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也回归了平静之中,下课铃声刚刚响起,杨静雪拎着书本走出了教室回到了办公室。刚刚在座位上坐下,杨静雪的手机就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显示的名字让杨静雪不由的皱起眉头,杨静雪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起了电话。

“妈。”杨静雪拿着电话走出教室,来到教学楼后面一处偏僻的地方才接起电话。

“死丫头,我打了多少个电话给你了,怎么一直没有人接电话啊?”电话那头责骂的声音立刻透过电话传了过来。

“我刚才在上课,手机一直放在办公室的。”杨静雪小声的解释着,每一次和家人通电话,听到的从来不是关心问候,而是责骂和要钱,这一次,杨静雪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了。“妈,我等下还有课,你有什么事吗?”

“给家里汇点钱回来。”杨母单刀直入的开口要钱。

“我上个月不是刚刚给家里汇了五万吗?”杨静雪不解的问道。自己是从农村出来的,从小家人就重男轻女,杨静雪从小就知道一切要靠自己,后来杨静雪高考考上了S市的大学,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S市工作,高中的时候,杨静雪就开始了半工半读加上奖学金一直熬到出来工作。之后杨静雪就开始省吃俭用存下来的钱寄回家。

“那么点钱早就用完了。你赶紧的在汇个几万块回来。”杨母毫不客气的说道。

“妈。”听到母亲打电话来要钱,杨静雪的心中真的很难过,语气也不由得有些埋怨:“我背井离乡一个人在外面这么多年,每个月就拿那么多钱,你让我汇那么多钱,我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你们不关心我就算了,别把我当提款机好吗?”

“你这个死丫头,我养你这么大,难道现在问你要点钱都不行吗?你现在是不是翅膀硬了,就不管我们了。”杨母大嗓门的在电话里骂着杨静雪,如果不是此时地方偏僻,可能所有人都知道杨静雪有这样一个母亲了。

“我没钱。”杨静雪赌气的直接把电话挂断。很快杨母的电话又打来了。杨静雪犹豫了一下,直接关机了。

接到母亲电话的那天晚上,杨静雪做了噩梦,梦中家人不停的伸手向杨静雪伸手要钱,甘铭带着别的女人在机场入境口不停的向自己挥手然后很快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跟着是康凡轩,康凡轩先是温柔的对待自己,不过很快变得很绝情,跟着别的女人一起离开了,整个世界都抛弃了杨静雪。

杨静雪是在闹铃声中惊醒的。等到杨静雪醒来的时候,额头上已经溢满了汗珠,头发汗湿了,衣服也汗湿了。杨静雪想要起身,全身却没有任何的力气。杨静雪知道自己生病了,今天可能没办法去学校了,于是伸手去拿手机,给学校打了电话请了病假。打完电话之后杨静雪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到杨静雪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杨静雪刚动了一下,额头上的毛巾就掉了下来。杨静雪拿着毛巾,有些疑惑,不记得自己有拿过毛巾放在额头上了。就在杨静雪迷惑不解的时候,听到房间外有轻微的声音,于是慢慢的下了床,打开房门一看,有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居然站在厨房忙碌着。

“你醒了?”康凡轩一转身就看到杨静雪站在房门口呆呆的看着自己。康凡轩朝杨静雪笑了笑,然后走了过去,很自然的把手放在杨静雪的额头上测量着体温,“不错,已经不发烧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杨静雪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问着。

康凡轩扶着杨静雪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之后,才微笑着解释:“是你打电话给我的你自己不知道吗?”

杨静雪先是一愣,然后摇摇头:“我只记得自己给学校打了一个电话请假,记不得给你打电话了。那我在电话你和你说了什么?”

“你什么都没有说。”虽然现在康凡轩的表情是轻松的,可是上午那会接到杨静雪的电话后,康凡轩就不淡定了。

自从怀疑自己对杨静雪的感情后,康凡轩就很努力的想要忘记杨静雪,回到以前那个自己,可是今天在开会的时候,看到杨静雪的来电,康凡轩不知为何有些激动,当康凡轩接起电话,电话那头却无人说话,康凡轩挂断电话再打过去,却没有人接听。本来康凡轩以为杨静雪是打来恶作剧的,可是想想觉得杨静雪不是这样的人,于是打电话给杨静雪的学校,才知道杨静雪生病请假了。担心杨静雪一个人在家会出事,于是要到了杨静雪的家庭地址之后,康凡轩居然丢下重要的会议匆匆赶往杨静雪的家。在杨静雪家门口按了半天的门铃也没有人来开门,没有办法之下,康凡轩只好找来开锁匠把门打开。

看着躺在床上被汗湿浸湿的杨静雪,那一刻康凡轩的心仿佛被人揪住了一样。康凡轩走了过去,轻轻的唤了几声杨静雪,可是杨静雪除了微微的呻吟几声却没有醒来。康凡轩只好走进浴室把杨静雪脸上脖子上的汗水擦干,然后用冰毛巾放在杨静雪的额头上降温。

从上午到下午,康凡轩一直陪伴在杨静雪的身边,不时的给杨静雪擦擦汗,换换毛巾,知道杨静雪的体温没有那么高了,康凡轩才到厨房想要给杨静雪弄点粥,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可以吃一些。

“可能是我睡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手机按到键了吧。”杨静雪有些无力的说道。

“我煮了粥,要不要吃点。”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杨静雪,康凡轩关心的问道。

杨静雪点点头,从昨天接到母亲的电话之后,杨静雪就没有什么胃口,所以晚饭没有,早上醒来又生病了,一直睡到现在,整个人已经好几餐没有吃了,听到康凡轩提到吃的,杨静雪才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

“你等着,我去帮你盛粥。”说着康凡轩站起身走进厨房。很快端着一碗粥,还有一些小菜走了出来,放在杨静雪面前,“粥不怎么烫了,现在吃刚刚好。我担心白粥会没有什么胃口,在你厨房的冰箱里找到一些小菜,你就将就着吃点吧。”

“谢谢!”杨静雪朝康凡轩虚弱的笑了笑,然后吃了起来。因为真的太饿了,杨静雪很快就把一碗粥吃完了,之后康凡轩又帮杨静雪添了一碗。

“我吃饱了。”杨静雪吃完第二碗粥之后,人也变得有些力气了。

“虽然脸色看上去还是有些苍白,不过至少我能看出是我认识的杨静雪了。”康凡轩有些欣慰的说道。现在想来,康凡轩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杨静雪按错电话,那么没人知道杨静雪一个人生病在家,也许昏倒也没人知道。“你不和家人住在一起吗?”

听到康凡轩提到家人,杨静雪的表情有些微愣,不过很快恢复正常,微笑着说道:“我不是S市本地人,我家是农村的。我是一个人在S市生活。”

康凡轩有些心疼的看着杨静雪,一个女人在陌生的城市无亲无故的打拼着,就连生病了都没有一个可以照顾的人。“一个女孩子在外打拼不容易吧,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吧。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担心杨静雪会拒绝自己的好意,康凡轩找了一个可以照顾杨静雪的理由。

“谢谢你。不过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什么事都靠自己的。”杨静雪婉拒了康凡轩的好意,想到之前母亲的那通电话,杨静雪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变成了苦笑。

“静雪,有的时候偶尔依赖一下别人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况且你是一个女人,女人有权利可以去依赖别人,而我愿意成为那个被你依赖的人。”康凡轩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杨静雪越是拒绝自己,越是假装坚强,康凡轩就越心疼杨静雪,越想要对杨静雪好,越想保护她。

杨静雪苦笑着看着康凡轩说道:“我家是农村的,思想很保守,很重男轻女。我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从小家人就把所有的关心疼爱都放在了弟弟身上。我小的时候还不懂事,就非常希望能得到家人的疼爱,可是长大懂事了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后来来到S市上学,碰到了一个很好很优秀的男人,那是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很幸福,觉得一切都是美好的,他是我的唯一,是我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可是后来,他和别的女人一起出国抛弃了我。那时我才知道,一直以来,我能依靠的人只有我自己,今天你让我依赖你,当你成为我生命的全部的时候,如果你不再让我依赖了,那么我会活不下去的。所以与其到时伤心痛苦,不如现在一切美好幸福都不要。”杨静雪留着泪说着这些话。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