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二楼,张绍波看到大厅里面坐着的只有一个人,是许明的妻子,不见许明和他的儿子许邵峰。

“张绍波先生,怎么样?你将我们要的东西都带过来了没有?”女人对着张绍波问道,脸上带着一种只有她这种女人才会有的微笑,阴险而又伪装。

“带过来了,但是我想先看看我要的人,她是否没事。”张绍波也开口道。

“人你现在是不能看的,因为我们之前已经跟苏子荣说好了,只有他满足了我们的条件,我们才会让他见人,而且保证那个人绝对不会有事。”

“那就算了,因为你们不让见到我想要见到人,我是不会满足你们的条件的,这个也是苏子荣老板告诉我的。”张绍波笑着说道,他意识到这里面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因为两个最重要的人都不在,而让一个女人来代替他们说话。

说着,张绍波就准备转身,但是刚刚走到楼梯口位置,就有两个猛男拦住了他的去路,完后,就是身后传来那个女人的说话,“你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张绍波回转身,对着女人看着,说,“我可以将合同交给你,但是我想知道,你的那两个家人呢?为什么他们今天都不在,难道他们都怕了我?”

“怕了你?你有什么好怕的?你不过就是一个自认神医的家伙,我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变成粉末。”女人用充满了嚣张的语气说道。

张绍波对着这个女人看着,想到的是,如果许明和许邵峰一直都不出现的话,那自己的计划就很难实现,而像许明这种没有人性的人,就算他的妻子真的有什么事,他可能都不会当一回事,不然的话,为什么会让一个女人来跟自己见面?

“我问你,许明和许邵峰两个乌龟都到哪里去了?”张绍波又开口道。

“你想见他们?可以啊,只要你将合同交给我,我就让叫他们出来,他们还会将你想要见的那个女人也给带出来。”

张绍波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已经是别无选择了,便将手中的合同拿了出来,交给了那个女人,如果许明和许邵峰就在这里的话,那自己就会让他们一家三口都好好的尝尝自己的厉害。

女人在接过张绍波手中的合同后,便坐在沙发上,对着看了起来,但是看了好一会儿后,也没有看出个究竟来。

最后,她在笑了笑后,就将合同放到了桌面上,然后拍响了三下手掌。

这时,从三楼的楼梯走下了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女的就是苏惠微,张绍波的眼睛已经在对着她看着了,从她的脸上,看到的是一张憔悴的表情,神情涣散。

而站在她身边的两个人男人,就是许家的两父子了,苏惠微是在许邵峰的搀扶下走下的楼梯。

当他们三个下到二楼后,许明就直接就走到那张茶几前,将那份合同给拿了起来,而许邵峰则扶着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苏惠微在沙发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张绍波将目光从苏惠微的身上转移到了许邵峰的脸上,看到了一张明显是猥亵的脸,让张绍波立刻就产生了一种非常不好的联想,他想到许邵峰很有可能已经对苏惠微怎么了,而这是自己所不能够忍受的发生,如果事情真的如此,那许邵峰将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可想而知了。

“合同没错,苏子荣是一个君子啊,说到做到,哦不错。”许明微笑着说道,就准备在合同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张绍波想要阻止他,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因为他现在签了名字也没有用,不用多久,上面的字体就会全部都消失掉。

许明在签上名字后,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对着张绍波说道,“张绍波,神医是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吗?你身上肯定带着那些什么有毒的粉末之类的,想对我们一家三口下手。”

“你真聪明啊,这样也被你想到了。”张绍波说道,“可是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了吗?”张绍波说道,然后回转身对着身后的两个猛男看了看,他们两个已经将手枪给拔了出来,就对着自己。

“你应该知道,这个地方是我的地盘,你以为你可以怎么样就怎么样吗?”许明又开口道,“我们大家都是斯文人,所以,做事也应该要斯文,现在,苏子荣让你过来满足了我的要求,那你也就可以将他的女儿给带走了。”

说着,许明对着儿子许邵峰做了一个手势,许邵峰便站了起来,扶着她朝着张绍波走了过去,来到张绍波身边,对着张绍波说,“你不要再想对我用以前的那种招数,如果我再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和这个美女,还有苏子荣都要陪葬。”

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许邵峰的脸上露出了一些皎洁的笑容,看上去是非常的阴险。

张绍波没有说话,他伸手去抓住苏惠微的手,对着她问道,“苏惠微,你怎么样了?”

苏惠微却没有说话,她的眼睛呆呆的对着前面看着,像是在看着张绍波,其实却根本就没有一个焦点所在,因为她现在的精神还是处在恍惚状态中的。

张绍波正在听着她的手中的脉搏,听了一会儿后,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便转过脸去,对着许家的三个人看着,双目中布满了仇视的光芒,开口道,“你们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吗?”

“犯法?”许邵峰对着张绍波说道,眼睛睁开得大大的,显然,他对于张绍波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是感觉到非常的惊讶,竟然就忍不住大声的笑了出来。

笑完后,他就走到许明身边,将那份合同也拿了起来,看了看后,才又对着张绍波说道,“带着这个残花败柳走人吧,如果不是看在你对这个社会的某些病人还有一点点作用,我今天是不会让你离开这个家门的。”

张绍波没有再说话,其实当他看到这一家三口都碰到那份合同后,自己应该感到开心才是,但是看到苏惠微这个样子,他却开心不起来了,因为苏惠微已经不再拥有清白的身躯了,她已经被许邵峰给什么了。

扶着苏惠微,张绍波朝着楼梯走了下去……

当苏惠微在车上坐了下来后,目光还是非常呆滞的对着前面看着,她这是因为心灵和生理都受到了伤害而导致到的这种状态。

对着她这个可怜的样子看了看后,张绍波决定了,只有采取那种做法才能够让她重新过回正常人的生活了,那就是让她进行选择性的失忆,将那些不开心的记忆给忘记,还有那些不该记住的人。

为此,张绍波便开车朝着京东大学出发了,因为他要到老板娘的药店去准备那些药物,通过那些药物,加上自己的内力的烹调,才能够让苏惠微的神志恢复正常,同时不再记得那些该死的人和事,而自己也将会是她要忘记的一个人,因为一旦她还记得自己的话,她的心里面对自己的那种爱意就会继续下去,为此,自己就要面临着抉择,而不管是选择她还是宋秀芳,都会对另外一方造成伤害,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让苏惠微忘记自己。

来到药店后,老板娘和赵悦媚看到苏惠微那个恍惚的样子后,都是非常的好奇,没等她们开口问张绍波,张绍波就开口说,“她被人给伤害了,才会这样的,我刚刚将她从那些恶人的手里面给救出来,现在,我要让她忘记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和事,所以,我现在需要在药店里面再抓几味药。”

在张绍波进行抓药的时候,另一边,在许家的二楼的大厅里面,他们一家三个是非常的开心的,因为他们几乎是不会吹灰之力就得到了苏子荣公司的所有股份,这样一来,他们许家又一次的成为了这个城市最大的,也是最富有的家族。

他们三个当然不知道,在那份合同里面是被张绍波给下了药的,而药性是不会那么快就发作的,因为这一次张绍波的施药是有一个潜伏期的,也就是两天的时间,两天后,这一家三口就会知道,什么叫做后悔了。

“那个什么神医,我看他是一条狗!我以为他刚才又会对我们用他那种阴招呢。”许邵峰说道。

“他是想用的,你不见他刚开始没有看到我们两个的时候,那个表情,就是失望两个字形容。”许明说道,“这家伙确实是一个人才,如果不是看在他还可以给我们公司打来更好的发展,我一定不会让他继续活下去。”

“嗯,这种人对我们还是有利用价值的。”许明的妻子也开口道。

他们一家三个对着那个合同看着,脸上都写着一副非常开心幸福的表情。

此刻的苏子荣,他还是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一直在等着张绍波的电话,因为张绍波之前从他这里离开的时候,说过一旦有好消息,会第一时间就给他电话,但是现在都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张绍波却还没有给自己打来电话,为此,他就开始焦急了,因为一旦他的女儿苏惠微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那他也不想活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有车开进来的声音,便立刻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阳台位置走了过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