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伤性后遗症?她未免太能掰扯了吧。章逸轩嘴角微微抽搐一下。

“真的,就是说我受过强大刺激和创伤后,出现的失忆,我真的什么也记不清了了。”凌若涵眨巴眨巴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像是两把刷子,她尽量呈现出自己最清纯无辜的一面来。

章逸轩还真吃这一套。

他说道:“我真的来找过你,亲自找过。”

距离那一晚后,半个月左右。

自从那件事之后,凌若涵就被关在房间里,每日只有送饭的丫头进来。都是不能直接见到凌若涵本人的,而是透过门下的一个小孔,把碗递进去。

这样的日子好像关监狱。

但是刚开始不是这样的,凌若涵真的收到了很大的打击,她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凌天泽心痛女儿,还在门口哭过好几回,他说道:“女儿,没关系的,这件事不会有人知道的。”他还怕女儿想不开,在门口一直守着。

后来,凌思妍和她母亲柳氏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匆匆赶来。

很奇怪的是,她们母女两人不是第一时间赶到的,而是在事情发生很久后才赶来。

但是过了一晚后,他态度悚然惊变!

凌天泽确实还是心疼自己这个大女儿的,不管怎么说,凌若涵始终是他第一个女儿,并且,他的正室也只生了这一个女儿,后来他又纳妾,而那个妾氏变是柳氏。

柳氏可不不是寻常人家的姑娘。她其实是个寡妇,嫁人后没过一个月,夫家就家道衰落,同时也连累了娘家。后来她被人充入军妓。

碰巧遇到了凌天泽。

碰巧那时的凌天泽的正室刚怀上凌若涵,所以,年轻力壮的他无处宣泄他多余的精力,再加上又再这时遇到了俏丽的小寡妇。

她使尽浑身解数,没过多久就怀上了凌思妍,以腹中孩儿相逼迫,竟然生生让凌天泽给她做了平民女子的新身份,然后纳她过了门。

柳氏过门后,凌若涵的生母被活活气病,以至于难产,生下凌若涵后最后一口气给女儿起了个名字,就香消玉殒了。

这个打击确实也让凌天泽对凌若涵心中有愧。

但是,没过多久,就因为凌思妍的出生而淡化了。为了悼念亡妻,凌天泽迟迟没有把柳氏抬为续弦。

就因为如此,柳氏对凌若涵母女可是恨之入骨。母亲的所想所思间接的也连带影响了凌思妍。

凌若涵和凌思妍也特别的不对路,自幼没了母亲,凌若涵的童年其实都是在凌天泽二房兄弟那里长大的。

正因为如此,凌若涵和凌蕊芯的感情到要比和自己血脉相同的凌思妍要亲的多。凌若涵不待见凌思妍,自然凌蕊芯也不会给凌思妍好脸色,姐妹三人的矛盾自幼就有了的。这是后话。

柳氏见到凌天泽亲自带回来了凌若涵,心里的窃喜那可是藏都藏不住的。

尽管如此,柳氏面上还是装出无比沉痛的心情,她拉着凌天泽嘤嘤哭了好一会儿,还不停的自我责怪:“都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有尽到责任啊,姐姐走得早,就丢下这么一个女儿,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以后拿什么脸面去见姐姐啊!那个挨千刀的,这么不得好死,竟然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糟心事来,以为宛儿该怎么办,她还如何嫁人啊!……”

她还真是哭得格外卖力。

凌天泽倒反过来劝她。

“这又不是你的错。”

“可是,老爷,咱们宛儿可是和沐王爷定了亲的啊,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亲事怎么办?”

凌天泽也在头痛这个问题。不过他毕竟也是位将军,叱咤风云的威势依旧,他一早就下令这件事要是有人泄露出去,就要拖出去仗毙!

为次,他还在众人面前亲自惩毙了一个乱嚼舌根的丫鬟,有了这个前车之鉴,这件事还真就别他生生给压了下来。

而后来那间青楼的结业多少也和他脱不了干系的。

柳氏母女之所以这么迟来,也是因为如此,本来她们打好了算盘要把这件事宣扬得人尽皆知的,可是见到凌天泽动了真火,倒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顶风作案,因为她们母女商议先观望再说。

凌若涵把自己关在房中兀自心伤,她这一关就是整整半个月。

而这半个月时间,凌思妍和柳氏却没有闲着,她们在想尽办法的想接着凌天泽的手亲自除去凌若涵这个碍眼的人。

而这时,却忽然传出,有丫鬟在凌若涵的房间里搜查出了好几封书信。上面的内容简直可以用不堪入目来形容了。

但凌蕊芯一听到后,赶紧跑来把这件事告诉凌若涵,让她想出对策,因为只有她一直都相信自己的若涵姐姐是无辜的。

可是那时的凌若涵心都死透了,把自己封闭起来,什么都不管。

就在这时,一夜之间过去,凌天泽手拿着那些书信怒气冲冲的到了凌若涵独局的别院。

他是一脚踹开房门,把书信劈头盖脸的就丢向凌若涵。

“你这个逆子,你竟然如此不守妇道!你……你……”凌天泽说着从腰间抽出宝剑就要砍自己的女儿。

柳氏和凌思妍就在凌天泽的身后,她们一见,心里迫不及待的就在呐喊着:砍下去,砍下去,杀了那个小贱人!

而偏偏这个时候,幸好凌蕊芯在,她冲过了,用自己小小的身体挡在凌若涵面前,用小手拦住凌天泽的剑,“大伯不要!”

“蕊芯你让开!大伯今日要清理门户!”

“大伯,你为什么不相信若涵姐姐?你为什么连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姐姐是你亲生的,大伯母去得那么早,要是她看到你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姐姐,她会伤心的!”

凌蕊芯的话一时戳中凌天泽的心。

早逝的正室,确实也是凌天泽心里的痛和内疚,毕竟,年前夫妻间的恩爱和情意也是真的。

他犹豫了一下,慢慢的放下剑。

铁着一张脸,“宛儿,你说!爹听你说。”

见到这转折的一幕,柳氏的脸色可不好看,她真的恨死了这个多事的凌蕊芯,可是人家毕竟的二房的小姐,她也不好动手。使了个眼神,让凌思妍把凌蕊芯给拖了出去。

凌若涵抬头看了看父亲,再看了看地上的所谓的鸿雁传书,她忽然笑了起来,“这些东西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父亲信就信,不信也罢了。我的命就在此处,是父亲给予的,父亲要取走,就取走吧。”

凌天泽愣住了。

柳氏不好当着凌若涵的面说什么,有些事有些话她能背后做背后说,却不好拿到台面上来。

她知道,就算证据齐全了,刚才凌蕊芯的话已经动摇了凌天泽的杀意。

她连忙劝说道:“老爷,算了吧,不管怎么说她也老爷您的亲身女儿啊。事情已经发生了,估计宛儿也是不想的。姐姐走得早,宛儿还年幼,咱们慢慢教就是了。都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有尽到责任……”她说着又抹了一把眼泪。

这话说得非常的巧妙,暗中就把凌若涵给做实了。

凌若涵听明白了,骤然飞来一个眼神,猝然而立,指着柳氏道:“你凭什么这么说?你算什么?”她的母亲一早仙游了,她凭什么自称为她的母亲?

可是,她话还未说完,就被凌天泽甩了一个巴掌。

“不许对你母亲无礼!”

“什么母亲,她不过是一个侍妾!也敢作我的母亲!”凌若涵所有情绪全都涌上心头,她不顾一切的吼了起来。

这话却让凌天泽脸色难看,下不了台,他看着已经有些歇斯底里的女儿,再看看楚楚动人,眼泪汪汪的柳氏。

心里的重心自然就偏移了。

“从现在起,她就是你的母亲!明日,我就让她续弦!”

事情的发展往往超乎人们的预期和预料。

今日柳氏本来是想怂恿凌天泽杀了自己的女儿的,可是没想到到最后,女儿虽然没有杀成,可是,她摇身一变竟然成为了续弦。

要知道,凌天泽心里对亡妻还是愧疚和记挂的,所以,纵然他是非常知道柳氏的想法,可对这个问题总是回避,或者索性不提。

柳氏也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想要成为凌府正式的女主人是不行的。

但是没想到今天因为凌若涵的话,她竟然得偿所愿了。

所以心中的激动和喜悦再加上震惊,她忘记了继续落井下石,尽管后来被凌思妍埋怨了很久。不过能成为凌夫人而不是凌姨娘,她还是很满足的。

凌天泽气冲冲的出了房间。

晚上,柳氏再一次施展自己的魅力,把人到中年的凌天泽迷得晕晕乎乎的。事毕,他靠在柳氏香软的身体上,手随意的摸着。

柳氏知道时机成熟了,她便建议,凌天泽把凌若涵软禁起来,说那些东西既然从她房间里搜出来,可见她真的坏到了骨子里,为了避免她继续制造家门不幸,把她关起来吧。

凌天泽现在说什么都答应了,还把这事交给了柳氏处理,就此他采取了回避的鸵鸟心态。

所以,慢慢的演变到,凌若涵被关在房间里,如同坐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