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枫只感觉一个晴天霹雳瞬间把他幻想中的金山银山给劈个粉碎,美梦即将幻灭。

凌若涵本来就是瞎扯胡掰的,就算被章逸轩听到后,也不过耸耸肩而已。可是阿枫却颇为郁闷。

他瞬间积蓄情感,转头看着章逸轩。

“章叔叔……”

章逸轩彻底被打败了,孩子还小,他坚信将来他有大把的时间把阿枫改造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的!

“阿枫,你也知道这片地方是我的,如果你想要,我都可以给你,但是我不是你的叔叔,我是你的父亲。”

“妈咪,”阿枫瞬间转身抱住凌若涵,“章叔叔说他的我的爹地,你要我当他儿子吗?”知道是一回事,要是妈咪不同意,爹地不爹地都不要紧,只要妈咪高兴。

凌若涵很满意阿枫的反应。她摸了他的脸轻轻捏了一把,赏了一个响亮的吻。“好儿子,妈咪果然没有白疼你。”

凌若涵这才转身,打算给章逸轩一个得意的眼神,可是当她一转头时,却见到一袭白衣的他。

宽大的白衫,纯粹的白颜色,简单却不平凡,简洁的白衣上绣着银色的云纹,他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发尾还有些湿的,带着一些卷曲。把他的硬朗的脸部线条都衬托得柔和一些。

章逸轩向来都是一身浓重的黑衣,从来都不曾见过他身穿别的颜色,第一次见到他穿着这样衣服,倒让凌若涵眼前一亮。

凌若涵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章逸轩的身上流转,把他上下打量了个遍。看得章逸轩心里直翻腾。

色中饿女?

他极为潇洒的向前一靠,脸几乎贴近凌若涵。“你若想看,我给你个机会,今晚来我房中。”

凌若涵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本来她想调戏他的,最近被调戏了很多次,外加被他以换药什么的为名,她觉得自己被他吃了很多次豆腐。

所以,她今天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要调戏回来,却不想自己和他根本不是一个段数的,反被轻薄回来。

凌若涵恨恨瞪了他一眼,以此抗议。阿枫还在,他要教坏小孩子吗?

阿枫非常的见机行事,他比凌若涵有自知之明得多,他知道从某些方面来说,章逸轩是他要讨好的对象,他不能轻易得罪他,万一有一天,妈咪选择了和章逸轩在一起了,他还是要给自己留些后路的,况且,他其实很喜欢章逸轩的。

所以,他在章逸轩俯身下来的时候,他赶紧从温泉里爬出来,在溜走前,还用眼神提醒了章逸轩。

你欠我一份情!

成交!

凌若涵才发现阿枫一早就脚底抹油了。

章逸轩看到凌若涵绯红的脸颊,他心情极好,手指再一次勾起她的下颌。

“你想再挨一次?”

上一次他用这样轻佻的动作调戏她,结果,她可不是吃素的,一掌就甩过去了,虽然没打到,可是,却让章逸轩说成了悍妇。

“你个小悍妇,竟然对相公这么凶,不过,我喜欢。”

“无耻。”

既然阿枫都不再了,那么她无须客气。看来确有必要用武力,付诸暴力。

最近养伤,她许久都没有松动筋骨了。

她出手如电,一掌就要扇过去,章逸轩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还来这一招?”

“怎么,你想尝试一下新花样?”凌若涵眼中有狡诘之色,嘴角勾起一抹坏笑,腿一下从水里钻出只往他身下踢去。

章逸轩猝不及防她竟然使用出这样阴损的招数。不过这也就是她才能干得出这样的事。他连忙抽手回来去拦她的脚。

“还不错,你还有什么能耐?”尽管稍显狼狈,他嘴上却毫不吃亏。

“我的能耐多了,就怕你消受不了。”凌若涵脚踝被他一掌握住,她向后抽了抽,发现没有抽出脚来。

“是吗?我可得好好看看。”章逸轩的手开始从她的脚踝处向上摸去。

凌若涵眼一沉,身体突然向里翻侧,双腿一夹,就把章逸轩给脱下水来。

白色的衣衫被水一浸湿,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完美的身材比例呈现眼前。

凌若涵嘴里吹了个口哨,“嗯,身材还不赖嘛。”

她要把在章逸轩那里被吃的豆腐连本带利的吃回来。人咬我一口,我必咬人十口,狗咬我一口,我必吃狗肉。

这就是凌若涵!什么亏都不会吃的主!

章逸轩看着她,似乎也把她给看得清楚了,他索性把衣衫一解,“你不是要看吗。本王可是向来大方,你尽管看个够吧。”

他自己宽衣解带起来,让凌若涵眼睛瞪大了。

有些事,她讨讨嘴上的便宜就好了,可不敢真的。

“喂!好了,你还是穿上吧。”她投降!尽管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甘。可是,她真不好意思看。虽然,他的身材其实蛮有看头的。

她连忙转身想和阿枫一样的逃!

“想逃吗?你以为你可以逃得了我的手掌心吗?凌若涵,你逃了七年了,现在想在走没那么容易了……”

笑容绽放在他的唇边,带着一丝甜蜜,一丝满足,还有一丝叫做幸福的感觉。

他懒洋洋的靠在池边,这眼温泉地部全都是用羊脂白玉砌成的,他靠着,水下的手却拽着一样东西。

凌若涵赶紧想溜走,可当她要从水里起来时,却惊悚的发现自己的浴巾被身后那个恶人给拽住了。

除非她敢什么都不穿的走,否则……

凌若涵重新潜入水中。

她脸上堆满讨好的笑。转过脸来看着章逸轩。

一手紧紧捂住胸口处的一段浴巾不让春光外泄,而另一只手却暗中使劲的扯着浴巾。

章逸轩浮过来,他贴近她,凌若涵惊悚的发现自己和她几乎到了赤裸相对的地步。她的窘迫毫不保留了。

“原来你还是舍不得我啊。”

“死色狼,把浴巾还我。”

“求我啊……”

无耻!无赖!卑鄙小人!凌若涵腹诽。

“晋国公,小的知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把小的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她故意的!

章逸轩显然被她的话给呛住了。她可个女孩子,真敢说啊!

“要是不呢。”

“憋死你!”凌若涵忍不住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暴走了!凌若涵发起火来可是什么都不管了,也不管浴巾不浴巾了,她今天一定要把他拿下,一雪前耻!

凌若涵丢了浴巾,一掌击在水中,溅起无数水花,她出手如电,手抓住溅起空中的水珠,苦海瞬间张开,寒气瞬间爆发。

水珠到了她的手里,一下变成一根根细长的冰针。近距离的射向章逸轩。

这一手果真漂亮。

章逸轩暗中一赞。出手却是不弱,一下夹住冰针,从中夹断。或是掌风一扫,冰针被扇到一旁竹子上。

噔噔噔几声,竹节之上密密钉满了一排。

见他躲开,凌若涵想驱赶了寒气索性要把章逸轩给冻成冰块,她苦海的寒气重用还真是不容小觑的!

可是,现在章逸轩那里还会给她机会。

她刚才施展冰针的同时,手松开了浴巾,现在胸前春光无限,看得他腹中如同火烧,说实在的,这些天天天和她肌肤相亲的,要不是记挂着她有伤在身,他已经憋得很辛苦了,如同刚才凌若涵所言,就差要憋死了!

现在见到她出水芙蓉般的美景,可真是火上浇油啊!

凌若涵的苦海刚要翻腾,寒气眼看着要困住章逸轩了,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就在她要成功的似乎。

虚空中突然有一只大手伸出来,这是一只只有虚影的手,一下把凌若涵的苦海给生生拉来封住。

凌若涵心里一惊,无数寒气瞬间消失个干干净净。

她还来不及去思考这是怎么样回事,只见眼前一花,顿时唇上一片温热,接着一个强大的力量抱着她猛然沉入水底!

她的脚开始狂踢,而手也开始乱抓。

章逸轩赶紧到她在自己背上制造着划痕,他毫不介意!

他只是抱着她,狂吻着她,两人一同沉入水底!

水下有些失重感觉

凌若涵有一瞬间的心慌,本能的她抱住了章逸轩。

她看到他眼中的得意和玩味,她心里气得不行,可是,她却怕水,呃,好像比较全能的凌若涵游泳方面还有待加强。

凌若涵感觉氧气被章逸轩一丝一丝的抽离出去,可是,他却没有打算放她,他打算这样在水底把她给闷死吗?

头好晕,看来是真的缺氧了。手脚开始酥软了,章逸轩感觉到她的变化,好心情的放过了她,带着她浮出水面。

大口的吸气后,凌若涵再没有半分力气。

她靠在章逸轩的怀里,刚才那个吻真的让她的心都在悸动,现在离开他温暖的身体,她的身体却在抗议。

章逸轩从她的后背搂住她,他的下巴靠在她的肩头。手穿过她的身体,绕到她的前面,却是放在她的小腹上。

一股温热的气流从他的掌心透过她的小腹传入丹田,直入她的苦海之中。

章逸轩竟然在为她提升修为,用他淳厚而霸道的真气替她把之前因为苦战而损耗的真气补充起来。

凌若涵可以感觉到自己苦海中央命泉上架起来的虹桥上的裂痕在章逸轩的真气的补充下,正一点一点的修复着。

她有些惊讶,心中有一股奇怪的感觉。

凌若涵感觉到章逸轩把真气给自己,她不禁愕然。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