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监狱里面的第一天,张绍波就体会到了这里面的生活有多么的艰难,不仅仅是没有了自由这么的简单,而是里面的那种环境,如此的潮湿和肮脏,这是让张绍波最受不了的,因为他是一个非常热爱清洁的人。

但是没有关系,时间可以让他慢慢的适应,因为凡事都有一个过程,现在痛苦的,可能习惯了,就不会再觉得是一种痛苦了。

张绍波在被判刑后,最担心他的人,当然就是老板娘和她的女儿赵悦媚了,因为她们两个现在都能够深刻的体验到张绍波的重要性,有张绍波的药店和没有张绍波的药店,生意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而对于赵悦媚来说,她已经对张绍波产生了爱情的好感,所以,在得知张绍波被判了三年的徒刑后,她是最伤心的人,因为她知道张绍波是无辜的,可是,自己却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最后,她只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去监狱里面探望了张绍波了,这是让张绍波感到挺意外的,因为他一度想到的是,所有的人在知道自己坐牢后,都不会再将自己看成是一个好人了。

在探访室里面看到赵悦媚后,张绍波便立刻就对着她微笑了一个,说道,“姑娘,怎么啦?愁眉苦脸的?是不是失恋了?”

“失恋?如果真的是失恋,那就好了,可惜的是,我还没有恋过,又何来失恋呢?”赵悦媚自嘲着说道,其实她的心情全然的是因为看到张绍波现在这个样子而受到的影响。

“那你是因为我坐牢了,才这个样子的?是吗?”

“你说呢?”

“我知道了,你是喜欢上我了吧?”

“……”赵悦媚却没有说话了,没错,自己是喜欢上张绍波了,可是,又能怎么样呢?他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监狱犯人了,再加上自己的母亲一直都反对自己跟他在一起,所以,自己是不能够再有其他的想法了。

“其实我不是一个值得你喜欢的人,你知道吗?”张绍波又是微笑着说道,“因为我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监犯了,我已经没有资格再跟一个清白的人谈恋爱了。”

“你不要说自己,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你根本就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你就是因为不肯将那个家伙给治好,才会这样的。”赵悦媚有点孩子气的说道,“你为什么不答应将那个家伙给治好呢?或者,你哄骗他们也行的啊,先假装给他治好了……”

“其实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张绍波阻止让她继续说下去,因为她的思想确实挺单纯的,一旦你惹上了那种势力的人后,很多事情就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了,没错,自己是可以将许邵峰的病给彻底的治好,也就不用在这里蹲着了,但是,这一切都是只是暂时性的,因为你不知道他们在未来又会对你采取什么样的手段,他们的势力那么的厉害,要玩死一个人,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反正我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是很心痛的。”

“你不用为我心痛,因为我不是你的什么人,我们认识才没有几天的时间。”张绍波继续说道,“你可以喜欢我,但是我必须要警告你的是,喜欢我的女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因为我不是一个专一的男生。”

赵悦媚没有再说话了,她没想到张绍波会跟自己说这样的话,她还一度以为张绍波会跟自己说一些他也喜欢自己的话,可是,他却没有。

“好了,你走吧,我没有什么话要对你说的了。”说完,张绍波就站了起来,其实他现在心里面的想法已经很明确了,他就是不想再跟这个女生和她的母亲扯上任何关系,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不会再未来的日子里面对她们造成连累。

如果不是因为她们的话,自己就不用再未来继续对许邵峰进行治疗了,现在,她们两个就成为了许家用来要挟自己的最大的资本。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自己知道了许家的当家一定不是什么好人,而对待这样的人,自己是绝对不会手软的,当自己从这里面出去之后,就要建立自己的王国,来对抗他们,让他们知道,在这个城市,并不是他们那样的恶人说了算的。

三天过去后,张绍波又被通知有人过来对他进行探访,当他走到探访室后,才知道过来的人竟然是校医宋秀芳,这是让他感到非常意外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关着的?”张绍波有点愕然的问道,他一度以为自己被关在这个地方就只有赵悦媚母女两人知道而已。

“不仅仅是我知道,现在我们全校的人都知道了,但是他们都不知道你到底是犯了什么才被关在这里。”宋秀芳说道,她的眼睛有点黯然无光,因为她自从知道张绍波被关进监狱后,心里面就一直在想着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从来不曾为一个男生动过心,为一个男生的遭遇而牵肠挂肚,张绍波就让她产生了这样的经历。

“如果我跟你说,我是被人冤枉的,你相信吗?”张绍波问道,眼睛定定的看着宋秀芳,他想从这个女生口中听到自己想要听到的那种答案。

“我相信,因为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是绝对不会做那些违法的事情。”宋秀芳非常看定的说道,“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个……你还是不知道的为好,其实我在这里蹲上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关系的,因为不用多久我就会出去了,等我从这里出去后,我就会成为一个不再跟以前一样的我了。”张绍波微笑着说道。

“可是,我想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可以帮你的,我有一个朋友是当律师的。”

“不用了,你帮不了我的,因为我这一次得罪的不是一般的人,而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但是这种人注定不会有好下场的,等我从这里出去后,我就会去找他们算账的。”张绍波眼睛一动不动,闪烁一种非常坚定的光芒。

“那好吧,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我只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在这里撑下去,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就跟我说,我可以买来给你。”

“不用,你能够来看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等宋秀芳走后,张绍波的心里面却突然的就是一种非常难过的感觉,因为他明明知道对方是喜欢自己的,但是自己却从来就没有跟她说出自己也喜欢她这个事实,而现在,自己是更加不能够说了,因为一旦被许家的人知道自己跟她的关系,那他们又会多了一个要挟自己的资本了。

漫长的一个星期过去后,张绍波又一次的被带来到了探访室,但是这一次过来探访他的人,却不是他想见到的那些女人了,而是许邵峰和张翼,以及他们两个的母亲。

“是你们啊,你们两个想我了?”张绍波微笑着问道,他当然知道,这两个家伙在这个时候的出现是什么原因了,因为他们的身体又开始感觉到痒了。

“你以为我们想来找你啊,这个地方只有那些最低等的最肮脏的人才会被关进来,而你就是那种……”许邵峰开口道,但是没等他将话说话,他的母亲就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了。

“我不是跟说过的吗?叫你什么都不要说,你怎么就那么多废话呢?”许母对着许邵峰说道,说完后,她才松开了捂住自己的儿子嘴巴的手。

“好,我什么也不说,你来说,行了吧?”许邵峰不耐烦的说道,说完后,一只手就开始了瘙痒,先是对着一边手进行着瘙痒,完后,又开始往后背部进行瘙痒的动作,而另一边坐着的张翼,他也开始了这样动作。

张绍波对着他们两个看着,脸上一直挂着微笑,他觉得现在是时候跟他们玩一下了,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样的人,顺便也可以更加进一步的知道他们的那个经济支柱,也就是两个家庭的当家人到底是不是十恶不赦的混蛋。

“你们两个的身体又开始感觉到痒痒了吧?”张绍波开口问道。

“嗯,是的,神医,拜托你给他们两个看看,如果你能够让他们的这种病彻底的痊愈的话,那你要我们满足你什么条件都可以,只要你不要让这个怪病再折磨我的儿子,好吗?”开口的人是张翼的母亲,她刚才一直都在对着张绍波看着,跟之前张绍波所看到的那个样子,现在的她明显的是憔悴了一些。

“你们还好意思来求我啊,我现在被关在这里,还不是拜你们所赐,你们觉得我还会帮你们的两个孩子看病吗?”张绍波一脸的嘲讽道。

就在这个时候,林司机打开门,走了进来,他许是也听到了张绍波刚才的说话,便开口道,“张绍波,年轻人,你今天之所以在这里蹲着,那是你自己找来的,如果你乖乖的听话,让两位公子好起来的话,那你就不会有任何事情。”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这种上流社会的下流人所说的话吗?”张绍波还是刚才的那种口吻,“你们还是回去吧,回去等死吧,两年时间内,你们两个就会因为痒痒而死的,而我,是绝对不会帮你们看病的。”

“你真的不给他们看病?”林司机很淡定的问道。

“嗯,我已经决定了,如果我当初不被你们陷害而进来这里的话,那一切都还好说,但是现在,事情已经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了,所以,我的想法也发生了变化。”

“行,我们会有办法让你改变决定的。”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张绍波说道,就站起来,朝着进入到监房区域的门口走了过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