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思妍备了车马去了凌将军府!

凌思妍是凌大将军凌天泽的次女,也是凌天泽的妾室柳氏所出,凌思妍有一个姐姐凌若涵,一个妹妹凌蕊芯。

凌若涵是凌大将军的嫡出小姐,被许配嫁给了沐王爷淳于昊,然而大婚之前却发现她已经有了身孕,所以沐王爷阴差阳错娶回去的是二房的小姐凌蕊芯。

而凌蕊心在嫁给沐王爷之后,因为小产去世,现如今沐王爷的王妃又是凌家的次女凌思妍。

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就是凌若涵之所以会怀孕,这一切都是凌思妍设计的,因为凌思妍从小就嫉妒这个嫡出的姐姐。

凌若涵顺利生下了一个男孩并取名叫做幕儿,凌思妍一直以为自己毁了凌若涵,为了设计凌若涵,可是就在这时,连皇上和沐王爷都要礼让三分的晋国公章逸轩竟然站出来说自己是幕儿的亲生父亲。

而其实凌若涵已经不是凌家的大小姐,而是来自现代的凌若涵。

凌思妍的母亲柳氏看到女儿回来,连忙带着女儿去了书房。

“思妍,瞧你瘦的,都是凌若涵那个贱人惹得祸事!如果不是她……”柳氏絮絮叨叨的咒骂着。

凌思妍听得直皱眉头,她止住母亲的咒骂,“娘亲,我来只是想问你,你还记得七年前的事么?”

七年前?柳氏脸色一变。

连忙伸手捂住凌思妍的嘴,“你疯了?这件事只能烂在心里。”她连忙把女儿往里面拉,自己却跑到门口查看着是否有人偷听,确定没有后,又叫来心腹丫头在门口守着,才重新关上门。

她有些心绪不宁的坐下,猛灌了一杯水,“思妍,这事再也不要提了。”

“娘亲你在怕什么?”凌思妍很聪明也很敏锐,知道母亲这样一定有原因的。

“在之前,那鸨妈来找过我。她似乎也猜到了什么,为此还让我给她一万两银子的封口费。”

“这钱你给了吗?”

“怎么可能!一万两!我可没有疯!”她当然没有疯,而是舍不得。她的私房钱总共也只有两万,却要拿出一半来。她可不干!

凌思妍先是一惊,随后很恼,可是毕竟是自己的母亲,有些话又不好说,她道:“娘亲你好糊涂,既然对方能找到你,就说明人家是有备而来的,这笔钱你不愿意给,只有人会给的,你想害死我吗?凌若涵的事情,当年是我们两人做的,我若是出了什么事,你也逃不了的!”

真没想到,母亲竟然为了这点小钱而……

一听女儿说道再理,柳氏才幡然醒悟,“怎么办?”

凌思妍知道再责怪娘亲也没用,她来这里是为了来确认某件事情的。

“先不说这个了,对了,娘亲,你还记得但是那个人是谁吗?你确定整件事没有半点纰漏?”

柳氏知道自己女儿指的是什么,“那个人是我亲自安排的,是我家远方的一个穷亲戚,家道中落,连日子都过不下去,还要把自己的女儿给买了,这种人为了银子什么都能做的。”

“真是他?”

“那可不是!这点娘亲可是确定的。”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章逸轩说那个孩子是他的。”

“他傻呗!”柳氏脱口而出。

你以为什么人都像你吗?凌思妍心里这么想的,可是没说出口。

“章逸轩才不傻。他能开口的事情必然有七分真。如果不是,那么在这背后就应该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阴谋?”柳氏倒抽一口冷气,对于她而言,她只想拥有的是丈夫的全部宠爱和财产就足够了,其他的她根本就想不到那么远。之所以,当年会那样对凌若涵,除了觊觎她的母亲是正室地位之外,都是因为凌思妍在背后的怂恿。

现在听女儿分析当众还有这么多事情,她整个人开始慌乱起来。

“思妍,怎么办?该怎么办?”章逸轩可不是一般人啊!

凌思妍稳住母亲,“别慌!只要你确定那个孽种不是章逸轩的就好。”

现在柳氏更加慌了,当年,她把凌若涵迷晕了,送到了青楼,又让人去……

可是,这当中的过程,她不可能全程监督啊,后来凌若涵竟然一次就有了孩子,她们便将计就计的,暗中替她把孩子给保下来,让她的丑能够出得彻头彻尾。

只是,她们从来没有想到,这当中竟然还牵扯出了一个章逸轩,而且还说那个孩子是他章逸轩的。

事情大发了,柳氏恍神中不禁想到了任何可能。“女儿,你说,会不会有巧合?”

凌思妍一惊,“不能有巧合,若是巧合,你我母子二人命就没了。”

毕竟凌思妍胆子要大一些,思虑更加周详,她一瞬不瞬的看着母亲的眼眸,“娘亲,你听我说,你现在就出发,去把当年那个亲戚找来,一定要问个清楚。凌若涵那个贱人的孽种一定要是他的!如果真的不是他的,也一定要让他咬死承认,所他睡了凌若涵,反正当年她中了迷药,我们找到她时,她什么也都不知道,应该没有任何人。宁可把这件事全都曝光,也不能把让章逸轩和那个贱种扯上任何的联系!”

凌思妍疾言厉色,让慌乱中的柳氏镇定下来。

“对!这件事,只要不和章逸轩扯上关系就好办了。”

母女两人商量了片刻,凌思妍随后离开。

而没过多久,柳氏也匆匆出门而去。

凌若涵在马车上睡着了,因为身体失血多过,所以她常常嗜睡。

阿枫和章逸轩玩得累了也靠着章逸轩的怀里睡着了。马车停下时,母子两人也都没有醒来。

马车从一条幽静的小路慢慢行进,小路的两侧全都是茂密的竹林,青翠欲滴的绿,湿润的空气,让人神清气爽。

竹林好像没有尽头一般,宛如一片竹的海洋。

马车停下时,迎面是一座宅院,非常的幽静,而这座宅院最不同之处,就是它所有修建的材料全都是竹子,很是雅致,与这里的环境异常的契合。

章逸轩宠溺的摸了摸阿枫的头。手一挥招来一个暗卫,暗卫抱着阿枫先进去了。

而章逸轩却抱着凌若涵进去。

宅院里面其实并不大,但是里面的精致程度超乎想象。

宅院内部仅有两间卧室,两间卧室的中间是一个厅房。

外面有一处院子,栽种了很多花草,在花草中间放着一张桌子,和四张椅子,桌子和椅子的材质全都是羊脂白玉,名贵非凡。

白和绿两种颜色的搭配,浑然天成。

章逸轩把凌若涵抱进其中一个房间,而这时,凌若涵幽幽醒来,惊讶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这里莫不就是传说中的人间仙境。

“这里是哪里?”

“我的一处院子,旁的没有,却很幽静。养伤最好不过了。”就算在晋国公府也没人能够打扰,尽管每天有无数的探子用劲各种办法试图打探到一丝消息。

而这里更甚了,竹林外面是十里雾林,暗哨密布,更加没有人能进得来的。

“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让我养伤?”那么你呢?章逸轩那么忙的人,也陪着她一起在这里?

章逸轩忽然一笑,这一笑是发自内心的笑,很是轻松自在的笑。而这样璀璨的一笑却让凌若涵看得几乎痴了。

这男人太好看了!

妖孽啊!特别是笑,更加妖孽!难怪他每天都是绷着脸酷酷的,原来他要是笑就能迷死一大票脑残粉啊。

不过,她更希望,他的笑只有自己能看。

一发觉自己在想什么时,凌若涵脸红了。

章逸轩心一动,坐在她身边,手挑去起她的下颌,“女人,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凌思妍离开凌将军府,回到沐王府,正要推门进屋,却听到砰的一声响,随后有无数的瓷器碎片飞溅而来。

溅落在凌思妍脚边。

其中有一块碎片飞溅而起,刚刚好擦过凌思妍的脸颊。

她右边脸颊留下一道细小的伤口,渗落出一滴血珠。

“王妃。”翠云一见,连忙关切。

凌思妍抿了抿嘴唇,手指拂过脸颊,看到指尖上的那一抹猩红,她扫了翠云一眼,“你先下去,在门口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翠云行了一礼就出去,临走时还特别回头看了她一眼。眼中有担忧的神色。

凌思妍在门口站了站,耳中听到里面传来的打砸的声响,同时伴随的还有无数东西被砸烂的动静。

她知道淳于昊已经接近崩溃边缘了。

她绑架阿枫,没想到会牵扯出一个章逸轩来,而且连皇上的态度也是这么的包庇,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既然做了,那么就想办法斩草除根好了,再家里发什么脾气。

她深吸几口气,尽量的平复自己的情绪,才踏门而入。

乍一见到有人进来,淳于昊勃然大怒:“滚!给本王滚出去!”

“你够了没有?”凌思妍疾言厉色,骤然一喝,惊得淳于昊手里举着一个花瓶却没有敢扔过去。

他没想到是凌思妍。

他恨恨的瞪着她,把花瓶扔到一旁,他大步迈过来,指着凌思妍吼道:“你还有脸回来!都是你干的好事!”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