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风知道,这个人一直就是在把嫣儿往着无法无天的方向宠着的,看着嫣儿这么依赖他不禁有点吃味,不过易风也只能嘴角泛起苦笑而已,要是有这个人一直爱护着嫣儿也是好的,毕竟,自己什么也给不了嫣儿,一开始自己就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啊。

“是易风么?”萧玄问道。

易风点点头,“仙上有礼了。”

“跟我走吧。”萧玄说道。

“这个,家兄让在下在这里等着,在下要是先走了,家兄找不到人会很担心的。”何止是担心啊,绝对是会把整个陵山翻过啦的好吧,就这样一个担心就带过了,易风也觉得颇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没关系,我会让你通知令兄的。”萧玄笑着说道,“这是现在这个地方有些危险,为了你们的安全,先和我走吧。”

易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这个毒的厉害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

出门前萧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两粒药丸给嫣儿和易风,嫣儿接过来就吃了,易风却迟迟没有动手。

“这是?”

“这是本门秘制的解毒圣药。”

易风皱着眉头想了想,“多谢仙上美意,只是易风不需要这个。”说着易风就下了楼去。

萧玄显然是难得的震惊了一下,这样的毒普通人是无法抵御的,就算是武林高手用内力护体也是有坚持的时限的,可是这个人。

易风还没有反应过来,萧玄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这毒厉害无比,你还是吃下去好些。”

嫣儿知道萧玄一向是心善的,既然这样说那么就说明有这样做的道理,于是也下来劝解易风,可是易风只是笑笑,“这毒我是知道,你们放心,我不用。”

反正自己没有什么好救的,何救活人容易,就死人太难,自己又何苦让启乾欠上这藤羽山一个人情呢。

萧玄也不再勉强,一手护住了嫣儿就往外走,易风很快就跟了上来。

“师父,这是什么毒啊?”

“这个事情说来话长,以后慢慢的说给你听。”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离开这里就行了。”

萧玄带着嫣儿往外面走着,看起来脚步有些匆忙,易风突然觉得这个画面有些好笑,似乎在自己以前看来,藤羽山的人就是那种会在天上飞来飞去的人一样。

可是下一秒,易风就惊呆了,越来越快的脚步渐渐的远离了地面,嫣儿一直跟在萧玄的后面看着四周的树木,却忽略了自身,而走在后面的易风就察觉出来了问题。

其实,萧玄的脚根本就没有落在地面上面,只是一种类似于落在了地面上的感觉,有些时候为了营造出来走在地面上的效果,他还会刻意的调整脚踝。

“仙上。”易风喊了出来。

“易风!你们怎么出来了?”是启乾的声音,十分的着急。

易风抬头一看,在一个小小的土堆上面,密密麻麻的站了一群人,不用想也都是自家的属下。

“这是?”嫣儿彻底的无语了。

“易风,你怎么出来的?”启乾着急的说着,不过很快他就看到了嫣儿和嫣儿身边的白衣人。

或许是萧玄的气质太过于特殊了些,绝世而独立,纤尘不染,启乾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边有礼貌的问道,“阁下是。”

“藤羽山弟子。”萧玄不骄不躁的说道。

启乾脸色一愣,这是他平生遇见的第二个藤羽山的人,如果说嫣儿的话,启乾要是第一次见她是绝对不会把她和藤羽山联系到一起的,不过眼前这个人,就算说他不是藤羽山的人,启乾也会自动把他归在仙人那一类吧。

“原来是仙人。”启乾拱手,既然是藤羽山的人都出手了,难怪不得易风也能出来了,看样子没有什么大问题。

启乾从小土堆上面跳了下来,一把抱住了易风,“多谢仙人搭救。”

“我没有救他,是他自己出来的。”萧玄的语气还是那么的平静,说着就要带着嫣儿离去。

“师父。”嫣儿喊了声。

所谓的师徒默契就在这个时候,萧玄淡淡的说了句,“他没事的。”

也不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不过嫣儿听了就放心了,易风后来经过很久的思索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时候嫣儿是在担心自己,自然是乐得一晚上差点都没有睡着的。

嫣儿和萧玄现在住的地方也不知道是谁修建的,十分的简单,但是却丝毫的不简陋,众弟子看见师父回来自然都是来迎接的,萧玄结果玉雯递过来的热茶,递给了嫣儿,“你好好休息一下,不要离我太远,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立马和我说。”

嫣儿狐疑的喝了口茶,“那个毒是有这么的厉害么?是什么做成的啊?”

萧玄看了一眼玉雯,玉雯识趣的退在了一边,于是萧玄就拉着嫣儿朝着内间去了,现在还不确定嫣儿是不是中毒了,那么还是要少让她接触玉雯他们。

嫣儿坐在小房间里面,虽然师父似乎是在狠悠闲的喝着茶,看着书,但是嫣儿知道自己这是被隔离了,心里马上就有些不开心,“师父,现在总有时间和我说是什么毒了吧。”

萧玄慢慢的把头上的斗笠摘了下来,露出了那张颠倒众生的容颜。

“嫣儿,记得以前我给你说过么?江湖上的名门正派里面有许多的不喜欢理会俗世的人群。”

“记得啊,我们藤羽山不就是其中之一么?”嫣儿蹦跶着跳下了床,跑过来就从后面搂住了萧玄的脖子。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名门正派的,还是有许多的外门邪教的,你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那个最神秘的组织么?”

其实嫣儿已经不太记得起来了,不过因为有一个人,嫣儿却是记得十分的清楚的,那就是商路,女孩子就是这样,喜欢的大多数都是些风花雪月的故事,之所以能把他记清楚,大部分还是拖了他和花灵儿的感情纠葛的故事。“我只记得那个叫商路的男人了。”

“那你知道商路是哪门哪派的么?”

嫣儿摇摇头,“我们不是一直和他们没有什么往来么?”

萧玄掰过嫣儿的头让她看着自己说道,“那个商路啊,本来是墨颜教的少主。”

经过萧玄这么一体性嫣儿想了起来了,“对哦,就是因为他是那个什么邪教的少主,所以他喜欢花灵儿却不能和她在一起的。”

“这些事情你倒是记得清楚。”

嫣儿低下头,嘟着嘴说道,“人家只是喜欢听师父您讲故事嘛。”

“那墨颜教中有一门很厉害的毒,名唤幻神散,据说是开门的始祖从山间的妖怪口中得来的,这个自然是不做算的,但是,这种毒的厉害就可见一斑了。”萧玄把嫣儿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据说,这种毒药御风而行,虽然药力很快会被草木吸收掉,但是在空旷的地方,能杀人于片刻,或者也有耐力好的人,能够晚上个几天发做的,不过都是死相恐怖。”萧玄顿了顿,“就和你白日里看见的那样。”

萧玄既然知道嫣儿白日里面看见了些什么,嫣儿虽然是惊讶,但是此时此刻却已经无心在此了,那么,嫣儿抬头,“师父,你的意思是说,嫣儿仍旧可能发做的?”

嫣儿的声音是那么的颤抖,萧玄忍不住只能把嫣儿抱得更加紧了些,“没关系的嫣儿,你没事的,你吃了的解药能解百毒。”

嫣儿一直都对萧玄的话深信不疑,因为经过证实,萧玄几乎从来没有对嫣儿说过假话,不过这次萧玄还是说了假话,这种毒其实也不难解,重要的药材并不好找,不过,这些药材在藤羽山很常见,只要回到了山上就没有问题了,最主要的是,因为现在不知道嫣儿是否中毒,所以,服下的这个药就算不能治疗,也能够大大的延缓毒发的时间的。

嫣儿还窝在萧玄的怀里撒娇,萧玄看着嫣儿把一头的乌发在自己的身上蹭乱了,“对了,嫣儿,有件事情要和你说。”

“什么事情?师父说的事情嫣儿一定听话。”

“不要和易风来往了。”

嫣儿愣住了,“为什么啊?”

“他不是个简单的人。”萧玄说道,“而且,你也知道的,承家的人,包括他的哥哥承启乾,都不是善类。”

“可是,他们对嫣儿很好啊。”嫣儿说着却在心里腹诽,其实也没有很好,出了易风每次都惯着自己意外,似乎承启乾也很喜欢欺负自己。、“可是,我们是朋友啊。”嫣儿有些为难,似乎已经把前一秒对萧玄的话都忘了。

萧玄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你也要少与他们往来。”

“那简羽和梓雨呢?”嫣儿想起一路上和简羽梓雨还有易风走来的时候,那个时候虽然自己老是被区别对待,不过似乎也过的十分的快乐。

“他们么?”萧玄想了想,“你自己看着办吧。”

提起简羽,嫣儿突然想起了那件没有来得及告诉萧玄的事情,“对了,师父,我上次给你说过的事情一直忘了都。”

“什么事情?”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