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的真气对修士来说可是非藏的珍贵的,并且,她很清楚,章逸轩如果不是有这么强大的修为,以他碰到的无法计数的暗杀,早就死了百八十次了。

可是现在他却把这真气注入凌若涵的体内,替她修护损伤的地方,这样的极耗损真气的。

他的脸色又些微微的发白,额角处有一滴汗水滴落下来,溅落进凌若涵的眼睛,涩涩的感觉。

她转眸看他,心有个地方骤然伸出一棵幼小的芽。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有些累,靠在她的肩头,呼出的气息喷在她的脖颈处,有一股暖流进入心底,让心底的芽越发茁壮的成长着。

“因为,我想保护你,可是,我不可能一直都守在你身边,我不在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够更强大,强大到没有人能在伤害你。”

他闭着眼睛,淡淡的说着。

凌若涵看着章逸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体内有足够的灵气,只是没有办法个引导,全都堆积在苦海里,我已经替你疏导了,你再融汇修炼后,应该能够迈进彼岸了。这样,在整个神月大陆里能伤害到你的人屈指可数。”

他说着,可是心里想的却是,现在神月大陆还有多少个彼案级别的高手?是时候和这些人见见面了。

凌若涵的还沉浸在感动里,等她感动的差不多的时候才发现章逸轩的手已经从她的腹部慢慢的转移的征地了。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手挪到了她胸口。

和他在一起,就会变迟钝?

还是,心里其实对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抗拒?

章逸轩搂过她,看着她的眼睛,一瞬不瞬的说:“凌若涵,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阿枫是我的儿子,七年前,我和你只是一场意外,那一夜之后,我让人去找过你,那时才知道你是凌将军府的大小姐。可是你……”

章逸轩突然和她说起七年前的事情,这对凌若涵来说,那可是一片空白!她根本就不知道的!

而听他说来,当时他还派人去找过她。天啊!那时是真正的凌若涵,可她是后来阿枫出生时才到了凌若涵的身体,与阿枫有关的记忆是一片空白。

如果章逸轩问起,以他的能耐,他一定会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

凌若涵心里咣当沉了一下,她要不就装失忆吧,这一招向来有效的!她不敢想象要是章逸轩知道住在这具身体里的其实一缕孤魂,他如果不把自己当神经病,一定会把自己当妖怪,到时候把自己绑在火架上给烧了,可怎么好?

“哪个,其实,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了,你也知道六年前我就出来闯荡江湖了,很多事都记不得了,而且那些事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对吧,还提来做什么。”

凌若涵把身体完全沉没在水里。只剩下一个头和半截脖子,看上去其实很诡异的。

“你是在介意当年的事。”

“不是,我说过了,我真的记不得了。”

章逸轩沉思片刻,道:“也对,当年你被人下了迷药,很多事也记不得的。”

“什么!”凌若涵震惊!当时她还是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刚好碰上生产阿枫,那时候她见到凌思妍,她就怀疑过,凌若涵怀孕的事情,凌思妍母女两人一定有参与的,那时只是怀疑,可是现在听章逸轩说起,她更加确定了。

“你告诉我,七年前,我们是在什么地方的?”当年害她的人,这笔账她还没讨回来了。

其实她并不后悔生下了阿枫,可是,却痛恨被人以这样的方式算计。

“你想报仇,何须你亲自动手?”

“这是我的事情,我想自己解决。你能不能告诉我七年前那晚的事?”好不容易才碰到一个了解事实真相的人,虽然这人也是始作俑者。

从章逸轩那里,凌若涵总算了解了事情的所有全部!

七年前,章逸轩修炼到最紧要的时候,却被人暗杀,而那时的他并不想让人知道他会修炼的这件事。

正当他在紧要关头,却被人出卖,而且很可恶的是,被人下了迷药。他的血是百毒不侵的,可是,迷药不是毒药!

他也难免不中招。

在被人追杀时正是修为到跨境的时候,他的修为在那时已经到了一个寻常人无法企及的地步,同时也在那时招来了天罚!

天罚,凌若涵听义父在清醒时说过,只有修炼到一定境界的人在跨境的时候会引来天罚,扛过天罚就能越境。

就是在这关键的时刻,章逸轩中了迷药,他只得暂时躲进一处民居。

可是他进去了之后才发现那里哪儿是什么民居啊,就是一青楼!

房间里有一个姑娘,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只披着一层薄纱。他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知道她正在熟睡中。

他只想等外面的人走了,就出去的。

只有这女子熟睡,他可以不用惊动任何人的。

可偏偏巧了,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人进来。章逸轩翻身跃上房梁。

就见到一个长相十分猥琐的男人进来了。他一进房间,如同绿豆的眼睛就四处打转,看到床上的人,他搓着手向那边走去。

“看不出来,这凌家大小姐还真是美人,倒还真是便宜我了。”

他说着,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章逸轩看到这一幕,不由皱了皱眉头。一朵鲜花就要差在牛粪上了。不过,好打抱不平可不是他的为人,他打算转过头去,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听。

他苦海已经翻涌得厉害了,命泉在崩塌,虹桥也在崩塌。

轰隆隆的,远处隐约有雷声传来。他要渡劫了!偏偏这个时候,迷药让他有些头晕。

他好不容易撑着把迷药给逼出体外时,他猝然一惊!

原来躺在床上的那个女人忽然睁开了眼睛,方向还是不偏不倚的就看着章逸轩所在的地方,可以说,那女子是真的看到他了的。

意外的是,她没有嘶声大叫。

而就是这么怔愣的看着,脸由苍白到泛起一抹诡异的红晕。

章逸轩才觉出不对劲。与其让她尖叫引来人的注意,不如……

鬼使神差的,他翻身跳下,出手如电点中那个猥琐男人的穴道!然后把那男人像是块破布般随手丢在一边。

他这一番动作,床上那个女子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章逸轩才发现她好像中了什么迷药之类的。

他刚要去查探,体内的苦海轰然一下把命泉冲破,虹桥崩塌粉碎,蓝色的苦海中隐约泛起金色的光芒。

他要跨境了!

蕾声越来越响,仿佛就在他头顶上炸开一般。

而外面街道有脚步追来,“他要跨境了。雷在的地方,他就在,这个时候要杀他是最好时机,他跑不了多远的,就在这附近,大家给我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

章逸轩满头大汗,他感觉到身体就像是被火焚烧一般。

他有些站立不住,撑着旁边的桌子喘息,随手抄起桌上的茶壶,都来不及倒进杯子里,直接往嘴里灌下。

水入喉,好像要好一些。

他要想办法把跨境的时间拖延,刚才他已经发了信号,自己的暗卫应该快到了!

他只需要撑过这一盏茶的时间!

可是,好热!

章逸轩感觉刚刚扑下去的火又烧了起来,这一次更加厉害!

他一把扯开身上的衣衫,他需要脱掉衣服来凉快一下。他甚至可以看到肌肤上起的潮红。他第一次经历跨境,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跨境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没经验害死人啊!

章逸轩感觉越来越热,好像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一般,恍惚间,他看到前面似乎有一块冰块,抱着冰块应该很凉快的。

他如是想着,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

他一把抱住了所谓的冰块。

最后的一丝清明却让他发现对方是刚才在床上的那个女人。

而现在女人眼中也是一片混沌,他还看到这个女人的身上也同样泛出一抹诡异的潮红色。

她不会这么巧也是要跨境的人吧!

如果不是,那么她是……

章逸轩转头看了看桌上空空的茶壶!

茶水里有东西,不是毒药,也不是迷药,而是媚药!青楼里最不缺的就是媚药的,并且还是品种繁多,任君挑选的!

恰好这是媚药中的佼佼者,媚药界中,如果它称第二,就没有第一!

章逸轩脸色有些诡异!他今天丢脸算是丢到家了,先中了迷药,现在却中了媚药!

人生中的悲催是不是要在今天一天让他全遇到?

章逸轩想了想,反正这里是青楼,青楼里的只有一种女人,他是想……

可是看着身下的这个女子,她的样子真的让他意外,不得不说,他见过很多美人,可是没有一人有她这样倾城绝艳的容貌。

青楼里的女人也需要用这么强劲的媚药?除非是清官人,可是,刚才那个猥琐的男人也不像是多有钱的模样。

对了,他刚才好像说了什么小姐?

就在他还有些犹豫的时候,一个闷雷再一次炸开,最后的一丝理智和清明被跨境时不断翻腾冲击的苦海,和强劲霸道的媚药给冲没了。

章逸轩一把扯开披在她身上的薄纱,她本就未着寸缕,倒还真是省了不少功夫!他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在刚才被他撕碎了。

他紧紧的搂住她,毫无怜香惜玉可言的,就在她身体肆无忌惮的驰骋。她在他宽厚的身体下婉转呻吟。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