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身体就像是狂风暴雨中,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中随风逐浪的扁舟,时而踌躇,而是瑟缩。

她只是被人灌下一杯媚药,而他则是自己主动喝了一壶……

还真够他喝一壶的。

房间的动静非常的大!在外面还是有龟公在偷听。听到这样大的动静,他不由咂舌!刚才进去的那个人那么瘦小,那么猥琐,没想到在某些方面还是挺有几把刷子的嘛。

那女的应该很享受了。

他淫笑着把这边的情况告诉的老鸨。

雷声轰鸣不绝于耳,楼道上走廊上无数嘈杂的声响传来,外面那群杀手已经开始在四处搜索了。

他们冲进各个房间,吓得房间里的鸳鸯们四处乱飞,一时间脚步声,男人的哄闹声,女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喂,你们要做什么?这里岂是你们能够轻易闯进了的地方?吓走了我客人,吓坏了我的姑娘,破坏了我的声音,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个怂货,还杵着干嘛?去给老娘叫护卫,再去请九门提督来……”

老鸨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大刀以及架在她的脖子上。

“这位大爷,有话好好说,好好说,来这儿都是找姑娘寻开心的,您这是何必呢?是吧,要不我找我们这最红的姑娘来侍候您看可好……”

“大爷只是来找人的,找到就走,找不到,搜过也走,你配合一下,不会见血的。”那个杀手说着见老鸨还算识相,也就收了刀,手一挥让手下一间房一间房的搜查起来。老鸨忌惮他们手里的利刃也是敢怒不敢言的。

章逸轩耳中听到外面的动机,可是他被媚药控制着,根本停不下来。

章逸轩手一扬,他的斗篷被拽了过来,他兜头把身下的人遮住,如果那些人闯进来,他打算带着这个女子一起走。

因为刚才在恍惚间,他看到她眼角有泪流淌,她最后的一丝清醒,她浑身瑟缩发抖,哭着说过一句,“救我……放开我……”

她被情欲控制着,却说这样的话,她并不是一般的青楼女子。

同时,章逸轩也感觉到身下初入时的阻隔,还有溅落在床单上的斑驳红梅,她是处子之身。

在情在理,他也不会不伸出援手的。

眼看着外面的杀手就要搜查到这间房间了。章逸轩也濒临巅峰了。

杀手的手已经触碰到门上,只需要一用力就把门打开了……

天空之中,闪过一道闪电,把整个大地照射得如同白昼,随即,继续无数力量的雷眼看就要降落下来,这道雷如果真的落下,一定会指明章逸轩所在的方向……

而章逸轩双手紧紧扣住身下女子,他身体紧绷到了极致,眼看就要喷发……

体内苦海轰然掀起滔天巨浪……

身下的女子张了口,难以抑制的声音就要迸出……

所有的一切眼看就要在同一时刻发生了,

那一时刻,天地间突然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

然而谁也想不到的是,原本高悬于天空的月亮突然消失了!

当黑暗瞬间来临时,不知道谁高声喊了一句:“天狗吃月了!”

大家纷纷仰头看向天空,月亮真的被什么东西吃了一般!

这本来是再自然不过的自然现象了,可是大家见到月亮一点一点被黑暗吞没,心中却有无数的恐惧。

一时间非常的热闹!

敲锣打鼓般的,众人想尽一切办法来要把天狗给吓跑!

章逸轩眼中神色变了几变,他看着空荡荡的苦海,再看着早已昏死过去的女人。太诡异了,他不过和这个女人睡了,但是他体内的修为在一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而就在这时,天空中原本劈下的炸雷,在和着闪电落下了一半之后,突然间诡异的消失了!

众人好像也震慑住了天狗,它极不情愿的吐出了月亮。

一切好像恢复了平静!

可是有一丝诡异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穿过老鸨惊恐的眼眸,穿过锋利的刀刃,穿过杀手正要推开的门……

门被人推开了,杀手看到了还趴在女人身上的男人,猥琐的表情,正在猥琐的抽搐着。

他皱了皱眉,外面这么大的响动,他还正干的欢畅?

他刚要说话,却被头阻止了。

杀手的头抬头看了看天空,疑惑道:“雷劫完了?”

跨境历劫是不会这么轻易的,那这是怎么一回事?

其他人抬头看走眼头儿。

“头儿,怎么办?”

杀手头略微思索,“如果不是他历劫成功了,就是还没到达那一步。”

就在这时,楼下不远处有人发出信号。

“头儿,那边有情况!”

“一定是他逃了,追上去!”

言毕,一群杀手风卷残云般退得干干净净了。

老鸨大松一口气,靠在墙壁抚胸顺气,忽然她想到什么,脑袋往房间凑去,这里面的两个人根本不受打搅呢,她的媚药,功效如何她再清楚不过了。

她给龟公使了了个眼神,龟公去关门。

而后,众人相继散去。

章逸轩才从床顶上跳下来,同时嫌恶的一脚把那个男人给踹下去。

他重新抱起就床上的女子,她又了一丝丝的清醒,可是眼中还是混沌,本能的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开始瑟瑟发抖,眼泪如同断线的珠链。

她连看都不敢去看章逸轩一眼。

章逸轩就这样抱着她,想说什么却无法开口。

外面有人发出信号,而后一个黑影跃进房间,左辰风扫了屋子一眼,“轩,你怎么样了?”

章逸轩一早就把被子掀起把女人给裹好。

“没什么。”

“走吧,我好像看到有队人马向着过来了。快走!”

章逸轩行事从来不会拖泥带水,“走!”他和左辰风一跃跳下房子,消失在黑暗之中。

“后来呢?”凌若涵泡在温泉里,她瞪大双眼看着章逸轩。手里拿着一串葡萄,还不忘往嘴里丢进一颗。

她这样一系列动作,完全是在听说书!而说书先生自然是章逸轩。

章逸轩扫了她一眼,继续说道:“后来的事情,你可是当事人,你不应该比我更清楚吗?”

凌若涵脸皮轻轻抽搐一下,说道:“那个,我想听听你这边打听的消息,再做对比,看看你我了解的有没有什么出入嘛。”

相信你才怪!

她根本就是完全不知道!

“后来……”

章逸轩继续说了下去。

那一晚,章逸轩和左辰风一起走了,可是在临走前,他还是忍不住向后看了那个女子一眼。

他对这个女子并没有过多的感情,甚至就算他拥有了她的童贞,他心中也没有太多的涟漪。

可是,他还是把这个女子记住了。

回到书房,他一把把斗篷扯开扔在一旁。

“去把暗影找来。”

暗影是他暗卫中比较特殊的一支人马。人数不多,可是,个个却都是极为顶尖的人物。暗影的头几名叫暗霜。是个苗条的女子。

她一身黑衣把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包裹着。

“主上。”

“去替我查那个女人是什么人。”

没过多久,暗霜就来回话了。

“主上,那个女人名叫凌若涵,是凌天泽将军的嫡长的女儿。”

章逸轩想过任何可能,但是听到真正的答案时,他却还是异常的吃惊。将军府的嫡出的长女可谓是家族的掌上明珠,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青楼?

并且被人灌下了媚药?

“凌若涵?凌将军的大小姐?你查过为什么会这样没有?”凌天泽在朝中是出了名的好好人,轻易不会得罪任何人,而且他也是手握有兵权的朝中重臣,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被人掳走了女儿都不知道?

暗霜道:“回主上,事情的缘由,属下查不出来。”

她是他手下收集情报的高手,整个神月大陆没有她查不出来的消息,可是现在连她都不知道的话,只有两个情况,事情不符合逻辑,或者暗中有更为强大的人在干扰。

暗霜查不出来,是因为这件事的主谋,谁都想不到是凌若涵的亲妹妹!

“不过属下却查出这件事似乎连凌天泽也没有头绪。”

当晚章逸轩和左辰风前脚刚走,凌天泽得到消息后脚便到。

他看着女儿已经被人睡了,他气得差点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他让人把小姐抬回家,随后,整个将军府也就此封闭了消息。

而那座青楼的老鸨也惧怕凌将军府的威势还有之前那群杀手,也让人封锁了消息。没过多久,她就结业回乡去了。

事情到此看上去已经完结了。

可是,事实上在另一个地方,却新生了枝桠,事情在另一个表层延续。而那个枝桠就是阿枫!

虽然只是一夜,可是他却就此在凌若涵的腹中生根发芽,慢慢的茁壮成长。

“你不是说,你后来找过凌若涵,哦,是我吗?我怎么不知道?”凌若涵吃完了葡萄,换成了苹果。

章逸轩并没有放过她话里面的漏洞。

他靠过来,靠近凌若涵,张嘴在她手里的苹果上咬了一口。

“你真的不记得了?”

看着自己的苹果无端端多了一个牙印,凌若涵有些郁闷,索性把苹果塞进章逸轩的手里,一个眼神,有本事你就吃我咬的地方啊。

章逸轩真的就咬了她啃过的地方,他不介意她的口水!

“告诉我吧,我真的后来什么也记不得了。”她要演戏演的逼真,瞎掰道:“我后来听有个游方郎中说过,我这是创伤性后遗症。”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