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够了没有,我说过我做这些是为了你。”

“哼,你那番话你以为我母妃会相信吗?你是为了我?哈哈哈……”淳于昊失声大笑起来,“你一心就想杀了凌若涵,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连睡梦中都这么说。”

淳于昊说着,却靠近来,一把揪住凌思妍的衣领,“凌思妍你好,你很好,我娶你,让你成为的我唯一的王妃,为了你,我可以把我的儿子送进皇宫,可以把所有的侍妾撵出去,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事,可是现在你却害我如此……”

他越说越气,手下力道逐渐加重。几乎变成了扼住凌思妍的喉咙,要把她勒死一般。而翠云虽然在门口守着,可是她还是不放心,转过脸来时,正看到这一幕,她一急,就要过来,却被凌思妍一个眼神给喝退。

凌思妍脸色已经憋得胀紫,她扣住淳于昊的手腕,用最后一丝力气说道:“你就算把我掐死了,也不能换你一条命!”

一句话,让淳于昊呆住了。他脸上一颓败,松了手,狼狈退了几步,一下跌坐在身后椅子上,他眼中没有任何神色、光彩,好像在那一瞬间,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完了,彻底完了,章逸轩不会放过我的,不会放过我的……我什么都没有了,沐王府?哈哈,沐王爷,我还是个王爷吗?”

凌思妍骤然得到空气,她大口呼吸着,猛烈的呛咳着,就在刚才那一刻,她距离死亡是那么近。

凌思妍咳了好一会儿,气顺过来,她看着不远处的那人称为她相公的男人,她却有些不屑。

这种人,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可是,他始终是沐王爷,皇上的三皇子,宠冠后宫的玉贵妃的儿子。他在不济,从他的身份上来说,他也能有当上皇帝是资格。

单就这一点,她就得忍!

她走到淳于昊面前,看着他如疯似癫的模样,“王爷!”

她喊了一声,可是他依旧痴痴傻傻的笑着,根本没有听到她,瞳孔中也没有看到她。

凌思妍眸色一沉,猝然伸手,一把掌刮在淳于昊的脸上。

他神色一怔,抬头看着凌思妍。

张大了嘴,却半响说不出话来。

“淳于昊,现在你没时间发疯,我也没时间陪你疯!想要活,你就得听我说!”她骤然发怒的模样,看得淳于昊猝然心悸。

“我们还能做什么?我收到消息,章逸轩已经在江湖上发出绝杀令了,谁能杀了我们两个,赏金任由开价。思妍,我们还能做什么?”

江湖绝杀令!

章逸轩竟然颁出这个令?凌思妍也是一愣,但是她想到却是不一样,他竟然不打算直接面对,或者通过朝堂的力量,而是经过江湖。这是为什么?这当中一定有原因的。

凌思妍开始思考,想着对策。

淳于昊却傻了一般,不断的拉着凌思妍的手,问:“我们该怎么办?该做什么?”

凌思妍不胜其烦,冷冷回一句:“做什么?你这就去洗干净脖子等着他们杀上门!”言罢,她推门而出。

入夜时分,一人身披黑色的连帽斗篷悄悄从沐王府的后门走出去,那个身影一直走到很久,忽然间往旁边一拐,进入一个小巷子。

小巷子的尽头处有扇小门,小门虚掩着。

那个黑影一下闪入小门内。

不一会儿,院子里有个房间的灯别人点亮。

黑影揭下帽沿露出本来面目。

凌思妍经过精心的装扮,淡淡的妆容,略显得肌肤白的吹弹即破,梨花眼妆,加上水汽氤氲的双眸,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那种模样瞬间就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淳于风自然也不会例外。

特别是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嫂嫂!

他和他的三皇兄,从生下来开始就斗了,每一样事情都要经过比较,争出一个输赢来。一直都是不分胜负的,直到凌思妍的出现。

她虽然嫁给了淳于昊,可是,现在她却对着自己投怀送抱!

既然三皇兄无法照顾好自己的王妃,他不介意能者多劳好心替他分担。

“你的脸怎么了?”淳于昊看得凌思妍脸颊上那一道细小的口子,不由心疼的问,手指轻轻的摩挲过她的伤口。

凌思妍眼中水汽更甚了几分,她整个人靠在了淳于风怀里,带着丝丝的软懦哭腔说道:“唉,最近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让你哥哥不要去惹章逸轩,他就是不听,还说如果能绑了章逸轩的孩子,就能束缚他的手脚,任由他宰割。他的本事几斤几两,你最清楚的,现在却连累了我,他自己无用,还拿我出气……”

她说着身体全都靠在了淳于风怀中,和时不时无意的扭动身体,却偏偏在淳于风身体敏感位置摩擦着,暗中在他身上煽风点火。

淳于风愣了一愣,却无法拒绝怀中的美人,他可不是柳下惠。况且凌思妍的滋味由来是不错的。

他爱怜的抱着她上了床,让她靠在自己身边说道:“可苦了你了。”

“苦我是不怕的,就怕,若有一日,我命丧章逸轩刀下,你这个薄情的人,可别忘了我……”她说着有泫然欲泣。

这样的她,几乎酥软了淳于风的骨头。

“放心吧,我怎么舍得呢。”

“我听说章逸轩已经颁下什么江湖绝杀令,他要号召江湖之人来杀了我和你哥哥。五爷,你一定要救救奴家啊。”

“我也听说了这个江湖绝杀令,而且章逸轩的手段,我也很清楚,他的剑既然出鞘了,一定要见血的。妍儿,我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凌思妍眼中瞬间闪过亮光,她知道淳于风能寻来巫族的人,必然也是有办法的。

“你去找个和你身形差不多的女子……”他在她耳边细细说着,时不时却往她耳中吹起,弄得她浑身酥痒麻软的。

“这个主意不错。五爷,都是命运弄人,如果当初,我跟着你,可就不用受那么多惊吓了,嗯……我的爷,你轻点,人家疼,唔……”

“好妍儿,你不知道,你让爷想死了,放心有爷在,不会让你有事的。这样好不好?咱们换了式样吧。”

“你真坏,死相,唔……”

一场风月无边,香风软帐内,靡靡之音不绝于耳。

天快亮的时候,凌思妍匆匆出门回到自己的沐王府里,一进府中,她就开始着手安排。如同淳于风说的那样,虽然章逸轩颁下江湖绝杀令,可是,现在他却消失一样,再没有一点动静,这倒间接给了凌思妍筹谋的时间。

不是章逸轩没有动作,而是现在的他暂时还没有时间去处理这些,那些人的命,既然他要了,收到手就是迟早的事情,他们的脑袋只不过是暂时寄存在他们的脖子上,等凌若涵好了,一切要听从她的安排。

而他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却是安抚好妻儿。

所以,在竹海之林中,他和凌若涵母子三人过着隐居的日子。

凌若涵体质确实不错,伤口愈合得极快,而这里最妙的地方是在竹林中央有一眼温泉,这温泉水不是透明无色的,而是呈现出淡淡的红色,这样的红也让在温泉周围的竹子的叶子也沾染一些红。看上去很是漂亮。

而这温泉有奇效,果真如章逸轩所言,对伤口特别的好。

每日泡上一两个时辰,凌若涵感觉自己的肌肤变得又嫩又滑,而且有些伤口处结了疤后,都没有留下疤痕。

凌若涵泡在水里,舒服得直哼哼,“要是我来开发开发,这里的泉水就能变钱了。”

一听这话,阿枫骤然来了兴致。

“妈咪你说什么?可以把这泉水卖了换钱吗?”一提起钱,他兴致高昂。

“不是卖泉水,是开发。”

“什么开发?”

凌若涵心情大好,亲自给自己宝贝儿子讲解起来,“开发就是把这里打造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一定要达到五星级别的,让人花钱买门票进来,可以参观这里如海的竹林,还能泡泡温泉,美容养颜。我再开个农家乐,收门票,办澡堂,吃饭打牌,一条龙服务,哇,那时候我想不发都不容易。”

她顺口瞎掰着,阿枫眼中却好像看到了无数的银钱从天而降,堆积成山,而他可以用这些钱买好多好多的灵石宝石……

真是一想到就流口水。

凌若涵和阿枫正在浮想联翩时,身后有个声音凉凉的飘了过来。

“这里是似乎是我的地方……”

凌若涵和阿枫各自在畅想着未来,没想到他们的对话被一旁的有心人给听了去。乍一听到这个对话,章逸轩着实吃惊于凌若涵的想法。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还有那个五什么A是什么意思?还一条龙服务,还要打算收什么门票,这又是什么?她脑海里究竟装着什么东西呢?

本来他不打算打搅他们的,可是他看到阿枫两眼放光的模样,他心中郁闷,这是他的儿子,堂堂晋国公府的小世子。怎么一说到钱就这副德行!

他着实对凌若涵教育理念不满,才凉幽幽的说道:“这里好像是我的地方吧。”这是我的地盘,你们商量着要打我地盘的主意,怎么不问一问我的意见?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