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痛苦,杨静雪一直都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的。当今天康凡轩说让杨静雪依赖自己的时候,那一刻,杨静雪有过心动,有过犹豫,最后还是拒绝了康凡轩,既然知道未来会有什么样的痛苦,那么杨静雪宁愿自己放弃现在得到的幸福和快乐。因为杨静雪知道未来的痛苦也又可能会让自己痛不欲生。甘铭的背叛和抛弃曾经让杨静雪几年之内都没有康复,即使现在提到甘铭的名字,杨静雪都能感觉到心隐隐的痛着。而杨静雪更清楚康凡轩所带来的威力并不输给甘铭,也许比甘铭带来的伤害还要大。

康凡轩沉默的听着杨静雪的话,虽然杨静雪拒绝了自己,可是康凡轩还是能听出杨静雪是对自己有感觉的,也许对自己的喜欢并不少,康凡轩也能明白杨静雪在怕什么,因为杨静雪的担心是康凡轩也无法给杨静雪的保证。即使康凡轩这个当事人也无法向杨静雪保证自己会一辈子爱她,一辈子都不会伤害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客厅里的两个人都沉默着,杨静雪慢慢的冷静下来,开始下逐客令了:“时间很晚了,你早点回去吧。”

“好。那我先回去了。”康凡轩站起身走到门口转身对杨静雪叮嘱着:“好好照顾自己。”

杨静雪点点头送走了康凡轩。一扇门隔开了两个人,两个人都有着无法跨过的阻碍,让两个人在各自的世界里独自悲伤。

康凡轩离开之后,杨静雪又回到床上睡了一觉,这一次梦里面再也没有任何人来打扰。杨静雪一觉睡到天亮,身上所有的不适统统不见了。于是立刻下床梳洗打扮,准备去学校上班。

毕竟是生病刚刚痊愈,又上了一天的课站了一天,此时杨静雪感觉真的很累,很疲惫。从学校回到家,天早已经黑了,看着万家灯火,没有一处是为自己亮着的。杨静雪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小区,突然一个人影蹿了出来,还没有等到杨静雪反应过来,就已经挨了一个重重的耳光,力量之大,杨静雪的耳朵被打的有些耳鸣了。

“你这个死丫头,居然刚关机不接电话,你是不是找死。”熟悉的声音,加上暴力的动作,杨静雪已经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就是自己的母亲了。“钱呢?快点给我钱。”

“我没有钱。”泪水在杨静雪的眼中汇聚着,可是杨静雪倔强的就是不肯让眼泪流下来,

“你一个大学老师居然没有钱,你骗鬼哦。快点,快点把钱拿出来,不然我闹到你们学校,就说你是一个不孝顺的女儿,翅膀硬了,一个人跑到大城市享福了,就把我们年老的父母扔在农村不管了。”杨母威胁着杨静雪。

“说吧,说吧,你们去说吧。大不了逼死我好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有你们这些像吸血鬼一样的家人,我情愿死了。我说了,我没有钱,随便你们想怎么样,你可以去试试,你要是毁了我,我就死给你们看,到时你们就少了我这个提款机了,我也解脱了。”杨静雪愤怒的挣脱开杨母的手。

“女儿啊,你这是要逼死我和你爸啊!”发现杨静雪的态度变得强硬,杨母知道硬的不行,于是立刻采取哀求姿态,紧紧的抓着杨静雪的手不让杨静雪立刻,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道:“你弟弟出事了,他开车把人撞上了,要赔一大笔钱,不然就要去坐牢,家里的钱都拿去赔掉了,可是还差几十万,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了才来找你。”

“几十万?”杨静雪冷笑着看着母亲,“从高中开始,我就再也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所有的生活费,学费都是我自己挣来的,上班之后我都会向家里汇钱。我是一个人,也是靠自己的双手去挣这些钱,难道你们想要让我拿出几十万吗?你们真的是太看得起我了。阿海从小就被你们惯的无法无天的,每次犯错,你们不仅不教育他,反而纵容他,终于出事了吧。我记得他还没有驾照吧,居然大胆的无证驾驶,既然你们管不好他,就让法律好好管管他,他是时候该吃些苦头受点教训了。”

“你还是不是人啊,他是你弟弟,你居然想让他去坐牢。”杨静雪冷漠的话让杨母愤怒的再次打了杨静雪一个耳光,“你连自己的家人都不帮,你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活该你到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你这样的人谁还敢娶你,你就一辈子一个人孤独终老好了。”诅咒完之后杨母气匆匆的离开了。

看着杨母离开,一直假装坚强的杨静雪再也忍不住,慢慢的蹲了下来,就这么在路边上放声痛哭。虽然已经不指望能得到父母的一些疼爱和关心了,可是没有想到会从自己母亲的口中听到对自己的诅咒,杨静雪真的觉得很累很累,如果真的就这么死掉是不是就解脱了。

不远处,康凡轩默默的看着杨静雪痛哭,很想要上前安慰,可是却逼自己不要在此时出现在杨静雪的面前。因为担心杨静雪生病还没有好,所以一下班康凡轩就开车来到杨静雪家楼下等着杨静雪,只要看一眼,看到杨静雪没事康凡轩就打算离开。

看着杨静雪走进小区,朝着自己家楼下走来。突然一个人影冲了出来,打了杨静雪一个耳光,因为发生的太突然,康凡轩根本来不及保护杨静雪,等到康凡轩反应过来,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听到两人的对话,才知道打杨静雪的那个人是杨静雪的母亲,于是康凡轩犹豫了,一直没有出现,而杨静雪和母亲的对话却一字不落的全部被康凡轩听到了,康凡轩真的很心疼杨静雪这些年过的这么痛苦,想不到杨静雪的家人会如此对待杨静雪。尤其当杨静雪说死的时候,康凡轩的心中冒出了恐惧,真担心杨静雪会受不了来自家人的压力而做出傻事。

康凡轩真的很想把现在脆弱的哭的令人心碎的杨静雪紧紧抱在怀中安慰着,可是康凡轩不能,因为没有资格,因为知道倔强的杨静雪不想被人看见自己脆弱的一面,尤其是被自己看到。所以除了默默的守候在杨静雪的身边,康凡轩什么事也做不了。

坐在办公桌前,面前有几分重要的合同要看,可是康凡轩一个字都看不进去,脑海中浮现的全是那一晚杨静雪一个人蹲在路边哭泣的画面。不知道杨静雪的家人有没有再去找杨静雪的麻烦,有没有再去伤害杨静雪,杨静雪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偷偷的哭泣。此时康凡轩脑海里,心里全是杨静雪。既然不能光明正大的去保护杨静雪,不然就默默的守护着她吧。康凡轩心中有了主意,于是把自己的助理,也是心腹叫了进来。

“学长你找我?”司徒昊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在外是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等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了。司徒昊是康凡轩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两人是学长学弟的关系,因为当时两人被分配到一个学校宿舍,而且又都是中国人,所以两人的关系很快就变得很亲密了。

司徒昊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从小由母亲抚养长大,凭着自己的努力公费留学,后来母亲生病也是康凡轩利用关系找的专家医生帮司徒昊的母亲治病,虽然最后司徒昊的母亲还是去世了,不过司徒昊很感激康凡轩在自己困难的时候出钱出力,于是想要报答康凡轩,所以一毕业就拒绝国外几家公司的高薪待遇回国待着康凡轩的身边做一个小小的助理。

“我有一件事想要让你帮忙。”康凡轩顿了一些,有些尴尬的说道,“不过是私事。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找你帮忙。”

“难得学长会有私事找我帮忙,我肯定义不容辞。”司徒昊笑的有些暧昧,“不会是和女人有关吧。”

康凡轩瞪了司徒昊一眼,然后说出了自己找司徒昊帮忙的事,“大概就是这个情况。我要她的家人不要再去骚扰她了。其它的事你看着办。钱不是问题,但是我不想因为我的慷慨大方而给她带来后患。”

“我明白,我会办妥的。”虽然司徒昊嘻嘻哈哈的样子,不过说到康凡轩交代的事,司徒昊也变得认真起来。

听到司徒昊的保证,康凡轩也可以放心了,对司徒昊的能力,康凡轩从来没有怀疑过。想到只要解决了这件事,杨静雪就可以平静的生活,康凡轩就觉得满足了。

虽然嘴上说着再也不管那个家了,也想着让自己的弟弟受点苦头,可是却无法真正做到置之不理。几天之后,已经冷静下来的杨静雪给自己的弟弟打了一个电话,想要知道现在事情处理到什么情况了。

“姐,你怎么有空打电话回来。”杨静海一接到杨静雪的电话,开心的问道。

“你的事情怎么样了?对方有什么要求啊?”杨静雪担心的问道。“还差多少钱?”

“都解决,你就别管了。”杨静海语气轻松的说道。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