其后,她高耸的腹部也跟着骤然一动,凌若涵体内的小阿枫也跟着经历了生死的瞬间,又重新焕发出勃勃的生机!

就是这样的,有一缕孤魂在凌若涵的身体里重新开始了新的生命!

她虽然不是凌若涵,但是从此以后她就是凌若涵!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凌若涵靠在章逸轩的身上,她喃喃的说着,“原来是这样。”

尘封的记忆像是开闸的洪水涌来,她经过慢慢的梳理,大约也得出了结论,也猜到了某些事情。

真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柳氏和凌思妍想到把凌若涵送到青楼,只是没有想到,章逸轩也刚刚好出现在了青楼。阴差阳错的,两人在一起了,还因此有了阿枫。

也可以说人算不如天算!

凌若涵看着章逸轩,而章逸轩在同时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对章逸轩而言,他也有困惑的事情,七年前的那个女人。他对她没有任何的感觉,可是奇怪的是,在七年后意外的相遇,他对她却心有悸动!

她就像是一颗小石子,投进了他原本平静无波的心海,荡漾起了无数的涟漪。

她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吸引着他,让他心生疑惑,想要不断的探究,可是越探究,与发觉她是一本厚厚的书,没有翻到最后一页,根本就不知道结果是如何的。她让他停不下来。

而到了现在,他对她不仅仅是再想探究了,他想要拥有她!彻彻底底的拥有!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

章逸轩抱着凌若涵,“现在你知道了一切,有些记忆也回来了,那么你告诉我,你还是你吗?”

凌若涵忽然一笑,她不是她,但是也由不得她不是她了。

这个问题,她可不想回答。

章逸轩说话的时候,他的气息全都喷在了她的脖颈处,耳根后,痒痒的,一直痒到心里。他的手搂住她的腰,“如果当年我知道你有了阿枫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吃这么多苦头,对不起,宛儿……”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喑哑,却性感异常。

像是砂纸摩挲在丝绸之上,让人瘙痒难耐。

一声宛儿,喊得凌若涵心里发麻,身体发软。

他一口含住她的耳珠,气息喷在耳朵里面,舌头在她的耳上轻拢慢捻的,细细挑逗,“宛儿……”

凌若涵已经成年了,对很多事情也是明白的!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处女。之前和之后都是!

男女之间的事,她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况且凌若涵这具身体本来就属于过章逸轩的,现在对他的身体更是格外的敏感。

他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他的唇微微有些凉,但是却带着灼人的气息。从她的耳朵亲吻过她的脸颊,到她的唇上。

这个吻,时而轻柔,时而霸道,时而缠绵,时而浓烈……

他的左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右手从她的脸颊向下抚摸而去。

他用舌尖撬开她的贝齿,虏获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吸允吞咽……

章逸轩的手掌握凌若涵胸前的耸立,动作时轻时重,而他略带有剥茧的手指划过她的肌肤,带起一片战栗。

他的手划过她平坦的小腹,继续向下,深入芳草萋萋之地,找到通幽的曲径。

他的身体已经灼热而膨胀,他却还是在忍耐着,他要彻底挑起凌若涵的……

凌若涵的身体禁不住忽然战栗起来,她双眼中有着情欲,微微泛红,看上去却更加迷人而诱惑。

“可以吗?”他询问的声音低沉的哑,带着压抑和仅剩下的一丝克制。

凌若涵的身体也开始变化,她感觉到自己心里仿佛出现了一个偌大的空洞,空空的让人难受,她好像找个东西来填补这个空洞,她好想好想……

骤然间,凌若涵一个翻身跃起坐到章逸轩的身上,她在上,而他在下。

章逸轩愣了一愣,随后他竟然发觉凌若涵自己动起手来,把他的某个地方扶正,自己门户大开一下坐了上去!

而后,她双手紧紧搂住他,自己放纵而尽情的……

这样的动作不可谓不大胆!

在神月大陆中,女人的地位都是不如男人的!她们仅仅是男人的附属品,在男人面前,她们无论是说话做事都不能出位和有所逾越。更别说是在床底之间了!

这样女上而男下。更是不可能的。

虽然这次是章逸轩挑逗在先的,可是,主动权却一直都是握在凌若涵的手里!

这带给章逸轩的刺激更甚!

两人皆是身处在温泉之中,随着他们的动作,无数的水花溅落在外,水声,靡靡之音,不绝于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均是累的气喘吁吁,凌若涵满足的靠在章逸轩的怀里,泡在温泉里,这仿佛就是人间仙境。

章逸轩的手枕着凌若涵的头,手指穿过她一缕发丝,悠闲的转动着。

他的嘴角一直都是勾着浓浓的笑意。

“没想到你……”

如此大胆而奔放啊!

凌若涵这才想到这里可不是她以前熟悉的地方,女人的地位比起男人来说,要低得多,刚才的事,呃,会不会让他心里起疑?

“哪里哪里,偶尔为之。”

凌若涵连忙解释,可是这样的解释听到章逸轩的耳中却差点没把他给呛死。

凌若涵身体酥软,章逸轩抱着她从温泉里出来,而这时,外面天色已经黑尽了。两人的衣衫全都湿透了,索性都天黑了,也就没有必要穿了。

凌若涵怀里随意披着章逸轩的白色大袍子,她安逸的被他抱着走。

刚要到门口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这个样子要是被阿枫看到了可就丢死人了。“阿枫在呢……”

“放心吧,现在这里没人。”整个竹林都没有一个人了,人一早就被他给轰走了,他和凌若涵的二人世界,怎么能有其他人来碍事了。

至于阿枫,刚才他走时,暗卫就带他去找左辰风了。那里有大把的好东西在等着他呢。那是自然的,如果没有好东西的吸引力,他绝对会在这里当一个瓦数高达一千的电灯泡。

阿枫不知道在他探索好东西的时候,章逸轩已经把他妈咪吃干抹净了。

这边厢,章逸轩和凌若涵回到竹屋,就这短短几步路,温香软玉抱满怀的,章逸轩的心刚一动,身体瞬间反应更大。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