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凌蕊芯时不时来看她,给她送一些干净的换洗衣衫。

章逸轩来到这里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而他之所以拖到现在才来,是因为,那一晚后,他的修为竟然莫名的消失了!还真的是啥都没剩了。

章逸轩怀疑和那个女子因为那一晚有关系!

他闭关半月,重新修炼起来,进度是异常的迅猛,而他的苦海重新开辟后,竟然呈现的金色的。

金色的苦海威力就不同寻常了。

他重新修炼出命泉,由命泉里修炼出来的虹桥也是金色的。重新修炼的真气和修为远远要高于以前了。

宛如新生!

蛇每一次蜕皮,都是一次新的生长,就会变得比以前更大更强!

章逸轩明白了或许这就是破而新立吧,又或许如果那一晚,不是碰到凌若涵,他也许连那一晚的雷劫也过不了。

现在重新修炼,境界比之前提升更快更强大。

他开始思索着所谓的雷劫!

自古以来神月大陆修行甚多,能够晋升到最高境界的却是异常的稀少,很多强者都是在应劫的时候灰飞烟灭就此陨殁的。

而他也是经过了几次雷劫的,却从来没有一次如同这次那么恐怖的!当时连他都在怀疑自己能不能渡得过去,没想到意外的遇见一个女子,意外的……

半月之后,章逸轩出关!

他第一时间就去找凌若涵。

可是,见到她竟然被关着,他心里有一丝不舒服。

现在他的修为在区区将军府出入而不被人发现是轻而易举的。他潜入凌若涵的房间,那时她已经在床上熟睡了。

这里面味道有些潮湿和闷,章逸轩不由皱了皱眉头。

他走到床边,看着熟睡中的凌若涵,心中有一丝怜惜,其实那一晚不是他也会是别人,今天的凌若涵是躲不过去的。他对她除了怜惜外,再没有其他的情绪了。

他把她摇醒,看到房间骤然出现的男人,凌若涵下意识就要尖叫,却被章逸轩捂住嘴,“别喊,我不是坏人。”

凌若涵看着他,陌生的男人无缘无故出现在自己的房间,而且,她可是被关起来的,他是如何进来的,进来干吗?

凌若涵脑海中有很多的疑问,身体在瑟缩发抖。她可不是坚强的人,她由来软弱,否则也不会经常被柳氏和凌思妍欺负了。

她梨花带雨害怕极了,看着章逸轩。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我可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尽管害怕,她还是强迫自己镇定,拿出不容侵犯的气势来,可是在章逸轩看来却显得有些可笑。

都被关在这里面,失去了所有自由,还不忘自己的身份。

“我是来带你走的,你走不走?”

对于女人来说,章逸轩没有什么耐心,而这一次他破天荒的来找凌若涵,也是因为那一晚之后,他意外的发现。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大可以安排手下送些钱来就行了,然后这个女人就永远消失在自己的记忆里。

可是凌若涵却郁闷啊,她又不认识这个人,甚至她根本就没有见过他,大半夜的跑过来,说要带她走。她怎么可能答应。

第一时间,她以为这是柳氏搞的鬼。

随后,她拒绝,他离开。

两人之间的交谈短短数语。

章逸轩离开后,再也没有再见过凌若涵了,而她给他的影响仅有区区四个字,羸弱平凡!她和一般的女子一样,纵然有着倾城之貌,却和一般女子没有区别。在根本无法在他心中激起波澜。

既然对方不愿意,他绝对也不会勉强。

章逸轩临走之前,他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对凌若涵郑重的说,“这个送你,如果有什么需要,你拿着这个去帝都任何一家招牌上刻有云纹的店铺,只需要把这个交给掌柜就行了。”

言罢,他不顾凌若涵的反对,把玉佩硬塞入她的手中。他这样的严肃,带着不让质疑,和不容拒绝。

凌若涵看着他,久久回不过神来。

“你为什么要帮我?我们有交集吗?”

凌若涵的问话,没有人答应。她把目光从手里的玉佩上挪开,再抬头时,发现整个房间里没有人。

如果不是手里的玉佩还残留着他的温度,她简直要怀疑,刚才是不是有人来过。

凌若涵听着章逸轩说到这里,她眼中露出了一丝疑惑,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现在还挂在脖子上的玉佩。

那块玉佩已经被她用一条红绳拴住,一直挂在脖子上的。

她从来到凌若涵的身体后,一直都发现这个玉佩,却没有任何与这枚玉佩有关的任何记忆。而根据她对宝石的研究和了解,她知道这个玉佩很值钱的,但看这玉的质地就知道价值不菲的。

而后来,她在生下阿枫后,当晚漏夜逃出了凌将军府时,意外被人所救,救她的那个人就是老疯子。

老疯子难得的一次没有糊涂,救下了凌若涵和阿枫两人。

只是凌若涵不知道的是,章逸轩送给她的那枚玉佩上的云纹还是出自老疯子的手。

这自然是后话,暂且不表。

且说,凌若涵现在才知道有这么一段故事。

后来的事情,章逸轩还真的就没有再过问过凌若涵的。章逸轩说起了七年前的事情,凌若涵也陷入了沉思。

那一段事情如何,她只是继承着真正的凌若涵的记忆,可是,却还是有很多地方,她从来都没有去仔细回想过的。

而再往后来,凌若涵忙着生存,忙着照顾尚在襁褓之中的阿枫,她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回想这些事情。

她不是个只惦记着过去的人,她一直都是往前看的。

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孩子的父亲,可是脑子里没有这个记忆,既然如此她索性靠着自己带大孩子好了,而这六年来,她一个人也不孩子照顾得很好很好。

现在听到章逸轩说起过去的事情,突然之间,一直尘封的记忆突然一下全涌了出来,如同倾泻的洪流,无法阻挡。

章逸轩看着她沉思的模样,并没有打扰她,而只是轻柔的搂住了她。

现在她记得了章逸轩是这样出现在凌若涵的生命中的,而那一晚,她根本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凌若涵始终怀疑这是柳氏在搞鬼,她不想上当,玉佩本想扔掉的,不过,她被软禁起来了,这东西再扔在其他地方也不过是给他们制造证据,所以,她鬼使神差的没有丢,而是揣在了自己身上。

比较她还是相信,她的父亲凌天泽不会亲自让人来搜她的身吧。这却意外在后来救下了“凌若涵”。

如此再过了一个月,凌天泽总算想起了自己还有个女儿被关着,时间久了,他也想把女儿放出来。

一听到这个消息,柳氏脸变了几变,原以为他已经对凌若涵彻底死心了,没想到他还惦记着呢。柳氏并不知道,其实凌天泽巴不得当做没有这个女儿,只是因为今日在朝堂上,有人重提了凌府和沐王府的婚事。到了这时,他才惊悚的想到凌若涵。

他不可能去找沐王府要求退婚,因为女儿已经不贞洁了。这话要是说出去了,必定会是个欺君之罪的。他可担当不起。所以,他要当做之前什么事对没有发生过,只想着赶紧的,把女儿拾掇好,然后嫁出去,以求蒙混过关。

眼看自己入住宗祠的愿望就要成功了,她不想在这关键的时候拂了凌天泽的意思,只好同意了。

凌思妍知道后,找到柳氏。

“母亲,你怎么能同意父亲的话,把凌若涵那个贱人给放出来了?”凌思妍很不高兴,特别的不痛快!

柳氏笑容满面,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你懂什么!现在我能正式被计入凌家族谱才是大事!凌若涵已经这样了,她还逃得了吗?等祭祀了祖先,我们在腾出时间来好好收拾她!”

祭祖大礼的时间就定在半个月之后。

凌若涵被放出来了,却并没有和以前一样,在她的身边周围多了好多个嬷嬷,这些嬷嬷自然都是凌天泽安排的。

有这四个嬷嬷在,凌若涵再那个啥的,不也是没有机会么。

凌若涵作为嫡长女自然也是被要求出席祭祖大礼的。她换上一袭丁香色的衣裙,由四个嬷嬷看守着出席大礼。

今日的柳氏装扮格外艳丽,而向来都是一袭素衣的凌思妍也身穿绯色的衣裙,看上去倒还真让人惊艳。

凌若涵给父亲见礼,可是凌天泽脸上却闪现一抹尴尬的神色。他皱紧眉头,说道:“不用行礼了,你出席过就好了,你还是先回去吧。”

只是出现在宗祠一下就行了,别待得太久,看着丢人!凌天泽说着就让嬷嬷送凌若涵回房。

回到房间,凌若涵心里难过,低声抽泣着。

有个嬷嬷心软,好心替凌若涵倒茶来,可是茶水刚一入腹,凌若涵只感觉到腹中翻腾,好像有什么东西直往胸口顶一般,她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茶水喷在地上,腹中明明没吃什么东西,她却是控制不住的就想吐,一直吐得天昏地暗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