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静雪站在楼门口对康凡轩说:“凡轩,你知道么?你就像这城市的灯光,璀璨耀眼的让人不能直视。可是,我想要的,却是空中被你掩盖了的星光。”杨静雪看着康凡轩平静地说:“凡轩,比赛结束了,我们不要再见了吧。”

康凡轩呼吸一滞,搞了半天,原本还以为就快有希望了,可是结果却是这样。故意哄着他,答应了自己送她回家的要求,就是为了说这么一句不要再见的话。康凡轩苦笑之后毫不留情的转身走了,罢了,就到这里吧,既然人家无心,自己又何必多做纠缠。

杨静雪看着康凡轩的背影,眼角微微泛潮,她抬着头努力的不让眼泪流出来,没事的杨静雪,没事的,他不是你的,也不值得你为他伤心。

几日之后,赛事结束了,因为事前的准备十分充分,比赛进行中倒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赛事结束后,杨静雪却遇到了大麻烦,当然,这麻烦和比赛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和她有关而已。因为这次比赛涉及到的专业比较多,所以参与的各个学院的老师也比较多。杨静雪没想到,就是这个学院老师大杂烩,让别人注意到了她。

齐萧是商学院的老师,是个有位青年,从国外毕业以后也不知怎么想的,拒绝了很多大公司的邀请,一心投入祖国的教育事业。恰好当时学校决定引进新鲜血液,于是他就被他引了进来。

齐萧三十岁,已经是教授了,前途不可限量,但是因为眼界太高,所以至今仍然是光棍一个。

盯上杨静雪的就是这个齐萧。两人因为比赛认识,杨静雪为人处世的风度把这个海外归来的天之骄子迷得一塌糊涂,只是赛前有诸多工作,赛中也是极为忙碌,因此齐萧也没什么机会对杨静雪有具体什么行动,于是一拖就拖到了庆功宴上。

庆功宴的气氛很好,齐萧也借机找了些借口和杨静雪聊了聊。杨静雪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因此应付了一阵子就谎称自己要去洗手间,从人堆里面出来了。在酒店的大堂里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杨静雪觉得舒服了不少。

整个庆功宴上,齐萧的眼睛就没离开过杨静雪,杨静雪离席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于是也找了个借口从包厢里出来了。找了半天才在酒店大堂里找到杨静雪,齐萧整了整衣服走了过去。

齐萧自然是早有准备的,话题选的十分恰当。杨静雪虽然怕吵,但是一个人在大厅坐着也很是无聊,有这么个年轻英俊的男士陪着也算不错,所以两人也算是聊得开心。

康凡轩和客户一起吃饭,喝了点酒有点头晕,从洗手间出来之后想要去大堂透透风,一进大堂就看见杨静雪,还有杨静雪身边那个满脸笑意的齐萧。

康凡轩在远处站了一会,看着两人聊得十分开心的样子他很是不开心。原本他都已经准备走了,可是看着齐萧那副笑脸总是觉得心里压着块石头一样不舒服。康凡轩盯着远处的两个人眼底闪过一抹奸诈的光。

他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快步走了过去。到了杨静雪身边也不多话,拉起杨静雪就走。杨静雪看着康凡轩有些发黑的脸,挣扎也不是,不挣扎也不是,犹豫之间已被康凡轩拉出了酒店。

齐萧看见杨静雪被康凡轩拉走,本能的在后面追。可是康凡轩转身冷冷的丢了一句:“不许跟着。”语气冰冷的让齐萧打了个寒噤,之后就不敢再追了。

康凡轩把杨静雪拽出了酒店之后猛地把杨静雪拉进了怀里。一边用力地抱着杨静雪,一边说:“我不管你喜欢城市的霓虹还是乡间的星光。我只知道,我喜欢你。我看不惯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受不了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杨静雪,我通知你,从今天开始我正式追你,你不能拒绝,因为你只能和我在一起,必须和我在一起。”

康凡轩霸道的示爱让杨静雪有片刻的失神,不过很快回过神的杨静雪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康凡轩,打了康凡轩一个耳光,红着眼眶生气的说道:“你怎么可以对我说这样的话,你把我当成什么了?难道你忘记你已经有女朋友了吗?我就这么不值得别人珍惜吗?康凡轩,我是不会做别人的第三者的。”

虽然杨静雪的那一巴掌让康凡轩很诧异,不过比起那一巴掌,康凡轩更在乎的是杨静雪误会自己的意思了,着急着想要解释。

康凡轩再次把杨静雪搂入怀中,紧紧的搂着,任凭杨静雪怎么挣扎康凡轩都没有放手。“我从来没有想过让你当见不得人的小三,难道我的心你还不明白,你看不出我喜欢你吗?”

“喜欢我?那又怎么样?”杨静雪停止了挣扎,突然冷笑的看着康凡轩,“难道你能为了我和你的女朋友分手?”杨静雪看到康凡轩突然沉默下来,心里像是被什么刺痛了一下隐隐的痛着。“即使你可以为了我和你现在的女朋友分手了,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如果有一天又另一个你喜欢的女人出现,你同样会为了她而抛弃我的。你注定了是一个不会为任何一个女人专情的男人。”这一次,杨静雪推开康凡轩毫不犹豫的转身回到了酒店里。

看着杨静雪离开的背影,康凡轩默默的站在那儿不动,当杨静雪问自己是不是可以和苏心怡分手的时候,自己居然沉默了,因为这个答应康凡轩也回答不了,也许自己对杨静雪的喜欢没有自己觉得的那么深,也许自己对杨静雪的喜欢只是一时的,也许自己真的不是一个专情的男人。

“静雪,你没事吧。你和康总经理你们之间?”看到杨静雪进到酒店,一直在大厅等着杨静雪的齐萧立刻走上前问道,刚才透过大厅的玻璃窗,杨静雪和康凡轩之间的互动齐萧都看在眼中,齐萧本来想要问清楚的,不过看到杨静雪的脸色有些难看,齐萧把心中的疑问都咽了回去。

庆功宴之后,杨静雪和康凡轩两个人再也没有联系过,两个人都各自生活着,忙碌着,仿佛像从没有认识过的陌生人一样,只是偶尔一个人的时候,两个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对方。

想起自己的那一巴掌,杨静雪事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从小到大,无论遇到过怎样的不公平,怎样的鄙视嘲笑,怎样的羞辱,杨静雪都不会这么激动,更不会出手打人,为什么紧紧因为康凡轩的一句话,自己会如此的动怒呢?

康凡轩端着一杯红酒一个人站在阳台望着天空,脑海中一直想着的是杨静雪的话还有那一巴掌。从小到大,康凡轩从没有被人打过一巴掌,就连父母都没有,更何况是一个女人了,可是当杨静雪的那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当杨静雪红着眼眶生气看着自己的时候,康凡轩只感觉到心在痛。这是康凡轩第一次为一个女人感到心痛。

“轩!”不知何时苏心怡来到康凡轩的身后,由身后抱住康凡轩的精腰,“在想什么呢?我回来你都不知道。”

“没什么,只是一个人在家无聊喝喝酒,想些事情。”康凡轩不着痕迹的拉开苏心怡的手回到客厅。苏心怡拥抱时身上传来的香水味让康凡轩有些讨厌,康凡轩突然想到了每次和杨静雪在一起是身上淡淡的沐浴乳的味道,清淡很好闻。

苏心怡有些不悦的看着康凡轩的背影,不过不悦只是在脸上一闪而过,很快苏心怡带着笑跟着走进客厅,在康凡轩的身边做了下来。把头靠在康凡轩的肩膀上说道:“我今天回家吃饭,爸爸问我们什么时候把婚事订下来。”

康凡轩的呼吸一窒,不过很快找到了一个推脱的借口,“我才刚接手家族的生意,很多方面都在了解,暂时还不想结婚。况且即使结婚,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你,与其到时被你抱怨我不体贴关心你,不如等我一切稳定下来再结婚。”

“其实你接手公司和我们结婚一点都不冲突啊,我们结了婚之后,我还可以在事业上帮上你的忙。”康凡轩对婚事的冷淡让苏心怡不满也有些不安。自从康凡轩参加完婚礼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变得心事重重的了,之前苏心怡以为康凡轩是在为公司的事烦心,可是凭着女人的直觉,苏心怡渐渐觉得康凡轩的这种沉默和分神是为了一个女人,苏心怡一直注意着康凡轩身边出现的女人,可是暂时还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我还要去书房看些资料。”康凡轩不想再和苏心怡在结婚的事上发生冲突,所以把酒杯往茶几上一放,起身走进书房。

“可恶!”苏心怡小声的埋怨着。“凡轩,你迟早都会是属于我的。任何人也别想从我手上把你给抢走。”在康凡轩看不到的时候,苏心怡露出了一个狠戾的表情,这样的苏心怡是康凡轩没看过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