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后你给我一个回答,要么陪我一夜,要么给我一个还款期限,要么你就等着你弟弟坐穿牢底吧。”不想再看到杨静雪楚楚可怜的模样,康凡轩硬着心肠转过身不去看杨静雪。

“好,三天之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杨静雪故作坚强的答应了康凡轩,“现在可以请你离开了吗?”

杨静雪的逐客令让康凡轩的身子怔了一下,再次转身若有所思的看着杨静雪许久,没有任何的愤怒和冷言冷语,而是安静的离开了杨静雪的家。

每一次康凡轩的出现都像是来抽尽杨静雪力气一样,康凡轩一离开,之前还故作坚强的杨静雪再次瘫坐在地上,那三个要求,无论选择哪一个都不是杨静雪想要的,杨静雪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还那一百万。绝望的闭上眼,眼角的泪滑落出来,最后消失在发丝间。

离开杨静雪家的康凡轩其实并未离开,而是回到车上,安静的坐在车里一直看着杨静雪卧室的那扇窗户。家里只有客厅那儿的窗户是亮着的,康凡轩知道杨静雪还呆在客厅里,可以想象自己离开之后杨静雪又哭了。

杨静雪的眼泪让康凡轩最无能为力,虽然一再的告诉自己不要让这个可怜的女人在流泪了,可是每次自己都会说出一些言不由衷伤害杨静雪的话,康凡轩真的不想承认自己的出现只会给杨静雪带来伤害,可是目前看来,自己真的没有给杨静雪带来过什么幸福,可是即便是这样,康凡轩都不会轻易的放开杨静雪的。

杨静雪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该怎么还那一百万,虽然心里恨着自己有这么一个让人疲惫的家庭,可是杨静雪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坐牢,难道真的要出卖自己的身体去还这边钱?难道真的要丢弃自己的尊严?难道真的要在康凡轩面前让自己卑微的一文不值。

“杨老师,杨老师你没事吧?”对坐的老师看到杨静雪的手机响了半天,杨静雪似乎在想着什么迟迟没有接听,“你的手机在响。”

“哦,好的,谢谢。”回过神的杨静雪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再响,从抽屉里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人名,杨静雪真的很不想接听这通电话。

对方似乎在和杨静雪拼着耐心,一遍结束之后就在杨静雪以为对方不会再打来的时候,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杨静雪发现引起了别人的注视,抱歉的向办公室里的老师点点头,然后拿着手机快步的走出了办公室。

“什么事?你不知道这个时间点我要上课吗?”杨静雪走到办公室外的走廊尽头,看到那里没什么人,杨静雪才解气电话生气的说道。

“姐,你先别生气,我有一件好事告诉你。”杨静海对杨静雪的怒气充耳不闻,开心的说道。

“什么事,快点说,我还要上课。”杨静雪不耐烦的说道,对于这个只会闯祸带来麻烦的弟弟,杨静雪一件无法好脾气的对待了。

“我想我最近走大运了,今天又有人到家里送钱了,什么话都没有说,丢下一百万的支票就离开了。”杨静海兴奋的说道:“我现在在银行,已经确认这笔钱是可以取出来的。”

“又有人送一百万?”杨静雪的心咯噔一下,全身冒起一阵寒意,失态的大声对杨静海喊道:“杨静海,我警告你,这笔钱你不准用,把支票收好,我周末回去再说。”

“为什么不能用?”杨静海有些不满的问道,“既然是别人愿意送来的,又不是我们问别人要的。”

“如果你不想坐牢的话就给我收好那张支票。”杨静雪严肃的警告着杨静海,“天上不会掉馅饼,人家会是傻子吗?会无缘无故的给你这一百万?”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用就是了。”虽然有些小小的不开心,不过听到杨静雪这么一说,胆小的杨静海还是有些顾忌害怕的,只好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和杨静海结束通话之后,杨静雪一直在想究竟是谁又给家里送来了这一百万,想来想去只有一个人,于是毫不犹豫的拨通了那个人的联系方式。

“静雪?”正在开会的康凡轩看到手机震动,不来想要拒绝接听的,可是看到屏幕显示的是杨静雪的名字,立刻让会议暂停,迅速的走出会议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接听,就连语气都变得轻松起来。

“你究竟什么意思?为什么又给家里送钱,难道你真的要用钱羞辱我吗?”杨静雪埋怨指责的话一股脑儿的朝康凡轩说出口。

“钱,什么钱?”本来接到杨静雪来电心情很好的康凡轩被杨静雪的质问弄得莫名其妙,“你说送什么钱?”

“难道不是你让人又给我家人送去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吗?”杨静雪半信半疑的在电话这头问道。

“不是我让人送的。”康凡轩很认真的说道,想到有人给杨静雪的家人送去这么大一笔数目,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可是不是你让人送钱过去的,那究竟是谁会给我家里送去那么大的一笔数目的钱。”听到康凡轩说的那么坚定,杨静雪也开始变得迟疑和不安了。

“支票是真的还是假的?支票现在在哪儿?”康凡轩开口问道。

“我弟弟去银行确认过了,是可以取出钱的。我已经让我弟弟收好支票,等我周末回去的时候在确定。”杨静雪不安的心更甚了,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了。

“我和你一起回去。”康凡轩脱口而出的说道,康凡轩倒要看看究竟是谁给杨静雪这笔钱的,究竟有什么目的,还让杨静雪误会了自己。

“再说吧,我先去上课了。”渐渐冷静下来的杨静雪找了一个借口挂断了电话,紧皱着眉头想着这一百万的来源,想着给自己这一百万的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本来周五下午有课的杨静雪和别的老师调了一下课程,中午结束课程就匆匆赶回了家。

“支票呢?把那一百万的支票拿给我看。”杨静雪一回家就把杨静海推进房间问他要着支票。

杨静海撇撇嘴,有些不情愿的从柜子的抽屉里拿出那张支票,在递给杨静雪的时候还有些犹豫。

杨静雪一下子夺过杨静海手中的支票,看到支票上的签字,是苏心怡,整个人怔住了。。

“姐,姐,你要拿着支票去哪儿?”杨静海看到杨静雪突然变了脸色,拿着支票就往外走,于是立刻追了出去。

“我要把这张支票还给支票的主人。”杨静雪的语气说不出是生气还是惊慌,现在只想着把这张烫手的支票还回去。

“不行。”杨静海拦住杨静雪,不依不挠的说道:“既然你知道是谁给我们支票的,那就不用担心这笔钱来路不明了,我们也可以心安理得的收下这笔钱了。”

“钱钱钱,在你的眼中是不是钱比什么都重要。”有些失去理智的杨静雪朝杨静海喊道,想到康凡轩的那一百万还不知道怎么还,现在如果收下苏心怡的支票,那么自己真成了没有自尊的女人了。

“姐。”杨静海看出杨静雪似乎是真的发火了,有些不敢再多言,只是使着小性子用脚踢着地上的石子。

“杨静海,我最后一次告诉你,你撞人赔偿的那一百万我会帮你还掉,但是也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如果你以后再闯什么祸,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会再管你了。”杨静雪对杨静海是真的失望了,“不管是坐牢也好,还是怎么样也好,哪怕你让妈妈来问我要钱,我都不会给你了,除非你们是真的想要看到我死。”

“姐,你别说的这么可怕,我不要这个支票就是了。”杨静海看到杨静雪义正言辞,似乎是受了什么刺激,再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刺激杨静雪,只能在暂时先安抚杨静雪的情绪。

杨静雪狠狠的瞪了杨静海一眼,手中紧紧的握着那张支票离开了家。

“你去哪儿了?我下午去学校找你,别的老师说你中午就离开了学校。”康凡轩在杨静雪的家楼下一直等着,一直等到天黑,才看着杨静雪失魂落魄的从小区门口走进来,一直低着头,连康凡轩这么大一个人都没看到。

杨静雪吓了一大跳才看到康凡轩,脱口而出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找你的。你下午去哪儿了?”康凡轩看到杨静雪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回了一趟家,要来了支票。”杨静雪从包里拿出支票递给康凡轩苦笑着说道:“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都喜欢给别人钱,而且一给就是一百万,这种数目对我们这种人而言根本不敢想象,我们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康凡轩看着支票上熟悉的签名,定眼看着杨静雪问道:“我不喜欢你说这种看不起自己的话,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难道只是用钱来衡量吗?”

“我很累,不想和你吵,麻烦你把这张支票还给你女朋友,我欠你的钱,给我三年时间,我会在三年之内还给你,请你和你的女朋友不要再出现我或者我家人面前。”叶敏儿把支票塞进康凡轩的手中,从康凡轩的面前离开直接上楼回家。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